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李洪志师父把我从死神手中夺回来了”

2017年09月13日 23:27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佛光普照天地间 有缘众生尽开颜
佛光普照天地间 有缘众生尽开颜

记者/主持人:陈克江

我今年65岁,我是一条命都撞到地狱门了,才有幸修炼法轮的。没有李洪志师父,就没有我的今天,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人世间的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之心。

我的亲身经历充分证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国大陆媒体上对法轮功的报道都是彻底的谎言,但愿我的亲身经历能使有缘人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千真万确的救人的九字真言。

我是从省城“下放”到农村的知识青年。下乡后的第二年,我就得了癫痫病,“打折”嫁给了一个农民。是一个只要我能动弹,就不知问一句冷热的人。癫痫病并没有改变我争强好胜的性格,在屯里,我事事不甘落后,样样做出个样子,吃苦受累不当回事,小病小灾也不在乎,一个城市里的姑娘到了农村,居然成了一个铁汉子。我勤俭持家,把两个孩子供完大学,1997年,还在县城为孩子买了一栋楼房。

脸面我争来了,罪、难我可受大了。2002年,我逐渐觉得身体关节痛,难受时我吃点双氯灭痛片,逐渐吃得越来越多越频,手脚关节都在渐渐肿大变形,到2002年末,我行动就费力了。到后来我终于起不来了,从来病痛不出声的我,连翻一下身都禁不住要嗷嗷叫,可是已经无力发出大的声音了。

2003年4月15日,我张口让丈夫送我去医院。到了县医院,人家让我到市医院,到了市医院,又被推到省医院,就这样,我被送到省城陆军总医院。在那里,我被查出患有类风湿、糖尿病、高血压、重症肌无力、胸膜炎、甲状腺肿大等各种并发症。风湿已经侵入肺部,肺部什么也看不清,漆黑一片。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让把我拉回家。儿子坚持即使在医院治疗死,也不回家等着看着我死。

就这样我在医院治疗,却一天不如一天,我明白住下去会人财两空,我不想连累孩子,于是我想到了死。我注意到,我住的楼层窗口都有护栏,只有卫生间没护栏。有一次,我借口上厕所,儿子把我背到坐便上,我让儿子出去。开始向窗台攀爬想跳楼,可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怎么也上不去窗台。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连死亡的能力都没有了!

儿子一次次追问我怎么这么长时间,后来觉得不对劲就破门而入,看到这一情景,他把我背了下来,用轮椅推着我到住院楼外面,在没有人的地方,给我跪下了,说:“妈妈,你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只要能活着,至少回家我还有妈妈。”我告诉儿子,要我活着,咱就回家,我不在这儿呆着。儿子含泪把我拉回了家。那时的我瘦得皮包骨,身体关节已经严重变形,说话耳朵不贴到我嘴边根本听不清。回家后谁看到我都说活不了了。小叔子说:“我嫂子这回要是能好,烂坟岗的死人都能活过来。”那时我才彻底没有了要强的心,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办法跟争回的命。

看望我的朋友给我送来了一本《转法轮》,说只有法轮大法能救我,师父是来度人的。当时,我心里也没起任何,有时家人扶我坐起来时,我便翻开书看一看,就这样看了几讲,没有任何感觉,心想:省城最大的医院都治不好我,这本书就能行?隔了几天,再一次坐着时,我又拿起了书看,心想已经都要死了,看一点得一点,管他好不好使呢。就在那天,我是自己躺下的。我立即告诉丈夫,这书好使,我能自己躺下了。

此后我坐起来时就看书,慢慢能自己起来、躺下,当把书都看完时,我明白了法理,于是我扔掉了所有的药。天天都自己挣扎起来看书,试着下地扶着炕沿走,渐渐活动到院子中,踉踉跄跄的我试着操持家务。丈夫看到我能下地做饭了,就外出打工了。从此,我认定自己死过一次了,是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我坚修大法的心不会动摇。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从没间断。

当时同修们外出证实大法就是散发的真相。我那时走路蹒跚,同修每次只给我15到20份小册子,无论身体怎么难受,我都及时发放出去。

农家院里院外总有这样那样的农活,我每每对自己说:“我是大法弟子,我不但能干,我还能干好。”所以,每次农活我都努力干好。人们看到我一天天好转,就问我怎么好的,我都毫不掩饰的说:“我学法轮功学好了。”生活中,我也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到了2003年9月,我什么病都没有了,只是身体看起来还是很瘦。丈夫回家收割的时候,苞米已经被我分批收完装进了粮仓。村里人再也不认为我从床上爬起来是回光返照了,相继有12人看到我的起死回生而主动来找我学大法,丈夫也自然而然的走入了大法修炼。

生活的路不会平坦,修炼的路更多险难。就在丈夫回家秋收的第二天,师父就给我第一次消病业。我全身疼痛难忍,四肢都肿起了大包。只有明白师父法理的人才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消去病根,也是我必须面对的一大关。我坐在炕上,把《转法轮》平放在炕上,翻开有师父照片那一页,双手合十对着师父的照片说:“师父,我知道这是消业,消吧,我能受得了。”这时我清清楚楚看到,师父的眼睛在眨。

我的身体全身浮肿,关节肿大更厉害,手脚都肿起了大包,由红变成个紫的,最后变成黄的脓包,全身火烫火烫,那关节处不时的就象刀削一样疼痛。但是就是这样,我还是坚持学法炼功,散发资料。记得有一次去散发资料,乡间的小路石石块块,坑坑洼洼很不平坦,那时我的脚上下面都是脓包,一不小心脚踩到一块石头上,正好硌在一个脓包上,我虽然咬牙强忍着那无法用词语表达的疼痛,但泪水还是流了出来。

我在心里说:“大法弟子不流泪。”就在我抬起头使泪水不外流时,看见了夜空中呈现了一朵金黄色的大莲花,花瓣的边缘还透着晶莹的粉色。她在夜空中是那么圣洁,那么耀眼。瞬间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知道,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原来慈悲的师父就在我身边,用这莲花鼓励我在艰难中前行。我久久的望着那莲花,激动与感恩的泪静静地流淌。

虽然我躺着也难,坐着也难,但我坚信我能闯过去这一关。最后身上的脓包都破裂了,流出了浓稠的脓血。这种症状持续了33天,33天的每一秒都是那么漫长,但是,每一秒我的心里都充满希望。33天后我又好起来了,我知道我闯过了第一个大关。

2004年年6月,我开始喘不上来气,胸部象有千斤重物压在身上,我恨不能敞开心肺,我知道师父第二次为我消病业的难关来了。尽管我咬紧牙关硬撑着做事,可还是倒下了,我什么也不能干了,吸一口气、呼一口气都十分困难。但我坚信这是师父在为我拿下肺部的病根,我必须承受。

儿子回家看到我这样,劝说道:妈妈,咱们上医院吧,你信大法是信大法,咱该上医院还得上医院。我对儿子说:“我是什么状况从医院回的家你知道,没有师父,早已没有我了。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还把自己交给师父,师父让我走,走了我也无悔,师父不让我走,我是不会死的,我的一切听师父的。”不能干别的,我每天就坚持学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听师父的讲法录音。12天的时间,我挺过来了,一切又恢复正常。儿子从我身上两次见到大法的超常,此后我身体出现什么情况,他再也不逆着我的意愿了。

过了一段时间,又出现了第三次肺部消业状态。有了上两次从死亡线挣脱的经历,这次我心里更坚定信念:我有师父,我不怕!艰难地经过16天,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创造了人们认为的奇迹。

从那次起,我身体一天好过一天,瘦骨嶙峋病态的我逐渐又恢复到高大健康的状态。如今13年过去了,再也没有病魔缠过我。

一个即将就死的人,被师父从死神手中夺回,重塑我的人生。我感恩师父,感恩大法。我以我从死亡到重生的经历见证着大法的美好与超常,并更加坚定地按照大法修好自己,救度众生,回报师父的慈悲苦度。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