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武汉肺炎疫情民间系列报道六

2020年02月14日 18:11 PDF版 分享转发

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民生观察2020年2月13日消息】以下是发生在2月 12日的信息收集整理:2020年2月12日,官方数据湖北新增病例单日破万,新纳入临床诊断病例数为14840例,令人触目惊心。

三天前,市新冠防控指挥部紧急发布第12号通告,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和一级响应相关要求,决定自即日起在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小区实行封闭管理。对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或疑似患者所在楼栋单元必须严格进行封控管理。目前,除武汉实行封闭管理外,湖北乃至全国各地小区社区都开始采取封闭式管理,居民无故不得随便外出,单位工作人员凭出入证明进出,居民生活物资一律在网上采购,以免疫情进一步扩散蔓延。

1, 《一家五口感染新冠肺炎,求求大家救救我们,救救我一岁的宝宝》https://h5.qzone.qq.com/ugc/share?sid=&sharetag=95A6F75821E6E0F9BF679D39AF218BE4&bp7=&bp2=&bp1=&_wv=1&no_topbar=1&res_uin=330759557&appid=311&cellid=85fdb613da7f415e005f0700&subid=&g_ut=3&plg_dev=1&plg_usr=1&plg_auth=1&plg_nld=1&plg_uin=1&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我们一家五口,四个确诊,小板栗待确诊,我们无处可去,没有安排我们入院的一丁点信息。听着视频那头板栗爸爸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我流着泪赶紧挂上了电话;看见苍老的板栗外公,一天一天病情的加重,我埋怨自己没用;看见体弱多病的时候板栗外婆,一边偷偷流着泪,一边做饭;看看我自己,也觉得身体越来越没有活力;看见最近几天特别容易哭闹的小板栗,我知道病毒肯定在折磨他的身体,而他却不知表达。我们想进,得到应有的救治。最近两天,我听的最多的是,我会向上级反应,我已经报给组织,你慢慢等通知,但我眼前看到的都是无边的黑暗,因为已经有多少等在等待中逝去。有没有人能够帮帮我们一家呢?我相信组织的力量,作为一名党员我每天在学习强国里面呐喊,武汉必胜,相信党和政府能够救救我们,但我们真的等不了了。

2, 童之伟转发的求助信息:

a)我父亲出现症状已经11天了… https://m.weibo.cn/status/4471258189752584?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我父亲出现症状已经11天了,最近3天连着高烧39度不退,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呼吸已经有些困难,去医院拍片后,医生说基本属于冠状病毒,但医院没有病床收治,需找社区,社区回复了人数太多,必须排队等安排,家里还有常年和父亲一起生活的母亲、及我的儿子,家里条件有限,无法进行隔离。等社区太难了,在这里只能求助大家帮帮忙转发,能尽快找到求助通道,让父亲得到救治,也能对我们进行检测隔离,感恩好心人、感恩社会

家庭住址:武汉市硚口区华生城市广场南区B14栋一单元202。 联系电话:138 7129 8122胡菲 158 2711 6161徐丽华

b)姓名:年龄:86岁 所在城市:武汉 所在小区,社区:长丰区 患者时间2月12

病情描述:

患病者是我外婆,一直患有,,,心脑血管,心脏病,左手。2.8号开始发烧,食欲不振,今天于2.12号去武汉普爱医院做CT检查,确诊危重新肺炎患者!身体异常虚弱,无法进食!急需住院治疗!家里还有个弟弟,也被感染为轻型肺炎患者!已打120和社区救助,都说需要登记排队!恳请大家帮忙救救我外婆和弟弟,能否安排到住院床位!

c) 转发求助:两个确诊的武汉孩子,爸爸前两天因为新冠去世,妈妈新冠肺炎病危,现在姐姐情况也危急,弟弟目前还行······等不到通知去不了医院,家里吃的只有一两天了。父亲没了,母亲也不行了,如果两个孩子再得不到救治,一家四口就一个都不剩了。还请帮忙能不能空出两个床位,及时救治。年龄:男19岁,女23岁 地址:武汉冮岸区

3, 张展:《去武汉医院探访所思》

2月6日我去了人民医院,首义路社区医院、第七医院三家

本来想的是2月7日发出来自己的见闻,但没有想到2月6目晚,我的微信号就被永久封禁,2月7日新注册个号,微信号又很快被封闭了。晚上,我终于成功地将自己当天录的视频传到了youtubi上(https://youtube/EcDFRY2EXCc).

今天是2月8日,我注册新号,还是不能成功。遂想着以后去推特上说话。

我去了社区医院,门口两个警车。我问医生,我没有发热症状,但网上说有的人没有症状也可能是感染者,所以能不能给我做一个核酸检测。医生让我去门诊挂号。门诊门口已经排了五六个老人。我等了一会儿就轮到我了。医院听了我的叙述:“肺部灼热,不发烧不咳嗽,不乏力。”就给我两个单子让我去做检查。

我抽血化验的结果是CRP比一般的值高,我百度了一下,说明肺部有炎症。拍x片的结果是肺部纹理加粗,验证了抽血的结果。

我拿去问门诊,医生没有给我的情况定论。给我开点药让我回家,我说能不能做核酸检测?她说这级别不够,要x光片显示白色才可以做检测。我说肺部白色不是已经确诊了吗?还用做检测吗?她说他们社区一天只有40个试剂盒。不能给我这种情况用。

不过,我后来想,这个逻辑根本不对。因为传染病的防疫大于治病,既然是高度易传杂,就应该给所有怀疑“可能有”的人都检测,以排除证明这个人“不是”,好降低传染概率。但现在医院的逻辑是排除所有是患病的“可能性”,好弄准确“确诊”人数。

显然,这种情况下,虽然把“确诊”者的情况确定的很准确,但是把许多“未确诊病例”的携带者或者轻度感染者排除在外。这样,虽然治疗“精准”了,但是疫情无法得到控制。

我并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做“核算”检测而不满,我的意思是既然疫情这么难控制,为什么不尽可能地把可能感染者归入观察视线范围,而不是确诊。如果潜伏期也是可以通过试剂检测出来的话。

另一个问题是,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医疗资源为何还如此匮乏?给予许多的资金扶持为什么迟迟落不到位了?还有就是上面的信息是最匮乏的,在权利集中的情况下,基层医生就是面对许多情况,也无法发挥作用出来。

检查完。我不确定自己的感染到底是潜伏期的病毒感染,还是细菌感染。只是知道有炎症,但我检查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太舒服啊。只好自己分析想想自己前两天很劳累,嗓子不舒服,应该是细菌感染,自己也因为害怕而心理暗示,我想只有自己隔离几天了。

我拿着片子又去了第七医院。看看他们能不能做,不过刚到第七医院门口,看见一些环卫工人临时穿上防护服,我不知道他们做什么,以为他们是专门去医院打扫社圾。

进医院后,里面人满为患,大部分是老年人。床位是满的。我也没有敢细呆。我看见一个面色蜡黄的人被抬上救护车准送走。一个人问我什么情况,我说了自己的情况,他说你赶紧回家去,跑这里做什么。我说我想了解一下就医的情况,他说七院全部是感染者。

我穿过前面的门诊区,在中间看见了环卫工人,原来他们是来搬动氧气瓶这些物资的。我看到他们围着医疗垃圾箱走来走去。虽然穿着防护服,但是防护意比校松懈。后来我又去了发烧病房,没有能上到二楼,一楼里面是空的。看到有一个人在过道走来走去,我问说你是发热病人吗?她问你是谁,我说我是外地的,来看你们。她说我是发热,还没有定。我说你们是隔离的疑似吗?她说是的。

我走了几个房间,看见是空的,就退出来了,出来觉得浑身发热。我想起来圣经说,圣灵同在的时候,身上就热热的。我想起来那天去火神山医院,现场的民工也是,带着口罩,也在休息的时候脱下,而且工地上没有水,卫生很难保障。

如果这个体制的分配方式是:把最脏最累最危险的活能转移就转移给底层,而底层的卫生意识比较淡薄,对于信息也没有那么顺畅,当然是很容易感染的。我看到医生吃住都在酒店,警察在分发防护物资,但一线环洁工人是缺乏待遇的,但他们工作的危险性一点也不比警察低!

还是那句话,病毒不听威权的,他们按照自己最有利的方式快速野蛮的繁衍生长。有的人目空一切,认为自己可以控制世界,真的是这样吗?

微信封禁,若喜欢求转发。

4, 湖北作协主席:《武汉人都在恐惧中苦熬》https://mp.weixin.qq.com/s/jydzzTKbeTUr-UV0RojO2g

即使要隔离,也应该像昨天下的通知那样,及早地征召宾馆、体育馆等场馆。武汉现在号召“社区负责制”,但实际上社区做不到,因为防控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事,如果没有专业人士来负责,因此我认为实际上这是无效的。现在唯一可信的就是仪器,仪器在医院,当然就要奔向医院了。所以只能苦熬。

(2)、我的心是乱的,根本没法写作

我觉得现在武汉缺乏一种清晰而有力量的声音,在巨大的恐惧和困惑之下,所有的人都在猜疑和苦熬。如果有人得了病,他会不断回忆自己曾经与谁接触过导致自己被感染,长此以往,心理上肯定会出问题。

(3)、看见的听见的全是生离死别啊!

我很反感一种说法:“武汉按下了暂停键。”这是暂停键的问题吗?好像恢复了暂停键,一切就都恢复正常了似的。

5, 《扔学生东西,隔离工人,不让医生回小区》https://mp.weixin.qq.com/s/SaUWuQEdRRfT_XZgAVtsfQ

这是武汉一个大学的宿舍,在全体学生都在家的情况下,学校临时通知要征用学生宿舍作为临时的隔离区。既然要把宿舍腾出来,学校是怎么做的呢?首先,学校征得了学生的同意,告诉学生会征用。

但是直到新闻图片被曝光,学校也没跟学生告知全部的实情,之前说只会用“5栋”,但实际上全部征用。全部征用也没有关系,毕竟非常时期,要有非常的对策。其次,学生留在宿舍的个人物品怎么办呢?

武汉软件职业工程学校怎么样处理学生的个人物品呢?他们派了一些工作人员,把学生的东西都从柜子里面掏了出来,鞋子、衣服、书本、被褥、床单等等,都扔出来了。

这就是我们在网上看到的那张流传甚广的照片,学生的东西都一股脑扔下楼去,压根问也没问,就变成了一堆无法辨识的垃圾,任凭它们堆积成山。

火神山顺利建成,张元完成了他内心的使命,更重要的是,老天保佑他身体一切正常,可以回家了。但是,现实情况却让他无比心寒。驱车回家,张元在高速上跟县里报备了情况,但是被拦截,不让他下车,理由是他是从火神山来的,属于高危人群。要隔离。

隔离张元也接受,但是去哪呢?工作人员三缄其口,最后的最后,张元才知道,自己被带去同确诊患者以及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隔离在一起。

6, 《我与父亲之间只隔了一场瘟疫———一个普通武汉人的求生之路》杂谈文章https://bbs.tianya.cn/m/post-free-6119991-1.shtml?from=singlemessage

现在封城封路封车封村,让人待在家里自保。我问了一个救护人员,他又说,现在局势已经失控了,只能自生自灭了,不可能是新闻报道的四位数,至少七位数了。然后他聊他知道的一些事,其中说到一个是医院里的走道里死了三个都没人管,他有熟人当时正好在那里,这绝对是真事,不像新闻里报道的那样,当然医护人员的确忙不过来。听着都不寒而栗,傻子都知道,整个市里,大小医院人满为患,一床难求。设想一个医院300个患者,那么多医院,总计有多少?这还不包括那么多只能回家自生自灭的人。

想想都恐怖,我和二姐在2个小时内打了5次110,居然都打不通,而且一直没有回电,如果发生了大案特案,怎么办?最后,只能在不眠中睡着······.政府不管,医院不管,社区不管,只能让家属自己管。真的无能为力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命,本来就不值钱。(下午5:30)

7, 《一名65岁女性自武汉返回山西42天后确诊新冠肺炎》新闻报道https://m.toutiaocdn.com/i6791829166200193543/?app=news_article&timestamp=1581380006&req_id=2020021108132601001404707001BC0C17&group_id=6791829166200193543&wxshare_count=5&tt_from=weixin_moments&utm_source=weixin_moments&utm_medium=toutiao_android&utm_campaign=client_share&share_type=origina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pbid=6787571793763960331

2月9日,山西省晋中市卫健委官网通报了该市截至2月7日24时确诊病例生活就诊轨迹。晋中市卫健委通报称:病例22,女,65岁,现住址平遥县杜家庄乡苏家堡村。2019年12月25日乘飞机KY3004自武汉到太原,12月26日乘坐出租车到平遥。2020年1月1日乘坐私家车返回苏家堡村家中。2月3日由120接到县人民医院就诊。2月5日确诊。目前,截至2月9日24时,山西省11个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19例。其中晋中市32例,均来自平遥县。

8, 评论文章《上下楼邻居疑因同乘电梯被感染!广东疾控披露真实案例细节》http://m.3t99n2.cn/152660748/4980848jxqrdxnn1373272pogavbsg/3487/7983549661.php?arquvias=ejyomsqnnr&vgebnvhfsu=gwvqt&from=groupmessage

一名男士最近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但他并没有明显的外出接触史,也没有到往过农贸市场,他也很疑惑自己为什么会感染。随后的流行病学调查发现,他与另外一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很有可能因为同乘电梯感染。

广东疾控披露了一些真实案例

案例一 :男子确诊后, 发现发病前曾与其他病例同乘一辆大巴

最近住在某地一26岁的年轻小伙儿,于上周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疾控中心流行病学专家开展调查,顺藤摸瓜,竟然发现他在发病一周前与病例孙某同乘一辆大巴车,大巴车是从广州南站到某地,车程2小时。

案例二 :确诊男子与另一位确诊男子是楼上楼下邻居,怀疑同乘电梯感染

一名男士最近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但他并没有明显的外出接触史,也没有到往过农贸市场,他也很疑惑自己为什么会感染。随后的流行病学调查发现,他与另外一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很有可能因为同乘电梯感染。

如果有条件的情况下,要尽可能和别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在办公楼这样的公共场所,我们也要加强对来访人员的管理,要做好登记,还要做好体温等健康监测。

9. 评论文章《办万家宴的百步亭社区究竟是什么来头?》https://mp.weixin.qq.com/s/765km_c0GVjn-aZZmqxgFw

······于是,在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百步亭花园社区,就形成了这样一套体制,私有制企业、社区党委、社区管委会、社区居委会、社区物业公司、社区业主委员会居然全是一套人马。这个超级组织,既是企业又是党委又是政府又是自治组织又代表业主利益,堪称新一代的人民公社,只不过实际控制人不是人民而已。这个超级组织,有自己的立法权、行政权、警察权,关起门来自成体系,打开门来获得荣誉,可能真的是天下独此一家。

10. 《开工与控疫如何选择?》

苏州一家单位昨天(2月11日)提前开工,确诊一例,全单位的人上了一天班,家都回不去了,200多人自带被子,全部隔离······。

据扬子晚报报道,该企业为亚东工业(苏州)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2005年的纺织业公司,有员工1300多人。

11、评论文章《复工还是不复,是个难题》节选https://mp.weixin.qq.com/s/fIAjG4OjfYHZHdkpmS0KuA

因公司现金流问题,即日起兄弟连北京停止招生,同时员工全部遣散,上海、广州已相继独立运营,不再归属集团总部,可更换品牌正常开展业务。沈阳、西安校区业务、院校合作业务,相关负责人带领员工根据自身情况更换品牌可选择自行创业,自负盈亏,当前全国正处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中,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就是我们线下培训机构,政府已发通知,高校延迟开学,线下培训业务暂停,避免人员聚集,恢复时间根据疫情防控工作情况另行通知。这对资金储备少,包袱重、直亏损的兄弟连无疑是雪上加霜。

兄弟连是培训机构,我们可以盘算下,几乎所有需要人群聚集的产业,都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数字我都不想讨论,从1月23号到现在,这些行业损失的已经没法计算,也没必要计算。大的商家还能喊的出来,小的企业根本无声无息。。

12、评论文章《这才是真实的武汉》节选https://mp.weixin.qq.com/s/wWFUEBXrU9hSRnWHWCMG7Q

昨天所有媒体都在宣传,说世卫组织专家组已抵京,接下来的新闻就是,世卫专家组抵达中G的首要目标是向中方专家学习。

截止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新型冠状病毒到底是从哪来的,不知道疫情的拐点何时到来,真实的感染人数到底多少,请问我们的专家们到底要向世卫专家们传授什么经验!!写该报道的记者,你真该睁开眼睛看看,今天的武汉到底怎样的混乱不堪!!

早上我看到《环球时报》拍摄的武汉的真实画面,画面里是武汉一批被集中收治的确诊患者,被送往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过程。患者大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让几十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在武汉的寒夜里一等就是几个小时,导致患者情绪失控,又将不满倾泻给辛苦一天甚至连热饭都没来得及吃上一口的驾驶员。最后驾驶员将患者送到医院又没有任何医护人员来交接,致使携带病毒的老年患者在寒冷的冬夜里四处询问。这才是真实的武汉。

据武汉医护反映,疫情肆虐以来,各个医院的防护资源都是紧缺的。但自从武汉发公告说,“绕开红会的捐赠,凡涉嫌x将被处理”以来,看到医院的求援还是有民间力量因对红会的极其不信任直接把捐赠物资送到医院去,但悲哀的是医院L导怕处罚不敢接收物资,致使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们得不到物资补给,只能继续裸奔,继续前赴后继的倒下,继续在崩溃的边缘走钢丝······这才是真实的武汉。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