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社区书记:“你们这都是神仙啊!”

2019年08月30日 15:02 PDF版 分享转发

文: 大陆弟子/明慧网

那是二零零一年末的一天,我跟孩子同学的母亲讲:“这又要到元旦了,上个元旦的白天,我做了个梦:有一座大山没有路,可是我硬是爬上去了,山顶上有一条大土道,道边上有一个石桌子,上面放了一个大西红柿,特别红,我看周围没有别人,就拿起来吃了,味特别香,我醒后满屋里还有香味呢。西红柿是果,应该发财,我也没发财啊?”她说:“我认为你是到时候了,应该看看这本书。”她就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当晚我就开始看书了。

就跟师父修大法了

我看了第一遍,认为这书挺好的,是让人做好人,不是电视上演的那样,电视骗人。第二遍看完了,认为这书很好,是提高人的道德品质,让人心向善,开扩人的视野,能转变人的观念,是高级科学。第三遍看完才知道这是一本世间独一无二、至高无上、能让人修成佛、道、神的天书。我心想:今生今世就跟师父修大法了,一修到底。我就这样得法了。

学大法没有几天,我患的心脏病、、耳朵背等疾病都好了。我要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共产邪党、电视骗人,就发真相资料,让有缘人明真相,得福报。

由于丈夫去世的早,我得做生意挣钱供儿子上学。但修炼后,为了不影响师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我原来的买卖不做了,去饭店给人家蒸包子。我早晨三点去上班,八点多下班,因为是冬天三点钟天还很黑,我就提前两点多出去发几栋楼的真相资料,再去上班。

有一天,我象往常一样带着真相资料刚刚走出去没多远,就感觉好像我身后边有人的脚步声,可我站下回头看,后边又没人,反复几次。后来我想:我发真相资料救人没错,师父说了算。我继续往前走,还有声,我猛一回头,原来是儿子不放心,跟在我身后边说是要保护我。我知道是师父用孩子的嘴鼓励我,我告诉他回去好好睡觉,好好学习,谁也保护不了谁,只有师父能保护我们。从此儿子也和我一起走上了发真相资料的路。

“早晚都得给人家法轮功平反!”

饭店的活干了一年多,那家饭店就兑出去了,我就去给人家干家政。

因为我是修炼人,大家都喜欢让我去给她们干活,甚至都把家里的钥匙给我,我就边干活边给她们讲真相,她们大多数都做了三退,极少数没退的(可能是我还有什么心没放下,真相没讲到位),也总夸大法好,因为她们从我的言行上看到了大法的好和神奇。

有一家一百元钱掉在地上,家里没人,我去干活时,就把钱从地上捡起来,放到电脑桌上,晚上她家人回来,给我打电话问钱是怎么回事,我告诉是她家的钱,在地下捡的。事虽不大,她家很感动。

还有一家是经商的,很有钱,放到床柜底下一万元钱,很长时间了,看样子早就忘记了,从没动过。有一天趁她在家,我就把钱从柜子下面拿出来让她放好,因为打扫卫生碍事。她当时一愣,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你可能忘记了是你家的钱。她当时就抱住我流泪了,一直说:谢谢法轮功师父、谢谢你。

从那以后她到处给她的同学讲:法轮功好,大法弟子好,以后就找大法弟子给干活才放心。她说在同学聚会上,她一个同学是市卫生局长,他说:“邪不压正,早晚都得给人家法轮功平反,好的就是好的!”

“你们这都是啊!”

有一天,有个客户求我给他亲戚家干活,可是我的活都排满了。可他一再说,我就想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先去看看吧。到那一看,房间挺大,一抬头,看到墙上挂的大照片:这不是我们新来的吗?我怎么到她家来了呢?

回家和同修交流这个事,同修说那些人都挺贪的,给她干完活钱不一定给到位,再就是给她家干活有没有想让她照顾的心?我说:我没想那么多,回家再想想。

回家后我就想,我要是能给她们家讲明白真相该多好啊!第二天我就正式去她家干活了。

果然她家给我的工资比别人家都少,我也不计较。干了一段时间,我就找机会给她全家人讲真相,她全家人由于受邪党的谎言毒害太深,不接受,还特别抵触,她还甚至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也不被她们身后的邪灵带动,每次干活都讲。

一天,她挺神秘的对我说,有一个地方要拆迁,让我拿身份证和两千元钱给她,就能给我办一套房子,算是帮助我。我当时笑了,我说:“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这么做,因为我是大法修炼者,我师父要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我不能造假,得这不义之财。不是我付出的劳动所得,额外的一律不能要。”她当时吃了一惊,说我傻。

还有一次,她提醒我说,只要能办个残疾证,每月也能领一千多元钱,供孩子上学。我更是拒绝了。过一段时间,她问我条件那么差,干活那么辛苦,为什么在利益面前不动心,精神还那么开朗、乐观?我就给她讲了大法的美好,大法不但净化人的身体,还使人心向善,师父要求我们做事先为他人着想,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高姿态。我们的宗旨就是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事。我做的事照师父的要求还差远去了。她说:“你们这都是神仙啊!”

从那以后,不管上面有什么迫害行动,她都不配合,用她的行动保护了辖区内的大法弟子,还保护了那一片地区同修粘贴的大法真相资料。她不但全家做了三退,她还去给她的亲朋好友都做了三退。

亲戚们都感动了

我有两个姐,一个哥哥,一个弟弟,母亲不在了。当初父亲定下的是,房子给两个儿子,将来老了由儿子来赡养老人。结果等父亲岁数大了,哥哥远在外地,弟弟家忙,两个姐,一个在外地,一个身体不好,都有家,都忙。

二零一四年的夏天,由于父亲已八十五岁高龄了,我就放下工作,到父亲家照顾他。头两年还好,老人能自理,后三年,父亲瘫痪在床,总得给他翻身、换尿布的,白天还好,晚上可就苦了,我怕听不到父亲的呼叫,照顾不到位,就在老人的脚下地板上躺着,天冷了就在他脚下放两个木椅子,躺一会,一会翻身一会换尿布的,睡不好,白天还得给他喂饭,因吃饭慢,一顿都得一两个小时,还得洗尿布,一会都不能离开。我出不去讲真相,就在家做真相资料。

这样持续了三年,老父亲走了。事后大哥把父亲剩下的七千多元钱给我,我就又给添上一百元,凑上八千元钱捐大法项目救人了。

我无怨无悔的,无微不至照顾老父亲,没要姊妹的一分钱,亲戚们都感动了,老父亲下葬的那天,他们都痛痛快快的做了三退。

法轮大法是我心中的一盏明灯。大法指引我怎么做人、怎么善待老人,怎么讲真相救人,怎么慈悲对待他人。师尊给予了弟子太多太多,弟子无以回报,只有精進实修,多救人,让慈悲伟大的师父少一份操劳,多一点欣慰,来回报师父的佛恩浩荡!

相关文章: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林远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