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新一轮驱赶低端人口?!北京部分小餐饮遭取缔

2019年06月29日 14:02 PDF版 分享转发

图为2013年12月7日,老胡同南锣鼓巷的糖人、炸酱面、卤煮等的小摊位。*

下月起,北京人将告别等食品摊贩,“小门脸儿”的店和食品摊贩将面临更加严格的监管。专家分析认为,这是北京进一步所谓的举措,对京城饮食文化的破坏也将是严重的,如此苛政后果令人忧虑。

据北京市关于“小规模食品生产经营管理”的新规规定,7月1日起,小作坊不得生产加工区制定的食品品种目录以外的食品,不得仅对食品进行分装;小食杂店不得从事食品现场制售活动;食品摊贩不得经营冷荤凉菜、裱花蛋糕、散装熟食、婴幼儿配方食品等。东城、西城等中心地区将限制新建经营场所使用面积低于60平方米的餐饮企业。

此举引发民众震惊和不满:“又一个‘一刀切’的政策,可见政府有多懒政!”“没了烟火气,还是人的城市吗?”“应该是让更低层次的人群离开北京吧。估计北京人太多,又一轮赶人。”“北京的商铺60平方想想什么价位?一般人租不起。”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房产时评人童大焕在微博上表示,“不少人会失业,不少人的生活会不便,但父母官们不在乎。这是变相的驱逐,而且还是釜底抽薪……”

网民认为,路边摊是一种情怀。古今中外,多数传统食品的精华就是现场制售。“煎饼果子关东煮,鸡蛋灌饼糖葫芦”,“以后中国传统美食再也看不到了,古代街边比这多的多美食也没影响空气呢!”“晚上撸串也别想了。”

还有北京网民表示,其实两年前北京大兴区发生大火的那次,借着那把火,当局已经严格整顿过像煎饼果子一类的路边摊了。

前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游兆和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这一规定过严、条件苛刻,既侵害了个体工商户的权益,也影响到京城百姓的日常生活,同时也进一步破坏了有小吃和美食传统的京城文化。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游兆和说,“自古以来,路边小吃小喝、传统美食、现场制作、早点零食什么的都是民众生活的一部分,也是市井文化的一景,更是京城文化的一个特色。北京文化的特点不就是胡同加皇宫吗?你把胡同都拆了、毁了,再把胡同里的民众生活都破坏了,那还是京城吗?还有京味吗?”

游兆和对此餐饮新规表示忧虑,他说:“我家几代都住在京城,早晨上街买趟油条、油饼、豆浆,平常买个煎饼、火烧、包子、炒肝都是很方便随意的事。现在北京政府也要对这些来个严管,后果令人忧虑。”

对于网上流传的这是在“欺负老百姓”、“轰人又一波”(即“”)的说法,游兆和教授也表示认同。他认为,这一做法就是北京的强制性措施,不是市场经济需要。小餐饮、小商贩都被关门、驱赶,这侵犯了人民的生活权、居住权,说人民是“国家主人”,可是“主人”连做个买卖、找个地方住住的权利都没有,谁见过这样的“主人”?

游兆和认为,这一规定的出台也再次表明中共政府是一种村霸、权贵式的、独断的管理体制。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政府的‘管理’不等于严禁、取缔、罚款,本质上是‘与民休息’、‘不与民争利’。”他说,“而且搞餐饮业、食品业都有一个从小到大的发展过程,否则就不会有全聚德、便宜坊、锦芳小吃这些老字号。现在政府对餐饮业也要垄断,都变成政府行为,那还要市场干什么呢?政府官员和有关机构还会借此进一步寻租、受贿,欺负老百姓。”

游兆和认为,这些后果都会导致加剧官民矛盾。“但小餐饮业者、老百姓即使有满腹委屈或满腔怒火也无处申诉、无处发泄,这就是现实。所以,早日结束中共一党专制,是人民生活的迫切需要。”他说。

原北京律师卢伟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北京很难吃到早点,现在连剩下的一点点都将取缔掉了。实际是把小摊贩都往外地赶,保证首都的所谓政治功能。北京确实人口多,但不应用这种粗劣的方法来处理。所有的资源都在北京,应该想怎么把外地的经济发展起来,把人口往那里吸引。

卢伟华表示,从法律的本质来说,禁止小餐饮、小摊贩的行为,这是不符合法律精神的,但是官方自己出一些行政法规出来,这种行政规章其实和宪法是冲突的。法律在他们眼里就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道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石方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