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贿赂江泽民等家族 德银行中国捞金术曝光

2019年10月15日 14:39 PDF版 分享转发

《纽约时报》和德国报纸《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Zeitung)的最新调查发现,德意志(Deutsche Bank)20年前进入时发现面临同行激烈竞争,为赢得业务其不断建立与高层及亲属的人脉,大胆行动的背后其实就是走穴和潜规则。

该调查涵盖电子表格、电子邮件等机密银行文件,还有对高层的访谈和内部调查报告,发现这家国际知名银行向能通达中共高层的顾问支付了数百万、雇用了数十名执政的中共高层亲属,同时还给了一些政治精英的家庭成员送大礼。

以下是《纽约时报》和《南德意志报》的最新报导,德意志银行向中共高层靠拢的几个要点。

第一、在中国,最重要的是您认识人

与其它投资银行一样,德意志银行也很早就了解到,“关系”对确保在中国的交易至关重要,特别是要与控制着中国大部分资产的精英人士保持关系。

在2002年至2012年期间,德意志银行总裁约瑟夫·阿克曼(Joseph Ackermann)找到张红力(Lee Zhang),请张加入德意志,帮助该行在中国拓展业务。

张红力当时是德意志银行的长期竞争对手高盛(Goldman Sachs)驻北京办事处的高管。等张红力加入德意志银行后,便果断采取行动,很快就让德意志银行在一些大型中国国有企业的公开发行股票中占了一席之地。

张红力给银行带来的转变非常大。才入驻中国两年,德意志银行总裁阿克曼就被安排与时任中共国家主席会晤。该行还为高端客户支付高尔夫球账单,客户包括后来的中共总理温家宝的儿子。

阿克曼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向我介绍了各种各样的人。”

2006年,德意志银行在中国工商银行的首次公开募股中发挥了领导的角色,这是当时全球最大的一次银行股上市。这笔交易不仅给德意志银行带来了一笔意外之财,还给了它在中国新的“吹牛”资本。到2011年,德意志银行跃升成为中国和亚洲地区(日本以外的)首次公开募股的头号发行银行,名列彭博社银行排行榜的首位。

图为张红力,于2018年卸任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曾在2014年8月8日被其前雇主德意志银行在香港告上法庭。*

第二、用礼物获得政治精英的宠爱

根据德意志银行的内部文件,该行向中共官员、他们的家人和头号中国国有公司的高管送出总计超过20万美元的礼物。

比如:当时的国家主席江泽民获得了一套Bang&Olufsen音响系统。其它的礼物还有:一瓶1945年的拉菲罗斯柴尔德城堡葡萄酒、羊绒大衣、高尔夫俱乐部和豪华酒店的住宿,甚至还包括有婴儿汽车座椅,内部文件估价为3,977美元,送给了当时国有石油巨头中公司的一位高管。

“他们说,高盛和摩根大通在这样做,所以我们也应该这样做。”阿克曼在接受采访时说。

第三、付钱给顾问四处搭线

当德意志银行在2005年想购买一家中资银行的大量股份时,它聘请了一位名为黄绪怀的顾问。黄帮助提供了竞标信息,使德意志银行得以中标。黄获得的报酬超过200万美元。

德意志银行知道黄绪怀与总理温家宝家族有密切关系,可能触犯银行的合规“红旗”,但该行还是再次雇用黄,并支付了300万美元作为报酬。

根据统计,该行共向七名中国顾问支付了价值超过1400万美元的报酬,这些顾问都帮助德意志银行在中国赢得了其与国有公司的交易。

第四、雇用政治精英的子女

德意志银行积极招聘中共政治精英的子女。根据该银行律师制作的电子表格,招聘的新员工中有数十名是年轻的、缺乏经验但有很好的人脉关系。

其中有一名新人被一位银行高管称为“可能是见过的最差候选人”。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得到了在德意志银行的工作,因为他的父母是大型国有公司的高管。

甚至一名员工在给同事的电子邮件中指出,某位职位申请人“不符合我们的标准”。但在获知申请人是当时中国宣传部长刘云山的儿子后,他得到了工作。

而对合格的候选人,德意志银行也经常根据他们的人脉关系进行评估。一位银行家指出,另一位候选人王希沙(其父现在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可以“接触”广东的一家国有汽车制造商,当时她的父亲是广东省的最高官员。

德意志银行对19名“关系雇员”的内部调查发现,他们帮助银行带来了1.89亿美元的收入。

“这是一个讲关系的国家。”阿克曼在接受采访时说。“当然,我们培养了这些人脉。”

第五、内部升起红旗警报

德意志银行的内部文件显示,虽然银行的合规官员没有制止该行在中国的某些做法,但一些高级管理人员已经感到不安。

例如,在讨论是否聘请黄绪怀担任顾问时,该银行的合规负责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提出了质疑。“我担心的是,这个人也在为别人服务。”香港合规部负责人李宝利(Polly Lee)致信给高管蒂尔·斯塔福德(Till Staffeldt)。

斯塔福德后来成为德意志银行的全球首席运营官,负责合规、监管和预防金融犯罪,他目前仍然担任该职务。

其他人也担心张红力建立的联系。文件显示,当时德意志银行投资银行业务负责人写信给律师,称他“对张红力做生意的方式、是不是把钱装在信封内送出感到恐惧”。

该行聘请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后来发现,黄绪怀受雇引起了“危险信号”,可能违反了《反海外腐败法》。

第六、德意志银行支付罚款

8月,德意志银行支付了1,600万美元罚款,结束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其的指控。证监会称,德意志银行用腐败手段来维持其在中国和俄罗斯的业务。

德意志银行的内部文件显示,其法律顾问已警告高管们,仅与中国有关,该行就可能面临美国证监会逾2.5亿美元的罚款。

前南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阿克曼在发给《纽约时报》和《南德意志报》的书面答复中说,他已警告该行员工:没有任何业务值得冒毁掉声誉的风险”。

他说,虽然为了增加在中国的收入和利润,他曾给员工施压,但“感到有压力不能成为违反合规、法规或当地法律的借口”。

德意志银行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它“已彻底调查并向当局报告了该行某些过去的行为”,而该行现在“已加强政策和控制,并在发现问题的环节采取了行动”。

声明还提及,报导提到的“这些事可以追溯到2002年,现在已经得到解决”。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李心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