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古文明是否已掌握熔化石头的技术

2017年03月19日 6:17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来源:正见新闻网

古人也许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聪明

数千年前的古是否掌握有现在已失传的熔头技术?无数研究学者认为:有!

秘鲁的萨克塞华(Sacsayhuaman)仍是个未解之谜,研究者仍不明白古人如何开采、运输、放置这些巨石。

各地的无数巨石是否有可能是由现代已失传的技术所建造?也许,很久很久以前,南美洲、亚洲、埃及和其他拥有一种古老的方法,使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运输、切割、磨塑巨石。

研究者仍不明白古人如何开采、运输、放置这些巨石。

世界各地有无数不明的建筑,举几个最值得注意的为例:英国巨石阵、埃及的吉萨金字塔、玻利维亚的普玛之门(Puma Punku)、秘鲁的Ollantaytambo小镇和萨克塞华曼城。在这些,古人类近乎地规画、安放了成堆重达百吨的

这些奇异的石头太重了,所以现在的机械很难去移动,还把它们摆到定位。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问:是否秘鲁和玻利维亚的古文明有种技术能磨塑、熔化石头?如此,他们才有能力塑型、架构出这些巨大结构体而不必借助于现代机械。

许多学者,像Jan Peter de Jong、Christopher Jordan和历史学家Jesus Gamarra认为,一些在秘鲁库斯科城(Cuzco)的花岗岩墙是铁证:古文明会用极高温加热不同的石头。这个“不明”程序能玻化石块表面,将之转化成玻质、光滑的巨大结构体。

基于这些花岗岩墙和其他观察结果,Jong、Jordan和Gamarra得出结论:古人有一种先进装置,可以熔化石块,并放到已经就定位的多边形硬石旁,拼装,冷却。形成到今天还无法合理解释的超难谜题。

最终产出(完美成型的石头)以近乎完美的方式固结在其他石头上,这些巨石看来像被就地熔化的样子。一旦固定,这些石头摆放得如此精确,以至于石缝间连一张纸都插不进去。

以近乎完美的方式固结在其他石头上,这些巨石看来像被就地熔化的样子。

这一切都是在数千年前完成的。

然而,像Jong、Jordan这类的研究者相信,不仅秘鲁和玻利维亚一带的古文明掌握有熔化石头的技术,在全球各地都能找到类似技术的

如果古人确实有把石头弄软的能力,无数的古代结构是怎么回事就有解了。不只是前印加(译按:原文应为pre-Inca之误)与印加文化,连中南美洲的玛雅、阿兹特克和奥梅克(Olmecs)文化也一样可以理解。

要反驳古人有熔化石头的精巧工具的这个理论之前,想想美洲许多带着不可思议奇怪印记的古老文化遗迹,如果能在表面还“软”的时候加工,就可以解释这些印记是怎么做出来的了。

许多带着不可思议奇怪印记的古老文化遗迹。

此处讨论的石头,有的真是巨大,几乎不可能使用当今的技术来操纵摆放。

此外,重要的是,许多古印加遗址的石头和墙壁在可见的表面上有12~13个完美的角度。这些已现在外表和藏在不可见之处的角度,重新定义了完美。

更佳证据是:即使用当今最先进的科技,工程师和建筑师也无法复制出萨克塞华曼城那样的石墙。

在全球各地都能找到类似技术的证据。

在【佛西的探险】一书中,主角PH佛西上校讲了个故事,描述如何弄软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石头。

秘鲁和玻利维亚一带的山间遍布一种像鱼狗的小鸟,把巢做在凌河石崖上形状俐落的圆孔中。这些洞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但通常碰不到。奇怪的是,有这种鸟的地方才找得到这种洞。我一度惊奇地发现,小鸟幸运地找到了便于安身的巢穴,穴道端正得像是用钻子钻出来似的。

“洞是他们自己做的。”这话是个在森林里度过了四分之一世纪的人说的:“我看过他们怎么做的,很多次。我看过,我是看过,看到这种鸟在喙上衔了某些种类的叶子飞到峭壁上,像啄木鸟啄树一样地敲击岩石,继而用叶子在表面上画圈摩擦。然后,飞走,叼回来更多的叶子,继续打磨。重复三四次,它们丢掉叶子,用尖锐的喙啄那个位置,然后—这就是奇妙的地方了—它们很快就在石头上凿出一个圆坑。接着,重复用叶子打磨然后啄击的这个动作。要花上几天的功夫,才能钻出够深的洞穴来安置它们的巢。我爬上去看过,相信我,人类也钻不出更精巧的洞了!”

现在越来越多的巨石遗址被发现,世界各地在远古时期都采用同样的技术创造出我们难以想象的这些文明,可我们还是不知道这些文明是怎么消失的.

墨西哥发现的ANKH十字架.jpg
在墨西哥发现的安卡(ANKH)十字架,上部为一圆环的十字形饰物, 与埃及完全一样,这两个文明之间究竟又有什么样的联系,还要继续去探索.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