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 中国新闻

“被娱乐”的北大

北大最近有点儿火的发烫,但不是因为北大的学术声誉。而是因为8月21日9点20分左右前北大经济学一级教授邹恒甫的微博报料:“北大院长在梦桃源北大医疗室吃饭时只要看到漂亮服务员就必然下手把她们奸淫,北大教授系主任也不例外。所以,梦桃源生意火爆。除了邹恒甫,北大淫棍太多。”消息发布后,引发网友转发狂潮,

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蒋朗朗21日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大学绝无此事,邹恒甫说话“极端不负责任,让人匪夷所思”。蒋朗朗说,对于完全没有事实依据的事情,邹恒甫能说出这样的话,不知道其居心何在,“也许对几年前北大没有继续聘任他而有所想法”。蒋朗朗表示,北京大学将保留追究邹恒甫诋毁或诽谤的权利。

8月22日12点19分,腾讯加V认证,财经专栏作家韩令国微博发出对赌邀请:北大院长、教授潜规则女学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连新闻都算不上,如果北大哪个院长敢说北大没有院长或教授潜规则过女生,我跟他赌一百次,如果我拿出证据能证明北大有院长或教授潜规则过女生,北大在央视发布新闻承认即可,如果我带不出当事人拿不出可鉴定的证据,我从此移民永不回国。

23日晚,北大校方发出正式声明,表示已成立工作小组专门负责此事,并责成学校纪委监察室依法调查核实,同时也希望邹恒甫对调查工作予以支持,最后表示如该微博内容失实,学校将坚决追究有关人员或机构诋毁诽谤的法律责任。北大新闻发言人蒋朗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最关键的问题是邹恒甫一直不肯露面,也不回复北大纪委监察室的电子邮件,校方希望他能够提供具体证据,并强调北大纪委监察室和他在“惩恶扬善”问题上是目标一致的。

8月27日下午北京大学新闻中心就“邹恒甫微博”事件举行首次新闻通气会,由北大纪委监察室专门调查组负责人宣布:截至目前,通过对自2009年12月梦桃源餐厅开业以来纪委监察室和督查室收到的各级各类全部信访举报记录的排查,未发现任何涉及“邹恒甫微博”所述内容的举报及相关情况。同时根据梦桃源餐厅提供的名单,对现在餐厅工作的全部68名工作人员分别进行单独访谈,没有任何人反映自己曾遭受或者听说有同事遭受到“邹恒甫微博”反映的情况。

奇怪的是,北大对邹恒甫的报料响应的很积极,在第一时间新闻发言人就出来表示:北京大学绝无此事。之后又义正言辞的宣布将展开调查,如果属实将严肃处理,如果诽谤,将保留追究邹恒甫诋毁或诽谤的权利。但是,对于韩令国的对赌邀请,北大直到目前,确悄无声息。

这是为什么呢?北大为什么积极的针对邹恒甫的报料,而对韩令国的对赌邀请置之不理呢?在我等草民都知道韩发出了对赌邀请的情况下,北大精英们不会不知道吧?还是在故意装糊涂,不接招呢?

北大在国人的心目中是一所神圣的学术殿堂,在这里,教授、系主任、院长们传道、授业、解惑,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但如今,随着邹的报料,教授、系主任、院长们的形象被颠覆了,国人的怀疑精神让这报料的内容不断发酵放大着,教授、系主任、院长们迅即成为了国人街谈巷议的淫魔。

北大宣称调查仍没有停止,仍在继续联系邹恒甫本人,希望其配合调查,提供资料。

这让我联想起老家村里发生的村长睡别人媳妇儿的事情。村长喜欢睡别人家媳妇儿,而且不只一家。刚好有一年村里换届选举,而且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海选。这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不知道是不是村长的竞选对手利用村长喜欢睡别人家媳妇儿这件事,也不知道这对手是不是文革时期过来的,反正村里的村务公开的黑板上出现了村长睡别人家的媳妇儿的大字报,一时间小村子炸了锅,有些人和村长暧昧是多数村民都知道,但这爆料上偏又出来了一位平时看上去极为贤淑乖顺的小媳妇儿,这让丈夫情何以堪呢?反正我是看到大中午男人追着女人在太阳底下打的场景。但戏剧性的一幕改天出现了,村务公开的黑板上出现了另一些大字报,有的是单独的,有的是几个女人合名的,大意是我们没有和村长有不正当的关系,谁贴大字报说我们和村长有不正当的关系,谁烂舌头,死全家!这充满诅咒的声明近乎于盟誓了,但这好象阻止不了村人对这些人的印象的改变。大家熟知的公开和村长暧昧的女人倒是满不在意,象没事人一样,但那刚被爆料的小媳妇儿,脸上总是挂不住的,逢人就说坏人真多,没事净喜欢造谣。当然了这路人,多数是喜欢当传话筒的大妈级人物。这大妈也只能是安慰她,不要再想这事儿了,不理睬谣言会自己止住的。尽管这样安慰,但等转身走后,这大妈会迅速的把这情形传播出去,有相信这小媳妇儿是冤枉的,有认为这小媳妇儿是装冤枉的。有趣的一个现象是,没有一个人去数落这村长的不是,村长和这小媳妇儿的事情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甚至很多两性间的细节内容被传播着,不知道是不是杜撰,至此,这事情彻底娱乐化了。

当然了,在被大字报揭发后,村长还是受到上级的调查,村里来了很多镇里的干部,带着派出所的警察,挨家挨户的走访,但这时候村民们出奇的统一,在他们嘴里出来的村长简直完美极了,尊老敬贤,清正廉洁,踏实能干,一心为民,能用的词都用上了,还有人生动的举出来了村长帮助困难户的事实,村长此时变成了一个高大全的形象,人民公仆的典范。

不知道村长用了什么法术,镇里的调查组在村务公开的黑板上高调的宣布,村长没有大字报说的睡别人家媳妇儿的事情,而且还贴出来调查的记录,记录上村长当然是人民公仆的形象,最终仍然当选了村长。被大字报的女人们,以及她们的家庭,集体投了村长的票也未尝可知。这时候,村长反倒大方的出入那选举前被爆料的小媳妇儿家了,小媳妇儿也不避讳了,大方的跟随村长出入。好事的大妈是这样转述她的话的:反正我名声臭了,说自己是清白的也没人相信,不如跟了他,还能捞些实惠。

村子里是一个小社会,有它自己存在的运行模式,人们有自己的生存逻辑,并不因这个村子受某个党、某个上级政府的领导,就改变了这村子千百年来的的模式,尽管这模式不同的时候有不同的内容演绎着,但村长睡别人家媳妇儿这事,在中国千百年来的农村社会,就没有杜绝过。

北大也是一个小社会,是社会,就会有吃、喝、嫖、赌、坑、蒙、拐、骗的社会现象,发生教授、系主任、院长“奸淫”某些特定对象、潜规则某些特定对象的事件,并不为奇。奇的是北大这高等学府的领导们,怎么会象村里被曝光的女人一样,发一份没有人被“奸淫”的声明呢?北大纪委是管党内事务的,还能管得了教授、系主任、院长跟哪个女人发生关系?如果党真能管这事,还会被曝光跟两个女人有不正当的性关系?刘志军还会被曝光跟多个女人有不正当的性关系?有哪个女人会告诉北大纪委,自己被北大的教授、系主任、院长“奸淫”了呢?镇里调查一个村长睡别人家媳妇儿的事,尚且知道把警察带上,这事情由警察来询问,难道北大的管理层的法律常识还不如乡镇一级的领导?

我想,北大是知道自己的一些教授、系主任、院长不太检点的,否则为什么不请公安、检察院来执法呢?为什么不敢回应韩令国的对赌邀请呢?北大的脸面难道在邹恒甫那儿比较重要,在韩令国这儿,就可以不要了吗?想必北大已经想明白了,回应了邹恒甫,出来了韩令国,如果回应了韩令国,再出来了李恒甫,王令国怎么办呢?北大纪委不是每天都要忙于调查、回应?况且这些内容是查不清的,即使查清了,也是不能报的,北大那么多人,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可能有,谁敢保证没有淫棍呢?上级党委如果不指示公安、检察院这类的公权执法机构强势介入,北大自己是不会请这些人来调查的,真查的话,相信北大会有很多问题浮出来,那样的话,校长能不能坐下去,得打个问号了?

北大还是象村里被曝光的公开和村长有暧昧关系的女人一样最好,当做没事人,不要再回应了,理不清楚的事情,你们越回应越糟,彻查的话你们一是不敢,二是没能力,在这种情况下,不回应就是最好的回应。如果真向你们说的,北大绝没有这类事,谣言会止于智者。但如果真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道德败坏的人会自己浮出水面的,须知淹死的多数是会游泳的道理。

RSS全文订阅中国禁闻,不翻 墙看禁网,SSL全程加密,安全可靠方便 | Email订阅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赵凌云
标签: 禁网陈良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