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医学女博士一家的故事

2018年02月08日 16:05  PDF版 分享到微信

祛病健身

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

来源:正见网

宇红(化名)是一名女博士,今年四十多岁。她和她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大法。但宇红的公公、婆婆和大姑姐都是法轮功学员。家里有人修炼法轮功,全家都会受益。现在就说说宇红家一家三口受益于法轮大法的

病危儿子转危为安

二零零六年宇红儿子出生了。可一生下来就出现严重贫血。抽血化验、做CT、打点滴、吸氧等,都找不出贫血原因,住在重症监护病房。孩子奄奄一息,拒绝吃奶。医生已通知他们夫妻孩子病危。

儿子出生第五天,宇红的丈夫告诉自己的姐姐:“这个孩子没有什么抢救价值了,可能是血液病。再不行就只能放弃了。”姐姐是法轮大法弟子,对说:“不会的,咱家是修炼家庭,他既然选择了咱家,绝对不会这么走一趟就匆匆离去。你俩从现在开始,改变对法轮大法的态度,诚念‘法轮大法好,’,将大法护身符装進口袋,向大法师父李洪志大师求救。”他俩遵照姐姐说的做了。

姐姐去他家帮忙,无意中发现了弟弟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科室政治学习时从报纸上抄写的关于揭批法轮功的政治笔记,惊讶的说:“你怎么干这种事儿?咱家这么多修炼法轮大法的,你不知道法轮大法好吗!?”他弟弟说:“那是糊弄上面的,政治学习要求人人都得要书面揭批。”他姐姐说:“那不行,谁做的,谁造业,都要自己承受偿还的。赶快写声明你过去做的这些作废。”

绝境中,宇红的丈夫诚心写了《郑重声明》,声明在被中共造谣媒体蒙骗下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心中要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支持大法和大法弟子,做好人,与中共邪党组织决裂。夫妻俩都发自内心的声明退出了及其附属的共青团和少先队团,并当场将政治笔记销毁。

第二天,他们请了一位海归儿科博士会诊。这位儿科博士检查后说,孩子是出生时脐带失血造成的贫血,没有什么病,可以出院了。这消息让全家人如释重负!

回家后孩子一次就吃了140毫升的奶。没过多久,贫血就纠正过来了,孩子从此健康、漂亮、还很。诚念“法轮大法好”,博士一家过上了幸福生活。

儿子在大法中成长

孩子出生后就由修炼大法的爷爷、奶奶照看。二老常常给孩子念:“法轮大法好”,让他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刚会站立,孩子看见爷爷、奶奶炼功自己也比划着学着,爷爷、奶奶发正念时,他就静静的看着,等着,只要看到爷爷或奶奶谁把手放下来了,他就会迫不及待的去把另一个人的手拉下来,并用那稚气的声音说:“到……了!”就是时间到了。

他剃着小光头打坐的姿势,很象神韵晚会节目中的小和尚。

从懂事起孩子就说自己是大法小弟子,经常唱“法轮大法好”,跟着爷爷、奶奶去讲、发资料。他把真相小册子叫“法轮大法好”,常说:“我去发‘法轮大法好’”,动作麻利的将真相小册子送到住户门口或者车子上。

上学后,寒暑假就跟爷爷、奶奶和姑姑一起参加集体学法。去年暑假前的,他在三百多名同学中,考出前十名的好成绩。老师和了解这个孩子的家长都说,这个孩子很善良,很聪明。小学期间就当了班干部。在竞选班干部时,别的同学拉票,他说:“我从来不拉票,也从来没落选。”

对待同学他总是很宽容,用“逃跑”应对调皮同学的拳脚。有一次竟被女同学推倒,崴了脚。他爸爸气的说他“太懦弱”。他却不在意。随着年龄长,学习变的紧张了,奶奶就提醒他挤时间和奶奶一起学法。

他也一度迷恋上网络游戏,父母很头痛,让他戒,就是戒不了。姑姑就给他从大法修炼上讲为何不能迷恋网络游戏,特别是给他读了李洪志师父有关电子游戏的讲法后,他知道那是外星人用来操控人类的,自己迷于电子游戏太危险了,就自觉抵制游戏了。有时忍不住再拿起来玩,父母一提醒,马上就放下了。父母收走了他的iPad,他也理解。

他参加过许多特长班,每学一门,都很专注。他的围棋达到业余九段;学画画,老师说他画出老师大学时期的水平,很有天赋;他课余学英语,指导老师说她教了三十年英语,没见过这么聪明的学生;他出口成章,满嘴都是古诗、古词,一首唐诗、宋词,他看几遍就背过了,记忆力极好;他的表达能力,常常让周围的人惊讶……

这个被医生判为无法存活的孩子,在大法中成长起来。

丈夫意外收获博士学位

宇红的丈夫今年四十七岁了,但他一直想攻读博士学位。苦于忙,没时间学习,一直考不上。

两年前,他决心在百忙中刻苦学习,继续尝试。他虽然也经常念“法轮大法好”。他还是有点怀疑念这九字真灵吗?家里出现的奇迹也是事实,考试前他也就诚心念了。

考试成绩揭晓,他比录取成绩多了一分。他想,要能被省内自己所学专业的最高权威录取,这个成绩可太悬了。于是就继续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竟出乎意外收到了录取通知。他切实体会到了念法轮大法好真灵。

博士研究三年的学业,如果科研项目和课程能完成,修够学分,论文能通过,两年就可以毕业,修不够,三年毕不了业的大有人在。这把年纪,背井离乡的在外求学,压力很大,他常常废寝忘食的学。经过努力,作为班里年龄最大的他两年毕业了。当他捧回这梦寐以求、得之不易的博士毕业证大红本向家人显摆时,当然没有忘记感谢李洪志师父。

失而复得的“第一”

宇红去年带领科室四位年轻博士参加了全国性专业博士团队辩论赛。她文采、口才都很好,拿到参赛题目后,自己便将所有辩护词都写了出来。她所在的机构,就规模来说,在全国同一性质的机构中,该是倒数了,要拿到名次,她没敢多想。工作之余只是积极准备。

经过了全国四次预赛,有十二家机构進入决赛。宇红团队幸运入围。面对全国各大强势的博士团队,有的全是海归博士,让宇红团队望而生畏。但他们相互鼓励,尽最大努力,重在参与

决赛那天,宇红在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帮助。她的团队特别镇定,一上场,一出口,气势很高。在唇枪舌剑中,同心协力,满怀信心,引经据典,紧扣主题,精彩的表现博得了本次比赛最热烈的掌声和喝彩。

比赛中每一道题都是当场打分。

然而,比赛结果他们只获得了“优秀奖”,很多人为他们鸣不平,他们自己也很纳闷。

正在比赛场地大门口准备打车回家的宇红,遇到了一位观众席上的热心博士对她说:“你们的分数是排第一的,每一道题我都清楚的记录下每个团队的得分数,最后得分你们是第一。你赶快回去找主办方。”

宇红找到主办方,要求看每一题的分数及最后的总分。主办方负责人不得不拿出一张张题的得分记录和最后成绩表,宇红团队确实是最高分,是本次决赛的冠军。这位负责人非常尴尬地说:“对不起,弄错了!这样吧,将冠军的奖品发给你们,最佳辩手奖发给你们。”并表示再在全国的两大专业权威网站上致歉,并将宇红他们与已经宣布的第一名并列第一。

宇红和几个博士为自己工作的机构争得了史无前例的荣誉。

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宇红福报连连,她愿意用她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别被中共谎言蒙蔽,让有缘人分享他们一家从大法中得到的美好。

宇红和她丈夫目前尚未修炼大法,但都表示要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愿他们夫妇早日告别尘世的喧嚣,走上返本归真的路。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