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中共高官培养女干部 同一“绝招”各具“特色”(图)

2016年12月26日 12:58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中共官场色官频现,糜烂透顶(网络图片)

中共官场糜烂透顶,透过“反腐”的名义曝光在公众面前。近日有网文指,中共官员多擅长“床上培养女干部”,并熟谙此官场“绝招”的中共官员,不完全辑录如下(排名不分先后)。

1.最早提出从床上培养女干部的官员。

经典雷语:“小乖乖,你年轻有文化,我要把你从床上培养到主席台上。

省宣城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赵增军在担任绩溪县县长时,对一位20岁的美貌情人的许诺:“小乖乖,你年轻有文化,我要把你从床上的高潮培养到主席台上,让你当乡里的一把手,当县妇联主席。”赵增军说到做到,这个女孩子很快便当上了乡党委副,不久就当上了乡党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县妇联主任。当赵增军升任宣城市副市长后,这个女孩又被调到市人大当官。

2.从床上发现并培养最多女干部的官员。

徐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陆正方任上以善于培养女干部著称。据说,陆正方在徐州提拔女干部的快慢以及级别高低,完全根据女性床上表现。他据此培养提拔了百余名女干部。

3.最直白指出官员成长现状的官员。

经典雷语:就得“提钱进步”,女人就得“日”后提拔。

杭州市滨江区区委书记尚国胜对买官者说,男人就得“提钱进步”,女人就得“日”后提拔,除了这,在眼下,谁要能当上官,就不属人类,谁不服气的话,不花钱当个小科长叫我看看,真有那本事,我喊他大爷!话虽直白雷人,却说得深刻。

4.最先从“三陪女”业界发现并培养女干部的官员。

湖北省荆门市市委原书记焦俊贤,也是“在床上培养干部”的能手。他的情妇陈丽原是“三陪女”。为了“培养”她,“焦书记”指令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为这位“床上培养”的“干部苗子”,伪造了假档案:正式党员、正科级干部、大学本科学历三人一起,可谓“三阳开泰”把她抬到了该市开发区文化、广播、新闻出版三个局的副局长宝座!

5.最先从幼儿辅导员中发现并培养女干部的官员。

湖南省某厅副厅长趁上班之际,约机关后勤处一名到家中幽会。怎知二人相聚甚欢时,在某医院当医生的妻子突然返家。妻子发现房门反锁,以为家中有贼,于是开始喊叫,副厅长只好打开房门。妻子见了勃然大怒,要女子跪在地上,连□几个耳光。其后更是冲进厨房拿出菜刀,对准女子的脚后根砍了下去。据说,女子原在厅机关幼儿园,后被副厅长发现并培养成为有级别的干部。

6.最先从保姆中选拔培养女干部的官员。

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把生于河北省馆陶县农村姑娘柳海平,从保姆发展成情人,然后培养成济南市国土资源局机关党委干部,兼任局机关团总支副书记。段义从床上培养女干部最为慷慨,提拔情人的同时,还把其情妇的父母由无业人员“照顾”为济南市的国家干部,并办理了退休手续,情妇的妹妹也成了济南市某机关的公务员。

7.长期坚持从床上培养女干部的官员。

身份、年龄、履历、档案均涉嫌造假,被称作“一身是假”的王亚丽,从一名普通的农村女子,一步步升迁至市团市委副书记,也是官员们从床上培养起来的。王亚丽先是认下了大款干爹王破盘,成功征服干爹贴上了石家庄市交通局长王志峰,王局长从床上把她培养成市交通局科长。王局长外逃以后,石家庄市委常委、张振江接下了继续培养的重任。此后,张的每一次升迁,总会伴着王亚丽的升迁。2001年8月,张振江任石家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当年10月王亚丽调任正处级单位西柏坡纪念馆馆长助理,级别正科;次年8月,王亚丽作为被培养的后备干部下派至鹿泉市经济开发区任科技副主任。2003年2月,张振江任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当年9月,王亚丽在鹿泉一年挂职期满,出任鹿泉市经济开发区党委书记。2007年3月,张振江出任石家庄市人大副主任,而当年4月王亚丽则当选为石家庄团市委副书记。

8.多名官员接力从床上培养女干部。

从警28年的陈光明,是吴国光(原刑警大队大队长,现已判刑)、原局长郭元立(郭退休后)、万某某(后来的刑警总队长)、文强四位贪官接力培养出来的。文强是最后一棒。陈光明很是精明,懂得男人喜欢什么,经常花大价钱去私人会所用极美茵做私密保养。在床上成功用自己的紧致俘虏了文强,被文强培养为“警界女杰”、重庆市先进工 作者、“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劳动模范”、“第五届全国十大女杰”,荣获重庆市警界个人二、三等功和“重庆市首届十大女杰特别奖”等荣誉称号,官至重庆市公安局经侦总队总队长。

9.创新培养女干部的官员。

李泳上了广东原政协主席陈绍基的床以后,被陈绍基从床上培养到广东电视台新闻中心国家一级播音员、副监制,成为当家女主播。要知道电视台播音员也是有行政级别的,不仅是吃官饭的,而且是党的喉舌。

10.主动接受领导在床上培养的女官员。

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尚军,由一名仅有初中文化的女工人,幸运地成为公安系统的“一朵花”,凭借1.68米的身高和超群的“交际”能力,她在“以色谋权”傍上两位省级高官后,演绎了现代版“二凤戏凰”高级妓女故事。在两位省级高官精心培育下,一路春风得意,从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院长,阜阳市副市长,阜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直至阜阳市委副书记,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一路扶摇直上,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从副科级到副厅级的升迁,因此外界给予其“直升机厅长”的绰号。

11、“五毛之父”床上培养23个女干部

除了以上官员,12月15日被判刑14年半的前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被曝本身涉权色交易,获其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均先要和他发生关系。仇和曾在江苏最早公开搞“五毛党”,被网友称为“五毛鼻祖”、“五毛之父”。

据称,仇和在向中纪委交代问题时,亲笔写下他在昆明市委书记任上,与他睡觉得提拔的23个党政系统女下属的名字,这23个女干部现在有一个统一外号:仇宝宝。通常都是他在办公室找女干部谈话,谈完话后,就到办公室里间的卧室睡觉。睡过觉的女干部都得到提拔。

责任编辑:司徒恩

分享到微信

分享页面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