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邓家驸马爷们 (高新)

2018年06月13日 22:54  PDF版 分享到微信

笔者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民间舆论抨击吴小晖岳父张宏曾疯狂贱卖国家宝贵战略资》已经介绍到了笔者二十多年前是第一个在海外报刊杂志上发表揭露张宏大发稀土横财的。日后有彭博社的报道说:邓小平的女婿吴建常曾经是国有有色金属企业的高管,吴建常的公司和邓小平的另一位女婿张宏拥有的公司,合伙从通用汽车GM手中购买了稀土磁矿材料主要制造商麦格昆磁并关闭其在美国的制造工厂帮助中国实现了邓小平掌控稀土矿市场的目标 ……

这里说的吴建常是邓小平长女邓林的丈夫。这位邓林生于一九四一年,说起来已经是七十七岁的老人了。虽然在邓小平的五个子女中她的年龄最长又身体多病,但自邓朴方没了和全国残联主席职务之后,五个邓家第三代加上他们的配偶们,邓林反而成了唯一一个仍有对外公开活动者。原因之一是她是艺术家的身份,原因之二是她在邓家第二代包括他们的配偶中是所受非议最小的一个。

邓小平第二次复出之后曾经兼任过全国政协主席职务----从一九七八年到一九八三年。说起来当年的全国政协主席职位表面上看政治位阶要比现在的高,邓小平之前的两任全国政协主席,第一任是毛泽东,第二任是周恩来。周恩来连任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主席期间,毛泽东是名誉主席。

据邓林自己向记者介绍,邓小平以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身份兼任全国政协主席期间,曾问邓林今后想担任什么类型的职务,邓林开她老爸的玩笑说“我就想当你那个政协主席”。当时的邓林是要用这句玩笑话搪塞从邓小平到其他们对她邓林的“组织问题”仍然没有解决的沉重关心。用邓林的话说:兄弟姐妹们都对我说“邓小平的每个后代都应该积极要求进步”。

在那个年代生活过的中国大陆人都非常熟悉所谓的“组织问题”还没有解决,就是还没有被党组织接纳为党员。所谓“积极要求进步”就是“争取入党”的意思。

说起来邓林被兄弟姐妹们批评“不积极要求进步”早就是有历史原因的。“文革”初期,邓林就是“保守派”,小妹妹邓榕则是“造反派”。

民间传记里有记载的故事是: “文革”开始时,邓林曾因无法理解全国人民、全党上下为什么突然如此疯狂而跑回家里向大人求教,邓小平祗淡淡地回了一句:你们回学校去,自己想,自己做。

於是,为人老实而又自命清高的邓林回到学校中央美院后便尽量保持冷静,不得不出席大小辩论会时也基本不发表意见。因此,学院里的激进学生都认为她是“保皇派”,她却自我称之为“观潮派”。

相反,小妹邓榕在邓小平倒台之前夜曾一度热衷於运动,而且还在中学里当过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卫兵头目。听说整个中央美术学院的运动开展不利,多数学生都象自己姐姐邓林一样面对那场“轰轰烈烈、如火如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仍然冲动不起来,邓榕立刻认定这所学校是整个北京高等院校的保守派“堡垒”,必须攻而克之。

某日,,激情高涨得再无法按捺的邓榕集合所在中学一批红卫兵小将抱着写好的大字报,提着浆糊桶和大扫帚之类的武器,杀气腾腾地直扑中央美院。将整个校园刷大字报后,邓榕又命令手下逐一教室、宿舍下达通知,限令该院教师、学生一律到操场上集合列队,听取邓榕宣讲“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革命对联。

临时搭成的大批判舞台上,邓榕居中,左右数十名男女中学生红卫兵护驾,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令在台下被迫列队听讲的美院教师和们个个呆若木鸡。听到妹妹越讲越玄,越讲越无边无际,台下躲在人丛里的邓林再也忍受不了,分开人群,冲到台前台仰着脑袋与妹妹辩论说:“马克思、列宁都不是无产阶级出身,按你们这付对联的逻辑,如何解释?可见你们这付对联不是革命对联,而是反革命内容的对联。”

从小在家里骄生惯养,在学校里又处处高出同学一头的邓榕那里受得了姐姐的这番当众训斥,涨红着脸大叫大嚷,讲不出道理来便带领手下的小将乱呼口号。邓林自然也不示弱,在台下带领大学生们用更大的口号声浪反击,整个美术学院校园里被搅得天翻地覆,大半天的时间都沉寂不下来。

最后,自然是理屈词穷又寡不敌众的中学红卫兵丢盔卸甲,在大学生的一片起哄声中跟着邓榕逃出美术学院大门。气急败坏的邓榕回到家里便向父亲告状,声称姐姐的思想有问题。邓小平则戏谑地回答小女儿:“看来你姐姐是站错了队!”

邓小平二次复出不久即成为中共政权实际一把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邓林都是一直以“我们邓家唯一一个党外人士”自豪,她对“积极要求加入党组织”一事搪塞了全家上下好长一段时间的理由是“我是邓家唯一一个不想当官的人,入党做官的事情我不感兴趣。”

一九八七年有记者采访邓林时,邓林仍是一副戏谑的口吻称自己“正在积极争取”入党。可见邓林加入中共最早也是一九八七年以后的事情了。不过这次接受记者采访时邓林又改口说“我不是党员,我爸爸对此从来不要过问。”

笔者曾经接触过的一位元老子女调侃说邓小平五个子女里就邓林有点二百五。虽说“二百五”并非正面评价,但确实在说明在中共“太子党”圈子里,邓林的没有城府也是公认的。

二十年前笔者在《中国第一家族》一书中即介绍过邓林是邓家最有个性的后代。 无论人们如何评价邓林的绘画作品,还是应该承认她是邓家五子女中最有性格,最不善於掩饰自己的一位,毕竟在艺术氛围之中熏染了大半生,故举止表现、言谈话语与从政、从商的弟弟妹妹们相比,确实多了一层直率和随意。即使比起其他家族的元老子女,邓林身上保留的“普通人”的东西似乎也更多一些。

当年邓小平的五子女中,声称对政治兴味索然的邓林又是最敢在父亲面前针贬时弊的一个,牢骚话说得过份一些的时候,邓小平便闭目养神,不予理会,但也不会因此发脾气。

邓小平活着的时候,邓林无论是到香港或美国办画展,最不喜欢被追访的中外记者问起家里的情况,特别是她老父亲的情况。有时记者或朋友当面提起她父亲的事,她有时干脆会用一句“我还没你知道的多呢”,把问题顶回去。但兴致好偶而回答几句的时候,往往又是直来直去。比如被问及邓家第三代时,她会大大咧咧地告诉别人,家里老爷子最喜欢的还是小孙子而不是外孙。似乎是要表露一下作为整个中国的“大家长”的邓小平还是摆脱不了封建意识。

不过,无论日后的邓林和妹妹邓榕之间是否还仍然长期存在“政治分歧”,她们各自的丈夫----当时中国第一家族的驸马爷们在身体力行她们父亲“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伟大号召问题上绝对是步调一致!

邓榕的丈夫贺平说起来是邓家后代第一个涉足商界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海外知名度最高的中共专门对外从事军火生意的保利公司正式以中信公司子公司名义对外挂牌之初,才从美国回国不久的贺平即开始以解放军总参谋部装备部副部长身份兼任该公司副职,王震的长公子王军则中国投资信托总公司副总经理名义兼任该公司总经理。当时,邓、王、杨三家的长辈还没有在政治上闹分裂,所以杨尚昆的女婿王小朝也被延揽进去,与贺平同任副总经理。先后在该公司担任要职的太子党成员还有姬鹏飞儿子姬军、叶剑英儿子叶选廉等。

一九九二年中共十四大召开之前,在讨论王震即将交出国家副主席位置的继任人选时,邓小平向江泽民转达王震的提议:应该在“党外人士”中安排,江泽民征求各方意见后,向 邓小平报告当时担任民盟中央主席的费孝通在党外人士里德高望重,邓小平的回复是他已经接受了王震的要求,抬出了荣毅仁。其中幕后的交换条件,就是荣老板把整个中信公司拱手让出,王军升任中信总经理,还有另外一项,那就是王军捞得中信公司实际一把手职位後,即把对保利公司的控制权全部交给贺平……

至于邓小平的大女婿,邓林的丈夫吴建常被公开其官商身份的时间远比贺平要晚,晚到了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南巡之后。

一九三年六月香港、台湾等地的华文报纸曾先后以显著地位刊登“邓小平女婿与香港首富李嘉诚联手出击”的消息,称吴建常在香港与李嘉诚开始合作进行收购大陆国有企业的大手笔行动。公开在香港曝光,很享受李嘉诚在记者招待会上直接介绍他是邓小平先生长女邓林女士丈夫的吴建常手下公司控制着当时整个中国的有色金属,特别是包括黄金、白银在内的贵重、稀有金属的进出口,,海外自然便有了邓小平小女婿“倒卖军火”大女婿“倒卖黄金”的说法。至于吴建常的公司是如何与他的“挑担”,邓小平的二女婿,日后成为吴小晖岳父大人的张宏联手,大发稀土横财,是下篇文章的内容之一。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来源:RFA 版权归RFA所有, 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经 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http://www.rfa.org。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