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停发养老金 中共被批断人后路伤天害理

2019年04月15日 11:48 PDF版 分享转发

近年来,大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下简称人社局)陆续下发文件,无理扣发、停发服刑人员在服刑期间的金。有评论表示,社保入不敷出,抢劫民膏填补漏洞,也有评论表示,中共所为是在,伤天害理。

综合法轮大法明慧网近期报导,原湖南岳阳市城陵矶粮食仓库职工、56岁的学员冷雪飞因修炼法轮功,二十年来,遭到中共非人迫害,曾多次被当局非法劳教和非法判刑。2018年6月,冷雪飞被岳阳市社保局停发了退休

社保局的工作人员告诉她,上面下发《关于退休人员被判刑后有关养老保险待遇问题的复函》(简称劳社厅复函)和湖南省的相关文件通知,称服刑人员在服刑期间不能享受养老金待遇,已经领取了的要返还,没能力返还的,就,直到还清为止。

辽宁省锦州市金城区的老年法轮功学员魏秀英,2009年9月被当局非法判刑七年。2014年4月中旬被保外就医。2016年11月,魏秀英养老金被停发,并被要求补交判刑7年的全部养老金13万余元。因魏秀英无力偿付,2018年3月30日,被凌海市社保分局以所谓“返还不当得利”为由告上凌海市金城法院,随后该法院一审作出民事判决,违法判令魏秀英败诉。魏秀英不得已提起上诉。

据悉,中国各地人社局执行的剥夺服刑人员养老金的主要依据是2001年的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复函(劳社厅函[2001]44号文件)。这使许多被冤判的法轮功学员在服刑期间,遭到单位开除后,成为无医疗保险、无工龄、无退休金、无住房基金、无工资的五无人员。

曾代理过法轮功学员案件的原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祝圣武对大纪元表示,法轮功学员和所谓的威胁政权安全的人员是中共所针对的特定的“犯罪”人员,“对他们剥夺其养老待遇,有工作的剥夺工作,甚至还剥夺他家人的工作,对没有工作退休的,剥夺养老待遇,他们一直是采取这样的措施迫害法轮功”。

祝圣武说,养老是一个人的基本生存权,生存权是基本人权,剥夺人的基本人权,这个文件就是绝对的违法,“它违反了所有的”。

《宪法》第44条规定,国家依照法律规定实行企业事业组织的职工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退休制度。退休人员的生活受到国家和社会的保障。《劳动法》第73条规定:劳动者在退休时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社会保险法》第16条规定的“按时足额”领取养老金。以上这些法律没有规定退休职工“服刑期间停发养老金”。

劳社厅函【2001】44号等文件规定的“享受基本养老金人员服刑期间不发给基本养老金”与上诉法律相抵触。而养老金本质上是退休人员的合法财产,

因“工龄归零”无法享受养老金与医保待遇的“千人公民起诉团”代表牟传珩对大纪元表示,“按照《立法法》和新的法律规定,地方规范性法律文件(部门规章及政府规章)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权益,就是涉及到公民财产等,必须要有法律依据,这些规范文件不是法律依据,因此从法律角度讲,以劳社厅的复函和地方政府规章来剥夺公民的权益是重大且严重的违法,且是无效的”。

牟传珩说,最高法院关于执行刑政诉讼法司法解释里也明确规定,没有法律依据来行使剥夺公民权益的行政行为是重大且严重的违法,“但现实的判决中,他们都按行政文件来减损公民权益,中共的法律就是这么不讲理,所以,现在的中国法律,法院是最不讲法的地方,有法不执行。”

断人后路伤天害理

牟传珩表示,停发、扣发养老金不只是对法轮功学员,现在国内因政治异见表达权利而冤狱的也很多,他们在服刑期间的所有工龄都不计算、所有待遇都不给你,“因为他剥夺你所有的权利,除了做人服刑的人员的基本人权,在劳改期间,其它的政治权利、生活待遇都给你剥夺了。”

牟传珩说,中共所为使民众晚年无法享受劳动积累养老金与医保待遇,对民众构成了终生侵害,导致其无法安度晚年,“也是政府以经济手段迫害异己、断其后路的主要方法。而这种事实上的终生惩罚更为残酷、更为漫长、更践踏人权、惨无人道,将是一辈子的精神折磨,直至老死。”

牟传珩表示,现在中国有千百万民众因被剥夺劳动积累而晚年致贫,形成了一个被断后路的受害群体,“世界上最伤天害理的事莫过于断人后路、无法安生。”

社保入不敷出抢劫民膏填补漏洞

祝圣武表示,缴纳社会保障是劳动者自己的钱缴纳的,养老金是劳动者到年龄时拿回自己储存在国库里的自己的钱,这些钱是私有财产,这个跟服刑、有无犯罪没关系,中共没有任何理由和权利扣发、停发和要求返还。

“有一种可能就是共产党现在社保入不敷出,它要圈钱补洞。”他说。

祝圣武说,从2017年开始,中共的财政就极度紧张,“2017年底的时候,医保入不敷出,医院拒绝接受病人,生病住院该做手术的不给做、应该输血的不给输,重要的药品不给上,因为没钱,医保非常紧张,现在养老金这样搞,可能是社保很紧张,入不敷出,没钱,就想尽办法从老百姓手中再抢劫一点,就是抢钱。”

祝圣武表示,现在中国社会绝大多数自由阶层都不愿意缴纳社保,“我之前所在的律所40%的人都拒绝交社保,济南市这么落后的地方最低额都要交1400/月,一年要1万6千多块钱了,到时领取才一点点,这个社保太坑人。”

来源: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石方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