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中国禁闻

就医反遭逮捕 香港示威者投奔“地下诊所”

来源: 德国之声 作者: 杨威廉 罗法

过去几周警察与者之间的冲突越演越烈,但因为对政府已完全不信任,他们认为去公立就医相对被的风险也升高。

香港街头的抗争迈入第五个月。警方在过去几周也开始扩大追捕示威者,就连公立医院也不放过。许多在抗争中受伤的示威者为了避免被逮捕,不再前往公立医院就医,转而透过非正当管道寻求医疗协助。

香港警方上周末在街头追捕示威者时,两张照片传到了医护志工的Telegram群组内。照片中是一名22岁示威者肿胀的左手臂,传送讯息的人说他怀疑这名示威者的手臂被警察打到。他们透过Telegram安排这名示威者到非官方的医疗院所照X光,结果显示他左手臂的尺骨脱臼了。

随着香港街头的冲突越来越暴力,不少示威者因害怕去公立医院就诊会被警察逮捕,便刻意避开公立医院。医疗人员私下透过Telegram建立名为“地下诊所”的群组,替许多受伤的年轻示威者进行治疗。

寄出左手臂骨折示威者讯息的人告诉美联社,该受伤的示威者有许多朋友在就医的过程中遭到警察逮捕。地下诊所表示,他们目前已治疗了300到400名示威者,而他们的伤势包含骨折、脱臼、挫伤或长时间吸入催泪瓦斯引发的咳血。根据该团队的统计,过去一周示威者的伤势越来越严重。

一名擅长中医的医护人员表示她已治疗了60到80名病患,而许多伤势都是由催泪弹或其他发射物体所造成的。这名女子免费运用针灸替示威者减缓疼痛。

这些案件显示,在中受伤的人数很可能超过公立医院所统计的1235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说,1235个受伤的人当中,有超过300人是港警,而他们是根据香港18家医院的急诊部数字来做统计。

香港的社会信任度很低,所以想要统计受伤人数及医护人员的人数十分困难。但美联社指出,根据他们的访谈结果,私下接受医疗救治的规模可能远远超乎想象,而这也代表示威者拥有一定程度的社会支持。

一名姓黄的女实习医生告诉美联社,她的主管并不知道她是Telegram群组“地下诊所”的成员。她通常在结束轮班后,会在晚上根据示威者传来的照片,替他们做初步诊断。接着,她会透过“地下诊所”的联络网联系医生,并安排示威者接受进一步的问诊及治疗。

在“反送中”示威刚开始时,黄小姐在前线提供医疗援助,而在七月底,她因意识到示威者的伤势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所以决定透过Telegram协助组建“地下诊所”。黄小姐表示,政府所公布的受伤人数不准确,因为示威者在不信任政府的情况下,都会为了不被逮补而选择强忍疼痛。

“地下诊所”的医护人员有时会替示威者进行简易的治疗,让他们可以延后几天去公立医院就医,这样的话,病患就可以在问诊时坚持自己不是近期在街头抗争中受伤的。10月7日“地下诊所”收到一个案例是一名20多岁示威者的脖子伤势。他疑似在被橡胶子弹击中脖子后,出现一个圆形的伤口,而这也导致他吞咽困难。“地下诊所”的成员迅速找到一名医师在他个人的诊所替这名示威者治疗。

美联社向香港医院管理局提起示威者担忧在公立医院就医时会遭到逮捕,医管局透过声明强调他们很重视病患隐私权,并已告诉执法单位必须尊重医院保护病患数据的责任。但这样的说法似乎无法说服示威者。

一名19岁的示威者在10月6日上街示威前告诉美联社:“公立医院都有警察。”他之前曾在示威中遭橡胶子弹伤及右侧腋下,当时他也是透过Telegram找到一间愿意提供免费治疗的私人诊所。

此外,香港屯门医院也告诉美联社一名19岁的孕妇因参与示威被捕,而她在该医院的孕妇病床就诊时,旁边有两名女警在看守她。这样的例子似乎验证了示威者对于在公立医院就医的疑虑。

支持“地下诊所”的医师表示,他们因被示威者感动而决定投入志工行列。一名中医师告诉美联社:“这些孩子是在为整个世代的自由奋斗,而对跟我一样不敢上街示威的香港人来说,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治疗他们的伤势。”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赵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