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焦国标:敌对的民主不如专制

2019年11月18日 7:17 PDF版 分享转发

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敌对的制不如


:反共人士总说的干部系统是绞肉机,我看海外媒体时政舆论圈就是大粪坑。过去夏业良、滕彪在国内时,公共形象很不错的,你看现在他们,一样挨骂,一样臭。早已在其中的胡平、王丹、盛雪等人,就更不用说了,骂他们的话没法睁眼看。

脸友甲:进入自媒体时代,人群和舆论分化得更厉害了。

焦国标:大家发言很方便,所以很随便,各种背景,各种势力,各种立场,各种情绪,甚至各种阴暗心理,没任何把门儿的,都扔到网上来了。没有好人了,没有英雄了,没有道义制高点了,再好的人都有人骂,再恶的人都有人捧。那些想当英雄的人,想通过承受所谓“民族苦难”而成为豪杰的人,你们趁早收心,回家照顾自己的孩子老婆去吧。“粘了人家的闲,荒了自家的田”,真是无谓。没有谁需要你的拯救了。

脸友甲:今天看到高智晟说的几句话:“今天说给主听了,中国天亮后,我什么也不要,只带着我的妻子,在自由中国的教堂里讲道,证明主,使更多灵魂皈依主!她必须归依主,与主的力量同行!”

焦国标:不要等什么天亮!天一直亮着。现在就把自己清零,带着妻子,在目前既有自由的教堂里传道。基督教神学不说了吗?基督耶稣来了,世间就是天国了。天国在哪里?天国就在我们心里。说天不亮,是心不明。

脸友甲:如果到了美国会怎样?

焦国标:保证不出半年,也得遍网络都是骂他的。

脸友乙:与当年《讨伐中宣部》作者焦国标相比,今日之焦国标判若两人。敢问,原本是不同的两个人呢, 还是同一个人有了如此大的变化呢?

焦国标:还是同一个焦国标,只是你既不懂当初的我,也不懂现在的我。

脸友乙:也许别人不理解你,甚或误解你。不过我看你说话的口气嘛,也未免太轻狂了些。或许又是我的误解误读? 希望大家能诚恳地交流。

焦国标:不是我轻狂,其实人都是彼此不懂的。相识满天下,知音有几人。

脸友丙:有几个在美国以骂为生的人,就像中共党内不得志的一派,发点小牢骚,骨子里希望中共强大。他们的基本立场是:中共做的对的就支持,做的不对的就反对。这种观点的潜台词是维护中共领导。例如他们支持中共反腐,尽管他们知道中共反腐目的是保党。这些人对中国民运破坏力最大。

焦国标:如果中共做的对也反对,则理性何在?如果非理性,则人性何在?看你五官,看你额头宽度,就是一个浑球。你不具备思考国事的气度和智慧。古人云,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根据你面相,你心都不正,正心的层次都达不到,更不用说治国平天下。中国乃至未来全球政治,只需要反对派,不需要敌对派。敌对派思维祸害中国,祸害人类。敌对政治在全球范围内将式微。敌对政治没有未来。敌对政治是把个人仇恨凌驾于国民福祉之上,是社会的乱源,是国家的祸根。

脸友丙:我并不敌视中共,更不敌视中国,我希望中共能出现一个似的的人物,让中国平安过河,可是它能出这样的人物吗!

焦国标:在我看来,蒋经国一手促成的台湾过河,有一个失误,就是不该一下子放手,让遍地野草自由生长,而应该有意选择好苗子加以培育。比如他可以在当时的国民党里挑出两位得意门生,让他们各自组党竞选。这样做的好处是,台湾转型更平稳,台湾社会撕裂会减轻许多。一开放党禁就是大撒把,完全相悖的民进党得以迅速壮大,产生许多后遗症。作为贤明的政治家,有意抑制一些,与此同时有意激励另外一些政治诉求,是应当的和必须的。完全的大撒把,完全的自由主义,并不是上选。完全对抗的政争,或者说敌对派政治,于国家民族无益。敌对的民主不如专制。

2018 来源:博讯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刘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