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中国禁闻

“建三江案”秘密二次开庭(图)

备受各界瞩目的“案”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在建三江前进镇开庭。庭审过程中,当局公、检、法紧密勾结,联合违法,三天庭审下来,当事人性命安全得不到保障,律师人身安全也遭威胁。

在这种情况下,四当事人(法轮功学 员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和八位辩护律师在庭审现场还是尽最大努力还原真相,把从“黑龙江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青龙山黑监狱)非法拘禁公 民,到“建三江事件”中四律师共被打折二十四根肋骨,再到“建三江案”中四人被关押至今非法开庭的整个过程中,当局违法性逐一列出,再次引发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关注。

建三江当局为此非常恼火,更是怕继续下去其违法犯罪的行径会被越来越多的曝光。新年伊始,建三江当局不通知代理律师和家属,于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秘密二次开庭,“庭审秀”整个过程不足三个小时,最后以“择日宣判”草草收场。

在庭上,当局欺骗四名当事人,谎说:上次庭审过程中,律师违反法庭纪律,并且他们主动退出案件,这次都不来给你们辩护了。还欺骗突破重重阻力到法庭的石孟文家属说:你们请的律师都不合法,已无代理此案的资格。

四位当事法轮功学员不知当局在其中捣鬼,虽然他们当时已遭受了近九个月的冤狱折磨,依然正气十足的进行了自我辩护。四人均坚定的表示:按“真、善、忍”做好 人,不仅没触犯任何,更是毫无罪错,建三江当局必须无条件放他们回家。四人还表示:虽然律师和家属没能到现场,但是只要他们都安全就好。非常感谢一直 以来律师们的勇敢付出,正义人士们的持续关注,家属亲友们的无私守候。

四位法轮功学员中,石孟文被非法关押在建三江农垦看守所,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至今,近十个月的冤狱折磨已使他们身心憔悴,期间家属要求会见和送生活用品均被拒绝。

面对非法庭审 律师愤然退案

在 上月的第一次非法庭审的头一天,建三江最低气温零下三十几度,石孟文着单衣、穿拖鞋被押入前进法庭。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三人每天要返回车程四、五个小 时三百多公里之远的佳木斯市看守所。庭审第二天一早刚到前进法庭,三人就已经疲惫至极,李桂芳和孟繁荔需靠静点输液维持生命。第二天晚上,三人已是头晕目 眩、意识不清。第三天,孟繁荔已无力坐起来,一路躺着去的,心脏区非常疼痛,血压升高到180mmHg.孟繁荔返回到佳木斯看守所后,夜里不能睡觉,看守 所的狱医都非常害怕出人命。

律师指出庭审期间建三江农垦公安局至少有四点违法,包括以“安保”名义安排约三十个警察对律师们寸步不离跟踪、盯梢;在前往建三江前进法庭途中设置多道关卡、无辜盘查骚扰,进法庭被要求接受安检;控制重要证人,不让出庭等。

律师指出庭审期间建三江农垦区检察院至少有两点违法,包括出庭公诉人的组成不合法,起诉书上只载明刘爱因一名检察员,出庭的公诉人却是三人;公诉人当庭随意更改起诉书,且隐匿了重要证据。

律师指出庭审期间建三江农垦法院至少有十一点违法,包括合议庭的组成不合法、开庭地点不合法;庭审期间,旁听法警向公诉人传递纸条,严重违反法庭纪律,很明显公诉人在接受庭外指挥、操控,八律师要求合议庭责令公诉人当庭作出说明,审判长王敬军置之不理等。

庭 审的第二天,八律师曾就庭审期间当局的违法行径向当地检察院和纪检委反映情况、举报控告。建三江农垦区检察院对律师唱“空城计”,纪检委等部门也是相互推 诿,律师看到当局就是想耍无赖强行枉判四当事人。于是,庭审第三天下午四点多钟,石孟文、李桂芳和王燕欣的六位代理律师当庭与当事人解除代理协议,以退出 案件的方式向当局抗议并阻止非法庭审的继续。王燕欣的代理律师王全璋和刘连贺,因怕当局利用安排好的所谓“法援律师”顶替他们,事先早与王燕欣签了永远不 解除代理关系的协议。因此王燕欣的两位代理律师继续辩护,没想到后来竟被法庭非法扣押几个小时。当时已在法庭外面的六位律师非常担心,试图进去找人,被法 庭门口头戴钢盔、手执盾牌的武警阻挡。一直到晚上八点多两位律师才获得自由,王全璋律师的电脑、手机被扣留,刘连贺律师的U盘被扣留。当局后来竟无理取消 了王全璋和刘连贺律师的辩护资格。

二十日,“建三江案”副审法官张雪峰(手机:18644009132)给家属发短信,告知案件在审理过程 中辩护人不再继续代理,十五日内家属需重新委托代理人办理相关手续,逾期视为放弃委托辩护人的权利。还在短信告诉家属:你也可以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前向 法院申请由法院指定辩护人,有事请与我们联系。

重签代理协议 到建三江农垦法院递交手续遭粗暴拒绝

第一次非法 庭审结束后,八律师将控告书、举报信分别寄给最高院、最高检、黑龙江省高院、黑龙江省检、黑龙江省农垦区中级法院等部门。建三江农垦法院试图为四位法轮功 学员指派“听话”的当地援助律师,四当事人和家属通过在法庭现场及几天来的亲身经历,真实见证了建三江当局的无法无天,坚决要求原先代理律师继续为他们代 理,不想用当局指定的律师。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石孟文、李桂芳和孟繁荔的代理律师分别到看守所会见了他们,办理了新的代理委托手续。 下午三点多,律师们又赶到建三江农垦法院,准备递交委托书。六位代案律师和一位陪同的律师共七人前往建三江农垦法院,两道门岗均无人值班,经过门禁。他们 刚走进刑庭会议室,刚就座不久,从外面闯入四个法警,大声嚷嚷着让律师到门口登记,法警甚至强行把律师们拖拽、推搡出法院。警号为231511的法警动手 强拽蔺其磊律师。

当律师们拿出律师证登记后,有一个法警还恶狠狠地说:“你们还要拿身份证,把你们的包存起来让我们安检。”律师们据理回应 说:“你这是违法的,我们拿出律师证登记就可以了。”当律师拒绝法警无理要求后,对方随即非常恼怒说:“你们要这样你们赶快出去。”随后就强行将律师赶到 门外。

律师们给此前曾接待过他们的法院刑庭庭长王敬军打电话,对方不接,办公室电话也无人接听。由于当地法院四点下班,律师们此行在法院的刁难下没有结果,只好决定邮寄委托书。律师们当晚准备乘火车连夜赶往哈尔滨,发觉至少有二个便衣跟着律师进站。

跨年日律师到省城控告 要求改变管辖范围

二 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七位律师连夜奔赴黑龙江省城哈尔滨,为法轮功学员冤案申诉,他们前往黑龙江省高法、省检、省人大、省农垦中级法院、省检农垦区分 院等部门,控告建三江公检法在“建三江案”开庭中的严重违法行径,并要求此案改变管辖范围,由黑龙江高级法院重新审理,控告书还要求罢免此案的审判长。

上 午他们先来到黑龙江省高院,找了纪检、监察、信访等部门都没有人,高院的法警表示会将举报材料投到他们的举报箱去。然后律师一行到达黑龙江省检察院的举报 中心接待大厅,他们进行填表,完成必要手续,但一直到十一点三十五分黑龙江省检察院接待窗口都拒绝接受递交的材料。随即律师们离开,联系预约了下午两点去 检察院农垦区分院办理相关事宜。

下午一点四十五分,律师来到省检农垦区分院,控申处胡处长认真看过律师们的控告材料,表示会依法转处,并询问了“建三江案”庭审的相关情况,表示有结果会与律师联系,并给律师留下控申处的办公电话。

接 着律师又来到省农垦中级法院,纪检监察无人,立案庭王庭长(女,电话0451-55193128)接待了王宇和袭祥栋律师。过程中表示,会调查控告的有关 情况,如属实会依法处理,对于律师提出的管辖权异议问题,王庭长说会向领导汇报,如果律师的要求合理合法,会予以考虑。

最后,律师们来到黑龙江省人大,准备找内务司法委员会提交书面控告材料,值班武警说没有权限联系领导。律师们接着来到信访接待处,门紧闭无人,值班武警说领导两点半就放假走人了。

律师们完成了控告举动后,搭乘当晚的飞机离开哈尔滨。

律师再次介入遭拒 举横幅上访——“我要辩护权”

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建三江当局突然指使十余个便衣围堵石孟文父母家,其中一人无意中说漏:“建三江案”将于一月八日再次开庭。

四 当事人家属闻此消息非常震惊,因为他们和律师都未接到任何通知。六日,家属致电法院院长付文电话无人接听,副院长孟庆祝说:不归我主管。副院长李清说:问 我问错了。致电“建三江案”主审法官王敬军,手机关机,办公座机无人接听。“建三江案”副审法官张雪峰,说:不清楚,我不是张雪峰,打5791310.再 打此号无人接听。

石孟文的姐姐石秀英准备亲自去建三江法院问问,当局指使治安员贴身跟踪围堵不得前往。家属看出当局要公开耍流氓,再次“无法无天”!

律师从家属那听闻此消息也十分吃惊,王宇和张维玉律师七日连忙赶到看守所准备会见当事人遭拒绝,七日到建三江、八日到哈尔滨举横幅上访,向当局要辩护权。

七 日上午,王宇和张维玉律师前去看守所接见。佳木斯看守所拿出建三江法院的通知函,称王全璋、刘连贺、王宇、陈智勇、蔺其磊、张维玉六律师在王燕欣、李桂 芳、孟繁荔案件中当庭拒绝为当事人辩护,已经丧失本案辩护资格,不得安排六律师的会见。二律师指出,法院信函不符合事实,王全璋、刘连贺律师是被审判长违 法剥夺辩护资格,其余律师不是拒绝辩护,是解除委托关系。事后,当事人认为,原来的律师给他们辩护更合适,强烈要求再委托原来律师辩护,原律师又与当事人 重新建立委托关系,符合法律规定。同时,律师指出,法院无权指示看守所拒绝律师会见,看守所也无权以法院信函侵犯律师会见权。

律师找到佳木斯看守所驻所检察室主任郎以彬,其称四十八小时安排。律师表明事情紧急,要求抓紧解决,次日建三江法院还要开庭,双方互留手机号码后离开检察室。据悉,当时建三江农垦法院已告知四当事人:八日上午九点半开庭,不允许请律师,自己辩护。

律 师们离开佳木斯看守所,就启程前往建三江。下午快四点,王宇和张维玉律师终于赶到三江农垦法院,被告知:“建三江案”主审法官王敬军在开会,让等。律师拒 绝被查验身份证,在安检区域等王敬军。法警却说律师进入法院需要查验律师证和身份证,检察官也查工作证,身份证。后法警又说,如果查验完身份证,还要进行 人身安检。同时告诉律师,王敬军不可能出来到这接待他们,律师在交涉无果后离开,并在建三江农垦法院门口拉开横幅“我要辩护权”。

律师随后前往建三江农垦检察院,希望反映有关问题,但检察院工作人员已下班。两位律师再在检察院门前举横幅要求保障律师辩护权。

二 律师再次连夜赶往哈尔滨,八日分别到省人大、省检、省检农垦区分院、省农垦中级法院、省高法交涉,并打开横幅——“我要辩护权”。在省人大内务司法委员 会,王宇律师向侯主任、于处长介绍了案件的来龙去脉。在黑龙江省检察院农垦区分院,王宇律师在控申反映了今天建三江当局没有通知律师即开庭的情况,递交辩 护人对违法开庭的抗议书。要求了解上月三十一日来此反映问题的处理结果。得到的答复是已经转公诉,但公诉处俩人都不在。

律师还到省高法递交了相关文字材料。

秘密二次开庭 石孟文家属被十几人围堵在家中不得前往

建三江当局不通知家属和律师,八日上午在建三江前进镇强行开庭。当事人之一石孟文多位家人准备前往,被当局众多“保镖”强行堵截,只有石孟文的女儿和前妻冲破重重阻力进入法庭。

石孟文的哥哥石孟昌夫妇住在父母家照顾瘫痪的老父亲,家门口白天有十六人人堵截,晚上有八人死守。时有三、四个警察到场,还有石孟昌所在单位工业公司和农场干部数人进行检查。

八日上午八点多,赶往建三江前进农场法庭的石孟文的女儿和前妻,出建三江城过了第一道卡后再无消息。两人的手机都处于开机状态,但没有人接听。

石 孟文的八十多岁老父亲、老母亲、哥哥石孟昌、嫂子韩淑娟四人,准备前往旁听,被十六个建三江七星农场治安员排成数排挡住出口。老父亲坐在轮椅上,老母亲站 在凳子上,努力要从他们头上爬过去也没能成功。不久,建三江七星农场赵以军(15046440808)等四警察赶来参与围堵。二零零零年石孟昌去北京上访 后被拘押在建三江拘留所时,赵以军竟把石孟昌殴打完后踩进便桶里。石家人今天一眼认出赵以军,当面揭露,赵听后,灰溜溜的不见了踪影。

九点左右,石孟文的姐姐石秀英要去旁听,被建三江多个治安员围堵在家中,僵持到十点多。围堵人员说现在已经过了开庭的时间,去也进不去了。围堵人员一直在门洞里,楼下也有人员看守。

四当事人不畏强权 磨难中依然想着他人

去 年的三月二十日,包括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四人在内的七位法轮功学员,与四位提供法律援助的维权律师、江天勇、和张俊杰,前往青龙山 黑监狱交涉,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石孟昌、韩淑娟、蒋欣波。十一人于次日一早被强行绑架,四维权律师被戴黑头套和酷刑折磨,共被打断二十四根肋 骨,其中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致生命垂危。该事件引起国际舆论和社会各界的关注。

其中石孟文、王燕欣、李桂芳和孟繁荔四人一直被非法关押至今,近十个月的冤狱折磨,他们依旧坚定正信,处处为他人着想。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当局不通知律师和家属,秘密二次开庭。四当事人一到法庭看到律师和家属没来,他们还想着:只要律师们和家属们都安全就好。

三 月末石孟文刚刚被绑架时,曾和律师一同被关押在建三江七星拘留所内,但彼此不能见面。当时律师们遭受当局的酷刑折磨,压力非常大。一天,一位律师被提审从 石孟文所在的号门前经过,突然听到石孟文的声音——他在给身边的人讲述他们被抓的真实情况。律师感到莫大的鼓舞,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还能听到正义的声 音。石孟文还用自己的钱给当时身无分文的律师买水,律师知道后更是感慨:法轮功学员在危难中依旧想着他人。

王燕欣在上月十七日开庭中,当庭 表示不恨任何一个公检法人员,还主动向建三江垦区检察院刘爱因表示感谢。因王燕欣没有直系亲属,请律师有困难,她委托刘爱因才与律师联系上(刘爱因不是主 动帮助联系律师的,他误认为王燕欣让他联系的是家属)。过程中虽然充满坎坷,但毕竟最后还是请到了律师。王燕欣当庭陈述这一过程时,一旁的八位律师也感慨 万千,也向刘爱因表示感谢。

李桂芳今年已六十多岁了,在三月末遭绑架时曾被建三江警察扇耳光,面对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年纪的打手,李桂芳无怨无恨。一次,一个警察又要施暴,李桂芳真诚的告诉他这样做对他自己不好,这个警察就真的停止了迫害。

孟繁荔曾一度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在身体稍微恢复的情况下,她给体弱多病的姐姐捎出话,大意是劝姐姐一定要保重,一定不要害怕,一定要相信妹妹今天做的都是最正的事。

“真、善、忍”的精神跨越国界 欧洲议会议员关注

二 零一五年一月七日,欧洲议会委员会议员克劳斯-讷(Klaus Buchner)先生透过自己的脸书,对黑龙江省建三江当局迫害法轮功学员及其辩护律师的“建三江事件”进行了强烈的谴责。针对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建三江 农垦法院企图以走过场式的荒唐庭审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的行径,他已经书面同当局进行了交涉,并强烈要求保证法轮功学员及其辩护律师的人身自由与安全。

布 赫讷议员以“聚焦中国”为标题在脸书上写道:“法轮功学员因为他们的信仰而受到的迫害与关押。他们的辩护律师甚至会被关押一段时间,期间还受到酷 刑折磨。必须保护法轮功学员应享有的、中国明文规定的信仰自由。”同时,他还将建三江事件中被关押的七位法轮功学员和八位维权律师的照片发到了脸书 上,希望能够引起更多关注。

来源:明慧网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刘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