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王彦君 史义军:李锐是当代中国的屈原(杜导正赴李锐寓所题字怀老友)

2019年02月21日 1:25 PDF版 分享转发

转自:新世纪,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shilongtao  未分类  

杜导正在李锐家题字

杜导正在李锐家5

杜导正在李锐家3

杜导正在李锐家1

杜导正在李锐家2

摄影 韩磊 2019年2月18日


是当代中国

王彦君 史义军

2019年2月18日,杜导正在小女儿杜明明和前炎黄春秋杂志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赶到北京木樨地22号楼李锐的家中,吊唁与他并肩作战多年的老战友李锐。来到李老的遗像前,凝望着这位把耄耋之年义无反顾地奉献给了事业、为留住拼尽了生命最后一息的老战士,杜导正吃力地从轮椅上站起来,不顾九十五岁高龄,深深地行了三鞠躬大礼!

几天来,一直在李锐家帮助接待祭拜者的史义军很清楚,来人大多数是李锐老同事老朋友的下一代,像杜导正这样冒着寒风亲自来的老者仅有几个!

杜老拿出刚刚在家里挥毫写就的挽词: 当代的屈原——李锐同志千古!

李锐的老伴张玉珍来到杜老身旁道谢,杜老对她说:“这段时间内什么都不要做,就是保养身体。”这个话,是接着2月13日在李老病房里的嘱咐说的。那天北京刚下了一场大雪,杜老听到了李老病危的消息,急忙赶了过去。可惜顽强一生的李老此时已经不能睁眼,不能说话,只是凭着依稀的意识握了杜老的手。张玉珍前天刚为配合医生的抢救熬了一个通宵,稍作休息又来到李老身边。杜老心里清楚,医生们已经尽了最后的努力,看着张玉珍憔悴的面容,他嘱咐这位与李老风雨同舟四十年的老人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他相信这才是李老对老伴最大的愿望。仅仅过了三天,李老溘然长逝。

在两位老人谈话时,杜老苍劲有力的墨宝被大家贴在墙上,人们反复看着,体味着“当代中国屈原”这几个字的意义。仅从字面上看,不难明白,那位楚国大夫虽遭宵小之徒的谗言被疏远、被流放,但他始终以祖国的兴亡、人民的疾苦为念,盼望楚王幡然悔悟,奋发图强;屈原明知忠贞耿直会招致祸患,但却始终“忍而不能舍也”。屈原表现了他对祖国的无限忠诚及其“可与日月争光”的人格与意志。屈原的“美政”理想反映出了他与楚国腐朽贵族集团及其势力的尖锐对立,表达了他革除弊政的进步要求,而其最终目的就是要挽救祖国危亡,使楚国走上富强的道路。屈原的作品深刻揭露了楚国政治的黑暗、楚国贵族集团的腐朽和楚王的昏庸,表现了他坚持“美政”理想、坚持节操,“虽九死而犹未悔”的斗争精神;同时也表现了他忧国忧民、爱国爱民、矢志献身于祖国的决心。 以这些来比拟李锐,自然是再贴切不过。然而,了解内情的人才解读得出杜导正挽词中的全部深意。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杜老在萧克将军的倡议下创办炎黄春秋杂志,坚持改革开放的老干部群体里,也有一些不同的具体看法。比较温和的人认为当时虽然经过了那场风波,但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毕竟已经走出了一条改革之路,要想走回去是完全不可能了,中国会逐步过渡到民主宪政的道路上去;比较激烈的人则认为风波显示了高层的一种决心,就是不会真正改革政治体制,民主宪政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自幼参加革命的杜导正和李锐恰恰分别处于两种不同观点之列,而且时不时发生争论。

杜老曾经对身边的人说,李锐、李普、胡绩伟,还有几位,把形势看得比较严重,有他们的道理。我和杜润生,也还有几位,不主张把形势看死,毕竟上边还是在举改革这面旗子嘛!不敢公然恢复“以阶级斗争为纲”和计划经济嘛!

杜导正还说,观点不同没有关系,大家都是为了国家民族好,都坚决反对64强硬路线,炎黄春秋要尽可能多请改革派里各种意见的同志写稿。所以,争论归争论,改革派老干部和知识界有胆识有担当的学者们越来越多地聚集在了炎黄春秋的平台上,发表了大量掷地有声的精彩文章,厘清了许多历史谜题。哪怕是比较激烈的老同志也运用炎黄春秋这块阵地尖锐地批评了固守文革思维的奇谈怪论,积极为她扩大作者读者队伍,把维护她的声誉当做自己晚年的一份责任。

然而,形势还是不由分说地下滑,政治体制改革还是停滞了一年又一年,善良人翘首企盼的“那一天”遥遥无期,改革派的老人却无奈地等不得了!朱厚泽、胡绩伟一个一个离杜老他们而去。曾经有过争论的老朋友李普在即将诀别的时候,瞪着杜导正的眼睛、用手指戳着杜导正的手一字一顿地大声说:“你这个老天真呀!把他们想得太好了!”话音刚落不几天,李普驾鹤而去!

老友决绝的话语刺痛了杜老,也警醒着杜老。 与形势急转直下的同时是炎黄春秋的岌岌可危。2014年秋,主管意识形态的部门勒令炎黄春秋更换主办单位,否则关门。杜导正一方面与之周旋,一方面多方求援。李锐尽管不同意杜的一些观点,但此时他比杜更焦急,他想起了高层班子里一位非常熟悉而且曾经得益于李的干部,于是立即致信这位干部。李老知道,事到如今可能一切已经无济于事,但毕竟要尽到了最后的努力才不给自己留下遗憾。此事的结果是炎黄春秋在杜老竭尽全力的周旋下得以保留,但主办单位换成了专业根本不对口的一个部门。这一手,在媒体如林的中国形成了辛辣的讽刺!

斗争的尖锐发展到了炎黄春秋创刊以来从未有过的程度,压力,施加到了每一个炎黄人的肩上。有人被迫转换了抗争的方式,而此时此刻,李锐、何方、杜导正三位九十岁以上的老人毅然决然站在了最前列。一些中年同志还在作各种猜想的时候,对方已经在调兵遣将,磨刀霍霍了。这种阵势,哪里瞒得过久经残酷斗争考验的老战士!到了2016年春,几位老者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果然,仅仅两三个月,对方动用了粗暴的手段,炎黄春秋终于玉碎。 回到本文的开头,杜导正笔下的“当代屈原”仅仅是借喻先贤的爱国爱民吗?不是的。李锐同早他而去的几位老人一样,对改革停滞,对种种逆宪政而行的举措已经是身尚在,心已死。污浊不堪的形势,无异于耿直高洁者的汨罗江啊!

——五柳村之窗

发文者:Weiguo Zhang

发布时间:2/20/2019 09:21:00 上午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