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关怀莫过朝中事》

2016年10月28日 19:28  PDF版 分享到微信

《关怀莫过朝中事》为辛子陵即将出版的文集。

辛子陵_网路图片

来源:希望之声  (记者梁路思报道)正在召开的六中全会今日结束,中共体制内学者辛子陵在即将出版的文集《关怀莫过朝中事》新书的自序中披露,被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在国防大学安插的黑手控制、软禁5年多的细节内幕。他透露,调查组在调查他的过程中,曾碰了一鼻子灰。

辛子陵10月27日独家投稿给《》,名为《自序—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为即将出版的文集《关怀莫过朝中事》, 先引述《美国之音》2011年5月18日的报道:2011年3月29日,中共北京市常委张同生和海淀区纪委领导人以及国防大学政治部副主任洪晓东,下午3点在青龙桥干休所会议室与辛子陵谈话,对他宣布要“立案审查”。审查要持续三个月到半年。从此,辛子陵开始被软禁的生活。

辛子陵在文中形容,自此之后,一个规格高得不相称的调查组前往科技部对他进行调查,包括中宣部、公安部、安全部、北京市纪委和国防大学参加。他们动员听过辛子陵讲话的中共老干部揭发,像是要抓出一个反党集团来,老干部们的回答是:我们都同意辛子陵的讲话,他对形势的分析是正确的。如果你们认为有什么错误,请提出来,我们可以辩论。调查组碰了一鼻子灰,黯然离去。   

随后,在同年的6月5日,张同生宣布撤销专案组,改为谈话组。辛子陵表示,实际上是找不出他的“政治错误”,但却要继续对他实行软禁。直到习办(办公室)关照解决他的养老安居问题,国防大学才落实政策,给他分配房屋。辛子陵之后于2016年4月26日离开国防大学校部,迁往国防大学第二干休所。才算摆脱了曾庆红在国防大学的黑手的控制。软禁时间为5年零28天。

辛子陵在文中透露被软禁细节,我的软禁生活很特别,主要是不许我外出参加集会和演讲,在校园散步有两个战士(中共军人)跟着,但始终没有抄电脑封网。他认为,是因为有(这是胡温的暗中保护)。而18大以后,他认为习近平给了他广阔的政治空间,他可以在境外发表文章,甚至可以接受外媒的电话采访。2014年6月30日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被捕后,外媒《美国之音》第一个访问的就是辛子陵。

辛子陵透露,这些年,他做了一些无关升官发财,甘冒政治风险的事情。但其实我什么也不做,跟着主旋律走,可以安度晚年。我图什么?为什么犯傻?让人有些不解。他用前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李锐赠写的条幅形容自己,条幅上写的是田家英的诗句:关怀莫过朝中事,袖手难为壁上观。辛子陵把这两个条幅挂在书房,也成了他的灵魂,并慨叹:“‘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我被软禁五年,时也,命也,好像有历史的必然性。

辛子陵在序中回顾我干的六件傻事,包括撰文批评中宣部邀功的理论成果《六个为什么》。指这无异打了刘云山的脸;在 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踌躇满志,在重庆建造巨型毛像、发起唱红打黑的时候,2009年12月27日,他在一次集会上批了薄熙来。

辛子陵表示,他很幸运,在他批评刘云山时,胡温(中共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前国家总理温家宝)没有照顾刘云山的面子,把他逼到海外去,而是逼他(刘云山)收回了《六个为什么》,还出台保护私有制、发展民企的政策,坚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

辛子陵表示,他多年奔走呼号,建议解决权贵贪腐集团问题,受到曾庆红帮派的迫害,但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首的改革派,开始反贪打虎,着手解决中共体制内权贵贪腐集团问题并对我进行了保护,这给了我极大地鼓舞和安慰。

文中最后写到,我做的一些傻事得到中央(习近平)的理解和认同,所以老夫痴心不改,这部书稿的内容,仍是关怀莫过朝中事

分享到微信

分享页面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