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中共对朝制裁动真格 不禁原油留生机?

2017年09月24日 9:38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作者:文山

中国输往朝鲜的原油,主要来自于大庆油田。一般先通过铁路运输到丹东,再通过管道输送到朝鲜新义州的炼油基地。

周五夜间,中国商务部、海关总署发布公告,限制向朝鲜液化气及精炼产品。值得注意的是,公告并没有对原油贸易进行任何限制。与此同时,目前平壤汽油价格已经是年初的一倍。

这份题为“商务部、海关总署关于执行国安理会2375号决议的公告”的文件当时时间周五(9月22日)夜间20:56分出现在中国商务部的官方网站上,并且宣布公告内容自9月23日零时起开始执行。

该文件的主要内容是颁布对朝石油产品出口限制的细则,从而切实贯彻9月11日通过的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公告规定,全面禁止从朝鲜进口纺织品;凝析油、液化天然气立刻禁止出口至朝鲜;而精炼石油产品的出口限制措施,则从10月1日起执行。公告宣布,当联合国各成员国对朝鲜出口精炼石油制品总额接近联合国制裁决议所规定的上限时,中国政府将颁布当年度的精炼石油产品对朝出口禁令;公告还指出,即便在上限达到之前,精炼石油产品的出口对象也不得是安理会制裁范围之内的个人或实体,而且必须与朝鲜核计划、弹道导弹计划等制裁决议所禁止的活动无关;出口精炼石油产品仅限于朝鲜国民民生之目的。同时,继续禁止对朝鲜出口航空燃料。

根据美国当局掌握的数据,朝鲜每年大约进口850万桶石油产品(约合128万吨),其中约一半为原油,另一半则为汽油、柴油等炼制产品。安理会2375号决议规定,自2017年10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联合国各成员国对朝鲜出口精炼石油产品不超过50万桶(合6万吨);自2018年1月1日起,每年对朝鲜出口精炼石油产品不超过200万桶(合24万吨)。

北京方面曾经多次强调,朝鲜半岛无核化和中国利益高度相关。在担忧半岛发生核战的同时,中国也担心平壤政权崩溃,这会导致大量朝鲜难民涌向中国,而美军也很可能就此推进到边境。正是出于这样的战略考量,中国一方面执行联合国对朝制裁决议,另一方面也尝试给朝鲜留有一线生机。最新的制裁决议就应中国要求而删去了美方一度坚持的完全石油禁运条款。

根据美国驻联合国使团提供的数字,北京每年向朝鲜提供400万桶原油,450万桶精炼石油产品,比如汽油和柴油。

平壤汽油涨价

法新社报道称,在国际制裁日益严厉的背景之下,平壤汽油零售价格在两个月内约20%,比年初价格翻了一倍。

朝鲜汽油销售以“公斤”为计价单位,而不是较为通行的“升”,而且零售消费者必须以美元等硬通货支付。平壤一家加油站员工对法新社表示,周五汽油价格还是每公斤1.9美元,周六已经是2美元,并认为价格还会进一步上涨。今年1月,每公斤汽油价格不到1美元。

一升汽油的重量约为0.77公斤,因此平壤目前的汽油价格约等于每公斤1.54美元。

今年4月,国际制裁力度尚未加强之时,朝鲜汽油就开始涨价。朝鲜问题专家、韩国延世大学教授鲁乐汉(John Delury)表示,当时预期一旦中国加入制裁,朝鲜的燃油价格还会继续上涨。因此平壤政府试图通过“提前涨价”的方法,来提前消化制裁可能带来的阵痛。另外,制裁针对的主要对象朝鲜军方可能已经提前有所准备,充实能源库存。

法新社驻平壤记者观察到,现在朝鲜首都的道路交通明显没有年初时那么繁忙。不过特朗普推特上有关“朝鲜加油站前排起长龙”的说法并未得到证实。

不停原油留一线生机?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商务部的制裁执行公告中,特别指出了出口限制不包含原油。而根据安理会第2375号制裁决议,联合国所有会员国在决议生效后“任何12个月期间向朝鲜、出售或转让的原油量,不得超过本决议通过前12个月内会员国供应、出售或转让的数量”。

一些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是朝鲜的最主要石油来源。根据《纽约时报》今年9月初的报道,全长约30公里、穿越中朝边境的“友谊”原油输送管道近半个世纪以来一直是朝鲜的经济命脉;不过,几年前,中国就停止向外界公布向朝鲜输送原油的数据。因此,这条管道目前究竟运输了多少原油并没有确切的数字。

如果中国只限制成品油出口、而不对原油供应进行限制,理论上朝鲜依然有可能将原油加工炼制成汽油、煤油、柴油等精炼产品。

朝鲜炼油能力低下

据负责该管道运营的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2015年公布的消息,通过该管道运输的石油维持在每年52万吨。该公司还在其官方网站上透露,这条中国目前唯一的对外出口输道之终点是朝鲜新义州油库,从该油库到附近的炼油厂还铺设有一段输送管道。而据中国石化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介绍,这座名为“烽火炼油厂”的原油精炼设施,也是由中方在70年代负责援助建设的。

另据《中国能源报》2013年的一篇报道,除了烽火炼油厂,朝鲜还在靠近俄罗斯边境的罗先地区拥有另一座名为“胜利”的大型炼油厂,与俄罗斯铁路系统连接,主要加工来自俄罗斯的原油,其炼油加工能力为每年200万吨。不过,胜利炼油厂已经在2009年停产。一度有消息称,中国以及蒙古的企业有意投资朝鲜陈旧的炼油厂,改善其炼油生产能力,但是随后并没有与之相关的公开消息。

日本财经媒体《日经新闻报》日前亦分析指出,虽然朝鲜国内有炼油厂,能对进口的原油进行加工制造用于军事目的的汽油等石油精炼品;但是其石油精炼品产量有限,因此“肯定会对其军事活动产生影响”。

此外,中国方面可能还会因为一些工程技术原因而无法中断对朝鲜的原油供应。根据中石油集团几名工程师2011年撰写的一篇题为“中国-朝鲜原油管道中方段流动性评价”的论文,如果中断输送,原油中的蜡会堆积起来,堵塞管道;论文建议,为保证管道运输安全,夏季停止输送的时间不能超过八个小时,冬季不能超过两个小时。另一篇论文则指出,这条40余年历史的陈旧管道已经处于事故多发期,,存在易燃、易爆以及易腐蚀、有毒、易泄漏等巨大风险,成为丹东和鸭绿江的安全隐患。一些专业人士甚至认为,这条管道的安全输油量下限应为每年60万吨。中石油集团还曾经于2015年4月初在丹东输油站首次组织鸭绿江水上油品回收应急演练,以应对中朝友谊输油管道在鸭绿江底发生泄漏的风险。

来源:德国之声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