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共产主义黑皮书》:劳改大军

2018年05月14日 21:30  PDF版 分享到微信

文:尼古拉.韦尔特(Nicolas Werth) 来源: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部分 苏联的暴力、镇压和恐怖(30)

(编者按:《》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农民们只是在整个3月和4月才设法推迟了集体化。他们的行动并未促成一个拥有领导人和地区组织的中央抵抗运动团体建立。因过去10年中不断地被当局缴获,武器也供应不足。尽管如此,反抗仍难以被扑灭。

当局的镇压骇人听闻。到1930年3月底,在乌克兰西部边境“对反革命分子的扫荡”导致超过15,000人。从2月1日到3月15日的约40天里,乌克兰了26,000人,其中650人被立即处决。根据格别乌自己的记录,当年单单通过法院接到死刑判决的就有20,200人。

在对“反革命分子”进行镇压的同时,格别乌开始实施雅戈达的第44/21号指令。该指令要求逮捕第一类富农6万人。根据每天送到他手上的报告来判断,行动完全按计划进行。2月6日的首份报告提到,逮捕了15,985人;到2月9日,格别乌提到,25,245名富农已“从公众视线中消失”。2月15日的一份秘密报告(spetssvodka)提供了以下细节:“消灭的总人数现已达到64,589人,包括被秘密逮捕和在更大规模行动中被捕的个人。其中52,166人属第一类富农,在预备行动中被捕;12,423人则在更大规模行动中被捕。”短短几天内,就达成了第一类富农6万人这个目标数字。

实际上,富农代表的只是一群“从公众视线中消失”的人。各处的地方格别乌特工都趁机清除他们县的“社会危险分子”,其中有“旧政权的警官”、“白军军官”、“牧师”、“修女”、“乡村工匠”、前“店主”、“农村知识界成员”以及“其他人”。1930年2月15日的报告,详述了同被清除的第一类富农一起被捕的其他个人的类别。在该报告的底部,雅戈达写道:“东北部和列宁格勒的那些地区都没有领会命令,或者至少假装没有领会。必须迫使他们领会。我们现在不是要清除这一地区的宗教领袖、店主和‘其他人’。如果他们写的是‘其他人’,那就意味着他们甚至不知道逮捕的是谁。将来会有充足时间来除掉店主和宗教领袖的。我们现在努力要做的,就是淘汰富农和富农反革命分子,从而击中问题的要害。”甚至今天都不可能说出,“被清除”的“第一类富农”中,有多少人实际上被处决,因为没有可得的数字。

毫无疑问,“第一类富农”是被移送营的首批囚犯中主要的一部分。到1930年夏季,格别乌已建立此类的庞大网路。索洛维茨基群岛上最古老的监狱群在白海岸边持续扩张,从卡累利阿直到阿尔汉格尔斯克。4万多名囚犯修建了凯姆–乌赫塔(Kem-Ukhta)公路,从而促进了大部分木材生产。这种生产用于从阿尔汉格尔斯克出口。扣留近4万名其他囚犯的北部集中营群,在乌斯特(Ust)、西索尔科(Sysolk)和皮纽格(Pinyug)之间,着手建造了一条200英里的铁路线,并在乌斯特、西索尔科和乌赫塔(Ukhta)之间,修建了一条相同长度的公路。东部集中营中的15,000名囚犯,是修建博古恰钦斯克铁路(Boguchachinsk Railway)唯一的来源。扣留约两万名囚犯的维切拉(Vichera)第四集中营群,为在乌拉尔建造别列兹尼基(Berezniki)大型化工厂提供了力。最后,关押著8万人的集中营,为建造托木斯克–叶尼塞斯克铁路(Tomsk-Eniseisk Railway)和库兹涅茨克(Kuznetsk)冶金中心,提供了劳动力。

从1928年底到1930年夏的一年半时间里,格别乌集中营的强制性劳工增加了两倍多,从4万增至约14万。对强制性劳工的成功使用,刺激政府以类似规模处理更多的工程。1930年6月,政府决定建造一条超过150英里长的运河,把波罗的海和白海连接起来,其中大部分穿过花岗岩地质。在缺乏必要技术和机械的情况下,据计算,完成这项任务需要12.5万名劳动力。他们仅仅使用镐、铲斗和独轮手推车。这样一支劳动力大军是前所未有的。但在1930年夏,去富农化达到顶峰时,当局恰恰有了那种多余的劳动力可供使用。

事实上,作为富农被流放的人数量非常庞大——到1930年底超过70万人,到1931年底则超过180万人,以至为应对这一过程而设计的框架都不可能维持下去了。第二或第三类富农中的多数人,是在几乎完全混乱的临时性行动中被放逐。这往往导致一种前所未有的“遗弃式流放”现象。尽管此计划本是最大限度地利用强制劳动,来开发该国荒凉但富含自然资源的地区,但放逐行动却没有为当局提供任何经济利益。

放逐第二类富农始于1930年2月的第一周。根据政治局批准的一项计划,有6万个家庭要被放逐,作为第一阶段的一部分。该阶段将持续到4月底。北部地区要接收45,000个家庭;乌拉尔要接收15,000个家庭。不过,早在2月16日,斯大林就给西西伯利亚地区党委第一书记罗伯特.埃克(Robert Eikhe)发电报称:“西伯利亚和哈萨克斯坦声称不准备接收被放逐者,这是不可原谅的!西伯利亚必须从现在到4月底前接收15,000个家庭。”埃克在回复时,把安置预定被放逐者所花费用的估计值发给莫斯科。他估计该数字为4千万卢布。这是一笔他当然从未收到过的款项。#(待续)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