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法轮功学员怒斩千年妖狐的风波

2019年07月30日 16:32 PDF版 分享转发

文:同修口述 / 智诚 整理 来源:正见网

这是我曾经历过的
上大二的时候。她的卧室床头是个光凸凸的墙垛子。我总感觉那个位置缺点儿什么,想来想去,如能挂上一幅色彩明亮的,一定会好。这个买幅画的观念在我的心头形成后,在头脑中出现的频率就高起来。

终于等到女儿放寒假了,我就拉上女儿上商场。我们娘俩转了近三个小时也没碰到我们都满意的作品。女儿不耐烦了,要回家,我的这个心呀,就和女儿商量,再转最后一圈。

这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哪。终于在一家放在角落里的一堆画中,翻出了一幅我们娘俩都心仪的作品:这幅画远景是明亮的蓝天白云,背景是树林,林木挺拔,生机盎然。近景是青翠的草地,朵朵小花点缀期间,画面的中心,画着一位身着白纱裙,形体曼妙的,头上挽着一个花环,唇红齿白,眉目清秀,微笑的坐在一长满青草的小墩上,看着观画的人。太美了!付了钱,我亲自把这幅“佳作”拿回家。

这位颇受人赞许“白衣少女”进了我的家。油画挂在女儿的卧室里,我和女儿每天都在这屋里学法、炼功。

在女儿回家的廿天左右,家中的氛围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先是家中出现诡异现象:一天我要做烧鱼,把鱼洗净后放在案板上,我转身取刀摘腥线,转身回来,案板上的死鱼不见了!我就屋里屋外一通寻找,哪儿都没有。垂头丧气回到厨房,鱼在案板上躺着呢!这不是逗你玩嘛!我在厨房收拾卫生时,眼睛的余光看到一道白光一闪过去了。另外我丈夫的表现也十分反常。以前一到发正念的时候,他会主动提醒我去发正念,对学法、做救人的其他事儿也默默支持。但从挂画三周之后,态度反常,频频无缘无故的恶语相加,指责谩骂。最后竟说出:你怎么还不死呢!

女儿的假期快结束了,临回学校的前两天,一天下午,她从床上“扑腾”跳下床来,光着脚跑到我的卧室,脸色红红的,呼吸急促。我知道有惊悚的事儿吓着了孩子。我摆摆手,赶紧关上房门。女儿说,妈,画上那个白衣的眼睛都红了!

我用极短暂的时间,梳理这廿多天发生在我身边的一件件反常怪事儿,刹那间就理清了其中的端倪,忆起在三天前的一件事:那天,我们一家三口分别在这个油画前用手机拍照:女儿的照片很正常;我的照片里,有三个法轮;我丈夫的照片中那个白衣少女的头顶有一只清晰的雪狐。看到这样一张照片,丈夫颇为恼怒,当时女儿就把这张照片删掉了,我当时就意识到,油画中有了不好的生命。

现在看来,这个白衣少女形象中已有灵体附在上面,我的执着心把其带回了家。它廿多天的窃法(油画挂在女儿的卧室里,我和女儿每天都在这屋里学法、炼功),增长了它的功力,它想用白衣少女的形象在人世间修炼,眼睛变红是它向人体转形的第一步,以白影儿的形态在我家中闪现,是它初成的形象。它的功力显露出来的表相就是,我丈夫被操控后莫名其妙的恶劣表演!

我找出五张有正法口诀的不干胶,来到女儿的卧室。举目望去,油画中白衣少女的眼睛真红了,发出幽幽的红光。我一把将画儿从墙上摘下,反扣在桌面上,四角贴上口诀,第五个口诀贴在了白衣女的后背上。接下来我们娘俩就对着油画发正念,第二天早晨六点又发了一次正念。对着油画里那个生命共发了四次正念,到早七点的时候,“它”出声了。

它把声音打到我女儿的大脑中。说:我修炼不容易,我修了上千年了,你放我一马吧。我女儿回答,你是邪恶的生命,我不会放过你的!早七点刚过,我丈夫逛完早市回家了,脸上就像涂了一道黑漆,一脚把门踢开,向我吼道:你说,你啥时候叫我死!很明显,这不是我丈夫在说话,是那附体生命在向我叫号!我笑了,说,我现在就让你死!我向邻居要了一点稀料水,拿着废报纸、火柴走向那幅画,我丈夫就莫名的颤抖起来。

我把油画拿到庭院中,把画框的玻璃击碎后,把稀料水倒在画布上,我同时还念着“定”字诀。随后我点燃报纸,将报纸往画布镜框上一扔,大火瞬间爆燃!就听火中传出一个中年妇女的悲怆的哀哭声,火熄了,哭声就消失了。烧完画回到房里,丈夫祥和的招呼我吃早饭,一切都回到了初始状态。

看到丈夫浑然不觉的神态,我心中蓦然生出了一念,对我断然毁弃的这个生命,心中的善是不是少了一点,慈悲更无从说起了。我再次回味这件事儿的始末。回忆这个雪狐,到我家也没做啥大坏事,充其量只不过是显示其存在而已。附在丈夫身上,发出几句恶言,我当初的第一念,就是,我还真的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对今天的事儿来讲,人家都告饶了,我这儿还不依不饶的用真火烧人家,是不是不善呀!我带着一丝歉意,在给李洪志师父上香时,我问师父,这事儿是否做过了?

午夜时分,我在打坐入定中来到一座高山上,天那个蓝呀,空气那个清新哪!看什么都真真切切。山上都是葱翠的林木,阳光从繁茂的树冠间倾泄下来,让人赏心悦目。树林的边缘是悬崖,站在崖边上,我感到有点晕。我就爬在笔直的崖边上往下看。山沟里是绿油油的草地。靠山边上有一个木克楞的小房子。我的目力所及,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小房子的门上还挂着一个蓝底的白花门帘,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穿着蓝布对襟上衣,头上包个蓝布三角巾。正在屋里外的忙碌着。一群小狐狸,在屋里屋外的在嬉闹。我心中有见她的一念呀!她在这儿哪!心里就这么一想,我已站在中年妇女面前。我能感受到她的心是愉悦的,我乐呵呵的说,我点着火后我就后悔了,我一直惦念着你不放心呐!是师父慈悲呀,把你安置到这么安静的好地方来了。她不停的说,感恩神佛的不杀之恩,感恩神佛的。我平静的和她道别,祝她幸福平安。

我出定了,眼中还含着感谢恩师的热泪。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周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