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川震十周年 中共定“感恩日”引发不满

2018年05月11日 11:44 PDF版 分享转发

汶川地震遗址(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汶川遗址(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记者/主持人:岳文骁

5月12日是四川地震10周年,但这一天刚被当地命名为“感恩日”,引发中国的鄙夷,他们认为,那场地震造成了大量伤亡,政府应该在这个日子纪念遇难者。外界认为,将丧事当喜事办,是防止将愤怒之火烧向

《纽约时报中文网》5月10日报导说,那场发生于2008年5月12日的7.9级地震导致至少6万9千人丧生,其中包括数千名因教室倒塌丧生的儿童。虽然政府花费大量资金进行重建,但地震多发地区建筑质量糟糕的学校倒塌,仍然象征着政府的冷漠,也让整个国家心碎。

但在近日,汶川县官员宣布5月12日为“感恩日”,官方媒体的描述称,遭受毁坏程度最重的灾区现在“漂亮整洁的楼房”到处可见。那里的人最常挂嘴边的就是他们对从政府那里获得的“涌泉之恩”的亏欠之情。

《北京晚报》5月7日的报导这样描述,“汶川地震十周年之际,记者重返震区,到处可见漂亮整洁的楼房耸立,也在青山绿水间感受到震区群众的感恩之心。”报导还附上系列明显意在打动人心的“感人”画面。

同时,一条响应官方宣传的“今日头条”的帖子在网上广泛传播,称地震受难者感受到来自全国各地汇聚于此的“大爱”,以及各界的“涌泉之恩”,云云。

这引发了中国网民的强烈反弹,他们在微博上表达了对政府将事态向正向扭转心怀疑虑。

有网民说,“正常人都知道,这天大地震死了好几万人,你给命名为‘感恩日’”,“感恩什么?”“叫纪念日不行?”“挂在嘴边的感恩是最虚伪的感恩。”有人则建议改用“地震遇难者日”、“苦难日”,甚至是“厚颜无耻日”。

一位网民抨击这种重新包装地震周年纪念的做法“仍然不见丝毫反思与追责”。这条评论被删除。

还有微博用户表示:“明明是大丧事,非要办成大喜事。”

事实上,许多网民发现,官方的这些应景的“感恩”举动,与中共在历次灾难事故发生后将丧事当喜事办一样,也与当年汶川突发地震,八万同胞被活埋,死难的学童超过七千之际,一些来自官方和帮闲文人的“表演”同出一辙。

时,灾民要追查真相,超级帮闲文人余秋雨就出来“含泪劝告”灾民不要破坏了他所谓的“动人气氛”。

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当时在《齐鲁晚报》发表了一首后来遭人唾骂的词,全文是“天灾难避死何求,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在汶川地震三周年时,曾组织编排了大型音乐舞蹈史诗来纪念地震,这台盛大演出就叫做《因为有了──爱在汶川》。当局让民众感恩的对象很明确,就是领导一切的共产党。

《纽约时报中文网》报导援引一些批评人士称,中共政府的表述使其能够转移地震后出现的公众不满情绪。在这个敏感的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宣传当局经常指示国家新闻媒体“以新的方法来阐述悲剧”,以便预先防止对“政治和体制上的失败”的反思。

家长追寻工程真相 当局高压维稳

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发生时,豆腐渣校舍倒塌造成师生严重死伤,其中绵竹市的富新二小教学楼倒塌,致126名学生死亡。多名家长10年来坚持申诉、上访都没有结果,不少人因此患上忧郁症。

香港《明报》5月7日采访了富新二小上访家长的“带头人”桑军,他坦言,他们只是要还孩子一个公道,搞清楚到底是不是豆腐渣工程、谁应该负责、谁应该法办,才能解开他们10年来的心结。

据悉,地震发生后不久,家属向政府陈情,要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是后来的高压维稳令家属失去信心。

就在4月21日,桑军与另一名家长打算到北京上访,到河南郑州转车时,即被当地官员强制带回四川,“我们用身分证买火车票,他们就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到哪个站下车”。

他们也曾找过律师,甚至把很多资料原件给了一名上海的律师,但是对方后来联络不上,数据也无法取回。

中共政府方面则一直否认这是人祸,并归因于地震烈度太强。同时,当局拒绝并严厉对待那些对地震涉豆腐渣工程问题的民间调查者。

四川作家于2009年2月,起草题为《5.12学生档案》的倡议书,呼吁民间对汶川大地震遇难学生校舍工程质量进行调查。但同年3月28日就被成都市公安拘捕,并于2010年2月9日被成都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谭作人有期徒刑5年,2014年3月27日谭作人刑满释放。

谭作人2016年11月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表示,为受难者发声,如果在一个正常的国家,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正常行为。只是这个国家非常奇葩了,所有人看到正确的事,都不敢去做,整个社会缺少良心缺少勇气,这也导致这个政权所有坏的东西能坚持下去。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李心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