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我已在道中,很快就和你们称同修了

2019年08月28日 17:15 PDF版 分享转发

文:智诚 来源:正见网

今年给师父祝寿的聚会中,都是多年风雨同舟又历久弥新的老。有一对陌生的面孔引起我的关注,主持人向我热情介绍说:她俩是夫妻,女的劝三退,男的虽不修炼,在暗中保护。夫妻配合默契,每天都收获颇丰。一句话,点燃了我刨根问底的热情,分手时,定下不日再谈,不见不散。

一、喜得

大家都在忙三件事,时间太金贵了。再次见面,已两个月过去了。

虽是再次相逢,仍有一见如故的亲情。金先生(代称)开言直奔主题:我暂时还不是大法弟子,但我敬重大法,佩服大法,佩服的五体投地!大法的书,我还没看过,但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听过很多遍了。这么珍贵的法宝,谁听都不能白听的!

金先生停下了话题,愉悦的神情渐渐淡去,凝重的苦涩浸润了现实中的他:我敬重和佩服大法,缘于我的癌症不药而愈!

看得出来,金先生的思绪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艰难煎熬岁月中。金先生谈起了一九九七年重病缠身的妻子:那时妻子得了严重的症,全天二十四小时不睡觉。安眠药吃二十片都不解决问题,人耗的都抬不起头来。同时伴随而来的另一种顽疾:口腔,属于口腔癌症的先期征兆。口腔糜烂,尤其牙龈严重。夫妻俩跑遍了家乡大大小小的医院,全都束手。听说西安的第四军医大学是口腔粘膜治疗的翘楚,二人怀着拨云见日的希冀来到西安城,治了三个月,主治医师说熊话了;我只能给你控制,去不了根儿。

回到家乡,医大的大夫告诉了一个加强体能锻炼的招儿:早晨练跑步。夫妻俩就开始早晨起来跑步。二人是在一个大学校园里跑。每当经过晨练场的时候,妻子必停下来站那儿看,法轮功学员就过来和她热情介绍法轮功的特点和修炼的好处,妻子没有动心,数次听宣讲,金先生到动心了,他就劝妻子炼法轮功。妻子就是不为所动。金先生认为自己身体好,跑跑步就行了,所以二人依然如故。

大法对人的感召力是巨大的,但又是无形的。看得出来,妻子对法轮功的印象越来越深。一晃小半年过去了,皇历牌翻到了一九九八年十月。金先生夫妻俩到哥哥家拜访,哥哥是大法弟子,再一次鼓励妹妹炼法轮功,妹妹不置可否,只是笑。哥哥也没客气,把自己正在读的《转法轮》捧给了妹妹,让妹妹一定回家看看。

盛情难却,妻子打开哥哥多次让她看的《转法轮》。看了有十来页,妻子就有了睡意,破天荒没吃安眠药,睡了两个多小时。妻子兴奋了,金先生也兴奋了。啥也别干,赶紧接着看书。《转法轮》才看了一半,妻子就能成天睡觉了,口腔和吃东西的痛苦也消失了。久违了的吃食物的香甜感回来了。

那些天,金先生夫妻俩每天都象过年一样,没有病的日子真高兴。不吃药,不打针,看看书就治了这倾家荡产都治不好的病,金先生彻底服了,他周身的每个细胞都感恩大法师父,他鼓励妻子赶快看、多看几遍《转法轮》。《转法轮》揭开了他俩人生的新篇章。

大包小包的药是半点用都没有了,被金先生弃如敝履。每天早晨,还去晨练,但不是练跑步,而是炼法轮功的动功。没用多长时间,妻子还成了炼功点的教功员。

更让金我先生振奋的是妻子心灵的巨变。以前无论是婆家娘家,因为利益的纷争,搞的家庭中四分五裂,从学大法后,妻子不再计较个人的得失,对谁的事儿都持包容的态度,在妻子的影响下,家族中亲情荡漾,八个兄弟姊妹,都炼法轮功。家族的和睦在大法进入每个家庭后实现了。

二、助妻正法

妻子在大法的护佑下获得了完美的新人生,整个家族都徜徉在法轮大法的瑞霭祥和中。但是,一九九九年七二O,江魔头向大法弟子举起了屠刀,嚎叫“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大批法轮功修炼者被绑架,被酷刑,被杀戮。中共恶党,在家乡的每一寸土地上都渗透着对修炼人的巨大压力与恐怖。金先生愤怒了,他对江泽民的倒行逆施愤怒了,对恶党对大法徒的无端恣意的迫害愤怒了。他真诚支持妻子,到省政府去请愿。清晨他把妻子送去,半夜三更再把妻子用自行车接回家。用行动向邪党说不!成为了金先生从心灵深入迸发出的呐喊!

妻子精神抖擞的出去讲,他义无反顾的全力配合。

在早些时候,妻子要到一个早市去挂定时播放真相的小喇叭,金先生就早早起床,陪妻子一起去。房子高上不去,他让妻子踏在自己的肩膀上,他把妻子举上了屋顶。回到家后,妻子想起小喇叭的定时装置忘了开启。已经又睡下的金先生一骨碌翻身起床,用自行车驮上妻子再次来到那个早市,早市已然有人了。俩人把上次上房的程序又重复一遍,二人又无事人一样回来了。金先生想要看看效果。又自己来到早市查看。还没等走到小喇叭附近。远远看见一群人聚在小喇叭音域覆盖面之内,每个人都神情专注的听着法轮功的真相广播。他也站在那儿,和大伙一起听。到小喇叭重复播放第三遍的时候,来了一辆消防车,升起云梯,把小喇叭劫持了。众人无奈的恋恋不舍的散去。

金先生站在人群中,听到了人们对从不同角度,不同层次的评论。他看到的是,不明真相的大有人在,听到真相后对已有观念才产生质疑和新的认识。讲真相太有用了,被恶党蒙蔽的人该让他们明白明白了!

讲真相,救众生,成了金先生配合妻子做好三件事的真修实修之举。妻子无论做什么项目,金先生都要跟去打个下手。挂条幅,他和妻子一人拽一头;送真相资料,他负责低层观察,妻子在高层随意派发。居住地附近半径两公里之内的高层住宅,都已全铺真相资料三、四遍了。

金先生最喜欢做的事儿,还是看着妻子面对面的劝三退。每劝退一个人,金先生是从心底替那个人高兴。妻子在劝三退的过程中,他严密观察周围的每一个人,查看他们的言谈举止,如有保安或眼神中无善念的人过来,他就用俩人约定的信号提前示警。对已经交流过三退话题的人,金先生还要暗中考察,主要是看其是否打电话,如果打了电话,那就凑过去听听说什么,是不是诬陷报警,如果是诬告,俩人在二、三分钟之内消声遁形了,五分钟后两人出现在另一个人声鼎沸的闹市中,三退名单上名字在稳定的增加着。

在三退的过程中,妻子有劝退不成功的时候,那个人会说一些自毁前程的话。金先生佯作第三者问刚才是啥事儿呀?那人就说了否定法轮功的话,金先生就说,你根本就不了解法轮功,他向那人讲自己认识的法轮功修炼者,修炼后的惊天变化。说她们都是好人,她们的出发点都是好的,是真心为你好啊!现在报纸广播上说的哪有真的,可千万别信哪!虽然错过这次机会,但那个常人不再误解法轮功了,对大法有了正念,下一个机会来的时候,就能得救了。二十年来夫妻俩就是这样默默的配合着,平静而有效率的证实着法。

金先生给妻子当配角,收获颇丰,给其他大法徒当配角也是珠联璧合,天衣无缝。

去年,金先生参加了一个会,有四十多人参加。同学中有一个A同学是位大法弟子,碰巧俩人坐在一张桌上。A同学在桌上讲三退的话题,他就从中配合,效果很好。有的同学不明真相反驳A同学,金先生就接过话题,直接驳斥:你有什么依据说法轮大法不好?他害你了?还是损害着你的利益了?你和她们接触就会知道,她们都是好人,她们都是心里想着别人,不把钱财看的那么重,她们说的都是真话,办的都是实事儿。她们讲的那个理儿,对咱们每个人都有好处!下次你别在这儿胡说八道,什么老保工资是给的,共产党还得我们大伙干活养活呢!你的老保工资是你工作四十年创造的剩余价值、企业利润,你要不上班,能有老保工资吗?!共产党有多恶你根本就不知道。从一九四九年它执政以来,杀了八千万咱们的同胞,它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撒谎,它就靠杀人欺骗维持专制统治。同学被金先生说服了,金先生就和他干一杯,以示感谢。A同学看不明白了,听音儿都是大法修炼人的话。但修大法的人,是忌喝酒的。可金先生还没少喝。A同学转到一个桌,金先生就紧跟而至,四个桌讲完,金先生十杯八杯的啤酒是喝下去了,二、三十人都同意三退,都认同法轮大法好!A同学弄清金先生与大法的渊源后,一个再自然不过的话题就产生了:你为什么不修炼法轮功呢?金先生说:大法对人的要求太高,我不配呀!我在努力成为修炼人。

三、奇遇经常显现

金先生不说自己是大法修炼者,但有一些让人惊喜的事儿在他身上发生了,他说这些事儿的时候,自豪感溢于言表。

金先生讲述了一个很凶险的故事:有一年,三九天他到一个同学家聚会,现在的聚会就是喝酒。这酒还没少喝,从中午一直喝到半夜。喝的迷迷糊糊的他骑电动车往家走,出了同学家的门就迷路了,走了一个反方向,越走离家越远,误入了一个新的开发区,路上基本没车也没人。走了不知多长时间,不知道怎么就摔倒了。脸撞到一个物件上,撞的什么都看不清了,脸当时就肿起来了,躺在大道上清醒了一会儿。爬起来看电动车坏没坏,一看车没电了,那就打电话吧,手机也没电了。这时已是半夜十一点了,他跌跌撞撞的把电动车推到大道中间的一个花坛里的电信杆上。这时他的手、脚已经冻的有些不好使了。大路上没有任何生命信息,万赖俱寂。怎么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呀!这么冷的寒冬,自己真有冻死在这儿的可能。他的心紧张起来。蓦然间,他想起了妻子遇到难事向师父求救的情景。他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双膝跪地,两手合十,求师父救救他。时间不长,暗夜中出现了灯光,越来越近,车灯已照到他了,一辆私家车停在他的面前。简短的交流后,他上了车,半小时后平安到家。第二天一看,脚全肿了,路也走不了了,他一迭连声的的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还让金先生感到荣幸和惊喜的巧事儿。那就是,自己丢的东西都能找回来。有一天,中午回家吃饭。路上买了点儿东西,掏钱付款时,把一串钥匙,掉出去了,到家进不了门,回头到掏钱的那个位置去找,没有。又问扫大街的也没有,一路往回找,离他认为掉钥匙的位置,有三站地的地方,有一群站大岗的。他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哪位师傅看没看见一串钥匙?他自己都认为这是废话一句。让他惊诧的是,他问的这个人手中正握着的一串钥匙,在他眼前一亮,“是不是这串?”他一看正是自己的钥匙!为了表示感谢,他给人家买了一盒香烟。

前些日子,还发生了一件事,更让金先生体悟到好人有好报是真实不虚的。那几天金先生花二百元钱买了副眼镜。在单位干活的时候,从衣袋里掉出去了,等到中午回家吃饭,骑车时要载眼镜的时候,才发现眼镜没有了。问门口保安,说没看着,问保洁员说,我捡着了,扔垃圾袋里了。金先生说,那是个好眼镜,你留着用也行啊。保洁员说,我问保卫科了,他们让我处理,我也没什么用,就扔那个垃圾袋里了。金先生到垃圾袋那儿就顺畅的找回来了。

金先生知道,世上的任何事,没有偶然的。是自己的路走正了,神迹才会在自己身上显现,这是师父的慈悲和对自己的鼓励。

金先生接触大法二十年了,虽没看大法书,听大法师父讲法他也数不清有多少次了,大法潜移默化的也把他从根本上改变了。吸烟的嗜好,已经忌了十五六年了。他平时也不喝酒,在劝三退这样的特殊场合他才喝。他妻子说,遇到事儿,他也学会了向内找。自己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有师父保护再加上他保驾护航,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怕心,平安顺利是我们讲真相多年来的真实写照。

要告别之前,面对金先生,很自然的谈起些许尴尬的话题,“你何时不否认是大法弟子?”金先生说,我身上常人的东西还很多,按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我知道我哪儿修的差距大。说心里话,我这辈子是离不开这部大法的。我不谦虚的说,我已在道中。很快就和你们称同修了,但现在我还必须要努力呀!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李心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