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谷卓恒爆料习近平崔永元 周强大赞司法 高院又现丢卷案 习近平崔永元是什么关系?

2019年03月14日 10:34 PDF版 分享转发


王林清(左一)和(左二)曝光最高法卷宗失踪案,令(右)再次臭名远扬。

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日前在中共两会上作工作报告,大赞中共法制进步。“最高法卷宗失窃案”余音尚存,天津又现丢卷案。709维权律师王全璋的辩护律师蔺其磊,被告知法院电脑网路中并没有该案的卷宗。 蔺其磊就此提出警告说,如果是这样,天津高级法院最终将接受历史的审判!周强未现身部长通道 ,而崔永元高调在琉璃厂亮相,评论分析,在海外声称要,在威胁要爆家族料的同时,最近集中打击的反而是崔永元,让人觉得崔永元和习近平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

周强两会大赞中共司法;美媒:王林清案反映不同状况

美国之音3月12日报导,3月12日,在中共两会上长达40分钟的报告中,周强对中共这个基本上是橡皮图章的立法机构的近3000名代表说,中共各级法院全面落实合法性,疑罪从无和非法证据排除的原则。

他说,过去一年再审改判刑事案件1812件,纠正10件重大冤错案件。周强说,中国各级法院2018年审结超过2500万个案件。他说:“完善冤假错案防范纠正机制,严格落实非法证据排除规则。”

但人权律师刘晓原表示,中国大多数冤错案件被纠正是采取的自下而上的模式:受害人或他们的家属多次上诉,其中有些人甚至采取极端的措施来吸引媒体的关注,让他们的案件曝光在大众之下,否则就没有被重新审理的机会。

刘晓原说:“有些人被冤以后,服刑去了,他自己不诉讼,家属也不诉讼,也不喊冤,那么,最高法也好、最高检也好,你发现这个案件是有问题的,能够重新启动法律程序,对这个案件进行审查,发现错误,改过来,这才是真正的一个平反冤假错案。”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原告赵发琦现在失踪了,让外界对周强所言根本无法相信。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纽约时报》3月11日报导称,曾经引发中国社会广泛关注的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原告赵发琦现在失踪了。自从有关这起矿权案的卷宗在最高法院丢失的事件发生大反转后,赵发琦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似乎已经躲了起来,或已被官方拘留。

这个结局似乎表明,“就在中国控制的立法机构在北京召开年度大会之际,当局似乎已做出决定,赵发琦这样的投资者意味着麻烦。”官方正试图“抹去他的故事”。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王林清、崔永元利用网路爆料,矛头直指副国级的周强,明显背后有非常强大的政治后台。如果党内高层一派可以假借民间之手用爆料方式扳倒一名副国级的官员,这种做法势必引起高层官员人人自危。

胡平说,所以各派联手起来反对,迫使幕后支持崔永元的势力不得不做出让步,最后导演这出剧情大逆转的大戏。

文昭:崔永元和习近平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

时事评论人士文昭在自媒体节目中表示,在海外声称要爆料的谷卓恒(香港成报的董事局主席),在威胁要爆料的同时,最近集中打击的反而是崔永元。

谷卓恒前天在推特上发表的消息是指责崔永元卷入上海快鹿集团的集资诈骗案,说“永元品牌管理公司”、“永元影业公司”等一系列以崔永元冠名的企业,都由“快鹿集资诈骗案”的涉案人在运作。这方面的资料有人在“豆瓣网”上也贴了出来大家可以去查。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文昭认为,通过谷卓恒的爆料反而是让人觉得崔永元和和习近平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也许会让一些朋友更加倾向于推测崔永元所说的超强硬的后台就是习近平吧。

能在中央政法委和中纪委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给案件定调的情况下,崔永元能安然无事,还能微博发声、肉身亮相;反而是周强得夹起尾巴做人,回避和崔永元同一时间亮相抢了注意力,那说明崔永元的后台最起码不低于中央政法委和中纪委的级别吧。

天津法院再现丢卷案?王全璋案离奇“失踪”

中共“最高法卷宗失窃案”余音尚存,天津法院又现丢卷案。

日前,709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及他的二审辩护律师,到天津最高法院查询王全璋案现状,却被告知法院电脑网路中并没有该案的卷宗。

图片:2019年3月11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左)和王全璋的二审辩护人蔺其磊律师(右)、709家属王峭玲(中)来到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推特图片/@709liwenzu)

图片:2019年3月11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左)和王全璋的二审辩护人蔺其磊律师(右)、709家属王峭玲(中)来到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推特图片/@709liwenzu)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3月11日,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和709律师家属王峭岭,及王全璋二审辩护律师蔺其磊,一同前往天津高级法院诉讼服务中心,查询王全璋案的卷宗,看他是否上诉。

据蔺其磊律师在网上披露,当天,天津高院的电脑网路里查不到王全璋的案件,法警建议他们半个月或一个月之后,拿着一审法律文书来继续查询。

他在随后一个推文中评论道:“一个堂堂高级法院,竟然连一个程序问题都不敢给律师和家属释明。所谓的依法治国,所谓的司法独立都是浮云啊。”

针对王全璋案卷在天津高院电脑系统里离奇“失踪”一事,旅居美国的著名中国维权人士陈光诚对自由亚洲表示,“不管王全璋上诉了还是没有上诉,中共的电脑网里不可能没有王全璋律师的信息,这是不符合常规的。”

“王全璋律师被中共关押这么多年,外界那么多人都在关注他的案事,天津高院居然找不到他的信息?这从什么角度来讲都是无法向世人交代的。”

蔺其磊律师在网上发文说,从天津高院查不到王全璋案件来看,说明王全璋没有上诉。但他认为,这不大可能。

他猜测,天津高级法院或许是在故意隐藏王全璋的二审程序,拒绝家属和辩护律师的知情权和辩护权,继续把王全璋案办成一个“秘密的、非法的”审判。

另外,陈光诚表示,中共有可能是以假名关押王全璋,“从这件事也能非常清楚地看到,中共这个系统实际上还不如黑社会。就别说法制了,它连最起码的固定规则都没有。我甚至怀疑,中共可能在用一些不法的手段,例如像用假名字来关押著王全璋等。而那些法警的职位不够高,因此不知道有关的信息。”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中共一直想利用王全璋案威慑社会,想迫使王全璋认罪。不过,陈光诚认为,“如果王全璋认罪了,中共早就会逼他上央视,而他没有出现在央视上这点说明,中共在这点上失败了。”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唐明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