在线工具大全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财新网:起底郭文贵(图)

2015年03月31日 14:53  PDF版

郭文贵

郭文贵

记者 尹岳 林路 李研】他发于畎亩,出身临近农村,少年家境平平,初中毕业后混迹社会,早先逐鹿中原,继而鏖战京华;无论是犬牙交错的政商密网,还是利益交织的地产圈子,抑或危机四伏的资本市场,他未尝败绩,身家越来越厚,终成为老家人口中的“大富豪”。

31岁,他建成郑州市第一高楼裕达国贸,但拖欠工行开发贷款,直至贷款被调整为不良,被指在两度挂牌转让无人问津后低价回购,“省下”贷款本息超6 亿元;1998年,他北上在黄金地段低价拿到两宗土地,一块开发成金泉家园项目,在与保利(北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过招中胜出。另一块地毗邻国家 体育场鸟巢,令北京首创集团在土地归属之争中抱憾,建成代表作“盘古大观”,楼顶庞大的违章建筑群,最后仅以罚款3000余万元了事;此后进军证券业,成 功“劝退”拥有优先认购权的第二大股东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民族证券。

山东莘县古城镇西曹营村郭文贵旧居

山东莘县古城镇西曹营村郭文贵旧居

在其一路攻城略地期间,在政界,原河南省人大会主任王有杰,原河南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石发亮,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党 委委员马建陆续落马;在企业界与之存有芥蒂的,有北京银邦伟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焦作凯莱大酒店有限公司董事长等人,2015年1月4日被带走的前北大 方正集团董事、执行委员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李友是最新一个。

“他历来只有新朋友,没有老朋友。他给人第一面感觉很善,天天拜佛什么的。喜欢装慈善,但喜欢抓着你把柄。只要被他抓住了,他就会上手。”谢建升称。

他的故事不乏传奇,也不乏无法明说的部分。举报和录像,成为不少故事的关键词;在关于他的商业纠纷或新闻调查的事件中,一些人士遭遇意外的骚扰或威胁;另一些故事里,有不明真假的自称来自安全部门的人员出现。

一些信息一经释放和传播,引发的效应令人眩晕。“一般人都会被吓住。”被带走前,去年11月下旬,李友曾对《财经》细述个中恩怨。

李友称之为信息控制的“奇才”:“老郭这个人他最擅长的就是把一个简单的事情,搞得谁也搞不清楚。到最后所有接触这件事情的人都害怕,都搞不清楚,然后他就能达到他自己的目的。”

“他在北京号称'战神',从来没有败过。他跟别人与众不同,就好搞这些东西。领导都怕他。”谢建升说。

在北京商界,除曾录得“战神”之名外,他还有“加勒比海盗”的称呼。这些是褒是贬,与之相交者五味杂陈。

这些人士的评议并不代表《财经》的观点。虽经多次、多方联系,但并未能让他本人对此回应或置评。

他是“郭七”,他是郭浩云,他是郭文贵。

草根“郭七”

在2014年的胡润百富榜上排名第74位的郭文贵家族,财富总值为155亿元。作为老家人眼中的“大富豪”,郭文贵生于农村,其财富帝国起于黄河故里。

“郭大院”

冀鲁豫三省交界处,曾经是黄河故道。山东莘县境内,尚余百余华里的黄河废堤痕迹。古城镇西曹营村旁,一座修建于2008年的秦皇堤遗址碑亭,记录了本地两千多年的历史沧桑

与碑亭隔马路相望,是一个大院。路口蹲着两个一人多高的石狮子,面目狰狞威严;它们身后是两个两米多高的盘龙花瓶灯座;两边高耸的铁杆挑出硕大的红灯笼。有点不协调的是,旁边矮墙上书三个较粗糙的红字:“郭大院”--这里是郭文贵的旧居。

西曹营村支书贺建增说,郭文贵虽然不经常回来,但常年雇有一名“保安”看门。

和周围的民居相比,“郭大院”显得非常气派。石狮子和盘龙花瓶后,是一条独立车道,路尽头的一面影壁上,毛泽东眺望大海灿然而笑,海鸥飞翔,旭日初升。画面正中,贴着一个大大的“福”字,旁有对联:“春风时雨花千树,子孝孙贤福满堂。”

路左是大院的两个大门。两进院落的正门上有“喜鹊登梅”的画匾,对联为“创大业万里生辉,望前程一帆风顺”,包着铜钉的红门上还刻着“出门喜迎八方 财,入户纳金全家福福”。走汽车的大铁门则呈“八”字形,两个较小的石狮子和两幅壁画,正对着路右的又一座“竹报平安”的画壁。

相比村里大部分黄砖黄墙的院落和房屋,“郭大院”的红砖红墙殊有不同。有村民说,这座院落经过了严密的风水布局,石狮子、花瓶、影壁、画墙,每处设 置皆有讲究。包括将“郭大院”三个字简单地写在矮墙上、大门上“出门喜迎八方财,入户纳金全家福福”这副对联多写一个“福”字,皆是有意为之。

村民们说,在成为“大富豪”后,2006年郭文贵建起了这座大院。在此之前,郭家并不富裕。郭姓是西曹营村三大姓之一,郭文贵的曾祖名叫郭建明,祖父名郭廷選,廷選生子郭金良和郭金福。老大郭金良没有子嗣,弟弟郭金福则生育了八名子女,郭文贵排行第七。

郭金福年轻时到东北谋生,上世纪70年代后期才携妻儿回乡。此时郭文贵已经十多岁了,与本村的同龄人玩不到一起。不过,他很快进入了中学,开始了一段如鱼得水的生活。

少年“郭七”

按照他的副手、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政泉控股)副总经理吕涛的说法,“他有一口流利英文,因为他长期在国外呆着,长得很帅,皮肤有些黑,受过 中国传统的家庭教育,他对父母非常得尊重,只要他在北京,他每天的午饭必在家吃,陪老人,两个孩子,一儿一女,现在都已经大学毕业了。他16岁就结婚了, 是16岁就有儿子。”

不过,《财经》记者对上述“16岁结婚”的说法进行了证伪。按照一份身份证上的信息,郭文贵生于1968年(另有身份证显示为1967年)。据学校老师回忆,大约上世纪80年代初,郭文贵到古城中学读初中。

在古城中学,一名当年的老师说,郭文贵“绝对不是个好学生”,谈不上哪门功课好哪门功课不好的问题。另一名老师的评价则更直接:“他就不是学生!” 这位老师说,初中三年,郭文贵逃学时间比上课时间多,他带着一帮人,打架、赌博、追小姑娘。“我天天教育孩子,不能跟他混一起。”他感慨:“谁能想到现在 他发这么大财啊!”

因为二哥也是古城中学老师,郭文贵勉强毕业。据一名老师回忆,郭文贵的二哥叫郭文印,后来到郑州郭文贵的公司里任职。相关材料显示,1997年成立的河南新世界百货有限公司中,郭文印以出资200万元成为董事总经理,郭文贵为该公司董事。

没能考上高中的郭文贵很快在本地混出了“郭七”的名头,也因此闯祸。当地人称,他在一次打架后系案被抓,不过,就此《财经》记者未能从官方获得相关材料进行佐证。

之后,难以在本地立足的郭文贵“拐”跑了古城镇姑娘岳庆芝,远走河南省郑州市。岳庆芝是古城镇北关人,与郭文贵同岁。知情人士说,她在上世纪80年 代末随郭文贵私自离家时,引得其父岳喜房震怒,宣布不认这个女儿。所以,亲属和邻居不知道郭岳二人何时办理的结婚登记手续,以及是否曾与岳父岳母和解。他 们说,郭文贵并未在岳喜房去世时的丧礼上出现。丧礼很隆重,只有女儿岳庆芝在场。

一份履历表显示,岳庆芝于1990年6月起开始在黑龙江林药公司驻郑州办事处上班,与郭文贵同一个单位。之后跟随郭创办河南大老板家具厂,并于1993年10月创办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

在前述河南新世界百货有限公司中,岳庆芝为董事长,投资500万元。父母都去世后,她卖掉了古城镇北关的房子,携兄妹彻底离开了故乡。

郭文贵则在镇北两公里的西曹营村重修了旧居。一位村民说,郭不常回来,但每次回乡前呼后拥。他母亲出门都会带两三个保镖,普通村民接触不到他的家 人。当地每年农历3月28日的庙会,郭文贵曾经赞助过一部分资金,但由于与另一位赞助者闹矛盾,也与地方政府一些官员合不来,就停止了赞助。

另一位村民讲,郭文贵发财修了大宅子后,父母曾经每年都回乡过年,郭金福也曾资助过乡村的大鼓戏班,还闹过不愉快。有一年,郭金福给了戏班两千元 钱,竟然被妻子要了回来。村民们说,他们也理解老太太由于早年贫穷而生活“仔细”,但老爷子觉得丢了面子,“气病了”,从此多年未再返乡。

逐鹿中原

关于郭文贵系案的传言,也有人说发生在河南省。郑州房地产界流传,郭文贵因此而遇到“贵人”,之后跟随着开启了发迹之路。这些传言目前同样难考。

对于郭文贵的起家,其下属吕涛称,“那个时候八十年代初,饿的都不行了,他就做生意。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二道贩子。后来他去了美国,开始真正的接触生意场,但是他不太喜欢生意人,尔虞我诈。”

吕涛否认了一些报道中家具厂的经历,“那都是假的,传说嘛,他真正起的家是在国外。”

不过,按照工商材料中的履历表,郭文贵1990年任黑龙江林药公司驻郑州业务处工作人员。1992年成为河南大老板家具厂董事长,这是核工业部郑州 干休所下属的集体企业。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成立于1993年4月17日的河南大老板家具厂为集体所有制企业,注册资本530万元,法人代表正是郭文贵。

“中原第一高楼”

工商资料显示,1993年9月,郭文贵与香港爱莲有限公司(下称香港爱莲)合资成立郑州裕达置业有限公司(下称“裕达置业”),初始注册资本为1500万元,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分别由港方的夏平和内地的郭文贵担任,双方各出资一半。

大河报早年的报道称,此时的大老板家具厂“实力非凡”:1993年拥有固定资产386万元,职工63人,年产值1300万元,创利税320万元。但 是,因为“国际国内市场上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同时,“为了拓展自身的经营范围”,该厂遂在1993年决定投资“极为活跃”的房地产市场。不过,投资房地 产需要雄厚的资金,“仅仅河南大老板家具厂不能。支付如此之巨的开支,因此外引资金成为企业扩大经营范围,求生存发展的必然选择”。在此“需求”下合资成 立的裕达置业“首期开发郑州市东明路以北姚寨村以西的18000平方米的土地”,项目以中低档的商住楼为主。但是双方的合作并没持续多久,到了1996年 9月,河南大老板公司退出,内地股东变成了郑州伟仁贸易有限公司(下称郑州伟仁),企业的注册资本金上升至2.46亿元,香港爱莲和郑州伟仁各出一半。公 司的主要开发项目,也变成了裕达国贸大厦。

工商资料显示,郑州伟仁成立于1997年3月24日,为“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860万元,两名股东为郭文贵和张慧,其中郭文贵任法定代表人。

裕达国贸大厦原为郑州市政府小区的拆迁改造工程,后来建成“中原第一高楼”。

从拆迁时发生的冲突,到建设期间的电梯井火灾,裕达国贸大厦的命运可谓一波三折。更困扰郭文贵的是资金问题。

1995年10月12日,裕达置业与中建二局签订《郑州裕达国际贸易中心大厦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大厦主体完工后,中建二局于1998年4月17日 向裕达置业和有关监理单位提交《郑州裕达国贸大厦工程土建部分结算书》,未获得裕达置业方的回应。1999年5月18日,中建二局向河南省高级提起诉 讼,请求判令裕达置业支付拖欠工程款、垫支工程材料款等超过亿元。2002年8月13日,最高法院判决裕达置业支付中建二局工程款数千万元。

不仅如此,由于用材、工艺及东塔的写字楼被改造成酒店,投资方一度资金告急。知情人士说,在此情况下,郭文贵四处筹措资金。河南商人周武军曾借出数 亿资金,直到裕达国贸大厦建成,仍有约1.6亿元未能归还,郭文贵以裕达国贸西塔26至37层共12层,总建筑面积近2万平方米抵债。

周武军成立的河南创普置业有限公司,专门处置裕达国贸的房产。至2004年,周将大部分楼房产销售了出去,收回数千万元。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河南创普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7月28日,地址为郑州市中原西路裕达国贸写字楼。

另有知情人称,在此期间,郭文贵八弟郭文奇离世,个中原因不乏传言。裕达国贸酒店的“文奇中餐厅”,就是郭文贵为纪念弟弟所起。郭文贵的另一个哥哥则被指因为压力太大自杀身亡。山东莘县西曹营村郭家的坟地里,有一座墓主为“郭文斌”的坟墓。

1998年6月,裕达置业取得裕达国贸中心A座《房屋所有权证》。1999年6月裕达国贸大厦整体投入使用。共计45层、高199.7米的裕达国贸 大厦双塔在郑州市中原西路220号拔地而起,这座建筑建设理念超前,建设标准超高,外挂大理石,当时在全国领先,号称中原第一高楼,成为郑州市的地标性建 筑。据说在开业典礼上,郭文贵回忆起建造时的种种艰辛和逝去的兄弟,泪流满面。后来在北京建成的盘古大观,采用龙的形象,设计而成的建筑风格独特。

从郭文贵到郭浩云

也就是在裕达国贸大厦建成后,“香港人郭浩云”开始频繁出现在相关文件中。1998年10月,香港爱莲与郭文贵在内地的公司同时将所持裕达置业股份转给香港商人郭浩云,裕达置业变更为香港独资企业。

1999年11月,香港兆泽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兆泽投资)收购裕达置业100%股份,郭浩云长期担任公司总经理。

之前1998年6月,郭文贵和演员共同出资成立北京文茂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兆泽投资董事王锴出任副总经理。同年11月,公司增加房地产开发经营业务,纳入北京市城市建设综合开发行业管理。

王锴为原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之子。已经证实的是,郭文贵曾与原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关系密切。

据司法材料,1999年11月,兆泽投资收购裕达置业后不久,王有杰安排王锴将巨额资金陆续转到裕达公司。此后五年多,这些资金一直被裕达公司使用。

法院认定,王有杰通过儿子王锴,将730万元人民币、45万美元转移到裕达置业。

2003年,该公司由郑州裕达置业变更为河南裕达置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350万美元。

2005年,王有杰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案发。2007 年,王有杰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此案的判决与郭文贵无涉。

早在1998年11月,一份协议显示,甲方为郑州裕达国贸饭店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为郭文贵,乙方为“郭浩云先生”,法定地址为香港都爹利街8-10号。这是一个新的角色--郭浩云较早的第一次出现。

“双方”约定,共同出资980万美元,成立中外合资的郑州裕达国贸大酒店有限公司(下称裕达酒店)。其中,郭浩云任外资派出的董事长,岳庆芝任中方派出的董事副总经理。

据媒体报道以及知情人所言,郭浩云亦即郭文贵本人。

郭浩云在香港亦有产业。香港上市公司数字王国集团有限公司(00754.HK)2013年财报显示,截至2013年末,郭浩云持有84550万股,占已发行股本约8.6%。同样位列该公司股东的还有车峰。

连年亏损

2005年,郑州本地媒体曝出裕达置业超高负债的新闻。

从1994年至2004年的10年间,裕达置业的净利润一直都是负数,“年年亏损”。裕达置业2004年度联合年检报告书显示,该年度裕达置业的资 产总额为14.9177亿元,负债总额达到了14.7091亿元,资产负债率接近100%;根据同期河南中兴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2004年度,裕达 置业的短期借款期初余额为8.4256亿元,期末余额为7.0786亿元。

据李友所述,他和郭文贵两人的交集即是从此时开始,可回溯到近20年前。“我跟他认识很长时间,他在郑州晃荡的时候我就认识了,认识的时候他赖工行的账。”当时,李友在“国家审计机关”“郑州特派员办事处”。

《财经》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裕达国贸大厦当时几乎全部被逐层抵押给银行以获得贷款,抵押权人为中国工商银行郑州市二七路支行。2005 年6 月,中国工商银行向各大资产管理公司剥离7000 亿元的不良资产,其中裕达置业共有6.0091 亿元的债务本息(其中贷款本金为5.8835亿元)被工行河南省分行作为“可疑类资产”划到了中国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07年,长城资产在河南省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出售这笔债权,当时本息合计7.16亿元,长城资产给出的转让底价是2.73亿元,却一直无人问津。 2009年,长城资产再次在产权交易中心叫卖,此时债务本息已达8.43亿元,仍无下家接盘。在一份郭文贵后来的下属曲龙的举报材料中,这笔债权最后被指 由“郭文贵以1亿元的价格,通过资产公司将债权回购”。不过,这一信息未经有关方面确认。

同样连年亏损的还有裕达酒店。1998年10月,裕达酒店租用裕达置业所有的裕达国贸大厦东塔8至42层进行酒店业经营,“以期创造出一座中原地区 最为先进的文化娱乐场所及商务交易场所。”公司的经营范围为餐饮、娱乐、桑拿、美容美发服务、健身中心、住宿。可行性报告预计,年营业收入8488.8万 元,税后利润2588.3万元。郑州市政府招商办公室【1998】第278号文件批复同意,随后该公司获工商部门颁发营业执照。

然而,年检报告显示,裕达酒店长期处于亏损状态。例如,2000年亏损1343万元。2001年亏损1008万元,原因为“开业时间短,成本费用较 大”。2004年亏损4001万元,原因为“贷款利息较大”。至2010年,亏损额为1101.587万元,已不再注明亏损原因。

在这种情况下,裕达酒店于2014年5月决定将注册资本增加至5418万美元。

“摄像”卖楼术

除了用于开办酒店的部分楼层,裕达国贸大厦的大部分楼面被不同的企业和个人认购。

1999年10月,石发亮开始主持河南省交通厅全面工作,2000年5月,被省委、省人大、省政府正式任命为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厅长。知情人士称,2001年,石发亮被做局,受美女色诱,而房间里安装了摄像头。

这是摄像头在故事中第一次出现。

事后,石发亮指令河南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原高速,600020.SH)购买裕达国贸大厦西塔16、17、18三层,而且价格为裕达置业确定的每平方米1.4万元,不许还价。

“当时郑州办公物业最高价格也不到五千元,虽然有石厅长的指示,具体操作的工作人员也实在不敢签订合同。”知情人称,最后经过协商,技术性地将价格处理为房屋价每平方米7000元、另加装修价格每平方米7000元。

2001 年 10 月中原高速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向裕达置业购置房产共计4863.45 平方米,用于股份公司办公场所。这说明,该房产总价近7000万元。

2002年,石发亮落马,后被判处无期徒刑。但此案未牵涉郭文贵。

中原高速的部分机构曾经在裕达国贸办公。据该公司内部人讲,后任领导层都急于摆脱这个包袱。2010年12月31日,中原高速发布迁址公告,将机关办公场所迁至金水东路与农业东路交叉口东北角大楼。之后,裕达国贸的三层楼常年空置。

不仅如此,公司管理层已经在财务层面对该房产进行了减值准备。报告显示,该公司2009股东大会通过的资产减值损失达-3583.43万元,并且明确注明“主要为公司所持有裕达国贸房产减值”。

材料显示,2013年3月20日公司与中石化中原高速签订《房屋租赁协议》公司将裕达国际贸易中心15层西半部份536.66平方米出租给河南中石 化中原高速石油有限公司(下称中石化中原高速),租赁期限自2013年1月1日起1 年,租金合计每年43.15万元。中石化中原高速为本公司的联营企业,设立于2008年1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徐顺岭,住所为郑州市 中原路220号裕达国贸西塔16层。2015年1月16日,《财经》记者探访裕达国贸大厦。该楼西塔16层挂着中石化中原高速的标牌,经营范围为河南省内 的高速公路加油站,很多房间空置。17层和18层空置的房间更多,虽然有的门上挂着“三冠玉投资”“郑州市联合服务有限公司”“中国通号”等公司的标牌, 但有人的几个房间里,工作人员都称自己为中原高速员工。

在此之前,郭文贵已登州过府,北上京城,开启另一番风云。

分享页面

手机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