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张杰:四中全会残酷厮杀战犹酣 新反右运动已在路上

2019年01月11日 8:52 PDF版 二维码分享

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张杰:四中全会残酷厮杀战犹酣 新反右运动已在路上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中共官媒已公布全国政协和人大的会期,但十九届却迟迟未揭开面纱。有报道称,四中全会可能于1月18日至24日召开。每年1月是中国31个省市举行“两会”的时间。但今年1月有点特别,各省突然宣布调整地方两会会期,譬如西藏政协会议会期是1月9至13日召开;北京市政协和人大会议会期是1月12至18日。此外,上海、重庆、贵州等省份的开会时间推迟至1月27日。不少舆论认为,极有可能是为四中全会预留时间。中共四中全会延期的事也很蹊跷。按惯例,中共通常每年在10月至11月举行一次全体会议,并会提前在7月或8月宣布会期。由于去年1月多开了一次全会通过修宪建议,去年2月的三中全会安排是参照2013年十八届二中全会。按理说,十九届四中全会也应参照十八届三中全会11月初召开。但目前,中共仍未宣布四中全会会期,原因是什么呢?那就是权力受到了严重挑战。从习近平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大会上,违心地批判文化大革命是内乱,将他的思想排在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和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之后,可以看出,习近平的政治倒退在党内遭遇了严重挫败。四中全会前,中共各派政治势力正在残酷厮杀,鹿死谁手,尚无结果。其结果无非三种:一是习近平失去权力,中共走马换帅;二是习近平权力被控制,维持现状,到点退休;三是习近平战胜党内政治反对派,定于一尊。

我认为,如果习近平降服了他的对手,一统江湖,他必然要发动一场剿灭知识分子的新。《北京之春》网刊主编陈维健先生指出:可以肯定2019年,要么习近平开展一场新的斗争,要么习近平权力被制衡,在形势的逼迫下走人下台。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会是惊涛骇浪。为什么习近平要发动一场针对知识分子的新反右运动?因为习近平后要推行的路线是极权主义。冯崇义教授认为极权主义政权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主要体现在八个方面。 一是,一党专政。二是,洗脑和愚民政策。三是,言论管控、宣传谎言,领袖个人崇拜。四是,持续的政治清洗。五是,党对军队和警察的绝对领导。六是,政治忠诚和亲疏关系是干部任免的标志。七是,党对经济资源垄断,控制国民生计。八是,全面控制国民的精神生活。但这八个方面都离不开谎言和欺骗,因为极权主义的本质就是一场群众运动。如果知识分子不闭嘴,不断地揭露事实真相,戳穿谎言,极权主义无法推行。知识分子在习近平的眼里,可谓兰生于庭下,不得不除。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目前,中国知识分子真的已经拦了习近平的道吗?我认为他们不仅挡了习老大的道,而且还骂上了门,远比三国时祢衡击鼓骂曹厉害的多。近年来,孙文广、杨绍政、邓相超、史杰鹏、李默海、翟桔红、许章润、郑也夫、向松祚教授等坚持自由言论和批判精神的,令当局颇为难堪。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中骂习近平的个人崇拜是“反现代,逆潮流,匪夷所思,恬不知耻,丢人现眼,更不论矣!”,提出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平反六四”等八项建议。北京大学郑也夫教授在《政改难产之因》一文中说:在中共执政的70年历史中,这个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对不同政见的仇视与日俱增,对危机的恐惧令自己失态。结束专制符合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但是流血和动荡不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和平的大转型,符合的利益,那就是中共体面地退出历史舞台。陈维健先生说:郑也夫的话象平地的一声惊雷,响彻在新年的中国大地上。让中共退位下台,可以说自中共执政七十年以来,体制内的知识分子第一次发出这样的呼声。

现在,我们需要把目光拉回到六十年前的反右运动。1957年5月,中共决定在全党开展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号召党外人士“鸣放”,鼓励群众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于是各界人士,主要是知识分子们,开始向党和政府表达不满或建议改进。众多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共提出了批评意见,储安平先生的“党天下”之说可能是当时最尖锐的批评。他说,我认为党领导国家并不等于这个国家即为党所有;大家拥护党,但并没有忘了自己也还是国家的主人;并不表示党外人士就没有自己的见解,就没有自尊心和对国家的责任感。他认为,这个“党天下”的思想问题是一切宗派主义现象的最终根源。毛泽东面对越来越多批评的言论,认为这些言论将危及中共在中国的执政基础。于是,毛泽东决定违背承诺,展开对知识分子的迫害运动,这就是“反右运动”。反右运动对中国知识分子进行了毁灭性摧残。一九五八年五月三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反右斗争取得阶段性胜利,定性为右派集团2,2071个,右倾集团17,433个,反党集团4,127个;定为右派分子3,778,470人,列为中右1,437,562人;在运动中,非正常死亡4,117人。据李锐老先生的《毛泽东与反右派斗争》一文披露,“此外,在农村干部和小学教师中也打了不少 ‘右派’,估计人数也达50万;后来决定不在这类人中划‘右派’,于是他们被戴上‘坏分子’或其他帽子,境遇同样悲惨。”。当时划右派317万多人,全被送去劳动改造,有的还被关进监狱。有的死在农场、有的死在监狱。有的被枪毙、有的自杀、有的病死、有的饿死。饿死人最多的地方就是一些劳教农场,如黑龙江北大荒的劳教农场,甘肃酒泉夹边沟的劳教农场等等。数百万人不经任何司法程序,而由一个政党的各级组织直接将他们送到劳改营、关进监狱,这是赤 裸裸地践踏司法,践踏宪法。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有学者指出,反右运动扭曲了人性,运动中,在中共的怂恿和威逼利诱下,背信弃义成为时尚,吹毛求疵的检举揭发,使得人人自危,惶惶终日;运动后,仍互相防范戒备,摧毁了人类文明赖以生存的伦理道德准则,败坏了彰善瘅恶的社会风尚,埋葬了诚实博爱的传统美德。反右运动打断了中国人的脊梁,人们汲取“祸从口出”的血泪教训,从此或守口如瓶,或言不由衷,歌功颂德、假大空盛行,说假话受奖,说真话遭罪。知识分子群体被剿灭,导致毛和中共发动荒唐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得不到任何制约,以致最终造成国民经济濒临全面崩溃,饿死四千多万人的惨祸。

但习近平是不会汲取历史教训的,因为人民的生死与他无关,他关心的是他所代表的权贵集团能否将父辈的红色江山代代相传,能否永享荣华富贵?习近平与金正恩并无本质区别,中共的红朝与金家王朝是同一货色,极权主义的结果就是奴役人民。但习近平的新反右运动必将以失败而告终。理由为:第一,40年改革开放已经让人民接受了普世价值。中国人尽管自私、功利,但并不愚蠢。看看当今的移民潮、留学潮、宗教信仰潮就会知道老百姓的好恶,因为他们是用脚投票的。第二,中国社会已经是多元社会,与世界融为一体,没有极权主义封闭的生态环境。中共与互联网的战争的结果只能是惨败收场。中共的网上柏林墙崩溃只是时间问题。第三,没有办法断绝知识分子的经济来源,毛泽东反右的基本经验就是通过社会主义改造,剥夺了中国人的私有财产,知识分子无法离开体制生存。第四,习近平无法使极权主义自圆其说,也无法真正遏制腐败。正如笑蜀先生所言:习近平全部信心的基础,即党的所谓超越性并不存在。愈是政教合一,党愈是垄断一切,就愈跟现实利益纠缠不清,就愈堕落。习近平如果不将宪政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当成政治追求,习时代没有希望,也没有出路。
来源:博讯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周枫

热门标签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