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修炼法轮功开天目 看到神奇景象

2019年11月25日 18:46 PDF版 分享转发

文: 大陆大法弟子/明慧网

我是一九九六年年初开始修炼的女大法弟子,是东北人。前,我患有、关节类风湿、胆囊炎、肾炎、神经官能症、、胃炎和等各种疾病。曾去哈医大、哈四院和哈二一一医院诊治,但都没治好,每天都是在痛苦中度过。那时的我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坐着腰疼的受不了,上班时只能趴在桌子上,那种痛苦就无法提了。可我那时还不到四十岁,这样下去啥时是个头呢?觉的人活着太没意思了,不如死了好。

就在我生不如死的时候,我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把我从满身是业力的身体净化到无病一身轻。用尽千言万语我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今天,我把修炼后遇到的神奇写出来与大家共同分享。

我的家乡处在东北松花江北岸的一个小县城,一九九四年师父的大法就传到了那里,我的很多亲属都先后走入大法。特别是我弟媳她修炼大法不长时间病就好了。她几次来劝我走入大法,都让我给拒之门外。在走入修炼之前,由于受中共邪党的毒害,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对科学以外的一切全都不相信,一贯排斥。谁一提佛、道、神、鬼之类的事我就不爱听,都拿不好眼神来看她。所以,当弟媳给我介绍法轮大法的时候,我就觉的他们太愚昧,是在搞迷信,当时就没有走進大法中来。

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一日那一天,彻底改变了我的无神论的观念。那天晚上我去弟弟家串门,一進屋看到屋里有许多人在学炼第五套功法,他们各机关单位的都有,有我认识的、有我不认识的,他们看我来了都热情的喊我,以为我是来学功的呢,当时我不好意思,想走还走不了。一看床边有一本书,我拿起一看是一本《转法轮》,我无意中翻了一下,看到了师父的照片,当时就感到非常的亲切,好象在哪见过,可又想不起来。后来我跟弟媳说:“我把书拿家看去,如能看進去我明天也去炼功。”

回家后,我刚看《论语》就看那些字往外跳,一会儿就出现很多小佛,非常整齐的坐在那儿,台上还有一个大佛在给他们讲什么,当时我很震惊,心想是不是看花眼了?可是不一会又显现出来了,一连几次出现那种现象。以前头和眼睛经常疼,不能看书,可那天晚上我从七点多一直看到后半夜两点。越看越爱看,就知道这本书好,句句都说到了我的心里,而且越看脑袋越清醒,眼睛不疼头也不胀,一直看了二百八十多页才睡觉。我在拿书的时候说过:如果我能看進去我明天也去炼功。三点多钟奇迹发生了,就听见我的BB机响了,就象电话似的,我马上起来接,可是一看什么也没有,于是我马上起床到炼功点去学功。

第一次在炼功点学抱轮时,因自己有风湿和,胳膊抬不起来,而且,全身都疼站不稳,抱轮也抱不动,累的我全身发抖,当时辅导员看我这样,让我先休息一会再抱轮,可我想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坚持炼完。一直坚持到最后终于把功炼完了,也可能师父看我有这样坚定的信心,为了鼓励我,第一天就把我的打开了,让我看到了法轮,看到了松花江上有一条金色的龙,又看到了另外空间的一些东西。当时那种激动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

第二天晚上师父给我灌顶,从头到脚就象过电一样,然后给我清理身体。没修炼之前我身上有附体,心里老是不痛快,好哭、觉的活着没意思,每到天黑我就害怕,自己从来不敢走黑道,就连自己家的厨房都不敢去,晚上睡觉总做噩梦,经常被噩梦吓醒。师父给我清理不好东西的时候,我家屋里的门嘎、嘎、嘎的响,我就感到在我头上有一个黑糊糊的东西跑出去了,屋里挂着的门也开了,当时我丈夫很害怕,吓的他手都冒凉汗,因为我得了大法,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说你不用害怕,师父在给我们清理这些不好的东西呢!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害怕了。

每天早上三点多,师父的法身就叫醒我,让我去炼功,有时自己稍懒一点不愿起床,师父的法身就会很严肃的大喊几声!我赶紧起床不敢懈怠。每天早晚出去炼功、学法,师父的法身就一直把我送到炼功点上,直到和同修们在一起,师父的法身才消失。

在学法点上,我看到师父的法身在给每一个学员调理身体,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师父的法身和法轮,特别是学法点的墙上、棚上和地上都有,而且非常大。得法不长时间我就看到了另外空间的花、草、树、木,祥云、亭台楼阁、天梯、看到太阳里面有很多的东西。真是太美妙了。有一天中午,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圆圆的小洞,我往里一看:师父在台上讲法,下面坐着无数小佛在听法,而且坐的端正、整齐,那种神圣而又庄严的场面无法形容。

看到这些之后,我知道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在以后的学法中每学到哪一讲我都有亲身体会,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相关文章: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李心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