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中国禁闻

曝习近平内部金钥匙讲话 经济问题动摇中共执政地位 中南海找到重大解决方法

纽约中国问题专家曝内部讲话说,经济才是香港问题金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若属实,表示习近平在避重就轻。港大教授分析:习近平在香港问题上得不到真实情报。不断渗透港企,新一轮斗地主的目标转为李嘉诚。亲共香港大成行创办人陈祖沛已经是前车之鉴。专家分析,动摇中共地位,中共抢夺私企解决没钱问题。磨刀霍霍?!中共官媒评要对香港「剜除毒瘤」。

习近平内部讲话:经济才是香港问题金钥匙

法广报道,美国知名汉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教授黎安友日前撰文透露,习近平最近在一次没有公开报道的讲话中表示,经济发展是解决香港所有问题的金钥匙。

图片: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

习近平提到香港局势时说,派遣军队在政治上将是一条不归路,中央政府会保持耐心和克制,让地方政府和警方来解决危机。他强调,经济发展是解决香港今天所有问题的金钥匙。

报道指文章还援引两位跟中共政府内部人士来往密切,并且要求匿名的中国学者的话说,中国对香港危机的反应根植于自信而非焦虑。首先,北京相信香港精英和很大一部分香港群众不支持示威者。香港问题的症结集中在经济领域,特别是停滞的收入和飞涨的房价,而非政治问题。其次,尽管存在混乱无序的表象,中国对香港社会的控制仍然足够强硬。中国在香港培养了一批忠心的地下党员,而且和香港工人运动以及黑社会建立了联系。

该报道说,最后,北京相信许多普通公民惧怕改变,并且示威造成的混乱让其不胜其扰。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从中共打李嘉诚斗地主的路子看,这个内部讲话很合拍。但可能说明习近平在避重就轻。无论习近平是否知道香港的真实情况,按照共产党人的思路,只要反对共产党,就都被定性成暴徒。共产党不可能让香港人真普选,那么转移视线说成经济问题,就不会触及共产党统治的根本问题,也就是回避了中共的道路自信问题。邓小平为何提一国两制,不敢提一国良制,还不是因为中共统治,在自由选择的情况下,没有人接受。

港大教授:习近平在香港问题上得不到真实情报

知名美国政治学者、中国问题专家、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系的名誉教授卜约翰,9月6日刊发在《香港自由新闻》上的这篇文章认为,如果北京的情报收集方式不加以改革,通过多种方式获得香港的真实信息,北京将会重复同样的错误。

卜约翰文章分析认为,首先,也是最根本的,就是该党的运作就好似在一个狭窄的回声室中一样,基于意识形态来决定什么样的看法是允许的,什么内容可以向上报。

卜约翰预计,北京会让国务院港澳办和中联办对假情报负责。但是,如果北京不对党内收集情报的方式进行根本性改革,以允许通过更多的多样化方式弄清真实情况,那么就将会继续重复着与过去一样的错误。而该党更准确地认识到香港发生的事情为时已晚。

回声室效应是指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一些意见相近的声音不断重复,并以夸张或其他扭曲形式重复,令处于相对封闭环境中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实的全部。

另一个造成假情报的情况是,中共严重依赖自己在香港的那圈子人得来的报告,包括设在香港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的代表们。中共对这些人的任命是基于几个考量,包括忠诚度和可靠性。对中共来说,这些人是“可信的”,不可能颠覆中共这条大船。而从其他渠道来的信息,中共根本就不在意。对于一个与大陆不同的、在半自由和开放环境的政治体制运作下的香港来说,中共的这种做法是一个灾难。

文章说,在当前的政治危机中,在香港的那些全国人大和政协代表们大多保持沉默,当被北京当局督促时,他们便公开表达党的立场。

文章指出,因为这个党强调要这些代表们正确而一致的发声,因此,他们往往都非常谨慎。他们担心做错了对保住中共给的头衔不利。因此,在危机中,香港人不能依赖这些代表们来公平地调解纠纷。而这些跨境关系扩大了香港的官方回声室效应。

江泽民“闷声发大财”,央企持股港企

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西方资金大量进入中国大陆,同时也在江泽民“闷声发大财”思路的指导下,大批红色资本、权贵甚至大陆地产商源源不断地进入香港捞钱。

至2016年底,香港市值最高的20家上市公司中,有一半是央企和中资,包括腾讯、中国移动、中国建设银行、中海油、中国工商银行、中信集团、中银香港、中国银行、平安保险和中国海外发展。

同时,很多央企资本大量投资港企。

如中国联通持有电讯盈科逾18%的股权,中国国航持有近三成的国泰股权,南方电网持有中电在港三家电厂的三成股权。香港金融业当中的港资更是已所剩无几。

中共新一轮斗地主的目标:李嘉诚

纽约时报形容,李嘉诚如今成为中共新一轮「斗地主」的目标。虽然香港企业在与中国不同的法律架构下经营,但仍靠中国市场获利。而中共官媒正开始威胁或羞辱「任何挡道的商业领袖」,李嘉诚及其他香港房地产大亨,应该为香港今夏的抗议活动负责。

文章指出,「斗地主」的重现,将中共对商界态度的转变暴露无遗。香港房地产大亨们曾是北京与商界之间台面下的最大受益者,只要他们帮助中国实现经济梦想,把政治交给共产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如今,随著中共对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加强控制,商业已成为另一种控制工具。不够忠诚的商业领袖可能会突然发现,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定居马耳他的企业家陈天庸对《纽约时报》表示,共产党公开对李嘉诚施压,是一种杀一儆百的手法。“如果他们(中共)能这么轻易地与李嘉诚翻脸,我们这些人会是什么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香港大成行创办人陈祖沛的教训

1949年以前,香港大成行创办人陈祖沛特别支持中共。陈对当时的《华商报》、《文汇报》、凤凰电影厂等中共在港宣传机构慷慨解囊,给了大量资金;国共内战期间,共捐款10万港元及其它物资慰问南下的中共军队。

1949年以后,陈祖沛深信“共产党把工商界当成真朋友,只要跟着共产党干,一定前途光明”。1950年,中共发行第一批国债时,大成行认购公债15万份。在中共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时期,陈祖沛发表《要认清社会发展规律,掌握自己的命运》、《在高潮中争取立功》等文章,带头把大成行并入国营企业,“公私合营”,把大成行送给中共。

1957年,中共在大陆发起“反右”运动,陈祖沛被定性为“工商界右派集团总头目”。陈在批斗中被逼跳楼,没有丧命,跛了一条腿。直到1979年,陈祖沛才得以被中共“平反”。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对中共来说,香港的商人只是可以利用来巩固其统治的一个棋子。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陈祖沛就是先例。到了这次反修例事件,李嘉诚又是一个例子。但李嘉诚至少还有先见之明,在中国大陆和香港只留下了其家族10%左右的资产。

经济问题动摇中共执政地位,中共抢夺私企解决没钱

华府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对大纪元表示,中国经济出问题后,就动摇了中共执政的“合法性”。中共从去年到今年已开始向“社会主义原来那一套”转变,又开始抢夺私企。

他说,中共意识形态已经崩溃了,老百姓不反它的唯一理由就是中国经济在增长,这和中共宣称的“吃饭就是最大的人权”一样,“你今天吃一口,明天吃两口,后天吃三口,这个老百姓就认同”。

“如果倒过来越吃越少了,那中共的合法性就出问题了。现在中国在往这个(公有化)方向走,这是它整个社会基础有问题的一个前提的情况。”石藏山说。

石藏山认为,中共现在这条破船已经没有了方向。中共当局现在正往“左走”,强力打压中共党内的自由派,所有的异议人士。中共左派也不买账。如香港的送中条例已触犯中共红二代和中共权贵的利益,所以港人在国际上要登反送中广告时,就传出大部分广告费是红二代和中共权贵集团出的。

磨刀霍霍?!中共要对香港「剜除毒瘤」

2日清晨,中共中央级喉舌《新华社》发出一篇题为《严正执法剜除暴力恶瘤》的带风向文章,形容持续3个多月的反送中抗争是「黑色恐怖」已近疯狂,要求「止暴制乱,必须彰显法治的力量,剜除毒瘤,将所有暴徒尽快绳之以法」。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杨小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