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社会百态

袁红冰教授:啓动对郭文贵的“末日审判”书

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其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用爆料毒舌三千尺,缠住私人仇敌王岐山的脖颈,试图达到“保财、保命、报仇”的目的;借之刀斩私人仇敌王岐山之头,并借诸打击“海外敌对势力”,爲建立新功,从而实现衣锦还乡,重返暴政体制,再作中共秘密警察鹰犬的理想;爲遂“狡兔三窟”之计,用空洞、浅薄、矫情,甚至荒诞不经的反共秀,骗取美国的政治庇护——上述三项阴晦曲折的心理兴奋点,构成“个人爆料”的全部人格动因。


时至二零一八年三月,郭文贵的私人仇敌王岐山在短期离开最高权力范畴之後,又以国家副主席的虚名和“第八常委”的实赉权威,“王者归来”,重返中共权力中心。

於是,郭文贵靠其个人爆料以“保命、保财、报仇”的企图折戟沉沙。一时之间,郭文贵如遭天雷殛顶,吓得魂飞魄散,惶惶如丧家之犬。六神无主之际,郭文贵提出“以党实现喜马拉雅”的政治纲领,复之以不再爆王岐山等人之料的承诺,展示其对中共暴政五体投地的乞降求恕之意。

同时,郭文贵铁公鸡泣血拔毛,收买组建“蚂蚁帮”,维持其“网络热度”,并疯狂展开对其批评者和中国反抗运动成员的谣言攻击和滥诉威胁。郭文贵显然要以此向中共证明自己还有可资利用的剩余政治价值。

二零一八年八月之後,中共借司法之名剥夺郭文贵在内地的全部具有“原罪”的财产,尽管其财产“原罪”的母体,正是中共腐败官权。与之同时,香港当局也以洗钱罪嫌疑之由,冻结郭文贵家族巨额在港资产。

上述事件表明,在中共轻蔑的中,郭文贵已成不再有利用价值的政治垃圾;郭文贵奴相毕露的政治祼体舞表演,并不能打动中共那颗功利主义的冷血之心——中共决意抛弃郭文贵,就像抛弃一张用过的手纸。

二零一八年八月以降,濒临绝境死地,郭文贵遂开始他最後的“保命”挣扎,即企图通过“反共政治秀”,骗取美国政府的政治庇护。

然而,动机决定效果。由其骗取政治庇护的邪恶动机所决定,郭文贵的反共政治表演浅薄、空洞、虚矫,甚至荒诞不经,不仅不能使中共痛苦,反而伤害了“反对中共暴政”这个正义概念的声誉。

尤其不能容忍之处在於,郭文贵这个以中共腐烂党性爲政治基因的蛆虫人格,竟渴望借诸诅咒异议人士和反抗运动,使自己获得民主运动唯一代表者的地位——郭文贵试图从整体上绑架中国反抗运动,为其骗取美国政治庇护作伥鬼;其鬼魊之心的卑鄙阴毒,当世鲜有可比肩者。

韩连潮一类隐形“大蚂蚁”的暗中相助,班农一类“洋蚂蚁”的公开帮闲,曹恶骨、龚晓夏一类泼皮文人的摇唇鼓舌,给郭文贵绑架中国反抗运动以骗取政庇的恶行推波助澜,致使浊流不息,流毒不止,一些受其蛊惑的“蚂蚁帮”中人至今不能醒悟。

诸多顶戴“海外民运”组织的主席、常委、理事花翎者,面对郭文贵的语言蹂躏践踏所表现出的受虐狂式的沉默,所表现出的奴性可掬的绅士风情或者君子风度,所表现出的超级“阿Q精神胜利法”,可谓助纣为虐,使郭文贵更加肆无忌惮地臝露其丑陋和邪恶。

郭氏文贵利用视频,歇斯底里地咒骂他的批评者和妇女,其语言风格之污秽淫荡、阴损寡毒,如果以衣冠禽兽喻之,都必会引发禽兽的悲愤抗议——郭氏文贵以其超级泼皮牛二式的无耻至极的语言系统,重创信息时代虚拟生存空间的文明,深度污染华文网络世界;在这个意义上,“郭文贵现象”已经异化爲华人之耻。

郭氏文贵曾寄生於腐烂入骨的中共官权,借以攫取巨额脏钱。现在,郭文贵就利用这种脏钱,在自由世界对他的批评者和中共的异议人士进行大规模滥诉和滥诉威胁,从而向中共臝呈其奴性的忠诚。郭氏文贵不仅借诸其具有“原罪”的金钱给遭受其滥诉和滥诉威胁的人士带来困扰,更不可宽恕之处在於,他竟丧心病狂,发起对诸多美国媒体的滥诉,只因这些媒体曾经客观报导郭文贵具有中共间谍的嫌疑。显而易见,郭氏文贵的滥诉和滥诉威胁,正在严重危害自由民主国家的立国价值基础,即言论自由原则和新闻自由原则。

有必要再次强调,郭氏文贵爲骗取美国政庇而进行的反共政治秀,空洞、浅薄,复之以虚僞矫情、荒诞不经;郭氏文贵自我沐猴而冠,以狗血剧式的光怪陆离的情节,将自己吹嘘爲民主运动主导者——郭氏文贵的此类行为亵渎并伤害中国反抗运动的声誉和政治形象。

鉴於上述情事,郭文贵这个中共权贵市场经济孕育出的蛆虫人格,在华文世界里已成社会公害,全民公敌。

二〇一九年以降,借诸纪念六 . 四三十周年,中国反抗运动向死於中共暴政的一亿冤魂再次誓言:“即使海枯石烂,天荒地老,我们绝不放弃;反抗暴政,不死不休”;香港六月和七月反抗港共政权大潮震撼世界,进入八月之後,香港人民正在爲持续推进反抗大潮涌起蓄积能量;台湾人民“拒绝一国两制”和“红媒滚出自由台湾”的思想觉醒运动,使中共统战阴谋遭受重大挫败;中国内地的反抗运动也开始思考如何在中共建政七十年的国殇日前後,用创造历史的重大行动,再次撞向中共的丧钟。

——值此抗争中共暴政的人们寻找下一次战机的短暂相对平静时期,使我们有机会啓动“郭文贵现象”真相揭示活动,对郭文贵这个社会公害、全民公敌,进行政治哲学和道德哲学的“”,从而净化中国反抗运动和华文网络世界的思想环境;审判期间就定在二零一九年九月上旬至中旬期间。

我呼吁:所有受到郭文贵咒骂和侮辱的人们,所有受到郭文贵滥诉和滥诉威胁的人们,所有秉持公义良知的人们,所有真诚支持中国反抗运动的人们——让我们放开胸怀,暂时搁置一切思想分歧和现实矛盾,将思想的剑锋直指社会公害、全民公敌郭文贵,从思想上彻底剥夺郭文贵邪恶人格荼毒社会的能力,并敦促美国政府及时而合法地将郭文贵驱逐出境,以杜绝其继续爲恶的条件。

中共邪恶党性的人格承载者——这是郭文贵的生命本质;郭文贵腐烂人格就是中共邪恶党格的集中体现。对郭文贵进行思想的“末日审判”,意味着对中共邪恶党性的审判,意味着行公义於天下的正义事业。故此,再次呼吁所有公义之良知未泯的人们,共襄义举,投身於二零一九年九月间的“郭文贵现象”盖棺定论活动,啓动对郭文贵的“末日审判”,以清除社会公害,以击溃全民公敌。 来源:博讯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刘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