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习近平十九大内阁重组 “不拘一格”

2017年10月13日 16:57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会期四天的七中全会,不但是十九大的前奏曲,且将为十九大定调。有观点认为,“中共领导层的结构”早已定版,开会不过是走过场,而“钦定”的中委以上的成员,必然展开习近平的“纲略”,破格的级跳中习家军“继往开来”。

按照中共党代会的一贯步骤,最后一次全会(七中全会或更多),“基本任务是为即将召开的党代会定调”,除了相关议程、“行部署和协调”,还将“对最后的人事问题进行协调”。

习近平“不拘一格”提拔模式显示的是其控权手段

在中共十八大前的一般性惯例中,中共官员的晋升往往是先期获得中委成员的资格,然后再出任与之相对应的官场职位。而习王反腐在对“自然规律”的打破中,形成一种逆袭模式。习近平的旧部、心腹、亲信乘势上位。先期占据了本应由中委或政治局出任的职位。

在自然更替中,原中共首任环保部长周生贤在要到龄时调任中共人大,其腾出的职位立即被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占据。“不到3年之内从正厅级跳到掌舵部委的职位”,这当中离不开习近平的同窗,中共现任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陈希的帮助。陈希在清华就一手提携陈

习近平心腹之一的蔡奇,在2014年3月还是副部级,习近平在成立“国安委”时,将其调任为办公室专职副主任后,跻身正部级。然后在2016年10月,蔡奇名正言顺出任北京市委副、副、代市长、翌年转正,盯对将要退休的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

“既不是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也不是中央候补委员”的蔡奇在市长职位上干了4个月,习近平要郭金龙走人,蔡奇出任书记,同时,陈吉林跟进出任“代理市长”。

习家军占领北京的方式果然与众不同。

蔡奇在十九大,将跳过“中候补”“中委”,直接进入政治局没有丝毫悬念。而陈吉林跳过“候补”成为中委也几乎铁定。当然,他们会被选举产生。

与蔡奇仕途路径相仿的还有,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中纪委副书记李书磊,还有更多的例证显示,习近平亲信陈希在中共组织部门中为习近平安插人马到最高权力,比如,连中候补都不是的、执掌一二把手的是西藏区党委书记吴英杰和西藏主席齐扎拉,在2012年时分别担任西藏党委副书记和拉萨市委书记,吴英杰2016年9月升任书记,齐扎拉今年1月才做到西藏自治区主席。

阿波罗评论员窦祈新认为,但这并非习近平“打破常规”用人规律,而是中共权斗以及反腐中“一石二鸟”的必然,当然也有朝中无人的“天时”因素。也显示了习近平牢牢掌控中共高层的人事大权,在强硬的政治手段中“为所欲为”。

习近平的“先入为主”,让其亲信先出任本应由中委或政治局委员担任的要职,使他们直接成为金字塔权力结构中的一员,这本身就是“人治”中的必然,习近平的用人思路展开来看,是整个中共派系逐步消失的同时,习派崛起。

金字塔结构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常委与习近平集权

阿波罗评论员窦祈新指出,中共作为一个最严密且带有帮会性质的政党,权力架构方式是金字塔结构,而“党代会”是将各香主、副香主、舵主、分舵主以及骨干召集起来听令的同时、让他们拍手称快,再行拥护一番。至于谁出任帮主、副帮主以及帮会的主要成员,以及今后在各个码头的施为、掠夺、收取保护费等等“议事纲要”,开会只是过场,“七中全会上走过场”,“十九大上继续走过场”,但议题实质上中共金字塔结构中的“更小的集团”早已拍板。

依据中共的“党规”,党代会过场之后,“职权由党代会转移到中央委员会,再转移到中央政治局,最后转移到中央政治局常委会”。

中共十八大“党内橡皮图章”的所谓选举,产生了205人的中委名单。五个寒冬过去,其中的99人已退休或即将退休,再加之反腐的“重创”,多达21人将失去资格,中央委员会“系统升级”,填补空缺已是必然。而政治局随之也差不多另行组建,常委的变动也要更替。

中央委员会的成员除了最高领导人、中直机构国务院组成部门“正部级”主要负责人,军队正大军区主要领导、还涵括了31个省级行政区的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人。而十八大候补中委还有171人。

中共政治局的架构是在此基础上“选出”所谓精英,25名政治局委员包括中共人大、国务院、政协、军委、中央部门头目以及四个直辖市、广东、新疆的书记。而中共常委为金字塔顶层,一般从政治局委员中产生。

“小组治国”不是金字塔结构中的派生物

除了上述架构,习近平上台后还成立了多个“小组”,在中共中央18个中字头小组中,习近平兼了多个组长,包括财经、深改、网络、军改,但实际上还不包括诸如“钓鱼岛应变小组”组长这样的组长。

习近平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绕过江泽民为分胡锦涛权力,制造的“九龙治水、各管一摊”。江泽民这一招就把胡锦涛从总书记变成了常委会召集人。

大陆搜狐2013年5月就曾刊文,“小组”如何治大国?文章称,“小组”是中共党政系统中常规治理方式之外的补充,并在特定时期拥有跨部门的协调权力。

何清涟2014年3月20日在其博客中认为,“小组”在中共政治中的功能,包括“内部事权的政治手段”

如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多维网今年1月27日的文章归纳为:“所有小组事实上集成中国政治运作的最高权力机构”。而另有专家认为“小组治国机制会继续,因为小组是集权的工具。”显示这是习近平另一种集权方式:“实际权力能够更好地集中到最高领导人的手里”。

事实上无论何种方式,看似“集体领导”的金字塔解构的最顶端,集中在习近平一人之上。外界几乎一致认为习近平五年的各种集权方式是成功的,否则,习家军人马不可能从容上位。

来源:阿波罗网欧阳理明报道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