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悲欢世界》序二 :劳动教养不是良法,应该取消

2019年04月16日 17:40 PDF版 分享转发

作者:戴春、吴越

有人说过一句名言:“人的一生,活的就是心情。”这话一点儿不假,而心情的好坏,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悲、欢”。请试想一下:人世间,不论年龄大小、地位高低、财富多少……每时每刻,无不沉陷于“悲、欢”之中。而且往往是悲中有欢、欢中有悲,悲欢交错、互为依存、互为因果。

本书就是通过一个特殊群体几十年来各种人物的悲欢经历的横剖面解析,再现了人生中悲欢事件的因果关系,又一次阐述了人世间亘古不灭的因果定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一九四九年领导中国人民改朝换代建立了新,发动了几次声势巨大的镇反、三反五反、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使得国内的政治形势趋于稳定;又出兵朝鲜协助朝鲜人民打败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国,从而树立了中国屹立于世界之林的形象。

就在国内外形势一片大好之时,以毛泽东为首的领导集团做出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战略决策。为了这个战略任务的顺利执行,就要扫清道路上的一切障碍。

障碍之一,是社会上的不安定因素,也就是扰乱社会治安的流氓盗窃分子;障碍之二,就是被认为是“反党反政府”的“右派”、在旧社会担任过各种职务的“历史反革命”、对党的政策路线持怀疑态度的“思想反动分子”。当时的中国已经有了一些法律,政府也声称要“依法办事”,而这些人依照“法律”却是不够判刑条件的。这时高层领导就想起了苏联。中国自成立以来一直以苏联为学习的榜样,在执法和人权上自然也要向苏联看齐。依照苏联的先例,照猫画虎地出台了一个《条例》,把这些所谓的“障碍”一股脑儿“扫”进了公安局下属的单位——以各种“河、湖”为名的

因为“劳动教养”无法可依,所以那些初步涉足于“劳教”管理工作的干部只能依照“劳改管理法则”来管理这些未经法律程序而被剥夺了人身自由的人们。更加之上层领导路线渐渐左倾,干部们为了自保和升官,只有对这些“阶级敌人”倍加摧残,才能尽显他们的阶级立场的坚定度。所以演绎了本书所要阐述的这个特殊群体几十年间从社会各个角落集中到一起开始善恶大争斗的故事。

他们把道貌岸然的和行为猥琐的小偷儿流氓混合在一起生活劳动,通过相互影响,相互传染,最后一些知识分子为了适应环境学会了打架斗殴、玩弄女人、偷盗公私财物,而一些大字不识一箩筐的人们却染上了对社会现实不满、发牢骚讲怪话的“思想反动”痼疾。在那个特殊环境中,他们“穷掐恶咬”,极尽整人之能事,做出了令人发指的恶事。但也有人身在逆境中却极力行善积德,为自己的晚年积得了善果;而那些行恶积怨的人,到了晚年,无不遭遇恶疾缠身、穷困潦倒、断子绝孙、损财殒命。

这些笔者亲历的事件,形形色色,都有生活原型可据;桩桩件件,无不寓意于“悲欢”二字之中。故而此书命名为《悲欢世界》三部曲。

全书强调的是“真实”二字。既不为官员的“尊贵”而涂脂抹粉,也不为囚犯的“卑贱”而落井下石。我们无所顾忌,不遵循什么“政策方针”而桎梏自己,反映的只是曾经出现过的历史和现实社会的真实面貌。我们只想归还文学的“镜子”功能,而绝不拿它当作什么“阶级斗争”的工具。

本书第一部《磨砺》,描写的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从北京各个角落集中到公安局和劳改农场的“劳动教养人员”被教养之初的生活。他们从一个社会“公民”沦落到“准劳改人员”,是如何适应那个恶劣的环境的。在中国社会大变革之中,他们又是怎样度过的呢?他们各自向自己人生定位的目标行进的轨迹,又是怎样的呢?这本书会给您一个很好的答案。

本书第二部《扭曲》,是阐述这些在劳改农场经过“重体力劳动磨砺、高强度思想改造”和抗旱备荒“大饥饿”中活过来的人们,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的“文化大革命”之初,是什么原故被发配到万里之遥的新疆,加入了有大批劳改人员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队伍。他们在世界闻名的塔里木大沙漠边缘,在无人的罗布泊地区“人与人斗、人与兽斗、人与天斗、人与地斗”地生活了十几年。经历了大小无数的“人为的”,每天只有盐和面条的艰苦生活,铺天盖地的沙尘风暴……却在这里创造了世界闻名的“百里砖铺公路”,完成了艰难的国道修筑任务。他们在这荒无人迹的地方生活着,产生了无数爱恨交织的故事:搞对象、打野猪、打黄羊、套兔子、沙漠深处探险……;各种名目繁多的政治运动,整人的花样和为洁身自好而自杀献身的悲烈情景。故事委婉曲折、扣人心弦,令人观之悲愤欲绝,给读者献出一幅“善恶、真伪、爱恨”交织的画卷。

本书第三部《浮沉》中几位主要人物的命运发生了变化,尤其是打倒“四人帮”之后的八九十年代,坚持自己信念不变的人们得到了社会和老天爷的眷顾。他们在步入中年后期或晚年,在科技界作出了惊人的成绩。有的成为中科院院士,有的成为“863”课题研究员,在为国争光的岗位上做出不朽的贡献。那些经年作恶的人们,则步入了恶性循环的境地,一切不祥之兆都落在他们的身上,使他们的晚年凄惨悲凉,不寿而亡。

本书的结局,警示人们一定要心怀善意、行求善果。尽管是在令人窒息的逆境之中,只要保持自己的善行善心,就能得到善果。即便是半途放下“屠刀”的人,也会得到上天的宽宥和人们的谅解,能够在安定中终其一生,并求得良心上的慰籍。

总之,笔者举其一生的经历以为对后人的警示,只求得众人把一句话深记心中,那就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的一句老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必定要报!”

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心满意足地瞑目了。

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对得起那些在艰苦卓绝的旅途中悲惨地死去而看不到光明、得不到欢乐的“同窗”们了。

我们两个,都曾经因为受到劳动教养的惩治而滞留劳改农场二十多年。有道是“入宝山不能空手而回”,我们为此而付出了一生中最有作为的五分之一时间,根据我们的观察和反思,又用了整整十年时间写出了这部180万字的“煌煌巨著”,目的只想告诉你、告诉他:劳动教养,不是良法,应该取消!

如果通过我们所叙述的故事,打动了您的心,支持我们的看法,我们就成功了,也算“不虚度这二十多年千金难买的光阴”。

谢谢您的阅读!

戴春、吴越        2005年国庆节
返回目录:《悲欢世界》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