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革命的真相 第61章(5)道德沦丧

2018年06月27日 7:50 评论 PDF版 二维码分享

二十世纪的革命带给中国的一大灾难是道德沦丧。首先是中共道德沦丧。东欧巨变后,共产阵营灭亡,时代结束,绝大多数共产党自行消亡,中共成了共产党、共产制度和共产学说的最后代表。这时的中共已是富人党,以中共元老为代表的“红色家族”掌握中国经济命脉,总值千亿美元计,在西方国家为子女和私产安排了后路,大多数成员拥有外国居留权、永久居留权甚至外国公民身分。中国的群体以共党员为主体,约三分之二私营企业家有党政背景,约五分之一的企业家曾是党政领导,多数企业家获中共任命为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官方办各种协会会员。[28] 商人为了生意加入共产党,不是因为信仰,而是为了获得官商勾结的好处。学生们加入共产党也与信仰无关,因为共产党控制垄断着公务员职位,很多职位以共产党员身分为录取、升迁的条件之一,大学生为了职位,待遇,为了分享现行政治体制的好处而入党,于是大学生中的共产党员数量不断膨胀。美国学者林培瑞(Perry Link)评论说:“中国从大学生到富翁都为了自己,或为了赚钱而要求加入共产党。奇怪的是,他们还保留‘为人民服务’,‘’等理想主义的空话。”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二十一世纪的们不相信党的宗旨是必然的,而且这不是坏事。马克思主义,即共产主义学说的主要诉求是消灭私有制,暴力剥夺富人的财产与生命,暴力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经过所谓改革开放,中共党员们成为富有阶层,党政军高层已经变身为中共宣传语汇中的大资产阶级、官僚资产阶级,已经变身为共产革命宣传中的革命对象。作为最富有的阶层,“消灭私有制”、剥夺富人的话他们说不出口了。新一代中共领导层对世界潮流有着清醒的认识,他们中的多数人将子女安排到了西方世界,“暴力摧毁旧世界、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共产学说信条他们也说不出口了。这时的各级党代会,人大、政协已经成了富人俱乐部。中共为了私产安全,推出了《物权法》,宣布私产不容侵犯。如果继续喊消灭、剥夺的地主阶级、官僚资产阶级的口号,那革命的对象应该是共产党自己了。新一代中共领袖们自己也经历了毛时代的残酷阶级斗争,有些人还是整肃运动的受害者。苏维埃时代的“打土豪分田地”口号,他们喊不出口了,毛时代的阶级斗争口号他们喊不出口了。他们清楚共产革命的血腥和灾难性,清楚共产学说的空想和荒谬性质。老一代共产党人的口号他们都喊不出口了。共产党员们一面获取利益,一面称自己“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最根本利益”,一面攫取着财富,一面声称自己是无产阶级,一面安排家人子女移民西方,为自己准备好外国护照,一面声称要推翻资本主义制度。

2013年,访华的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与中国网民进行了在线交流。有中国大陆网民问俄罗斯财产申报问题,俄总理介绍说,俄罗斯通过了一个很重要的关于公务员公开申报财产法律,要求公务员申报他的开支,收入和开支要平衡,如果不相符就有问题。公务员没有权利在外国拥有资产,包括股份,而且他要关闭在外国银行的账户,因为这些官员要制定国家经济政策,所以一定要跟自己的经济一起分担风险。作为俄罗斯国家领导人,梅德韦杰夫带头公布了个人的财产。然而,外界期望的中共新领导层通过强制官员公示财产制度迟迟不能推出。原因很简单:中共高层、人大、政协成员们大都拥有难以公布的惊人财富。花费和财富惊人的共产党人在精神上必然道德沦丧。据《南华早报》报导,一位中纪委官员约谈一批广东省官员后披露,他所约谈的每个官员都拥有惊人财产。这位纪委官员发出党内警告称,披露官员财产会引发民愤,可能引发社会动荡。根据维基解密透露,中国政府官员在瑞士银行UBS有5000多个个人账户,九成中共中央委员亲属移民海外,其中持双重国籍者逾800万。中国社科院《中国惩治和预防腐败重大对策研究》显示,4000多名贪官外逃,外逃资金平均每年约100亿美元。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知道错了改弦易辙,放弃错误的宗旨,对犯下罪恶认罪,道歉,谢罪,是一个人、一个党的基本道德。新一代共产党人非常清楚党的罪恶,但他们不能谢罪,甚至不能道歉。因为,他们清楚自己的党是从罪恶中一路走来的。如果讲谢罪,那杀人夺财的 “打土豪、分田地”应当谢罪、镇压反革命应当谢罪、就剥夺私有财产的所谓社会主义改造谢罪,反右运动应当谢罪,制大饥荒谢罪应当谢罪,大搞“阶级斗争”应当谢罪,文革应当谢罪,那谢罪就没个完,统治面临垮台。作为新一代 “土豪”、新一代的地主资产阶级群体,共产党人不能谢罪,也不能放弃共产革命宗旨,只能自欺欺人地坚称自己代表无产阶级,称自己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坚持“消灭私有制”的共产口号。他们明明知道所推行的是资本主义,却称自己的资本主义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们花费着出卖全国土地的钱财,却坚称土地是公有的。他们声称要依法行事,鼓吹社会和谐,却拒绝放弃暴力消灭私有制、暴力剥夺私有财产的共产信条,在开大会时继续唱“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英特纳雄耐尔(共产主义)一定要实现”。在反文明、反进步和反人类的共产信条已被全世界唾弃的时代,中共致力于“维稳”、守成,维护中共和毛泽东的形象,维护毛泽东留给他们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这种党员不相信党的宗旨,把入党、在党当作找个好职位的敲门砖,当作升官发财跳板,全体党员说一套作一套的情况显示,共产党主义已经穷途末路,共产党人已经成为最虚伪和道德最为沦丧的群体。

在认错与改正错误方面,国民党比中共强了许多。国民党的前身同盟会、光复会也曾诉诸暴力,拒绝改良,国民党也曾一党独裁。但国民党人有反省的素质,会道歉,会悔过,会放弃被证明是错误和灾难性的信条,会追随进步潮流,能够主动融入进步潮流。国民党不需要改党名。宋教仁缔造国民党时取“服务国民”之意,名称本来就没有暴力、剥夺之意。国民党人对下野不那么恐惧。孙中山、蒋介石、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白崇禧、张学良等国民党人都曾下野。在成立后就公布了实现宪政的时间表,一直有作在野党的准备。谁都知道,靠收党费与“党员月捐”根本养不了庞大的党机关。党众大都是为了利益来投。自广州国民政府时代起,国民党开始在政府财政中开支党务经费。南京国民政府继续这一作法,规定国民党代行国民大会职权,享受政府财政拨款,实行“以国养党”。抗战后期,民主宪政运动高涨,国民党作出了实施宪政、还政于民的承诺,开始筹划“以党养党、党费自筹”。为下台作准备,国民党早早建立了党库。1945年5月,国民党六全第十六次会议根据以前党费自给失败的经验,决定创办党营事业、党营企业以养党,通过了由陈果夫主导的《关于筹措党费之决议案》。其中规定:运用党费基金创办各种事业,以巩固党的经济基础,以期党费自给。从此,国民党开始办党营企业赚钱养党。在国民党中央财务委员会的经营之下,党营企业迅速发展,取得了良好的经营业绩。例如,恒大公司1948年收益高达8000亿元。[29]  1950年代,台湾国民党政府规定垄断性行业的公司必须有一定比例的官股,国民党党营事业携手水泥业的辜振甫、信托业的辜濂松、纺织业的徐有庠、塑料业的王永庆等民间财团,投资石化、水泥等行业实现了党产迅速增值。1971年6月,国民党成立了第一家控股公司——中央投资公司,以民营企业的身份参与设立石化中游工厂。在“十项建设”中,国民党党营事业通过投资石化等建设项目进一步扩张,[30]  使台湾在私人资本与国营、省营与县市营的公有企业之外,存在着既非公营,也非私营的庞大国民党党营企业。在一党专制体制下,国民党党营事业不可避免地存在“无偿占用”、“廉价租用”、“低价买进”、“政府预算补贴党营事业”、“党政合资办具有特许、独占、垄断性质的企业”、侵占国库、权力寻租和腐败等等劣迹。尽管如此,国民党通过早早停止从国库拿钱,切实地为放弃一党专制,向多党制过渡作着准备。在伟人蒋经国带领下,国民党放弃独裁,融入宪政,随时准备作在野党。随着反对党的出现,国库拿钱养党不再可能。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与国民党不同,共产党要求永远当权,声言要“红色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代表富人的共产党不可能再号召暴力剥夺富人了,但却坚持意味暴力剥夺富人财产的共产党之名。在二十一世纪,越来越多的人为了利益加入,中共党员人数正向亿级迈进。庞大共产党不受制约,不断扩张规模,寄生于国库,吞噬国民财富,要求永远执政,不容反对党出现,决心将一党独裁坚持到永远。共产革命最蛊惑人心的口号是扫除剥削压迫,造福穷人。在二十一世纪谁都清楚,革命并未扫除剥削压迫,也未造福穷人,只是换了共产党人当富人,国人的贫富差距不是更小,而是更大了。如果说穷人的日子比革命前好了,那不是因为革命,而是拜了科技进步之赐。在没有发生暴力革命的资本主义国家,穷人生活的改善更大。中共建国前打社会主义改造旗号将百姓私产充公,变成所谓全民公产,后三十年又以改革开放的名义把全民公产化为私有,让红色家族变身巨富,这就是共产革命。

革命还导致全民精神堕落。中共在新中国前三十年间实施愚民洗脑,以及各种血腥政治运动摧毁绝国人的传统道德根基,将国人变成仇恨狂,斗争狂,摧毁了国人的道德心,同情心,爱心。改革开放三十间,中共为维护统治需要,推动极端自利和享乐主义。如今,官场功利,学校功利,医院功利,甚至清静的寺庙也不能幸免。在官场,官员们只关心自己的升迁,不关心政府债务,不关心环境代价。他们中很多人已经是“裸官”,家人财产早已转移国外,获取了外国居留权,准备捞完最后一把移民,哪怕离开后洪水滔天。在学校,教授、学生急功近利,以权力金钱衡量成功与否。耶鲁大学校长小贝诺施密德特在耶鲁大学学报上撰文指出:“中国的大学以为课程多,老师多,学生多,校舍多标志大学成功。知名大学通过政府或下属机构排名让自己跻身世界百强。学者退休的意义就是告别糊口的讲台,极少数人对自己的专业还有兴趣,除非有利可图。他们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事业。校长的退休与官员的退休完全一样,他们忙着在退休前利用自己权势为子女谋好出路。民国时期的教育家灿若星海,新中国没有一个教育家。他们把经济上的成功当成教育的成功,引以为傲,这是人类文明史最大的笑话。” 中科院腐败堕落,社科院腐败堕落,北大清华腐败堕落,知识精英们钻入钱眼,名校热办“总裁班”、“精英班”、“领导干部班”,收天价学费贩卖“硕士”、“博士”、“MBA”、“EMBA”头衔,教授变身老板,忙于要项目、接受赞助,男生不堪压榨自杀者有之,女生陪睡拿学位者有之。在医院,医生挖取病人钱财,以度医疗赚钱是公开的秘密。此外,黑心食品,黑心产品无处不在,防不胜防。在英国慈善援助基金会(Charities Aid Foundation)公布的“世界奉献指数”(World Giving Index)排名榜上,中国人长期名列最后(台湾名列第35名),是世界上最自私,最无善心的群体。经过六十年的共产统治,中国人物欲横流,纸醉金迷,只崇拜权力、金钱,与革命前相比,人民丧失了太多的善良、淳朴、信仰,和人情礼仪。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