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耶稣诞生千年前 死海古卷已预言(图)

2019年11月04日 12:49 PDF版 分享转发

千年前 古卷已预言(图)

肖辛



《死海古卷》是目前世界已知最古老的文献,用希伯来文、

亚兰文和希腊文写成,对《》经文的可信度提供了震撼证据。

【来源:人民报,文章转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人民报记者肖辛综合报导)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是迄今发现的一系列最古老的希伯来语《圣经》手稿,是近两千年历史的珍贵文物,至今共发现900多卷,其中包括完整的和不完整的经卷。最近一份对其中一小块碎片进行的研究,发现了很多之前不为人知的细节。

死海古卷来历

1946~1947年间,贝都因(Bedouin,游牧阿拉伯人)的牧羊人最早在死海北部库姆兰(Qumran)地区一些洞穴的陶罐中发现了这些经卷。库姆兰在约公元73年的时候被罗马人完全摧毁。历史学家认为,是一个非主流的宗教派系「艾赛尼派」(Essenes)将这些经书藏在山洞里。洞中天然的石灰岩和自然环境将这些文字保留了上千年。据信这些经书来源于公元前3世纪—公元后1世纪之间。

现在存放在博物馆中的经卷的状况,比起上个世纪刚出土时已差了一些。早年的研究人员为了让卷起来的材料易于展开,所采用的软化办法可能对经卷造成了一定损害。很多研究人员正致力于延缓或阻止经卷进一步受损。

这份研究的作者之一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埃德米尔.马希克(Admir Masic)告诉科技艺术网(Ars Technica):「这些是两千年前的文件,记录了基督教起源时期的内容,它们有着非凡的历史意义,我们要想办法保存它们。」

「圣殿卷」(The Temple Scroll)长达25英尺,是其中最长、保存最完好的一卷。里面包括《圣经》系列中的《出埃及记》(Exodus)和《申命记》(Deuteronomy)中的部份内容、建造一座犹太教堂的计划、教堂中的一些规定和仪式等。

在久远的古代,普通羊皮纸由全天然的工艺制造,将动物皮去毛和脂肪后,刮净,撑在支架上晾干制成,由于没有经过任何防腐处理,动物皮质先天的成分都在。

「圣殿卷」有些不同寻常,上面的文字写在羊皮的内侧,而不是长毛的外侧,因此看上去比其它经卷更白一些。而且,它非常薄,只有十分之一毫米厚。

麻省理工学院研究小组有幸得到了「圣殿卷」的一小片,使用X射线荧光、能量色谱和拉曼光谱多种方法结合分析,发现很多之前研究所不知道的细节。

蒸发盐的保护作用

他们发现这种羊皮纸的表面有一层含硫、钠和钙的蒸发盐成分。这可能有助于经卷的保存,同时也使得它看起来更白。这些化合物极易溶于水,当水分蒸发后,这些成分仍会留在羊皮纸上。

马希克说,在硫酸盐中还发现了石膏的成分。据传,古代有将石膏与动物胶混合用来制作画布的方法。马希克认为,古代羊皮纸制造者可能借鉴了这种方法制作羊皮纸,使其更适合在上面书写。

死海古卷的材料混杂有黄牛皮、羊皮、山羊皮等多种。有证据显示,当时的制作工艺更多样化,不像之后的中世纪(Middle Ages)的羊皮纸,工艺已经统一。而且,一些经卷按照东方传统,进行了颜色加深的处理;另一些则没有,遵循的是西方传统。

古代深厚的文化交流

研究人员发现其它一些死海古卷上也存在蒸发盐成分,由此推测这些羊皮纸可能是成品进口到这个地区。这与之前的认知有很大不同。

除了蒸发盐之外,分析还发现了钙芒硝、芒硝和石膏的成分,这些都不是当地常见的材料,进一步证明了这种材料是进口的可能性。

马希克说,这显示了那个时期不同区域之间活跃的物品和技术交流。「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些文明之间存在如此深厚的交流。」

《死海古卷》证实对神的

依据碳-14以及古文的研究,《死海古卷》可追溯到公元前200年左右。对于《圣经》经文的可信度提供了确实的证据。尤其卷最为难得,它几乎完好无损而且与公元900年以后的近代马所拉文本的各种手稿版本几乎完全相同。它包括圣经最早的著名的文本,如「十诫」等等。

《死海古卷》可以证明今天《旧约》里的(耶稣)预言,是早于耶稣来到人世之前数百年到数千年就有的预言。除了预言详述他是童贞女之子,他出生在伯利恒,他从犹大支派出生,他的家族是来自戴维王,他无罪的生活以及他为他子民的罪所做的救赎工作。

希伯来经文中有关于弥赛亚的死亡最著名的预言,其中诗篇22尤其惊人,因为它在耶稣受难一千年以前就预测了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许多具体的情节,例如弥赛亚的手和脚被扎,但骨头不会折断(人在被钉十字架之后,为了加速他的死亡,通常会折断他的腿)。

以赛亚书53中,弥赛亚被称为「受苦的仆人」,也详述了弥赛亚为他子民的罪而死。 在700多年以前,以赛亚书给出了他生活和死亡的细节。

《死海古卷》的以赛亚卷(1Qlsa)的一些残片已经经过4次碳-14测定,包括1995年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研究,和在苏黎世联邦工学院1990至1991年间的研究。这4次研究将它的年代校准在公元前335至324年间。再加上,许多古文字学和书写研究也将以赛亚卷的时间认定在公元前约150至160年。

《死海古卷》有大约3万张残片,大约可以组成825到870部单独的残卷。古卷大部份由兽皮制成,也有纸莎草,还有一张铜制的。书写的墨的原料以碳为主,从右至左,除偶尔有段落缩进外,没有使用标点符号。

圣经考古学研究

在圣经考古学方面,《死海古卷》让考古学家知道一世纪的前后,犹太教内部已出现改革的形势。一些犹太教的苦行僧避居死海旁的荒山野地苦修和抄写《圣经》。

因此,这个圣经书卷和残篇的宝藏,对于研究《希伯来语经卷》的传抄提供极佳的帮助。《死海书卷》确定了《七十士译本》和《撒马利亚五经》在文本校勘方面的价值。

每逢圣经译者考虑修正马所拉文本时,这些书卷给他们提供额外的参考数据。在若干事例上,马所拉文本删去了耶和华的名字,新世界圣经翻译委员会却决定把这个名字恢复过来。对《死海古卷》所作的研究证实这样做是正确的。

有些书卷描述昆兰教派的各项规条和信仰。从这些书卷清楚看出,在耶稣的日子,犹太教不只限于一种形式。昆兰教派所谨守的传统,有些跟法利赛派和撒都该派所守的不同。这些差异很可能促使这个教派隐居旷野。

有若干书卷的残篇提及弥赛亚,书卷的作者认为他即将来临了。这件事特别值得注意,因为路加布道说,当时「民众正在期待」弥赛亚来临。(路加福音3:15)

至若干程度,《死海书卷》帮助了解耶稣在地上传道时,犹太人过着怎样的生活。这些书卷也向研究古希伯来语和圣经文本的人提供可比较的数据。可是《死海书卷》中还有许多书卷仍需作更深入的分析和校勘,也许还会获得更多新的理解。

因此,20世纪最重大的考古学发现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了,它不只是为了让在21世纪继续研究圣经的学者们感兴趣,而更重要的是让人类知道神的真实存在。神曾来到人间,神还会来到人间。△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