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五大案件:中共利用商人干涉他国内政

2019年04月06日 13:31 PDF版 分享转发

多年来,对西方国家政坛和社会的各种不正常的渗透,早已引起各国的警觉和反制。( Feng Li/)

多年来,中共对西方国家政坛和社会的各种不正常的渗透,早已引起各国的警觉和反制。同时,中共还利用在海外的,干预和影响他国内政,沦为中共统战前线的工具。以下列举的几个实例,仅是冰山一角。

一、被判刑4年

3月25日,民政事务局前局长何志平因贿赂非洲国家政要,被判刑3年及罚款40万美元。

控方指,这是持续数年的行贿活动,该涉及不同国家、外国银行、海外证据,利用慈善为掩饰,反复上演相同的行贿戏码,而何志平在“策划和监督”贿赂计划中发挥了核心作用。

检方之前在递交判刑建议书中指,何志平帮助中国能源向利比亚、卡塔尔、南苏丹和乍得出售武器,涉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撮合武器交易和与伊朗之间的商业活动。

现年69岁的何志平,原是香港知名教授,但热衷政治,从医界转战政坛。据报,1989年他为中共港澳办前主任姬鹏飞治好眼疾后,与中共高层关系日渐密切。

《悉尼先驱晨报》称,何志平是1997年由北京挑选来帮助监督香港从英国移交给大陆一事。他于2002年至2007年被任命为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何也曾担任多届全国政协委员,并与北京安全机构有关联。

2010年起何志平担任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董事。他是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的副手。

《华尔街日报》报导,何志平被指利用一家联合国批准的非政府组织“中华华信能源基金会”为工具进行贿赂,并在联合国大力推动“一带一路”项目。

根据法庭文件的指控,该基金会是被用作来影响第68届和第69届联合国大会主席阿什(John Ashe)和库泰萨(Sam Kutesa)的主要工具。

美国之音报导称,何志平有多个联合国头衔。比如,2014年7月,他应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邀请,成为联合国可持续运输高级别咨询小组成员,直接向秘书长提供意见。2015年,何在联合国举办介绍“一带一路”专场论坛。

2017年7月,何志平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高级别政治论坛”介绍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6月,他以非政府组织代表身份应邀在联合国海洋大会开幕式发言,呼吁将中共“一带一路”倡议与海洋资源可持续发展议程相结合。

自2013年以来,何志平还在联合国举办年度“中国故事”论坛。近年来他也利用这个论坛大事宣扬“一带一路”项目。何志平称此项目将会打造“全球化2.0”,中共媒体也对何的这种论调进行了大力宣传。

根据法庭文件,何志平的辩护团队辩称,他认为自己的“爱国使命”让他去响应“一带一路”政策。

然而,“声称为国家办事”的何志平,最后却成为“中共弃子”。就如在庭审中所说“自己的整个人生都在不同(文化)间搭桥,没想到在人生的最后篇章会声名尽毁。”

二、黄向墨被指干涉政治

今年2月,曾被称为“华人侨领”、活跃于澳洲政商界的地产开发富商黄向墨,遭澳洲政府拒绝公民入籍申请及被取消永久居留权。此事在当地华人社区引起关注。

这是澳洲政府在反外国干预立法后,首次针对中共渗透代理人的执法行动。据BBC报导,黄向墨被指与中共统战部有联系,他多次向澳洲两大政党捐款,被当地媒体形容是中共干预澳洲的一个“核心人物”。

公开资料显示,黄向墨,曾用名黄畅然,1969年生,香港永久居民。1992年进入建筑行业,随后创办深圳市玉湖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玉湖集团(澳大利亚)有限公司。

2011年黄向墨移居澳洲。2016年Fairfax的记者发现,黄向墨在2012年至2015年间,曾向在野以及执政的两个主要政党捐款超过100万澳币,而其后累积捐款金额已飙升至约300万澳币。

黄向墨在2014年至2017年11月期间是澳洲和统会会长。2015年,黄作为和统会会长,携代表团前往北京参加中共统战部召开的会议,和统会在悉尼的工作受到中共官员的称赞。

澳洲《时代报》和《悉尼晨锋报》分别报导,这个组织自称是一个促进中澳关系发展的非牟利组织,但它的内部文件显示它是中共统战部的“澳洲分部”。

2018年11月,黄向墨以“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联盟主席”,及“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首席荣誉会长的身份访问泰国,这两个组织与中共统战部有关。

台湾信传媒报导,黄向墨被澳洲取消入籍,等于向中共的海外代言人发出严重警告:凡有海外华人帮中共跑腿,以金钱收买当地政客,企图影响当地政治或破坏自由民主,澳洲等西方国家绝不宽贷,会依照法律程序将这些亲共分子驱逐出境,并取消其外国国籍,以杀鸡儆猴。

中共驻悉尼领事馆前政治领事陈用林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这个案例很震动,对华人里面替中共说话、卖命的那些人,澳洲政府一定会监控。”而对黄向墨的处理,只是个开始,预计有更多中共代理人将会受到执法机构的制裁。

三、刘瑞宸涉桂民海女儿会面事件

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瑞典公民桂民海去年初遭中共绑架,迄今仍未恢复自由。今年2月,桂民海的女儿Angela Gui表示,瑞典驻华大使林戴安(Anna Lindstedt)安排她与“中国商人”会面,称可协助桂民海获释。

综合外媒报导,Angela表示,她当时不能自由出入,中国商人还要求她说出知道的内情。她拒绝后,对方态度转为强硬,威胁称要信任他,否则她无法再见到父亲,又警告她向媒体发声就会损害林戴安仕途,而林戴安也指中共会惩罚瑞典。

2月14日,瑞典电视台(SVT)向瑞典外交部求证,指林戴安已被召回调查。瑞典外交部说,林戴安在事件中行为不当。

随后,这两名“中国商人”的照片和身份被曝光。分别为江苏一家企业的董事长和机构的执行长。资料显示,董事长刘瑞宸在瑞典社交活跃,与政商及学界交往频繁。

刘瑞宸是苏州南京公司“迷你硅谷集团”的董事长,也是南京大学的校董。“迷你硅谷”创业园由江苏国资委旗下扬子集团参与投资,入驻项目全部来自欧洲,主要是瑞典等北欧国家。他向瑞典媒体称自2008年起一直在瑞典工作。

不过根据大陆工商查册,以董事长身份自居的刘瑞宸,并无担任上述公司的董事和股东,只在公司官网有董事长等衔头,至于同系公司,包括“南京中瑞共生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均由“迷你硅谷”的其他高层登记工商注册。

《香港01》报导,至于根据香港公司注册处资料,刘瑞宸的生意伙伴刘汶轩(Liu Wenxuan),持有香港身份证,担任20间香港公司的董事,包括“中瑞共生产业投资控股集团(香港)有限公司”、“迷你硅谷创新集团有限公司”等,最特别的要数一家名为“香港皇家音乐学院有限公司”的机构。

根据南京“迷你硅谷集团”集团网站,“香港皇家音乐学院有限公司”是其附属公司,2017年于上海瑞典驻沪大使官邸,与瑞典皇家音乐学院签署合作备忘录,并计划在2019年9月在香港招收爵士乐硕士课程学生,成绩合格的毕业生,可获颁瑞典皇家音乐学院的硕士学位。

四、叶简明涉渗透美国政界

去年3月,大陆神秘能源富豪、中国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被调查。陆媒曾披露叶简明背后有复杂的政商关系网,涉及中共的政、商、军、黑社会。

同时,叶简明还费尽心思游走在华盛顿。《纽约时报》去年12月报导,叶简明创立的中国华信以金钱开路,在中国如鱼得水,又打向世界。他为美国大学和智库提供了大量资金,能够直接接触华盛顿的高层领导人,寻求好处。

报导引述美国退役海军上将和国家安全顾问博比·雷·英曼(Bobby Ray Inman)的话说,五年前,华信找到他,希望一起弄合资企业,每年付给他100万美元,他拒绝了。后来又找他帮忙说服美军不要轰炸叙利亚,因为华信在收购那里的油田,他再次拒绝。

报导说,他与时任副总统的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一家见面。他曾与前中央情报局局长、后来成为川普总统高级顾问的小罗伯特·詹姆斯·伍尔西(R. James Woolsey Jr.)共进晚餐。

在何志平的案中,根据法庭证词,中国华信还向有政治背景的智库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Analysis of Global Security)捐赠了至少35万美元。

纽时说,中华华信能源基金会向克林顿基金会(Clinton Foundation)捐赠了10万美元。除了华盛顿,该基金会还向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个研究中心捐了至少50万美元。

中国华信还试图将他们预计会在2016年大选后进入白宫的知名共和党人拉入自己的轨道。在2014年11月中期选举后的一份备忘录中,华信概述了一项与共和党高层和政界人士接触的计划,称为了建立“关系和朋友基础”,应该“尽快”展开接触。

商业情报公司克伦普顿集团(Crumpton Group)的高级顾问兼中国区主管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表示,叶简明在中共军方中建立并维持着人脉,走的是“我上面有人”的路线。

中国华信和何志平被指在外国对中共“一带一路”目标的坚定执行要超出任何其它中国公司。中国华信领导层曾披露该公司与“一带一路”之间存在的赖以生存的关系。

《华尔街日报》称,数百页的法院文件详细提供了何志平与中国华信所进行的“一带一路”交易。

叶简明在2002年(时年25岁)创立了中国华信,出任董事长,主要的经营范围是能源和金融。中国华信旗下有两大管理集团公司、7家一级投资公司和A股上市公司,各类人才将近3万人。

维基百科的资料记录,叶简明1977年6月5日出生于福建浦城。持香港身份证,拥有头衔包括香港中华能源基金会理事会主席、中国文化院理事会主席、美国能源安全理事会荣誉主席、上海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华信公益基金会主席、捷克共和国总统经济顾问等。

五、黄怒波涉冰岛和挪威买地事件

曾在中共多个政府部门任职的北京商人黄怒波,因冰岛和挪威买地事件引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63岁的黄怒波,生于甘肃兰州,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81年至1990年,先后任中共中宣部党委委员、干部局处长。1995年4月,创建北京中坤投资集团,任董事长。旗下共有两大核心业务板块——地产业和度假产业。

2011年,黄怒波计划在冰岛投资890万美元购买300平方公里的土地,开发旅游项目。

不过,冰岛内政部拒绝了黄怒波所在的中坤集团提出购买土地的申请。当时,法新社引述内政部长乔纳森(Ogmundur Jonasson)说:“不可能答应一个中国公司在冰岛购置地产的要求。”

乔纳森表示:“中共目前在世界各地大举购买土地,其国际影响值得警惕。”同时乔纳森也反对负债累累的冰岛,在最脆弱的时刻“贱卖”国土资源。

反对者的质疑是,为什么开发度假村项目需要如此大量的土地。他们警告说,这样规模的土地,将给中共在北大西洋提供战略立足点,促进中共在大西洋和北约势力范围的地缘政治利益;特别是黄怒波曾在中共中宣部和建设部任职,身份很可疑。

2012年,中坤集团再提出,以600多万美元的价格租下冰岛300平方公里土地,租期99年。但租地计划显然也未获得冰岛政府的认可。

在冰岛买地失败后,2014年,黄怒波转向挪威置地。不过,中共曾威胁挪威政府,不要会见当年5月计划访问挪威的达赖。

黄怒波向法新社透露,“如果挪威政府会见达赖喇嘛,中国政府不会批准我的投资项目。”

同年,中坤集团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坤集团及其下属企业作为被执行人的共有超过6亿人民币标的金额的案件正在执行当中。

今年2月,中坤集团作价90亿元出售中坤广场予今日头条的风波,让很久没有出现在公众视线的黄怒波又引关注。

每日经济新闻报导,在沉默的数年间,中坤集团被列入失信名单、下属公司被查、破产等消息接踵而至。天眼查信息显示,其司法风险信息已突破能够显示的最高数量999+,相较之下,与公司发展相关的信息定格为0。

来源: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道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宋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