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中国东北-监狱风云录

2019年08月17日 16:36 PDF版 分享转发

象个小社会,里面有形形色色的人,有的黑社会老大,却长的仪表堂堂,待人彬彬有礼,嫉恶如仇,象“监狱里的绿林好汉”;有的犯人则穷凶极恶,专门祸害好人,最终命丧黄泉;还有的是绵里藏针的笑面虎,欺骗利用人的善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警察也各不相同,有的善良,有的歹毒,有的阴险。在中共邪党的监狱,还关押着善良的学员,他们犹如照進黑牢的一束阳光……

有个犯人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功后,逐渐变的面善,被放出来时,因为显得特别年轻,妻子一看到他的样子,就发愁的说,“这可咋整?人家看起来还不到五十岁,我都成老太婆了……” 有个死刑犯说:可惜啊,咱们认识晚了,我要是早学你们这个,我不会有今天啊! 有警察跟犯人说,你跟法轮功学员某某学学,怎么样做人。

本文讲述的是发生在中共地区监狱里的一些小故事。

一、善与恶的较量

皮鞭下的“全省产量第一”

在中共监狱里,奴工产量与奖金、提干挂钩,是各监区队长与狱警的命根,因此,监狱极力压榨在押人员的劳力。监狱里有个杂工,为警察卖命,对犯人极为残忍。对狱中生产任务的管理非常严苛,为了报功,互相比产量,搞竞争,逼犯人卖命的干活,不断提高定额。比如,本来犯人最多只能生产二百个件,他非要让完成二百四十个。到收活时,厂家都商量说:“不要干那么快,25号(交货)就行。”他却说:“不行,20号(交货)。”那些技工被折磨得一个个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蹬缝纫机的,不能掉坑,否则不论年龄大小,都朝着一个部位猛打,打得犯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在超负荷的高强度奴役下,监狱最终获得全省产量第一。但吃的却极差,清水煮菜汤,没有油。有个犯人小伙子,二十多岁,想多挣分,以便早回家,就非常卖力的干活。结果一年多后,就落得浑身是病,被监区抛出来,没人管、没人顾的。

犯人间的待遇也有天壤之别,家里供钱的就被监狱给养起来了,不用干活,任务加到别人身上,或者给钱就给轻快活,没钱的就如奴隶般日复一日的在高压下无偿劳役。

高压下的反迫害

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二年,中共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任610头目期间,召开全国会议,强制对法轮功学员转化。各地监狱纷纷去邪恶黑窝辽宁马三家教养院学习迫害经验,回来后,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更加残酷、血腥的迫害,仅黑龙江省就出现多地区打死人的情况,大庆有打死的,绥化等地监狱都有迫害死的。很多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生不如死,有的被打的几个月后家人探监时还有伤痕。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都被持久的迫害。打手都是警察养的,八、九个人打一个人,打的脑袋大出好几圈,眼睛只剩一条缝,通红通红的,很吓人。最常见的迫害形式如:

小号折磨:早晚各半个馒头,喝的是暖气管水,且只能接一矿泉水瓶,法轮功学员都为别的犯人着想,就说你们喝吧,有时三、四天不喝水。同时,还要承受最难忍受的冷冻。

长时间不让睡觉:白天晚上罚站不让睡觉,最少一个星期,把人熬得精神恍惚,欲裂。白天到车间站着,到处是粉尘,眼睛、嘴里象被一把干草扎着一样难受。

暴打:有时打学员,把棍子打折好几根,肋骨打折,打的浑身是伤,下死手打,死了还无声无息的,没有任何影响。

不让说话:不允许任何犯人与法轮功学员说话。有的学员因长期不说话,几乎失去了语言能力,再说话都想不起来用什么词来表达,不会组织语言了。比如想说“把闹钟拿过来”,这几个词都组合不到一起去了。

人身限制:犯人可以做的,法轮功学员都不能做。别人可以说话,可以买东西,可以蹓跶,法轮功学员都不能。

高压之下,法轮功学员却毫不屈服,他们就坚持背法、发正念。有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调监区时,哪个监区都不要。

一次,警察坐一圈,狱长在前面,气势汹汹的问:“谁敢说自己炼功好了?”场面一片寂静。此时,一位法轮功学员坦坦荡荡的站起来说:“我是某地区的,我就是炼功好的!”话音一落,语惊四座,法轮功学员的坚忍、无畏让在场人员刮目相看。

善与恶的较量

监狱集训队是一个极端虐待和肆意摧残肉体的黑窝。有个法轮功学员四十多岁,长的年轻又练过武术,非常灵巧,别人见到他都以为“来个小伙子”。因为他不放弃大法信仰,警察竟把他的牙打碎了。集训队环境极其恶劣,通常呆三个月就分到下面监区了,而一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集训队半年多。警察叫嚣:“你得(在集训队)待十几年!”他仍然不转化。警察就从早上一直到中午往他身上抽白龙(白色硬塑料管),打得他皮开肉绽。打完了,最后问他:“炼不炼?”学员说:“还是炼!”警察又问:“(法轮功)好不好?”学员说:“好!”警察无计可施,无奈的吼着,让学员回去干活了。

这里的监室“规矩”很多。开始進屋必须喊“报告”,而且得蹲下说话。法轮功学员们认为自己信仰真善忍不是罪犯,不能蹲下,只能敲门。学员都不蹲下。经过反复抗争,从此以后彻底解体了此事。这里大小运动不断,经常搞突然袭击,搜大法书。每次清号翻违禁品,翻出的东西能烧好几天。但什么是违禁品,并没有规定。

犯人们也形形色色。包夹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如果“干的好”,得二十分,能减刑半年提前回家,诱惑力非常大。有些犯人为了加分减刑,卖力的帮警察迫害学员,逼迫转化。有的刑事犯非常粗暴、残忍,发现法轮功学员炼功,就把人从二层床的上铺直接拽下,摔到地上。

当时哈三监有位大学教师,父母都是大学教授,遭强制转化后,要从新修炼大法,被恶人打死了。父母拉回遗体后,不断上告,监狱怕曝光,怕国际社会参与调查,于是将监狱的学员都分到各地,以图掩盖罪恶。

在监狱里,警察通常以加分减刑来利诱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警察的教案里直接写着,不能让他们团结,要善于利用他们互相斗。法轮功学员只能在洗漱时间短暂交流,管事的杂工想多挣分,就非常卖力,他的马仔就出面阻碍法轮功学员交流,并威胁说“再聚会就揍你们。”学员坚定的说:“转化不可能,你们顶多得几具尸体。”包夹的身体不好,就用钱贿赂上边,可以不干活。他白天睡觉,晚上不睡,坐着看着学员,拿个小本子记录“某某学员几点几点都做什么”等等。可是法轮功学员更有毅力,几乎整宿整宿不睡觉,跟他一起熬夜,最后包夹都服了,熬不过,也就不管了。

有个转业军人,是个诈骗犯,想减刑。当寝室长能多挣一分,他自己花钱买了电视,当了寝室长,专门放污蔑大法的节目,还很大声,大家都不想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就说:“你太自私了。”一次,又放污蔑大法的节目,一位学员说:“你放骂法轮功的节目,不就等于骂我一样吗?”后来就下床把电视关了。他就告状去了,闹了好几天,回来就吵吵:“跟你什么关系?跟你没有关系”。学员说:“我就在这屋,你放骂法轮功的,不就等于骂我一样吗?”别的犯人也对他说:“你别有那个想法了,想转化他?不转化你就不错了!警察还被他转化呢!”第二天,他就去警察那告状,后来也没怎样。晚上怕学员读大法书,他就把灯泡换成非常小瓦数的,不让看。有个电工直接就给换回来了。

通过法轮功学员不断的讲真相、讲四二五真相、自焚真相,讲大法祛病健身做好人及自己和家人的经历,犯人们慢慢的开始同情法轮功学员,有的当着教导员的面说法轮功好。许多监狱,警察、犯人都有陆续开始修炼法轮功的。

洪扬大法的“讲座”

有个教改科的犯人,原是黑道老大,有钱有势,此人工于心计,说话办事滴水不漏,警察都让他三分。据说他每天研究佛教,总想卖弄一下自己的学问,给法轮功学员“上课”。一天,他故意在很多人面前对一名学员说:跟你探讨一下佛学。犯人们都静静的听着。他迫不及待的说,佛教才是真修炼……

法轮功学员耐心的等他说完,不慌不忙的逐条指出他的谬误:“你刚才说的我不敢苟同,释迦牟尼佛讲修佛有八万四千法门,请问佛教中有几个法门呢?天台宗、华严宗、禅宗、净土、密宗……十几个法门,连个零头还不够,对吧?人们不知道的法门还有很多。”学员还告诉他为什么耶稣讲信就可以修炼,真信就可以去天国,可以修成。还讲到目前道德下滑后,普遍存在的把求佛发财、消灾、生儿子当成信佛了,把修佛改成“吃斋的”;以及法轮功学员是怎么向内找、怎么修心、同化真善忍的。

当时屋子里鸦雀无声,都听法轮功学员一个人讲。学员又针对他对天国不存在的认识,说:“如果天堂不存在,佛世界不存在,你最后修成了佛到哪里去呢?”他答不上来。就这样,一场企图羞辱法轮功的安排被粉碎了,变成一场洪扬大法及修炼文化的“讲座”。以后他再不找学员“上课”了。

相由心生

有个犯人A,因绑架罪被判刑,开始面相挺恶的。他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功后,逐渐变的面善,透着聪明。注重修善,一根黄瓜啪一下掰两半,一半大一半小,把大的给别人,小的留给自己。做什么都是这样,都先想到别人,犯人都特别佩服。后来他的大法书被警察翻去了,本来正要减刑的,不给减了,等于加刑一年半。A被放出来时,因为显得特别年轻,妻子一看到他的样子,就发愁的说:“这可咋整?人家看起来还不到五十岁,我都成老太婆了,这反差太大了。”

有个老头,人本还挺好的,但脾气暴躁,只因一点小事捅死人,被判了无期。看他善良,学员就借给他大法书看,不想被人举报了。这样恐怕就不给改判,不能自然减刑了,这对他来说是挺大的威胁,但他仍然坚持跟着炼功,学员在上面看大法书,他就在下面看;学员在上面炼,他就在下面炼。一段时间后,老头的脸变的细皮嫩肉的,以前挺苍老。常人都看出来了,说他脸上有亮光,细嫩,也白了。有一次,他说:“有时还是忍不住啊,太难忍了,你怎么修的呢?”后来,他被警察调离该监区了。

有个犯人头,据说是某财经大学毕业的,是个挺帅气的小伙子,他是个会计,因为经济案被抓,他的老总把罪名嫁祸在他身上了。他在里面非常有威信,犯人老大都听他的。他進去后,学员讲大法好,他特别爱听,也想学。有一天他说:“你跟我说这个,不怕受牵连吗?”当时环境非常邪恶,大喇叭里成天高声污蔑大法。学员说:“只要你能得法,我怎么样都值!”他非常感动,出来以后请了一本大法书。

有的犯人说:咱们这些坏人给抓進来了也就罢了,结果把好人也抓進来了,这个炼法轮功的人多好!于是,每天早上提醒学员炼功。

有个死刑犯是农民,报纸上说他是杀人魔王,连杀了多人,他自己也知道最终结果就是必死无疑。别人都不敢挨着他睡,他就每天挨着法轮功学员睡。学员每天给他讲法轮功的事,他对法轮功非常认同,跟学员一起背大法师父的《洪吟》。眼看就执行枪决了,他说:“可惜啊,咱们认识晚了,我要是早学你们这个,我不会有今天啊! ”

二、与警察之间的故事

刀光剑影的对话

有一天,一个狱领导仗着自己有文化又有身份,来到生产车间,想当着很多人的面,给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来个下马威。他知道这位学员的亲人因信仰也被关押在监狱里,就想从这方面施加压力,以便使学员产生自卑、消极的心理,也使犯人们瞧不起该学员。于是,他不怀好意的问学员:“你爱人现在在哪儿呢?”学员巧妙的回答:“在中国!”他一看没有突破口,就把话题引到同样是法轮功学员的姐姐身上:“那你姐在哪呢?”学员又平静地说:“在。”他有点不高兴,又问:“那你弟弟现在在哪?”答:“在中国”。这时,学员看到他脸色陡然一变,要发作了,于是转换话题又不失礼貌的平和的问:“某领导,你今天找我,不是想谈这个吧?你想谈什么呢?”

这个狱领导心里有气,又找不到理由发火,于是他眼珠一转,马上想到另一个坏点子。只见他用手指着一个平时都不干活的杂工(犯人头),问学员:“你说他平时干活吗?”这个杂工因为有势力不用干活,是所有警察和监狱领导都心知肚明的事。这是他故意出难题,想挑拨法轮功学员和犯人之间的关系。如果学员当着狱领导的面说杂工不干活,等于举报他一样,这个犯人就会记恨和报复,这是在借刀杀人;如果说他干活,那就违背了法轮功的真善忍原则,该如何是好呢?车间的犯人都不约而同的注视着这位学员,好奇的等待着事态的发展,有的为学员在担心,有的在心里猜测着结局。

没想到,该学员平静的说,“我不回复这个问题。” 狱领导继续刁难:“你们法轮功不是讲真善忍吗?你咋不真呢?咋回事就咋回事么。”学员说:“对,法轮功是讲真、善、忍,我们说出来的话得是真话。但是,不该说的,我可以不说,这不是说真话吗?我哪里不真了呢?”

狱领导一下子蔫了,无言以对,讨了个无趣,转身走了。此后,再也没来找这位学员的麻烦。而杂工及其他犯人都非常敬佩法轮功学员的智慧和勇气。

图片展上默许的特别解说员

有一次,上级下达命令,要求监狱举办污蔑法轮功的图片展,大队干事就在走廊里挂了几十米长的图片,组织各监区在押人员来观看,有狱警在前面配合中共的谎言做解说。当时,有位学员想,不能让这个图片展毒害人,人们如果相信了谎言宣传,会被中共邪党拽入地狱,失去未来的。可是,出面制止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毒打?电棍电击?关小号?都有可能。但为了阻止警察们犯罪,该学员已放下了个人安危,并做好应付一切迫害的准备。为避免关小号时私人物品被没收,他迅速把自己身上有用的东西包括手表等都托付给身边的犯人保管。那名犯人立即明白了他要做什么,有些担心的嘱咐道:“某某,你注意点儿啊!”

学员原想撕掉张贴的邪恶图片,但又一想,太多了,也撕不过来啊,可能撕个三四张就会被控制住,而他们又会再去印刷张贴。瞬间,他想到了另一个方法。

于是,在狱警带着监区在押人员观看图片时,该学员很快走到他旁边,站在身边一直跟着他。狱警散布谎言,学员就用更大的声音做真相讲解:“不是这样的,我自己就是通过炼功身体好了,我们家人都受益了……”学员不断揭露中共谎言,澄清事实真相。他的声音更大更响亮,已盖过了狱警,图片展成了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讲解会。狱警一看,也讲不下去了,非常生气,就说“我没法讲了!不讲了!”然后他瞅向大队干事,向他求助,希望他给自己撑腰。没想到,大队干事好象没看到一样,不管不问的,而且看到他还偷着直乐呢。狱警一看,一下子觉的太没面子了,气急败坏的伸出双手撵大家说:“都走吧。走!走!你们监区的人都回去吧!”于是大家就回去了。

按说,这在监狱里是一个大事件,但过后监狱没有任何反应,也许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也许是被关在其它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有更多的反迫害举动,也许是监狱警察明白了真相自知理亏,总之,该学员过后并没有受到任何迫害,犯人对此都竖大拇指,敬佩法轮功学员的正气。

广播稿风波

有个狱警本性恶劣,善恶不分,明明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却想通过参与迫害法轮功往上爬。一次,他写了污蔑法轮功的稿子,送到监狱广播室广播。学员听到后,很着急,在广播里散布这种谎言污蔑之词,这影响可太坏了,如果开了这个头,监狱里数千人都会受毒害,所有参与的人都犯了谤佛谤法的大罪了。有个学员就非常着急的找到该狱警劝说:“你不能这样做啊,善恶都会有报应的。”然而,狱警根本不听学员的好言相劝,还肆意辱骂法轮功学员。学员看到这个人已不能用善心感化,就得用重锤敲醒了,于是他极其威严的说:“做这种坏事,那将影响自己前途、未来,甚至会折——寿——的!”他说到折寿时特意加重了语气。

狱警当时气坏了,脸色都变了,转身就去找大队长。大队长也很生气,把学员找来质问,你怎么和警察那么说呢?学员回答:“哦,我们经常在一起开玩笑,那他还骂我呢,他骂我……那不是更难听啊?”大队长一听,也有道理,就没再继续追究,这件事就过去了。以后再不广播诬蔑法轮功的广播稿了。

二十四小时都在炼功

一次,某队长故意问学员:“你炼不炼功?”犯人们的目光一下子都聚集到学员身上:因为如果说炼,不仅学员要被处罚,监室里的犯人都得跟着受处罚,平时他们很多人都是保护学员的;如果说不炼,就是撒谎,违背了真善忍原则。大家也都在看着呢。怎么办?看似很随意的一句问话,里面可是笑里藏刀啊!不知那个队长想了多久,才想出这么一个坏点子。法轮功学员却随口接到:“我炼呢。”大家一下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学员接着说:“我一直都在炼功呢,我走着在炼功,吃饭在炼功,睡觉都在炼功,我们是法炼人,二十四小时都在炼功。这你不知道吧?”所有犯人都松了一口气,某队长一听,再没有第二句话,很快转身走了。

学员也利用各种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有的警察醒悟了,对学员说:“你这人非常好,不能打你这样的人,下不去手,我宁可自己如何,也不想再迫害了,不行就不在这干了。”后来他真的调走了。

制止恶行

有个指导员,和人说话的时候总是骂骂咧咧的带脏字。一次,他跟一名法轮功学员说脏话,学员想:“自己是大法弟子,要维护大法弟子的尊严,不能允许他骂人。”于是声音挺大、但很平和的对他说:“某指导员,我对你可是尊敬的。”一句话,使大家一下子很静,都瞅向这个指导员。就这一句话,以后他再和学员说话不带脏字了。

有个杂工,非常有钱,平时赌局很大。凭着家里有钱,被中队长安排包夹法轮功学员,不让学员讲真相,还诬蔑大法。一次,他阻止学员讲真相,学员没听,继续讲。杂工心里有气,收工时,他“哐”的一拳砸在学员的脑袋上,学员想“一定得制止他,不能让他继续犯罪,不然,以后犯人都打学员怎么办?”就严肃的质问他:“你凭什么打我?谁给你的权力?!”到下午,学员就不出工了,并申明,如果这个杂工不道歉,就再也不出工了。

下午,杂工硬把他拖到车间,他就坐那也不干活。管事的杂工过来过问,学员说:“我十多年刑期,今天他打我一拳,明天他打我一下,这样下去,我不得被他们打死了吗?他必须得道歉。”管事的杂工说,“给我个面子吧,他同意道歉,你过去吧。”学员说,“既然是道歉,让他过来给我道歉吧。”后来杂工就过来了,说:“某某,对不起了,以后不打你了。”学员抬头看着他,友好的笑了一下,诚恳的说,“在这都不容易,我们这些人都是好人,你也知道。事情过去就让它过去了,希望以后别再这样了。”此后他对这位法轮功学员很尊敬。

真的好了

一天,有位法轮功学员闻到自己身上有股恶臭的味道,以为脚上踩了脏东西,四处找也没有,到晚上一脱衣服发现,衣服都粘到胳膊上了,撕开一看,胳膊上厚厚的一大片象铜锈一样绿色的脓,恶臭恶臭的,胳膊也红肿了。警察看到都吓坏了,说他要得,把家属都找来了。但学员说没事。警察急眼了,怕他死在狱中,想让家属送他去医院。学员说:“几天就好。”他说:“你不上医院就能好?”学员说:“一定能好!”“多长时间?”“一个星期左右吧!”“你好不了怎么办?”学员反问:“我好了怎么办?”他说:“好了,我跟你一块炼。”“好,一言为定!”

大概五天后,伤口结了五、六毫米厚的痂,到了晚上,眼看着结痂从四周翘起来,第二天一早全部脱落,露出了非常光滑细腻的皮肤。真的不到一周就好了!警察晚上来值班,看到学员细腻的皮肤时,非常震惊。学员提起他说也炼法轮功的事,警察说,他得回北京老家。此后,这个警察对法轮功的看法完全变了,还跟学员约定出去以后一起做买卖。

三、守住心底的善

接水被骂后

监狱里热水供应很有限,监室里的人每次接热水都要排半天的队。要泡面,接一杯就得等一阵,得排两次水才能泡一碗面,赶上有人接的多,到自己这儿就没了。犯人们经常因为接水闹矛盾。法轮功学员非常谦让,每天都是等到最后没有人了才去接水,有时就没有水了,想泡袋方便面也泡不了,就只能干吃。

监狱里有个小伙子,二十多岁,一米八十多的大个,身材魁梧,膀大腰圆。他是个抢劫杀人犯,用锤子砸人的后脑勺,打死后抢劫,共杀了两个人。此人非常搅牙(意思是难缠、自私),还能抓理,一急眼了就凶相毕露。

一次,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看着热水的灯绿了,也没人动弹,以为没人接水了,就去接水。没想到,这个小伙子“嗷”一下不干了,就骂起来了,说他等了好几个,好不容易等到了,才等到就被抢了,很生气。学员赶紧道歉说:“你先接你先接,我真没看到。”诚心的表示歉意。小伙子却不依不饶的,接完水还在骂,学员就一直赔礼道歉。

几天后,还是这个小伙子,他看到有个杂工,是打饭的,表现得非常自私,就禁不住鄙视的说,“他(打饭杂工)这啊,跟某某(被骂的法轮功学员)没法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让法轮功学员完全没有想到,学员的谦虚忍让,感动了这个杀人犯。

打不还手

法轮功学员善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被公认的。一次,别屋的刑事犯过来,晚上七点就把灯关了,学员得看书,不让他关灯。没想到,这个犯人一下子火了,骑到学员身上打,一拳把鼻梁骨打折了,血流的非常多,学员一点都没还手。

警察知道后,要处理这个刑事犯,他竟说学员先打他的。副大队长非常了解法轮功学员的为人,喝斥他:“法轮功(学员)怎么可能打你,你胡说八道!”用电棍电了他一顿。事后问学员:“你有什么要求?”犯人一听,吓得嚎啕大哭,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恳求学员不要追究。

学员考虑到,他是缓二的,缓二的,一年或两年不出事,改无期;无期的,两年不出事,改有期。也有的七、八年没改判,如果出现大的违纪,就等枪毙了。如果这次追究责任,这个犯人就得被枪毙,就没命了,于是跟指导员说:“没有要求。”此人非常感动,犯人们也更加钦佩法轮功学员的度量与为人。

学员坚定的意志和善良的行为也使犯人深受感动,念念不忘。有一次,有位法轮功学员在大街上给人们讲真相,有个人很高兴的说:“我是刚从监狱出来的,我知道你们,我最佩服你们法轮功学员了!我在里边还认识了法轮功学员某某,他是我在监狱里最敬佩的人。这是我电话,你看到他,让他跟我联系,给我打电话啊!”

象又不象的画像

监狱里有个学员会画画,有的犯人就找他帮忙照着相片画像。他画得非常逼真,但有个问题,连警察都觉的惊奇:照片中有些人物原本是很奸诈刁钻的样子,被他画出来后,看起来和本人非常象,一看就是那个人,但人物却没有了原来那些不好的眼神与表情,变成了非常和善美好的新形像,好象被清洗、过滤过一般。

学员自己也觉的奇怪,他从没有刻意的做什么。怎么回事呢?大队长也不解,想不明白。原来学员的心里只有善,没有憎恶奸诈的东西,自然画出的人物充满了善与美。正如唐代穆宗皇帝问柳公权,怎么样才能写好字呢?答曰,心正笔则正。书画作品也反应出一个人的思想境界和修为。有的犯人家属看到画的这么好,拿回去给裱起来了。而犯人也讲义气,想要回报学员,学员不要回报,犯人就说,出去后有事可以去找他。

彬彬有礼的黑道“老大”

一次,监舍里新来个犯人,号称“虎哥”,以前是黑社会老大,扛大旗的。此人身高一米八六,长得五官端正,仪表堂堂,一脸正气,谁都想不到他是黑道老大。他为人处世干脆果断,敢作敢当,家里很有钱,非常仗义,嫉恶如仇,从不小声说话,啥事都亮在桌面上,他相信“盗亦有道”。

入监后,学员就跟他讲述,告诉他修心养性,他很接受,并说共产(邪)党是最大的黑社会,并做了三退。此后他变化极大,对人非常客气,很文明、善良,对法轮功学员也非常尊重,看不起参与迫害的人。大队长开玩笑的对法轮功学员说:“你哪天教教他。”给犯人都听乐了。

监狱超市都是和监狱有关系的人开的,卖的东西都是伪劣次品,还要翻几倍价格,“虎哥”把这事反映到监狱,很维护犯人的利益。警察安排的事,他也有自己的衡量,比如要求产量五百,第二天要求五百五,他直接就砍下去了,产量定得不高。他在时,监区管理是最松的,产量最低,最自由。犯人都非常敬佩他,都说他不象有些黑社会的人那样残忍、狠毒,反而很讲义气,很公正。因此,“虎哥”在犯人中也很有威望。

他手下的人就说:“你现在怎么这样了?以后出去还怎么当老大?”黑社会的人得暴力、冷血才行。他手下的马仔怕他们的老大被法轮功学员带“偏”了,变的心软、太善良了,就劝他说:“老虎必须得有虎威,不能和法轮功在一起。你客客气气的对谁都好,礼尚往来,都没有等级观念了,不行。”作为黑社会,规矩是非常大的,他坐着你不能坐着,三六九等得蹬开,老大绝对不能失身份,不能和“地位低等”的人随意亲近,点个头都不行,都是不能出现的过错。他却认为真正的老大不称霸。他手下的人他都很关心,给买吃的、买药,过年过节买慰问品,犯人们都很尊敬他。

法轮功学员也看过他发脾气的时候,挺吓人的。有一次,监狱想给“虎哥”转监区,整他。监区大队长就让副队长去试探着说,“虎哥”一听就不干了,发狠的说:你转告他,他要是敢动我,让他满门灭绝!大队长吓坏了,就没敢动他。

“虎哥”为保护法轮功学员,找自己的马仔做学员的包夹,不再刁难,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还会帮忙,暗中保护,学员可以天天聊真相。他善待法轮功学员得了福报,监区里他减刑最快,比他有钱的也没有他快,很快就出去了。临走的时候,他放心不下狱中的法轮功学员,告诉犯人要善待他们。

而有个一直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杂工,出监后在一次黑帮内斗中,被人捅了数刀,失去了生命。

警察的善念与福报

有一次,法轮功学员在裤兜里藏了一本大法书,被警察看到,书都被拽出来了,警察又给塞回去,若无其事的走了。还有一次,这个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叫去,问他藏了什么被查出来了?学员说:“就是一本(大法)书。”他说:“啊!我寻思什么事呢?那没事。”学员出来后,这个警察说了一句暗语,意思是没事了,这事也就过去了。

有的警察跟一个犯人说,你跟法轮功学员某某学学,怎么样做人。有时跟别的犯人说,你跟人家法轮功学员好好学学,拜人家做老师吧。

还有一位警察很有正义感,看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他特别气愤,有时把法轮功学员带到自己办公室,给他扒橘子吃,还问,你吃鸡蛋不?我给你带鸡蛋啊?

一位监狱干事没有迫害法轮功学员,得到福报,调到另一监狱,被提为大队长,官升得非常快。

六十个犯人的三退名单

监狱用犯人里最坏的人做包夹,控制法轮功学员,他们的阴谋不仅一次次被粉碎,其中的很多犯人还选择了退出中共邪党、团、队组织,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有个犯人杂工心狠手辣,长的膀大腰圆的,是个笑面虎,绵里藏针。他诱骗法轮功学员,说帮助学员藏资料,警察都不敢动他,背地里却主动效忠警察。他就用“骗和利用”在监狱里立足。当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时,他就不让,故意找学员别扭、诬陷学员。和法轮功学员一起干活时,他特意露出意图,想做包夹。学员识破了他的真面目,善意劝他:“可千万别做这方面的事,这是损德的事,别有这个想法。”给他讲真相,他明知法轮功学员好,还是参与迫害。

有一次,在车间里,一个新来不久的犯人过去和学员聊天,这个犯人是个黑道打手,在缅甸受过训练,很会打仗。杂工不清楚他的底细,就训斥他说:“别总跟法轮功(学员)唠嗑,耽误干活。”就撵他走。这个新来的犯人个子不高,长得象个胖墩,但一身肌肉疙瘩。因为他是新来的,不能丢了面子,就和杂工争犟起来。这个杂工天天锻炼,又仗着个子高大,自己还有理,就想拍他一顿,冲上去就要抓他、打他,结果小个子犯人非常敏捷,反手将他食指攥住,“唰”的一下往后一掰,只听“啊”的一声惨叫,他的手指一会就肿起来了,去医院检查是骨头劈了。直到后来被转走,手指头都没好。后来这个笑面虎杂工和法轮功学员在一个监室,学员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和另一个杀人犯打起来了,就被调走了。

有个吸毒犯,刚進来时不管法轮功学员,后来在警察的胁迫下,在别的犯人的奚落下,开始踢、打、骂学员。有善良的犯人看不过去,劝他说:“人家挺好的,法轮功学员是公认的好人。做事从来都想着别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后来他跟学员接触多了,慢慢转变了观念,不再参与迫害了,还退团了。

犯人们明真相的越来越多,有个小偷犯人,几次组织开批斗法轮功的会,都没人开口批法轮功,没人吱声,谁都不说话,后来就不了了之了,也不再开批斗会了。法轮功学员天天讲真相,某监区数十个犯人大部份都三退了,有个学员带着六十个犯人的三退名单,带着六十个人的希望和未来,走出了监狱大门。

高墙电网阻断不了人们对真理的渴望,酷刑奴役改变不了人们对信仰的坚贞。法轮功学员二十年反迫害的血雨腥风中,做出了巨大的付出,面对生死考验、千古奇冤,他们始终和平、理性、慈悲的向世人讲清真相,犹如照進黑牢的一束阳光,给了狱警和犯人们重新选择光明未来的机缘。请所有善良人珍惜这用生命换来的光明,那是人类永远不灭的真理之光。

转自明慧网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石方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