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上海中产兄弟遭政府抢劫 沦为吃低保访民

2019年12月03日 4:32 PDF版 分享转发

维权人士宫敏赓、宫正兄弟原为阶层企业家,经历的诈骗投资行为,财产被一空,而沦为吃。由于信访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兄弟俩去年底在中心撒传单并高喊“打倒共匪”,结果宫敏赓被取保候审,宫正被关押近一年后,近日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刑一年。

上海市中心撒传单维权被捕

当时兄弟俩在上海市南京路步行街抛撒传单,宫敏赓拍下宫正抛撒传单的照片后发到网上,随即被黄浦公安分局外滩派出所警察抓捕。宫敏赓被刑拘一个月,取保一年,手机被没收至今未还;弟弟宫正一直被关押在黄浦区看守所。2019年10月29日一审判决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宫正有期徒刑一年。

去年宫敏赓兄弟被抓后,上海维权人士张瑜因转发事件视频也被传唤问话。如今得知宫正被判刑,张瑜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认为这样的判决是明显地告诉访民:法院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而不是解决合法、合理、纠错提出的问题。权在手上,法在脚下。”

张瑜和宫敏赓是在上海最高法院维权时认识的,“我也是上海法院徇私枉法的受害者之一。长达十五年的诉讼、胜诉、申请执行、信访、上访、刑拘等苦难,至今没有把二套胜诉(原本)可供执行的房产归还给我。无家可归已十五个年头!为什么一个简单的民事诉讼,且均胜诉,十五年未得到依法执行解决?”

日前,张瑜在微信上发出她于11月26日在最高法的续访人员登记表等,就被认定为传播恶性谣言永久封号。

最近张瑜微信号被永久封号。(合成图)

中产阶级兄弟被政府抢劫沦为低保访民

宫敏赓、宫正是台湾商人顾源道的外甥。1992年,年逾七旬的顾源道返乡探亲时,拿出一生的积蓄与上海新埔针织服装厂合资创办上海勃莱琪针织服饰有限公司,投资总额30万美元,注册资本21万美元,其中顾源道出资13.65万美元,占65%;新埔厂出资7.35万美元,占35%,宫敏赓任公司法人。合资方是黄浦区政府下属企业——新光显示仪厂,以浦东乳山路209号产权房名义进行的政府性质投资。

上海勃莱琪针织服饰公司成立一年后,为扩充业务急需大量流动资金投入,经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时才发觉受骗上当,新埔厂作价出资的厂房竟无产权,只有使用权。公司在无法及时取得资金注入的情况下,大量订单失效,导致公司严重亏损。宫敏赓的律师认为黄浦区政府的这种投资行为实属诈骗。

1993年埔东新区成为开发热点,房价飞涨,同地段厂房租金从7、8万元涨到25万元,新埔厂认为吃了大亏,便开始想尽各种法子弄垮公司,以便收回厂房。

1996年初,新埔厂以合营企业连年亏损无力继续经营为由,向中共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提起仲裁,要求终止合资合同、解散上海勃莱琪针织服饰公司。台方则主张合资企业已打开内外销管道,将扭亏转盈,要求驳回申请人之申请。

然而,裁决有失公正,在中方强大压力和威逼下,宫敏赓不得不被迫同意与对方和解,并透过仲裁庭调解。

1997年11月,埔东工商局发出吊销营业执照的处罚决定书,理由是上海勃莱琪针织服饰公司没参加工商年检。据宫敏赓此前向媒体披露,公司营业执照、账册、凭证等财物都被中方取走,根本无法参加年检。

宫敏赓于1996年所做的100万美金外贸退税款,由于公司账册合法退税凭证等被政府取走,后来宫敏赓去查退税款时被告知:“只有司法部门开具调查令才能查。”至今,宫敏赓还未能拿回出口货物的退税款。

当时宫敏赓遭遇公司被政府抢劫时,正值妻子得了癌症在医院化疗期间,还有一个女儿12岁需要抚育,又面临公司债主上门催债。他卖了自己仅有的一套一家三口赖以生存的住房来还债,因此变成了身无分文的穷光蛋。妻子则带着女儿离开了,真是妻离子散。

从此,宫敏赓走上了上访之路,直到2007年才领到每月540元的低保勉强度日。

因2012年上海市一中院的一桩关于房产纠纷的枉法裁判,造成宫正和6岁的女儿丧失唯一的住房而无家可归。由此,宫正也走上了上访之路。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周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