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台上是人 台下是鬼” 官媒曝亿元贪官胡志强案细节 牵出李鹏旧事

2019年10月11日 12:10 PDF版 分享转发

曾关心下属老婆“当锅炉工”,结果获雷人回应。

8月20日至21日,西安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陕西省市委原受贿一案。中共中国新闻周刊》最新一期题为“胡志强:省委书记之子官场浮沉”的文章,披露了这名原山西省委书记之子的官场浮沉,其中也触及今年已去世的前中共总理李鹏

贪官自比推磨小鬼网民:“越是叫的欢的心里越是有鬼”

据官媒前述文章称,胡志强是山西省委原书记之子,他的仕途轨迹给外界留下了“”“卖官书记”“庸官”等形象。他在所谓“忏悔”中自称:“我实际上如同一个推磨的小鬼,是老板用钱诱使下为他站台办事的。”

胡志强在陕西省榆林市主政将近10年,曾自诩清官,经常发表高调反腐言论。他2014年作为榆林市委书记时,曾在榆林市委反腐败协调小组会议曾称:“领导干部最大的诱惑是自己,最难战胜的敌人也是自己,一旦经不起诱惑,带着私欲用权、带着捞一把的心态做官,就会滑向罪恶的深渊”。他还在《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题为“书记抓抓书记”的署名文章,文中说,“一定要坚持书记抓、抓书记,把责任层层传导下去,一直传导到最基层”。

4年后,这位书记真的被抓了。在陆媒题为“喊着‘书记抓抓书记’的书记真的被抓了”的文章跟贴中,网民的反应比较激烈:“越是叫的欢的心里越是有鬼”;“这就是真实的官场现形记”;“台上是人,台下是鬼,这是大多数官员的真实写照。”“自己监督自己自己查自己,永远抓不完。”

胡志强:我实际上如同一个推磨的小鬼。(网络图片)

公开资料显示,现年56岁的胡志强是前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之子,2001年11月起历任陕西省咸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咸阳市委副书记,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2008年2月转任榆林市,先后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2011年7月至2017年4月任市委书记,期间还兼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2017年4月任陕西省卫计委党组书记直至2018年6月落马。

2018年12月,胡志强被双开。通报指,胡志强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交织,破坏政治生态,搞政治攀附,“搞封建迷信活动”,对抗调查;利用职权在职务晋升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干预和插手重大工程建设项目等。

胡志强涉贪逾亿财物清单曝光庭审否认大部分指控

据《中国新闻周刊》文章称,胡志强受贿案因案情重大、复杂,案卷材料多达149册。庭审时,西安市检察院对他的56项指控中,包含陕西前首富、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高乃则、榆阳区浩然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烨等22名商人,以及米脂县委原副书记刘焕、佳县县委原书记辛耀峰、神木市委原书记张生平等34名官员,受贿总金额超1亿元。

西安市中级法院审理胡志强受贿案的起诉书显示,2003年至2017年,胡志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公司和相关个人在项目审批、工程承揽、煤炭资源整合审批、企业经营、职务调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

胡志强本人或者通过其配偶、亲属非法收受相关公司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5381.8335万元、美元544万元、欧元98.6万元、港币100万元、英镑1万元、黄金制品3380克(价值人民币147.13万元)、宝马汽车一部(价值人民币72.3万元)、奔驰汽车一部(价值人民币69.8万元)、王西京书画作品一幅(价值人民币29万元)、茅台酒10箱(价值人民币24万元)、中央空调一套(价值人民币4万元)。

上述涉案外币数额,以目前汇率折算发现,胡被控收受财物合计价值人民币超过1亿元。

但庭审时,胡志强否认了绝大部分指控,只承认收受礼金300多万元。他还表示,曾遭遇办案人员刑讯逼供。

“清官”父亲照应儿子仕途李鹏打电话关心其妻获雷人回应

胡志强的父亲是曾有“清官”之称的中共山西省委原书记胡富国。在胡志强落马后,多家中共官媒在报导胡志强案时,均强调其为山西前书记之子。

现年82岁的胡富国退休前长期在煤炭系统工作,曾任中共煤炭工业部副部长、国家能源部副部长,之后任山西任省长、省委书记多年,1999年调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2005年退休后一直担任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会长。查询这个协会资料发现,里面有大批中共前高官站台,众多商畀大佬加盟,而胡富国已连任两届会长。

胡志强1988年9月从北京财贸学院毕业后,仕途一路获父亲照应。胡志强毕业时被分到国家工商管理局企业司工作。当时,他的父亲胡富国担任主管煤炭行业的国家能源部副部长。

1992年,胡富国出任山西省代省长。同一年,国家计委、能源部和山西省政府联合组建大型国企华晋焦煤公司。1993年,就在父亲胡富国升任中共陕西省委书记的同一年,胡志强进入华晋焦煤公司总部任办公室副主任,并且仅用了三年就升任公司总经理助理。

1996年,胡志强又去了另一家大型能源国企神华集团,先后任集团实业开发部副经理兼项目处处长、经理。2001年,胡志强离开国企进入政界,担任中共陕西省咸阳市委常委、副市长,市委副书记。2005年,胡志强升任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2008年出任榆林市市长,2011年担任榆林市委书记。

胡志强与其父亲胡富国的履历有明显交集,但早年官媒不仅不认为胡志强受到父亲的荫庇,还将胡志强的“奋斗”当做胡富国“清廉”的证据。《中国老年》杂志2017年第08期刊发的《胡富国:清官为民总被铭记》一文提到胡志强“中央决定西部大开发时,他放弃了收入高、待遇好的工作,主动要求去西部工作,整整奋斗了八年,后任陕西榆林市市长。”

但胡志强在榆林市显然官声不佳。2017年4月,胡志强卸任榆林市委书记,出任陕西省卫计委党组书记。胡志强离开榆林市不久,就有榆林商人赵发琦实名举报他的腐败问题。包括买官卖官、贪污受贿、在其父亲老家大肆修建祖坟、祖居、寺庙等等。

据爆料称,胡志强的母亲以“常根秀居士”的名义出面牵头重修其老家的安乐寺。该寺供奉的翡翠玉观音价值在2亿元以上。寺的功德碑显示,“大批国企老板都捐了钱”。

而胡志强在榆林对其治下的各区县的书记、县长等职位实行明码标价,如要当榆林“南六县”的书记、县长,需两千万至三千万,“这在榆林官场已成为公开的秘密”。

胡富国在位时,被官媒捧为“清官”。

《中国新闻周刊》文章称,1963年10月9日,胡志强生于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丹朱镇下霍村。胡志强是家中老大,还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他出生时,母亲常根秀是农村妇女,父亲胡富国正在辽宁阜新矿业学院(现辽宁工程技术大学)采煤系煤层地下开采专业读书。”

1982年,胡富国官至煤炭工业部副部长,三年后,出任国家能源部副部长。文章提到,1990年春,中共《人民日报》在头版发表《副部长夫人烧锅炉》一文,报导了胡富国任能源部副部长时,妻子常根秀在能源部家属院负责给澡堂烧锅炉的事。

该报导称,有一天晚上,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给胡富国打电话说:“老胡啊,我今天看了报纸才知道,你的夫人还在烧锅炉。”胡富国说:“谢谢总理关心,我是个农民的孩子,已经对我够好的了,不能所有的官都让我一家人当了。”

据悉,胡富国一家三官,都是肥差。除了长子胡志强,胡富国还有次子胡文强,是现任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南风化工董事长、党委书记。

胡富国号称中共“清官”,但据《大纪元》报导,胡富国很早就投靠上了薄一波,登上山西省官位,与薄家四子称兄道弟。胡富国在位期间,还涉假扶贫、贪污巨款等丑闻。

胡富国获江泽民包庇与薄令密切胡志强也藉此大搞攀附

胡富国任职山西期间,1998年5月被记者曝光大搞政治形象工程、骗取农业部2.8亿元巨资的内幕。该记者事后遭打击报复,被判刑12年。但是,1999年6月,胡富国就卸任山西书记,调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

当时有海外报导披露,罗干操作公检法构陷打黑记者。在江泽民包庇下,胡富国远离山西官场险境到北京任职。

胡富国还被指早年投靠薄一波,与薄家四子称兄道弟,是薄熙来的“大师哥”。据报胡富国不只为搏官位不择手段,还为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以“扶贫人物巡展”名义拉拢一批政协委员到重庆为薄保驾助威,吹嘘重庆模式是中国的“希望之星”。

2012年5月,薄熙来被免职后,胡富国不但在公开场合为薄鸣冤叫屈,还暗地里为薄脱罪出谋划策。

此外,有海外中文媒体报导指,胡富国被曝是“山西帮”成员,早年曾送给令计划1,000万元,他还是前铁道部长刘志军腐败案的中心人物,为山西女商人丁书苗与刘志军牵线搭桥。

胡富国号称“清官”,与薄令关系密切。(网络图片)

而据《中国新闻周刊》最新披露,陕西官方反腐宣传片中,有一个指胡志强热衷于政治攀附的细节。

片中透露,2010年7月时任榆林市长的胡志强,到重庆参加一个巡展活动。时任市委书记薄熙来与胡志强是山西老乡,胡志强就借此机会,准备了名家画作拜见薄熙来,希望在仕途上得到薄熙来的关照。

另据《财经》杂志报导,胡志强还和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令计划妻子谷丽萍熟络,中共十八大之前,谷丽萍多次赴榆林,均由胡志强妻子陪同。

官媒证实胡志强与薄令的关系密切,也呼应了此前外界报导中有关其父胡富国与薄令的关系。

来源:看中国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石方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