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梁文道:误判了什麽?

2019年12月03日 3:34 PDF版 分享转发

转自:新世纪,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为什麽会在大败?他们接下来会做什麽?中央政府对这件事情又会有什麽样的反应?

在试着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想先介绍一条朋友发来的短片。这条短片想要解答的问题,是为什麽中国的猪肉价格会在近日疯狂上扬,而它给出的答案竟然是在背後操纵,他们派出特工,潜伏中国境内,以巨大的人力物力买断国内90%的猪肉,或者囤积,甚至销毁,所以中国的猪肉价格才会一路上涨,民心动荡。然後这条短片还说:「从贸易战事件,台湾事件,暴乱,再到现在的猪肉事件,美国简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来打压中国。美帝想要亡我中华,不择手段,其心可诛」。看起来这像是一条笑话,但是後来我才发现,原来这条短片以及类似的消息,在大陆还真有不少人发在社交媒体的圈子里,流传甚广。有人相信这种消息,并不是因为它能得到现实上的证据,而是因为它吻合本来就非常牢固的一套看待世界的方法。可能你会觉得这种讲法荒谬绝伦,但是很不幸地,我怀疑它里面那种思路,恰恰能够用来解释过去几个月香港问题始终没有办法得到善解,以及建制派在区议会的选举遭到毁灭性打击的原因,说不定还预示了中央政府在短暂沉默之後的政策方向。

翌日,一位比较理性,也还比较看得通现实的建制派朋友告诉我,就在选举当天下午傍晚,原来还有一些社团和同乡会之类的机构大佬,额首称庆,相互道贺,认定建制派胜券在握。可见建制派的威力,居然障人耳目至此。想当初,林郑月娥政府之所以不顾一切,强推《逃犯条例》修订,就是凭着这种同温层的保证,认定一切都不会有问题。几个月之後,原来丝毫没有寸进,不止在选举之前让警方强攻中文大学和理工大学,刺激出不少纯粹是对这些事情看不过眼的中老年首投族。到了选举当天,依然还是不能准确掌握香港实际民情。

这种脱离现实的状态,只不过是问题的一面而已。六月以来,我一直不能理解,为什麽不单是运动者没有大台组织,就连整个体制也都好像没有大台似的,不管是软招还是硬手,策略上几乎没有协调,节奏紊乱,好几股力量各行其事,结果呈现出一种决策拖延的状况,直到四中全会之後,方见稍微统一的思路。其实在整个中美贸易战的过程当中,也有类似的情况。在宣传口径上,才开足火力炮轰美帝没多久,紧接着又让中央电视台播放包含中美友好讯息的电影。在谈判过程当中,每见进展,几乎快到达成协议的那一刻,往往却要推倒重来。这除了是因为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反覆,我担心可能也是因为整个决策的过程和模式出了问题。

这就好比一家公司的强势高层,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所以一切重大事项都要由他定调拍板。下面的管理人员,要不是没有得到充分授权,就是虽然获得部分授权,但却不敢自作主张。偶尔当前方工作推进到一定程度,最後要让最高层过目的那一刻,也就是很多事情要从头开始的时候了,因为他们对之前下头所做的一切都不太满意。由於替他或他们工作的人都不太敢自作主张,甚至提出建议也要胆战心惊,所以最高层一定要用很多时间和精力来消化相关信息,思考策略,作出决定。但问题是又有太多事情要等他们决策……。

当中枢运转不够及时,还来不及形成最终方向的时候,前方工作人员也就只能各自为政,暂时依照自己的惯性,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去局部回应问题了。更麻烦的是,由於太过害怕中枢,所以总是想着迎合上意,结果就会扭曲现实,把它修改成更符合整个体制固有逻辑,以及当前主导意识形态的模样,形成交到上面的参考材料和报告。这就是国情下的宁左勿右,一层层的汇报,也就是真实逐渐加码扭曲,少数异议被不断排除,合乎政治风向的主流共识更加巩固的过程。所以当中枢要拍板的时候,他们手上到底还能剩下多少消息是真实可靠?他们又还听得见多少不同的意见?加上过去将近十年,越来越内向的香港建制派同温层的形成(本地比较通情达理,也更加接地气的老一代建制派也在这十年逐步退场或者边缘化了),於是就有了眼前的完美风暴。

香港有很多人猜测,经历这一次区的震撼结果,说不定中央对港方针会有一个路线改变,甚至整个建制的洗牌。也许吧,但是我觉得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下面所有误判的,都要替自己找到一些可以开脱责任的理由,而这些理由都很合乎既定的意识形态路线,以及永远不会错的基本框架和思维角度。比如说我们已经见到的,去怀疑负责选举事务的公务员勾结反对派操纵选举结果,所以接下来该做的,就是清理港英遗留下来的,人心还没有回归的公务员队伍。更好的理由当然是美国等西方反华势力作恶,正好特朗普就在这时候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不只可以用来解说区选败选的责任,还能间接证明美国人在香港果然有非常大的布局。美国确实是想把香港当成一个对付中国的筹码和杠杆,但是我们都晓得要不是香港本身先有问题,否则美国是找不到这个空隙,香港人也不会有机会招引美国入局的。可还是有人会有办法,把事情解释成是美国人先下手为强,让本来不会遇到任何阻碍的《逃犯条例》修订「政治化」,才有今天的结果。

简单地讲,就算误判现实,也不表示原有的思路错误。它反而说明早被认定的对手,原来要比之前想的还厉害,居然在香港造成这麽大面积的洗脑,导致多数人站在错误的方向。可见不下更大的决心,不用更多的资源,是搞不定他们的。

——读者推荐

发文者:NCN 发布时间:12/02/2019 11:17:00 上午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周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