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中国禁闻

两超级富婆在联合国替中共港府辩护 网民联署抗议

人权理事会日前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第42次会议,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主席、赌王何鸿燊“二房”长女何超琼发表演讲,替,片面指责民众。不过这被认为成效不彰。而由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提供的在现场派发的传单中,两张照片被指露出破绽。

港警在处理港人“反送中”示威中表现强悍。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日前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第42次会议,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主席、赌王何鸿燊“二房”长女何超琼发表演讲,替中共港府辩护,片面指责示威民众。不过这被认为成效不彰。而由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提供的在现场派发的传单中,两张照片被指露出破绽。

当地时间9月11日,身为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主席同时身兼北京市政协委员的何超琼,在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2次会议并发言。中共官媒发布的何超琼发言稿声称,谴责香港暴力行为,指出在过去的95天内,有110场“暴力抗议”,“平民百姓成为严重的受害者”。但何超琼并没有指责港警对示威民众的暴力行为,甚至没有提及港警暴力。

综合媒体此前报导,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主席、赌王何鸿燊“二房”长女何超琼,以及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监察顾问、美心集团创办人伍沾德的长女伍淑清,这两名亲共的、身家过亿的女商人,在9月9日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2次会议期间发表演讲。中共官媒和亲共媒体昨天(11日)发布了何超琼的演讲稿。

香港01报导,有香港9日在Change.org网上发起联署,强调“伍淑清及何超琼不代表香港市民”,认为二人意图合化法或辩解香港当局违反人权情况。截至11日已有一万六千多名网民签署。

联署内容指二人演讲内容目的为保障她们家族的商业利益,强调伍淑清及何超琼并不能代表全香港市民。联署提及二人认为仅行使他们被赋予的权力,已充分显示她们完全脱离现实,对香港市民的人身安全漠不关心,强调“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她们没有必要担心自身在社会及经济上会的自由与平等,而这些正正是正在努力争取及捍卫的。”

联署希望联合国的理事代表明白二人不能代表正在为未来抗争的香港市民,“她们只是为过去三个月在香港发生的种种违反人权行径洗白,包括香港警察向和平游行的人群发射催泪弹、无差别地向人群使用布袋弹及橡胶子弹”。

根据南华早报早前引述两人的演讲词,现年57岁的何超琼和71岁的伍淑清批评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只属于“一小撮示威者的意见,并不能代表750万香港人”,又为香港警察的武力镇压护航称:“世界各地的警察均有使用催泪弹及橡胶子弹,并非香港独有。”不过。何超琼最终发布的演讲稿中未见有此内容。

何超琼在致联合国的题为《香港的真实情况》的一封信中指出,特区政府提出修改逃犯条例是“出于好心”,但却遭到激进示威者的“挟持”,成为“削弱香港政府威信的政治宣传,而香港政府只是为了维护一个已死港人的人权而已”。

何信中所指的“已死港人”,是指去年一名潘姓女子与同样是港人的男朋友陈同佳在台湾旅行时,陈涉嫌在酒店内杀害了潘,并将尸体放在旅行箱弃置台北街上。陈潜返香港被警方逮捕,控告陈盗窃等其他罪名,而由于港台两地并无逃犯移交条例,加上尸体在台湾,香港未能对陈提出更严重的控罪。林郑月娥政府开始时以这宗凶案为借口而修订逃犯条例,但她将过去被列为“拒绝来往户”的中国大陆也“顺便”加入成为今后可以移交逃犯的国家或地区。

由于中共治下的大陆司法制度劣迹斑斑罄竹难书,百万计的港人群起上街反对,因修订条例等于将大陆的恶法伸入香港,港人甚至香港的外国人,只要被中国大陆认定为逃犯向香港要人,香港就得交人,而所谓逃犯的财产也可以因此被冻结。

法广报导说,何超琼和伍淑清两人显然无视百万人甚至二百万人的上街示威,反指反对逃犯条例修订只属于“一小撮示威者的意见,并不能代表750万香港人”。至于备受全球舆论炮轰的警察暴力,两人却极力维护,“全世界的警察都有催泪瓦斯以及橡胶子弹,香港警察并非特别。”两人又说:“按照法律所准许下使用催泪弹和橡胶子弹,是保持警察与示威者一段距离的最有效方法,并且可以避免身体接触所引起的受伤。”

彭博亚洲言论版的主编Matthew Brooker在推特发文指出,香港警察到底是根据什么法律可以用警棍殴打全无反抗站立不动的示威者?为什么我们只听到政府一味谴责示威者暴力而从来没有谴责这样的暴力。

这位彭博新闻主编又针对何超琼的演说称:如果说美国的警察也可以打人,那么香港警察打人也OK,这是奇怪的论述。我就没有看到有很多人为认为一两百万人上街不能代表750万港人的何超琼,根据福布斯的估计,其身家大约为43亿美元,而伍淑清家族所全数拥有的美心饮食集团,在2001年时被外界估计每年生意营业额达到50亿港元,纯利5亿元,如从1956年美心开始创办至今计算,伍氏家族所累积的身家实在难以估算。至于她们两人代表多少港人,那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另据香港01报导发现,在何超琼为中共港府辩护的同时,会议现场派发由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提供的单张却露出破绽。当中包括一张,早前由法新社记者所拍摄、投掷汽油弹示威者疑似腰间有佩枪的照片。

该张新闻照片是在8月31日当日,示威者占据夏悫道行车天桥期间,一名示威者装扮的黑衣人被法新社拍摄到腰间有佩枪,当晚上8点香港01记者再于铜锣湾拍摄到同一名黑衣人在街头投掷燃烧弹,身上依然有疑似手枪物体。该男人随后被怀疑是乔装示威者的警员。

另外,还有单张上印有一张军装警员执法的照片,图中所有警员都有展示警员编号,单张的注解指:“警方采取必要的清场行动前,明确地向示威者举旗警告,要求他们离开。

香港01称,该张照片其实是5年前占中时期的旧照。由《东方日报》在2014年11月25日拍摄的旺角朗豪坊商场外场面。

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在联合国派发的单张,当中印有多张军装警员执法的照片,右下角的图片注解指:“警方采取必要的清场行动前,明确地向示威者举旗警告,要求他们离开”,惟照片是5年前占中时期的旧照。(网路图片)

香港自6月9日发起百万人上街游行,反对港府提出的逃犯修例,直至目前仍在持续,活动遍地开花。

香港示威者以灵活和创新的手法,将香港警察暴力和北京支配香港的事实透过多个渠道向世界披露,加上香港近数个月的示威活动已经吸引大批外国传媒派员报导,中共在国际舆论战上显然是节节败退。法广认为,这次由两个超级富豪的女资本家到联合国为香港政府辩护,成效自是不言而喻。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刘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