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被判入狱逾半年5年内不能参选 众志谴责港府打压

2017年08月18日 11:24  PDF版 分享到微信

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被判入狱逾半年,众志谴责港府打压。(摄影:李君雅)
黄之锋罗冠聪入狱逾半年,众志谴责打压。(摄影:李君雅)

记者/主持人:梁路思

香港上诉庭裁决,2014年9.26重夺公民广场案代表香港政府一方的律政司复核刑期得直,3名前学生领袖黄之锋、周永康及罗冠聪被判监禁6至8个月,3人打算就刑期上诉,但5年内不能参选,香港众志谴责港府滥用司法程序,打压异己。

打算就刑期上诉,但5年内不能参选,香港众志谴责港府滥用司法程序,打压异己。

黄之锋、罗冠聪及周永康到达高等法院,在场约数百、包括多名民主派立议员前来声援。(摄影:梁路思)

黄之锋、罗冠聪及周永康,星期四下午2点到达高等法院,在场约数百民众、包括多名民主派会议员前来声援,他们互相拥抱,不少人情绪激动,哽咽流泪,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带头喊口号,表达支持。

3人见传媒时,都预感会被判监禁。罗冠聪表示,3年前的雨伞运动,被香港政府及亲中喉舌抹黑,但无论结果怎样,都感觉自豪,并会坦然面对中共的清算。

香港众志前立法会议员、前学联秘书长罗冠聪:“回顾重夺公民广场这一件事,是雨伞运动的开端,现在,律政司同建制的喉舌都想抹黑成暴力,抹黑参与者是暴徒。各位,你会不会因为参与雨伞运动而后悔,无论结果怎么样,我们的内心都是自豪的,我们3个未来面对所有因雨伞运动,中共要清算我们所有的压力、所有的司法暴力,我们都会坦然面对。”

黄之锋对能参与雨伞运动感到自豪,希望香继续坚持抗争,不要放弃。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我无悔参与雨伞运动,能够在重夺公民广场和整场的占领运动委身在里面,感到非常荣幸,坐监固然不是我们乐见的事情,但是在香港民主步入威权体制挑战的时候,希望各位香港人,当坐监的年轻人都无放弃的时候,大家在监狱外面更加无理由放弃,希望大家在监狱外面帮忙做罗冠聪、周永康和我自己那一份。”

3人之后到法院听判,在场民众长时间拍掌护送。上诉庭的判词指,3年前9月26日晚,当时在政府总部外参与集结有数百人,3人明知冲入政府总部内、俗称公民广场会违法,却仍然一意孤行,又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说法在当时环境根本站不住脚。判词又指,当日强行闯入政府总部,很多都是年青人及学生,3人当时是学生领袖,却煽惑他们犯法、置他们于肢体冲突及可能受伤的风险不顾,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法庭又指三人没悔意,犯罪情节严重,必须判以阻吓刑罚,以防他们重犯及需要以儆效尤。3人闻判后表现平静,有与在法庭的家人及朋友点头微笑,之后被带离犯人栏,由囚车送走。

香港众志常委林淳轩之后在法庭外读出声明,指3位学生已用尽体制内所有方法,在没办法之下才采取公民抗命的方式争取空间,和政府展开对话,但港府一直傲慢不仁。漠视民意,他又谴责港府滥用司法程序,打压异己。

香港众志常委林淳轩:“这几位学生是用尽了体制内所有可行的方法才会采取公民抗命的行动,争取空间和政府展开对话,但政府一直以来对我们的都是视若罔闻,傲慢不仁,今天,我们还见到法庭还有暴力和行使暴力的字眼,是对我们曾经历这个行动和整个雨伞运动参与者的一个极大的侮辱,香港众志今次强烈谴责政府滥用司法程序打压异己。”

根据相关法例,判刑超过3个月者,将在5年内不得参加选举,换言之,罗冠聪和黄之锋均不能参加2019年区议会选举及2020年立法会选举,香港众志常委周庭表示,判决虽会影响众志往后的部署,稍后会进行讨论,3人均打算上诉。另外,香港众志周五会到荔枝角收押所,为被判入狱的人士打气,星期日会游行到终审法院,抗议司法不公。

港大学者:打压不会带来公义

前学民思潮黄之锋、及学联前领袖罗冠聪及周永康,在2014年9月26日发起冲击「公民广场」行动,从而引发雨伞运动。3人早前被裁定非法集结及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等罪名成立,原审法官认为他们三人只是在表达诉求,行动并非过于暴力,应予以体谅和寛容,之后判社会服务令及缓刑,毋须入狱。不过,香港律政司认为刑期过轻,提出刑期复核,又指当日行为近乎「暴动」,应判即时监禁。上诉庭周四判律政司上诉得直,3人被判刑期超过半年。

占领行动发起人戴耀廷接受港媒采访时表示,无悔发起占领行动,也做好准备要负上代价。戴耀廷呼吁当权者应反思,特区政府希望透过连串的复核案,向社会发出不要参加抗争的讯息,但他认为,做法适得其反,因自占领行动以来,由政改引发的问题并没有解决,政府必须回应市民的诉求和声音,又指他和参与抗争的人士不会被吓倒,亦不会因此而放弃,打压亦不会带来公义。戴耀廷表示,香港人希望改革,但打压会积累社会上的怨气,当怨气再次爆发时,局面可能更难控制。

至于上诉庭的裁决有部分言论被暗指是针对他时,他在社交网站发文反驳,引述英国大法官、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Lord Hoffman,在2006 年的一宗案件中清楚地说明,公民抗命在普通法有悠久及光荣的历史,指「有人真诚地违反法律去挑战法律或政府行为中的不公义,那才是文明社会的标记。法庭在判刑时必须考虑公民抗命者真诚的动机。这与上诉庭对公民抗命非常负面的定调,正好相反。哪一个更文明,自有公论。」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