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清华教授遇车祸 5处粉碎性骨折 炼功康复

2019年10月23日 18:55 PDF版 分享转发

清华教授遇车祸 5处粉碎性骨折 不治而愈


视频:王久春教授5处粉碎性腿修炼神奇(2016年)

“我倒下,脑袋撞到地上。此时车不但未停,还继续从我右腿上轧过来。我听见我的脚和腿的骨头‘咔,咔,咔,咔’被车轮压碎的响声……”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学退休副教授王久春被一辆轿车从右侧撞倒,造成小腿和膝盖共5处,右侧的踝骨和膝盖链接的腓骨完全断掉。

此后,她既没有起诉肇事司机,也没有索要任何经济赔偿。医疗专家组坚持她必须住院手术治疗,却被她谢绝,她不愿身体中被嵌入数块最长8吋的钢板,更不愿在医院里躺上一年半载,她知道即使那样,也不能完全保证她能像以往一样行走自如。她坚信自己的腿不会有问题,她坚持一定要回家。

就这样,王久春在签署了一系列承担风险和法律责任的法律文件后,回家了。三个月后,她回医院检查,先前以为她可能精神有毛病的主治医生,惊喜地告诉她,“你恢复得让我非常非常满意,你不用再来看医生了。”

2019年,在“5·13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中,修炼法轮功25年之久的王久春写下了这段神奇的经历,以表达她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感恩之情。

以下文章为王久春遇车祸后,如何康复的修炼交流:

我叫王久春,今年72岁,是新西兰汉密尔顿的法轮功学员。

遭遇车祸 

2015年11月7日早上八点多,在发送介绍神韵的资料时,我正走在盲人和小孩都可以通行的人行横道上,没想到一辆停在人行横道边上的轿车突然发动起来冲着我右侧撞了过来,我倒下,脑袋撞到地上。

此时车不但未停,还继续从我右腿上轧过来。此时我听见我的脚和腿的骨头“咔,咔,咔,咔”被车轮压碎的响声,随后汽车停了下来。我人倒在地上,右腿被车压着,但能看到车里的人。

撞我的轿车司机是位西人女士,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华人小伙子(后来得知他来自中国)。

车祸发生后,他俩只是呆坐在车上发愣。我大声对他们说:“你们快下车把我拽出来啊!”这时后面几辆车上的西人司机都下车过来了,和其他人一起想办法把我从车底拖了出来。

我看到这几个西人司机好像在斥责那个肇事司机,大概意思是说你竟然在人行横道上把人撞成这样!

我的第一念提醒自己主意识要清醒。由于后面车辆的西人司机报警了,于是两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来到停在我身旁。自始至终,我的意识都非常清楚,我没有对肇事司机有任何抱怨,一点都没有,甚至让他们表示一点歉意的想法都没有。

救护人员快速地把我抬到救护车上拉到急救中心,拍了很多X光照片。

医生在X光片子上看到右腿有五处粉碎性骨折:右侧的踝骨和膝盖链接的腓骨完全断了,穿着裤子就可以明显看到骨折处的骨头向外支出;膝盖骨、右腿的左踝骨、右踝骨、右脚后跟,全部是粉碎性骨折。

因为右腿肿的厉害,裤子已经绷得很紧,根本脱不下来,医生就用剪刀把裤子一块一块地剪掉。当时右腿一动也不能动。

警察问我起诉不起诉司机,我说:“不起诉。”

警察又问我要不要经济赔偿?我回答:“不要。”(这笔赔偿金数额不小)

警察疑惑地看一看我,又去问我的女儿要不要赔偿金,我女儿说:“我妈不要我也不要。”


王久春2015年11月7日的踝关节X光片(左)与同年12月4日的X光片(右),对比可以看出,车祸3周后骨折处已有愈合趋势。

离开医院回家

新西兰当地的怀卡托医院的资深医生史蒂夫·麦克切斯尼,在看了我的X光片子后,立即为我成立了四人医疗专家组,并制定了手术方案:骨折后的大块骨头用不锈钢和钢钉固定,那无数的骨头碎片要取出扔掉。要放入四个不锈钢部件,其中最长的一个是八寸长的钢板用来固定撞断的腓骨,还有不锈钢的脚后跟,不锈钢的脚踝,不锈钢的膝盖等。

当主治医生告诉我手术方案后,我说我要回家。我当时没有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我怕他不理解。他听说我要回家,就说:“原来这个人精神有毛病。”

专家组的一位医生对我说:“你知道你病情有多严重么?现在是治疗的最佳时间,有效时间是非常短暂和紧迫的。”

在医院我老是吐,不只是腿,整个人身体都肿了,全身哪都疼,根本坐不起来。想想看,手术后腿上不是钢钉就是钢板,就很难盘腿了。医院是把人当机器修理,从高层次上看,人这里的技术是最低层次的技术,是给常人看病的,而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我心里笃定不要那些不锈钢代替自己的身体的部件。

我想:师尊能在最最微观中造宇宙造大穹,在分子这一层物质里恢复我这条被撞伤的腿那就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在这一点上我非常坚定,从来没有动摇过。我必须马上回家。不管医院的治疗效果好坏,水平如何,这些跟我没有关系。魔难当头我的主元神非常清醒,思维完全在法中运行,我百分之百地信师信法。

因为当时我的手机和衣服全部被拿回家,身上穿的是医院的衣服,我一动也不能动,无法与外界联系。我请求回家,不在医院治疗。

值班医生说,如果医院放我回家,医生是违法的。如果医生能确认我精神不正常,医生就有权直接做手术,因为必须把握治疗最佳时间,抢救我的这条腿。我明白了: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履行法律程序后我才能出院。

在这万分紧急时刻我只有请求师尊让同修(法轮功学员之间的尊称)来医院看望我,这样我才能与有律师执照的同修联络上。

果然,很快就有好几个同修一起来了。我第一句话就是让他们马上与律师同修联系,说明我的需要。两位律师同修放下手中的工作来了。在他们的帮助下签署了一系列承担风险和法律责任的法律文件。

最后,我同意医生对我的腿做些简单的处理:打上石膏并用不锈钢支架从外部固定右小腿,否则医院就不让我出院。我想,只要不破开我的皮肉,不给我打针吃药就行。这样,入院的第五天,一辆救护车把我送回家。

事后我才知道,二周后,如果我撞伤的腿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主治医生就要起诉律师同修。目前我还保存着这封主治医生写给律师同修的信函。

师父的呵护 同修的支持

从医院回家面对的是家庭关,家人希望我住院治疗。多人围绕着我,质问我:“你若瘫在床上,这后果谁负责承担?!”感觉家里因为我回家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这时我首先要求自己静下心来学法(法轮功书籍)向内找,按照师尊的要求标准(真、善、忍)去想问题,去行动。我按时学法,身体不能动就听炼功音乐,做手的炼功动作。

同时,平时做的报纸排版的工作照常做,但是一个版面排下来疼得满脸泪水,连上衣前身都被泪水湿透。网上学法照常进行,期间我还学会了在网上粘法轮功真相贴。

在剧痛来袭时我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好像气都喘不上来了,我求师父,说:“师父,弟子现在剧痛喘气费劲……”还没等说完这句话,我就睡过去了,等我醒来时剧痛已经过去。师父时时都在我的身旁,看护着弟子,保护着弟子闯关,慈悲的师尊给了我一切。

通过理智坚定的努力,我突破了家庭这一关,所有这一切与同修的支持密不可分。在第一时间知道我被车撞后,奥克兰的一位老同修,在大使馆前证实法的同修,天国乐团的同修都正念帮我;同修到家来看望我并与我交流如何提高心性、面对困境;两位律师同修以及汉密尔顿部分同修一直不断与我交流……和这些同修交流,比学比修,我看到自己未修去的执着心和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需要提高的方方面面。

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我的身体也在快速恢复。

主治医师乐得都快蹦起来

我是11月11日从医院回到家的。在12月4日复查时,其它几个部位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只有膝关节没有明显变化。医生说:“膝关节不可能恢复了,我也无法治疗,将来你不会正常走路。”

当听到医生这话时,我脑中立即反映出:“你无法治,我师父能治!”对师父的那种坚信没有丝毫的含糊,没有丝毫怀疑。

出院时我就给自己规定:不使用任何机械器具做辅助工具,不能有丝毫对辅助工具的依赖心。

12月23日的复查显示:与11月7日拍的片子相比较,能看到膝关节有明显的伤后愈合迹象;断骨端对位线良好;甚至那些骨头的碎片好像都是活的一样也在向自己原来的位置移动。

3个月后再回医院检查后,原本认为我坚持回家、不接受治疗、可能精神有毛病的主治医生,笑着告诉我,我的腿恢复的情况让他很满意。

我看到这个西人医生一点妒嫉也没有,他看到我恢复得这么好,乐得不行,乐得都快要蹦起来了!显然我的腿恢复得这么好太出乎他的意料!更想不到我能恢复得这么快!

他说:“你恢复得让我非常非常满意,你不用再来看医生了。”

不仅他高兴,其他几个医生也同样高兴,连在旁边的几个实习医生都一样高兴。

人们密切关注着车祸后的我

我被严重撞伤却不住院治疗一事很快在华人圈中传开,当救护车把我送回家后,有些华人甚至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围着我家的房子转,想看个究竟:法轮功又出个大事了!腿在汽车底下碾压造成粉碎性骨折,不做手术,不治疗,从医院回来了?他们都想看一看结果怎么样?

有的人趴窗户上看,有的索性进屋来看,我都把他们当作是来听法轮功真相的。随着我的腿不断向好的方向发展,原来对我不理解的邻居、朋友、医生和家人,都由原来的斥责、埋怨、甚至等着看笑话转变为佩服、理解和支持。

我的一个邻居,是某华人社团的负责人,这个社团跟中领馆走得很近。我跟他讲过几次真相,他要么找借口避开,要么不接受,对中共诬蔑法轮功的谎言似乎很相信。

我出车祸后,虽然他从未进我家里来看我,但他可能是除了我的家人外,是我骨折不治自愈的最好的见证人。因为我每次走出家门,几乎都能看到他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随着我的腿日渐好转,我也能感觉到这个人在逐渐变化。几个月后的一天,我去坐公交车,与他迎面碰上,他大老远的就高兴地大声喊:“你真伟大!”看起来他蛮激动,是真心的,边说还边举着双手。我说:“是法轮功伟大!是我师父伟大!”

还有一个华人是搞运动医学的,他见面就说:“你这是医学史上的创举!”

奥克兰的一位名流,听到给主流社会讲真相的同修讲到我的事情后,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也无法相信,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人精神正常吗?”他非常急迫地想见见我。

于是,通过那位同修联系,他要与我见见面,当然目的是要确定事情的真伪。这位名流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在新西兰政界、商界和媒体界人脉很广,也很有名气。

刚一见面,他就上下打量我,掩饰不住疑惑和好奇。打过招呼后,他便开始通过翻译向我发问,有的问题问过后他自己都觉得有失礼貌。不管他问什么,我都平静祥和地一一解答。几个问题下来,他仿佛如释重负,他已经确定我的精神没有任何异常,这样他就想知道更多。

接下来,我详细地给他讲了事情的经过:在人行横道上怎样被撞,怎样被从车底拉出来,被抬上救护车,到了医院之后怎样做各种检查,医生的医疗方案,自己怎样坚持回到家。我又告诉他回家后,我没用使用任何药物和治疗方法,只凭着坚持修炼法轮功,就让五处粉碎性骨折的腿和脚迅速恢复。

这位先生听得非常入神,不住地点头,眼神里都充满佩服,连连称赞:“了不起!”我告诉他,这些都是自动的,法轮功自动调整修炼者的身体,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

最后他双手握住我的手,似乎恍然大悟似的说:“噢!原来这就是法轮功!法轮功就有这么大的力量!”

在见到我之前,他已经看过医院给我拍的X光片子,刚一见面时,就仔细观察我走路的状况,看到我确实已经行动自如。在听我讲述事件的详细经过时,他还不时地握住我的手,非常兴奋,也非常激动。他请求与我合影留念,还特意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尊的法像也摄入镜头。

2016年5月,我怀着感恩的心来到美国,参加纽约法会,聆听师尊的讲法,并参加了那次大游行。

来源:正见网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金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