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大陆有些地区贫无立锥 吃茶叶蛋是一种奢望(图)

2016年12月27日 0:18  PDF版 分享到微信

网络媒体报导,大陆很多人以为都可以每天吃“”了。近日,网络作家黄童超在网易浪潮发文“中国人真吃得起茶叶蛋了?”表示,其实有部分中国人,比人们想像的要穷得多。


茶叶蛋(网络图片)

近几年,只要在网上发帖描述中国人生活水平很低,都会招致嘲笑和辱骂。如2015年美国国家地理发布的一篇微博提到,“对于很多中国人,星巴克的价格超出了承受能力”。有些网民看后觉得遭遇了奇耻大辱:“我拿星巴克当水喝已经有些年头了。”那么,实际究竟是什么样呢?利用权威数据进行了分析。

贫困人口人均每天消费支出4.1元

中共国家数据显示,中国大陆农村还有6亿左右的中国人,按大陆现行贫困线标准,2014年底中国农村贫困人口有7,017万,2015年底减少到5,575万。

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4年才达到10,489元。可支配收入中位数还要低一些,为9,497元,大约每天26元。2014年农村人均支出为8,382元,其中花在食品烟酒上的钱只有2,814元,每天大约7.7元。

若把2014年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分成五等,会得到低收入户、中等偏下户、中等收入户、中等偏上户、高收入户分别为:2,768元、6,604元、9,504元、13,449元、23,947元。

据国家统计局研究,处于贫困线下的中国人,会将收入的53.5%拿来买吃的,也就是人均每天食品消费支出为4.1元。

由此可见,那些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中国人,每天都能吃上茶叶蛋绝对是一种奢望。四川大凉山地区生活很艰难,但新华社报导的“大米每10天逢集时才能吃到”、“肉一年最多吃3次”景象,恐怕还是会让一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城里人感到错愕。

即使农村地区很多人没被标记成“贫困人口”,但他们的生活质量并没有上升到“把猪蹄当零食吃”的地步。在国家统计局网站稍微探索一番,就会发现农村地区的人均各项支出/消费量也是远远低于人们想像。

营养不良在农村儿童中盛行

专注于中国农村地区问题斯坦福大学农村行动计划(The Rural Education Action Program)领衔的多项研究发现,即使中国在过去数十年经历了高速增长,中国农村儿童正在遭受各种各样“穷病”的折磨,其中之一是营养不良。

比如2015年中外学者合作的一项研究,收集整理27份调查数据,覆盖中国10个省份,针对3—17岁农村儿童,最后发现:有27%的被调查儿童患有贫血,33%的儿童被土壤传播的寄生虫所感染,16%的儿童患有眼部屈光不正。

而那些留守儿童由于父母在城市工作拥有相对高的收入,留守儿童生活条件也相对好一些,因此比起那些父母均在家的农村儿童,他们感染寄生虫和患屈光不正的机率要更小。

2015年农村教育行动计划参与的另一项中外联合研究,选取陕西南部11个国家级贫困县,调查1,808名6—12个月的发现:48.8%的被调查婴儿患有不同程度的贫血,大约有20%的婴儿存在认知发育迟缓,将近三分之一的婴儿表现出运动发育迟缓,贫血和发育迟缓高度相关。说明生在中国农村的人,从一开始就会“输”给城里人一大截。

营养不良影响儿童智力发育

2016年9月,农村教育行动计划在陕西、河北和云南的抽样调查发现,由于营养不良等原因,53%的贫困农村汉族孩子在2岁到2岁半时,智商测试低于90。这给儿童带来的伤害不可逆转、不可弥补。

农村教育行动计划的负责人罗斯高教授(Scott Rozelle)指出,这很大程度是因为孩子出生后的1,000天内养育不当。结果有时我们还会看到城市一些养尊处优的中学生,在网上指责农村同学学习差是因为不用功,大骂“你弱你有理”。

很多没有享受到低保

中国在1993年开始试点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下称“低保”),1999年推广到所有城市。而农村低保在多年试点之后,也在2007年正式推向全国。

2007—2015年,农村低保覆盖人数从3,566万人扩大到4,904万人(近年来人数略有减少),各级财政支出农村低保资金也达到了2015年的931.5亿元,世界中国局局长郝福满(Bert Hofman)称中国低保是“全世界此类计划中规模最大的”。

但2015年世界银行的另一份研究,认为中国低保制度对消除农村贫困基本没起作用。据研究,2007—2009年,低保在所有年份对于贫困率的减少都不超过0.5%,低保可有可无;而低保每支出1元,只能减少不到3毛钱的贫困缺口,特别是使用民政部的数据,只减少了1毛钱左右的贫困缺口,减贫效率令人堪忧。

世界银行还发现,低保制度本身存在巨大的错位。2007—2009年,活在地方低保线以下的人中,有90%左右的人没有获得低保。而在那些获得低保金的农村居民中,约有四分之三都活在低保线之上。即使最近几年政府一再提高低保线的标准,都不会对减贫起到什么帮助,因为误差实在是太大了。

2015年《经济学人》报道,山西大应寒村的一位村民抱怨,村子里有10户人家获得了低保金,而他们全部都是村支书的朋友。

农村穷人没办法在网上现身说法

此外,文章说,在中国广袤的农村大地,数不清的真正的穷人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到网上现身说法,讲述自己的遭遇。他们不知道自己时不时就被一些人开除出中国人行列,他们或许只想知道怎么活下去。中国要在2020年消除所有贫困人口,但正如《经济学人》所说,山西大应寒村的村民被问到怎么看待这个雄心勃勃的脱贫计划时,都面面相觑,然后笑了。

文章刊出后,甘肃省兰州市一网民说,很好的一篇文章,我就是甘肃农村人,我有发言权,我周围的大多数农民,顿顿吃个像茶叶蛋一样档次的食物的确是种奢侈,当然硬花钱去吃也行,只是其他开支就得削减,茶叶蛋我们这一元一只,每天3元,每月90元,一年就得1,080元,仅仅吃个小茶叶蛋就得花一千多元,比茶叶蛋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花钱。可以说光吃个它就吃掉我一个冬季取暖用的煤炭钱。至于吃肉,不至于一年才吃三回,但一个月吃三回绝对是我们这里的好生活,对了,吃的是相对便宜的大肉,至于牛肉,一年吃不上三回很正常,不是不爱吃,是的确太贵,熟牛肉一斤可要60元!

责任编辑:牛兰克

分享到微信

分享页面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