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专家揭中共收编澳华媒打压独立媒体手法

2019年04月14日 3:29 PDF版 分享转发

“我们从安全机构那里得知,外国干预行为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在ABC电视台46分钟的《四角》调查报导中,这样的话被重复说了四次,均出自于澳洲联邦议会情报和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之口。

4月8日,澳洲最大的主流媒体ABC就渗透澳洲的问题再度推出深度调查报告,聚焦中共对澳洲的媒体、地方一级的政府、政要和华侨等层面的影响和控制,引起澳洲各界关注。2017年同个节目类似的调查报导已促使澳洲立法反外国政治干预。这次澳媒再次报导深度调查结果,又会带来怎样的后效应,也引起各方关注。

就调查报导中呈现的中共对三个领域的渗透,大纪元特别专访了资深中国问题专家、时事评论员横河,他详细解析了中共如何将长臂伸向海外,腐蚀自由社会的手法。本文分三篇陈述,本篇关注领域。

打压审查时政评论

《四角》调查报导的第一部分,曝光了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干预。悉尼南部的乔治河市政府管辖着悉尼华裔人口最多的区,市政府因接受了独立中文媒体《看中国》申请,为当地黄历新年的庆祝活动而进行的媒体赞助,至少收到了中共驻悉尼领事馆官员发出的8次警告,包括邮件和来电警告,中领馆称如果乔治河市政府不放弃与《看》的赞助协议,“可能会损害澳中关系发展”。

在中共施压下,乔治河市政府一度取消了和该报的合作。但在《四角》节目组记者对此决定向市政府提出质疑后,该市政府撤销了对《看中国》的禁令,之后中领馆再度致电表示不满,但最终《看中国》以媒体赞助的身份参与了新年活动。

《四角》调查报导的另一个例子,是澳洲最大的亲北京媒体之一依照中共的指示审查节目。该媒体老板曾要求其电台一档时政评论节目的主持人不要让来电听众批评北京当局。后来这档节目被停播。

中共渗透近95%的澳洲中文媒体

资深中国问题专家横河表示,中共打压海外独立中文媒体是必然的,中共在外宣方面最先侵蚀的就是中文媒体,然后扩大到西方英文或者其它语种的主流媒体。

美国国会“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去年8月曾指出,在澳洲,近95%的中文报纸都在一定程度上被中共渗透。

早在2001年詹姆斯通基金会(JamestownFoundation)就发布了一份报告,揭示中文媒体受中共审查的四种方式。横河说:“那个时候北美主要的中文媒体都已被中共收编,只是不同的形式而已。”“这份报告到现在已经18年过去了,就是说现在绝大多数媒体已经变成中共的了。”

能说明这一点的典型例子,就是中共每两年举办一次“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会议。横河介绍,“按照中共的说法就是‘走出去,请进来’,让(这些媒体的代表)都到中国去,接受中共的指令——这个阶段中共的大政方针是什么,海外媒体必须配合。这样对于极少数没有被收编的或没法收编、影响的这些媒体,中共就会看成是眼中钉,当然会打压。

“以澳洲为例,2017年到中国去参加这个‘世界华文传媒论坛’的,光澳洲就去了46人,每个人代表一个媒体,就是说至少有46家中文媒体参加了这个会议。”

中共如何收编海外媒体

横河介绍了海外中文媒体大致分为四种情况。

首先是中共自己办的媒体,分为两大块。一块是归中宣部管的,如《人民日报》、《新华社》;另一块归统战部管的,如中新社、中新网。海外大概有十几、二十几个媒体是直接到中新网去拿文章的,属于统战系统的媒体。如在纽约是《侨报》和美国中文电视(SinoVision),由侨办管辖。原本侨办属于中共国务院,他们也办媒体。但是中共会找一个第三方人士,表面上与中共好像没有直接连系、来自港澳或其它地方的人做名义上的老板,实际就是中共办的媒体。

其次是受中共投资控制的华文媒体。这部分比例很大,基本上变成了亲共的媒体。这批媒体里有一些在海外比较出名,Jamestown报告里讲到的如《星岛日报》。此类报纸的老板经常更换,所以大老板渐渐地就被中资控制了。包括台湾现在有一些媒体也被中资控股了,《南华早报》被阿里巴巴买下来了。即中共通过控股的方式来影响和控制。

再有一些小媒体想从中共那里拿好处。中共召其代表去中国参加某个会议,又在统战部给它挂个名字,他们就跟着中共的步骤走,听从中共的审查要求。但媒体老板本人不一定是中共的人,也不一定有很大比例的中共资本。不过中共会给这些媒体好处,包括商业方面的利益。

还有相对独立一些的,或者海外中文媒体里面具体做事的个人,可能不直接受中共审查的影响。以前这些人还有一定的自主权利,但随着中共逐渐收紧,他们做的节目会慢慢被砍掉。正如《四角》节目里谈到的,中共不喜欢的时政评论节目被停播了。

对于西方主流媒体,中共也会设法加以影响,最常见的就是直接出钱买版面。这些版面按照这份报纸原来的风格在中国就排版好,一般针对的是大报媒体。

横河说,“现在随着纸媒和传统媒体的衰落,媒体行业对中共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他们要么就关门了,要么为生存下去就不得不到中共那儿拿钱。现在大概是这个情况。”

学员办的媒体独树一帜

在上述背景下,独立于中共的媒体就更显可贵和重要。

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去年11月底发布了“中国影响力及美国利益”的报告。这份报告有32位“中国通”学者参与写作,其中许多人长期被认为是亲中(中共)派,过去一直主张和中共保持良好关系,不过现在对中共的态度转向警惕和怀疑。横河认为,“现在整个国际形势变了,这些人也开始转变,所以他们写出这样的报告。”

报告比较全面地分析了中共如何渗透美国各领域,其中谈到海外中文媒体。横河介绍,现在西方主流社会的中国问题专家普遍认为有三类媒体。一类就是法轮功学员办的几个媒体(大纪元、新唐人希望之声),绝对不会被中共收编;一类是看中国;还有一类是中国数字时代。所以报告说,“能够真正坚守独立的,完全不受中共控制、没有争议的中文媒体,屈指可数。”

大纪元时报参与乔治河市政府黄历新年庆祝活动,图为设置的摊位,读者与大纪元员工互动。(安平雅/大纪元)

值得一提的是,4月11日周四,中共外交部在新闻发布会上否认《四角》节目中关于中共干预澳洲国内政治的指控,称“《看中国》是法轮功支持的媒体”,并再度攻击法轮功团体。乔治河市政府的中国新年庆祝活动上,不仅《看中国》是媒体赞助,法轮功团体和大纪元时报也都参与了活动。

横河点明,“能够在中共的压力下坚持下来的”,尤其“在非常大的压力下真正能够坚持下来的,往往是信仰团体”。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办的媒体能够完全摆脱中共的控制,并且是最受到中共打压和封锁的媒体。

来源: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报导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李心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