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针灸秘笈:“鬼门十三针”令鬼魅畏惧

2018年12月02日 11:11 PDF版 二维码分享

作者:卫鞅

鬼门十三针我也是这个春节后刚知道的名词。以前对这个名词是没什么印象的。过春节时父母从老家来我这儿过年,闲聊的时候,我说我想跟他学学,就聊起了针灸。我问我,我小的时候经常见有人被鬼邪附体,你用针扎的那个针叫什么,有没有名称?我父亲说,他也不知道具体叫什么,大概是什么鬼门十三针。真好开着电脑,我就问了一下谷歌,结果真找到了鬼门十三针,而且歌诀跟他背的都一致。呵呵,才知道还真有这个鬼门十三针。当时就在网上下载了这个歌诀。但是,因该歌诀毕竟不是实体书所在,错别字也可能存在,我还没时间仔细甄别过。况且我父亲没学过普通话,当初学这个也是跟背歌诀,爷爷更没学过普通话,一口土话,现在又个别字还没办法甄别,所以本歌诀不能保证全部正确。

附鬼门十三针歌诀如下:
孙真人针十三鬼穴歌

百邪颠狂所为病,针有十三穴须认,凡针之体先鬼宫,次针鬼信无不应。

一一从头逐一求,男从左起女从右,一针人中鬼宫停,左边下针右出针,

第二手大指甲下,名鬼信刺三分深,三针足大指甲下,名曰鬼垒入二分,

四针掌后大陵穴,入针五分为鬼心,五针申脉为鬼路,火针三下七锃锃,

第六却寻大椎上,入发一寸名鬼枕,七刺耳垂下五分,名曰鬼牀针要温,

八针承浆名鬼市,从左出右君须记,九针劳宫为鬼窟,十针上星名鬼堂,

十一阴下缝三壮,女玉门头为鬼藏,十二曲池名鬼臣,火针仍要七锃锃,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十三舌头当舌中,此穴须名是鬼封,手足两边相对刺,若逢狐穴只单通,

此是先师真妙诀,狂猖恶鬼走无踪。

这个事情要从爷爷辈说起,太远的我也不知道了,连我父亲知道的也不多。我老家在皖北(非常北,再往北没多远就河南省了)农村。太爷爷是位中医,当时的称呼叫“点花先生”,大概是在方圆百里内给人家小孩种痘的那种大夫,应该也会其他中医针灸之类的,据说名声还不错。爷爷是大太爷爷亲生的,过继给太爷爷的,也继承的太爷爷的衣钵(当然,大太爷爷也有一肚子故事,本人是丹青妙手,且行梁山好汉事,不过年代久远,大多事已不清楚了)。

爷爷从小娇生惯养,上私塾不好好学习,只能学家传的本事了。据我父亲说,也没学好。但在那时候的农村也不得了了,我家老一辈的亲戚曾我跟说,他给人家看病,最远离我家有50里远。当然,我爷爷看病从不收钱的,这个我也不明白为什么。
后来解放了,我爷爷化成了,受管制,关键是文革期间,他看不到什么希望,就没再将本事真正传给我爸爸,告诉我爸爸,这些没有用。所以我爸爸也只是学了些简单的针灸。平常前后左右邻村的有个腿疼胳膊疼的,没钱去医院,找我爸扎两针,有时候也能扎好。不过也是从来没报酬的。前几年,后村的一个同姓后辈找我父亲扎针,说是腰疼,他其实已经经医院确诊是腰间盘突出,但没告诉我父亲事情,结果一针下去,他就晕了,我父亲把他一阵好骂。从此后我就告诉父亲,以后再也不要给别人扎针了。出了问题就是非法行医,这个是上刑律的啊。所以现在也基本不跟别人用针了,只有家里人才用针。

不知道怎么整的,现在基本没听说父亲再用过鬼门十三针了,倒是我小的时候父亲经常被人请去,一般都是死去的亲戚邻居附体,也有少数是所谓的精怪附体。我那时候在家,经常跟父亲一起去看个热闹。最近的一次,是1998年春天。那年我高考,我家农村搞新村规划,政府逼着大家盖新的大(当然有钱人家是自愿盖得)。整天搞的鸡飞狗跳。这次的大背景就是这样的。

听说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我在城里上高三,一月回家一次,这事是回家我爸说的,这个春节,又说起这个事,我爸又重复了一遍):
因为新村规划,儿子多的,需要盖多座房子的,没有那么的,就要想办法找宅,当时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自己家的承包地换人家同样大小的宅基地盖房子。有这么两家,堂兄弟,一家是三个儿子,一家是四个儿子,宅基地都不够。不过,四个儿子这一家,在村里比较恶,属于谁不服气就敢揍谁那种人,村里人见人恨,也人见人怕。(那年头治安确实混乱,打了人往医院一拉,花点钱,也没人报警,就看谁家人多,能打,唉)。有三个儿子这家呢,有一块地是在规划的宅基地范围内的,但宽度不够,不能盖四间的大房子,于是就看上了跟他家地相邻的一块地,加上正好够四间宽度,于是,堂兄弟俩就在这地上盖房子,长度正好够盖四套房子的,于是一家两套,就把房子盖上了。

他们的房子是盖好了,相邻地块的那家呢?那家人在我们村是单门独户,外姓。父亲年龄比我父亲大几年,跟我父亲关系挺好(这在后面还有交代),但已经去世两三年了,两个儿子年幼,大的比我大一岁,小的比我小两岁,当时我在上高三,他那两个儿子年龄也不算大。总之,家里顶梁柱去了,撇下孤儿寡母,没人照应。那堂兄弟俩占了人家的地,也不给人家用同等地块的承包地换,也没给人家留一点地方,四套房子的地方全占了。人家孤儿寡母,打不过,找政府没人理,有苦无处诉。一村的也没法,也没人愿意为一家外姓的人去惹那两个土霸王,也没人敢议论。

忽然有一天,三个儿子那家的二儿子房子盖好了,搬进去住了,出事了。二儿子被那家邻居死了的老爹上身了。口口声声说你们这两家不是玩意,欺负我们家孤儿寡母,占了我家的宅基地,连一套都不给我们,我今天就是要讨个说法。堂兄弟两家的人都来了,大眼瞪小眼,束手无策。只好把我父亲叫去了,让我父亲用针把他扎走。

我父亲是不大愿意管这些邻居间闹矛盾的事情的。不过没办法,都是邻居,虽然关系不是很亲密,但也不能说你有这能耐非要不管不问。而且,在请我父亲前,他们家已经找了个邻村的阴阳先生来送走那个“鬼”了,不过不好使,直接给骂出来了。那“鬼”很嚣张地说:你算老几啊,这是我家跟他们两家的事,你管得了么?滚!!那阴阳先生也是个半瓶子醋,没啥办法,走了,他们是没办法才请我爸去的。毕竟,这样的事情,让一个“鬼”揭老底,对着脸骂,在村子里传开,那脸面是丢尽了。看来,即使是再坏的人,也要脸面啊。

后来我爸就拿了两三支银针就去了。到他们家以后,我父亲直接就问地上躺着的那家的二儿子:你是谁啊?你知道我是谁么?
那家伙张嘴就来了:你是某某(我父亲的名字),我是某某(被欺负那家已死的老爹),咱们俩关系这么好,你还听不出来我的声音么?(其实,声音还是地上躺着那个人的声音,我爹再厉害也听不出来)你是来扎我的么?

我父亲后来跟我说,他们家一来请,一说是这个事情,我父亲压根就没打算去用这个针,不过都是邻居,不去也不行,所以,主意已经打定,无论如何不会扎针的,不过尽量能劝说走就劝说走而已。况且这两个确实做的是亏心事,也看不惯,先前也说了,我父亲跟这个“鬼”生前的关系很好的。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所以,我父亲就说:听说你来了,我来看看你。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说吧。

“鬼”说:他们是请你来扎我的吗?(附近几个村都知道我父亲能扎这些毛病)

父亲说:咱俩的关系这么好,我真的不想扎你。咱俩聊聊,聊后你也给我个面子,你好好走你的就好了,我也不会扎你。但你要是非要不给我面子,你也别怪我手狠(吓唬,这招我爸经常用,不是大恶的“鬼”基本上这么一吓唬就好了)。

反正基本原则定下了,我父亲就跟那个“鬼”聊上了。聊的时间也不短,反正就是“鬼”骂他们两家不是东西,欺负孤儿寡母,说自己孩子可怜等等,也没提啥具体要求(他生前也是非常老实懦弱的一个人,且单门独户,更显得懦弱)。
最后答应我父亲,好好的走,不再来打扰了。

过了一会就没事了,地上躺着的那个年轻人(比我大那么四五岁吧,当时刚结婚没多久)自己就清醒了,刚才的事情一点也不记得了。我父亲看没事就回家了。当然,一村的人都知道了这事,反正传出老远去。那两个的脸面到现在说这事都很不光彩。

说一下,所谓鬼门十三针,不是指有十三根针,其实是十三个穴道,有先后顺序的。
一般扎的时候,从轻到重,用个两三个针了不起了,很少用超过5根的。我就见过一次厉害的,用了6根银针,扎了六个穴道。

针就是平常用的针灸银针,长短不一,最短的寸 0.5寸, 最长的5寸,当然这个寸不是我们平常市尺的那个寸,而是同身寸,大家百度或谷歌一下就可以了解了,不多说。质地一般是银的或不锈钢的,不锈钢的比较好。我家里也不多,经常丢,用的时候都是整筒的买。

上面说的这件事,我父亲并没有真正用针就解决了,下面说两件我爷爷的事情,都是用的针的,而且用针的方式也不一样。

先说一下,虽然说鬼门十三针是专制鬼邪的,但并不能归入巫婆神汉一流,也不属道家画符驱鬼一脉,实在是中医针灸技术,包括穴道的搭配,辨认,包括症状的确认,是这个症才可以下这个针,否则的话就不行,比如病,症状跟这个招鬼邪的症状差别不大,但在诊断时还是有根本区分的。诊断方法后面再说,虽然简单,但没学过把脉的人很难掌握的。

一件事情都是发生在文革以前,大约60年代吧。听我爸叙述起来挺搞笑的。

我村后面的村里,有个姓孙的,贫农,在当时那个年代正吃香,当了生产大队的,具体是什么头衔我现在也搞不清楚,反正是个干部,成天牛气哄哄的。我爷爷是地主,每天在贫下中农的监督下劳动。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有那么一天,正是麦收时节,天快黑了,还没收工,突然有人来叫我爷爷,说孙某的媳妇被一个什么精怪给缠上了,附体了,无论怎么吓唬,哄,都没用。让我爷爷去看一下。我爷爷天生不爱干活,一听这事,扭头就去了。结果,刚走到他们村附近,已经有人赶来,说不要去了,已经好了。那个精怪称:我知道你们请厉害的人来扎我了,那人快到了,我惹不起,我走了。然后就好了。我爷爷一听,挺好,反正跟那孙某人也不对脾气,老是挨他的训,不见面也好,然后就打道回府,直接回家了。结果刚走到家,又来人了,还得请我爷爷去一趟。来人说:打发我爷爷 回家的那人刚到家喘口气,还没喝上热水呢,那孙某人媳妇又犯病了,嘴里嚷嚷着,来扎我的那个厉害人已经回去了,我又来了(大概意思是我胡汉三又回来了那意思)。我爷爷赶紧又跟着来人了(两村距离600米左右,是一个姓亲兄弟分的庄子,但这个孙某是外姓)。

我爷爷心里有点火,被耍了,这火发不到别人身上,也不敢发到别人身上(地主那时候的地位是地下地),全发在那人媳妇的身上了(也可以说是那“精怪”身上了)。不过到地方也没敢胡来,只不过是话也没问,直接就扎上了一针,扎完再问:“知道我厉害,你还敢回来?赶紧走吧,不走你今天就走不掉了了”。(当然,这一针还是比较轻的,并用封针,如果直接用封针,再有能耐的鬼也走不掉,也得给扎个烟消云散,但基本不用,极特殊情况才用)。附体的东西估计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连讨价还价都没有,嘴里说着我走,我走你别扎……一会功夫就好了,孙某人的媳妇一会就能起来走动,休息了。

看来,鬼也怕厉害人,虽然爷爷那时候是地主,可能阴间里还没划分阶级成分,哈哈~~

另一件事也是发生在60年代左右。

那年头,时兴公社派坐队干部到各个生产队,现在我也不知道到底职责范畴在什么地方,反正好像什么都关。那时候我们村就分来一个坐队干部。大概姓刘,接连在我们村当了几年的坐队干部,后来解散食堂就走了。这个坐队干部在我们村的时候,村里有个媳妇(当然,现在都是我的奶奶辈的人),按当时的欣赏水平看,还算漂亮。也不知道怎么跟当时的坐队干部勾搭到一起了,那坐队干部就让这个小媳妇去了村里食堂的做饭。当时,大家都没的吃的年代,这也算个美差了。不过,这世上没不透风的墙,很快全村的人都知道了这两个人的不正当关系了。我们村外姓人很少,基本上都是一个姓的,大家论辈称呼,叔叔大爷的,虽然他们家的丈夫比较软弱,没怎么吭声,但一个村的老少爷们可就看不上眼了。那年头的人,还是比较讲究家族观念的。特别是我爷爷,虽然划成地主了,但在村里的尊严还在,所以,觉得自己的兄弟媳妇(虽然都没以前亲戚关系了,但轮辈分,还是兄弟)跟人家通奸,脸上很没光。心理也不舒服。
当然,我爷爷是地主啊,天天被人监视着劳动也没啥敢发脾气的,也搁现在,估计很难善了。

后来,坐队干部走了,也就没啥事情了,虽然大家都瞧不起那个媳妇,但时间久了,大家也不再说这个事情了。如果没有后来的一件事情,也跟本文发生不了关系了。

那个坐队干部从我们村走后不久就死了,都是邻近村的人,也没多远,大家都知道的。但是,突然有天,我们村一个年轻人,当时大概也就三十来岁,突然就被鬼魂附体了,附上的鬼魂就是这个坐队干部。这个坐队干部很搞笑,打死都不愿意走,非要那个小媳妇给她烧纸钱,而且要烧的多多的。说他在我们村的时候,给了小媳妇多少多少粮食,什么时候给了多少等等,反正,详详细细地把他们当年那桩风流韵事说了一遍又一遍。还说这次来是来要账的,不换就不走。我们村本来就不大,那时候也就200来号人,发生了这个事,很快全村人都知道了,轰隆一下全跑来围观啦。

他们家人看解决不了,就来找我爷爷了。我爷爷一听这事,心里想:这次可找到发狠的机会了,拿了针,到了地方,二话没说,直接把封的穴道扎上了。根本就没等对方有啥话说,刷刷两针又扎下去了,就等那个人喉头咯了一声就没声了,光有喘气声了。过了一会儿那个人就清醒了,醒来一点事都没有了。

呵呵,这个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没有什么高潮,很快的,三针下去,完事。难道这就是鬼门十三针的厉害?

说说我父亲的针灸技术吧。

当初我爷爷被打成地主,有些心灰意懒,我父亲想学针灸,他也不大积极地教了的,但是又不得不教,什么原因呢??
第一,他还是想自己的儿子有一技之长的,毕竟这个是家传,传给自家的儿子是没啥问题的,反正也不耽误多大功夫,他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懒的要命……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第二,还是因为懒,他渐渐地懒得动了,那时候,乡里乡亲们穷,那个时代大家都知道,吃不好穿不好干的活还重,人经常有毛病,但又没钱医治,我爷爷的针灸可以为他们解除病痛,又不花钱,所以他们都来找我爷爷扎针,但我爷爷又不靠这个糊口,所以,他懒了,不愿意动手了,能闲着休息一会是一会。所以,只好教一个出来。

这也是我父亲能学而我不能学的原因。那时候,周围村庄就我爷爷一个人会针灸,我爷爷就教了我爸爸一个人,你要认为他技术不好,让我爷爷扎,不好意思,我爷爷不在家,出去干活了,就我爸爸一个人在家,你要是不扎,疼的要命,还没钱或不舍得花钱去治,呵呵所以,我父亲渐渐就练出来。 现在我想学,拿针的手势什么的都懂,在厚纸摞上,在棉花球上也练了,可是……人肉里还没扎过,没我父亲在旁边看着,我是不敢下手的,胆小……也没人让我扎,谁让我扎啊,有个病痛都上医院去了……

所以,到现在我也没法学。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林远翔

热门标签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