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杜斌新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 再曝马三家肉刑证人

2013年04月13日 5:01 PDF版 分享转发

“马三家教养院”是建在一片坟墓上的劳教所。被劳教的女人说,“下面小鬼住的是阳间,我们这些女人住的是地下的阴间。阴间和阳间混合住在一起。我们就是住在小鬼头上的女人。”(网络图片)

【2013年04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清综合报导) 自马三家惨绝人寰的反人类酷刑被大陆媒体掀开冰山一角,引发轰动之际,《纽约时报》签约摄影师杜斌将推出长为99分钟的口述记录片,再一次将这座“人间地狱”的罪恶曝光于世人面前。

杜斌形容,“马三家教养院”内群魔乱舞,鬼魅魍魉,是建在一片坟墓上的劳教所。新记录片就叫《小鬼头上的女人》。被劳教的女人说,“下面小鬼住的是阳间,我们这些女人住的是地下的阴间。阴间和阳间混合住在一起。我们就是住在小鬼头上的女人。”

与《LENS视觉》杂志长文滤掉了核心重点--法轮功不同,这个即将推出的记录片不再回避这个问题,并清晰的描述了十位受访者的肉刑折磨。

杜斌:这是中国特色的初级阶段的反人类的战争

杜斌在口述记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完成之际写道:“当我面对这些被劳教的女人——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咀嚼后吐掉的不是女人的女人——的时候,我屏住了呼吸。 ”

“我能做的,是让三脚架站得更稳些。是让摄像机以最深的景深去看。是让收音的话筒以最充足的动力去听。”

“这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反人类的战争:这些被劳教的女人,讲述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如何超负荷制造出口到境外的商品、如何超负荷制造保家卫国的部队的军服、如何超负荷制造最后不知道跑到谁的腰包里了的利润。”

“这些被劳教的女人,讲述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如何用抻刑、十字吊、悬空挂、老虎凳等酷刑对待反迫害的女人、用子宫扩张器插进女人的嘴里强行灌食数月、以死人床将束缚的女人扒光衣服像死人一样躺着灌食躺着睡去躺着大便躺着醒来躺着数月不洗澡躺着撒尿躺着数月不刷牙躺着阴道炎、用电棍放电来击打乳房和生殖器官以及用电棍插进阴道里电击。”

“这些被劳教的女人,讲述了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为何要一边撒大便一边吃食物、为何二十多岁的姑娘和三、四十岁的女人会长达十个月不来例假、为何要被剥夺生理周期以及大、小便的排泄……”

杜斌说,:“应该是在2004年左右,那会儿可以使用动态网,无界浏览,可以浏览外面的信-息的时候,我在上面看到了反映里面的事的文字。当时看了,其实说实话,2-004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九年了,再回头去看,重新看那些文章的时候,还是感觉很震惊。-比方说像牙刷,电击乳房,电击阴道。”

杜斌采访过多名法轮功学员 感受特别不同

《纽约时报》签约摄影师杜斌在这部记录片里,讲述了“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如何用抻刑、-十字吊、悬空挂、老虎凳等酷刑,对待反迫害的女人。其中,接受杜斌采访的访民刘华告诉-他,法轮功学员亲口告诉她,2000年的时候有18名女学员被送到男牢被-强奸。

海外组织曾经报导,2000年10月,马三家劳教所的警察,将18位坚持修炼不转-化的女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他们强奸,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其他人致残。

新唐人采访杜斌:“为什么这么做?这么做的原因就是要摧垮她们的意志,让她们转化。因为转化了,-劳教所就能得到奖励。”

杜斌:“觉得这些学员给我一个最深的印象是,他们在里面受迫害,他们谈起来受迫害的时-候,他们还是心平气和,感觉就在谈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一样。这一点让我非常惊讶。我-也说不清楚这种感觉。就感觉她好像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和她的人已经分离开了一样。”

其中有个法轮功学员谈及自己受到酷刑时,濒临极限的感受。杜斌:“讲那个抻刑,她说,那个胳膊、腿被抻到极限的时候,就感觉到胳膊要断了,但是-又没有断,浑身的剧痛。就像孙悟空在太上老君的炼人炉里一样。她说当时我就闭着眼睛,在念我师父跟我说的一句话,叫‘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她就一直念着八个字,念着念着,她就突然感觉到身体不再那么痛了。”

杜斌认为,《 Lens 视觉》杂志揭露“马三家”的文章,还是努力回避了一些比较敏感的东西。但是,还是让中-国国内不能“”的群众感到震惊。

《美联社》4月9日报导说,《 Lens视觉》杂志对“马三家劳教所”的虐待报告,跟法轮功精神运动成员十年前作出的-投诉相吻合。法轮功学员称“马三家”是政府镇压法轮功最暴力的“强迫洗脑中心”。

法轮功学员刘霞:嘴里流血 阴道里流血……血牢

杜斌披露了57岁的法轮功学员刘霞的遭遇:“酷暑被捂着棉被,在烈日下长时间奔跑;酷寒被逼穿单衣,在冰雪上长时间蹲坐;被关禁闭室,大小便,有时长达半年不给卫生纸……嘴里流血,阴道里流血……血牢。”

其实,在与习近平阵营关系匪浅的大陆传媒旗下《LENS视觉》杂志2013年4月号抛出的长达2万字的独立调查报告中,文中披露的主线人物之一的沈阳铁西区市民盖凤珍就曾揭露过被同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所受的酷刑。

据明慧网2011年12月12日报导:一位因上访告状两次被劫持进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沈阳铁西区市民盖凤珍,向外界揭露说:马三家劳教所里的“小号”都是关法轮功和上访人员的,分成几个房间关押。小号的房间没有窗户和门,连透气的地方都没有,我待了一个月零七天的小号。在小号里见到法轮功学员受酷刑折磨。

“2008年9月9日或10日的晚9点半后,我去厕所的路上,亲眼看见管教对两个法轮功学员施加酷刑。管教把她们打得死去活来,惨叫声令人心悸。六个男管教队长在打一名张姓法轮功学员时,用棉签、夹子往私处捅,捅小便处,不让她们大小便。最后把人打得不行了。”

“六个戴白色手套的男子把尸体抬走,但这个人的姓名无人知道。我们几个被劳教人员都看见他们把人抬走了。其中有马三家劳教所公安处的处长。”

“我们看见管教在劳教所后面的楼下埋了什么东西,第二天我们看见在同一个地方他们挖出埋葬的血衣,一看是被劳教人员穿的校服。我们后来告到城郊检察院,带着检察官去指证,但检察院和马三家都不承认这件事。”

劳教所酷刑受害者的主体是法轮功学员

美联社4月9日的报导称,Lens杂志对马三家劳教所的虐待报告跟法轮功精神运动成员十年前向国际社会作出的投诉相吻合。法轮功学员说,马三家是迫害法轮功最残暴的强制洗脑中心。

自从1999年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嫉,决定迫害法轮功,并在中共里设立”六一零”办公室以来,从上到下的国家机器都被利用来打压法轮功。为了实现“转化率”,劳教所、拘留所、和各种名目的洗脑中心不断接到的“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对法轮功可以不依据法律”、“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等一道道来自最高权力者的命令,以及不遗余力地“转化”法轮功学员,将带来的金钱的奖励、平步青云的仕途诱惑,让那些劳教所的警察变成了人间炼狱中的魔鬼。

据维基百科的数据,法轮功学员在现今中国所有良心犯中所占比例最大。不计算监狱、拘留所,中国340间劳教所关押的至少25万人当中,约50%以上是法轮功学员,经联合国记录在案的中国酷刑和虐待指控案例中,66%是法轮功学员。

马三家因迫害法轮功起家 大批学员被虐杀

马三家是靠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起家的。位于沈阳市于洪区的马三家教养院,1999年以前连年亏损,连电费都缴不上。1999年10月,原来的马三家教养院立即成立了女二所,隶属中共司法部管辖,是专门用来非法关押、“重点转化”坚定信仰的女法轮功学员的强化洗脑场所。女二所的任务,还包括取得和总结转化洗脑“经验”,然后向全国推广。

中共司法部曾拨专款100万元给马三家扩充“环境”,中共“六一零”头子、刘京等曾多次来此指挥迫害。前罗干曾多次给马三家指示并亲自蹲点,命令加大迫害法轮功的力度。

2002年,迫害法轮功的另一代表人物薄熙来,一当上辽宁省省长,便下令新建扩建了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龙山教养院、沈新劳教所等;2003年,薄熙来批准投资10亿元在辽宁省进行监狱扩大规模的改造工程,仅在马三家一地就耗资5亿多元,建成中国第一座监狱城,占地2000亩,兴建马三家女子劳教所。

辽宁省司法厅高级官员曾在马三家劳教所解教大会上说:“对付法轮功的财政投入已超过了一场战争的经费。”迫害期间,辽宁省成为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

“人间地狱”马三家劳教所臭名昭著的酷刑和折磨手段,在过去的十几年时间里却成了全国各地劳教所纷纷效仿的“榜样”。除了酷刑外,而对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成为马三家普遍使用的迫害手段,并被传至全国各地的劳教所,强奸、轮奸等恶性事件频发,大批法轮功学员被虐杀。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