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热文:七十年代的中国农民到底有多少钱?

2019年04月15日 10:22 PDF版 分享转发

40多年前,也就是上世纪70年代,主要有哪些开支?他们身上到底有多少钱?

70年代的农民,吃的基本不需要钱,口粮由生产队分配,但大多时候不够吃,除了农忙时或过年过节,平时三餐都喝稀粥。别说没钱,产品,有钱也无处可买。自己种菜,蔬菜不用买,除了大年大节,平时根本没肉吃,一年到头,吃肉能超过10次算多了。

油盐酱醋茶,队里种了花生,一个家庭分到几斤十几斤,可以解决部分食油,高价油很难买得到,可以说多数人家也买不起,所以经常没油下锅很平常。食盐每斤0.17元,酱呀醋呀都很便宜,角把钱一斤;喝得起茶的人家不多,如果种了茶树,采回来自己炒制,也有人买茶叶,两三块钱一斤的低档茶叶。

剩下就是穿戴,还有日常生活用品,这些不能自给,需要掏钱买。剪了布到裁缝店做衣服,一年能做一次新衣也不错了,实际许多人达不到一年做一次,穿补丁衣服的随处可见。还有锅碗瓢盆,多数人家用的是木瓢、葫芦瓜瓢,还有竹筷子,这些都可自己做,像锅碗盆什么的,自己做不了,但更换一次可以用好几年。

70年代也有,如“三转一响”。所谓“三转”,即、缝纫机、手表,所谓“一响”,即收音机。这些奢侈品,非一般人家买得起,十分稀罕。

70年代的农民,基本很少出行,至多就是探探亲,赶赶集,都靠11号车,也就是两条腿。坐车的人少,有自行车的人更少。农民在这方面的开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还有医疗问题,小病有合作医疗,一般看一次几角钱可以搞定。如果查出了什么大病,比如癌症什么的,医院会劝病人家属,没必要再花冤枉钱。

是最大的事,其实不用多少钱。有山林树木资源的地方,无需花钱买木材,没有林木资源的地方,自然靠买。笔者所在乡镇,大多没有林木资源,但邻县交界处有大面积森林,森林里有很多杉树。许多男人趁着夜晚,到那里偷砍杉树,连夜背回家来。犯法的事风险大,还是有很多人冒险去干。这次一根,下次一根,日子多了,盖房子的木材就基本解决了,如果不够,再买一些。有些木工活,比如做门窗之类,木工师傅钱是省不了的。

土坯房用泥砖,可以自己做,沙石自己解决。需要花钱的,大概是盖的瓦,还有石灰水泥,加上师傅的工钱。小工一般不花钱,左邻右舍,你帮我,我帮你,或者用换工的方式。如此算下来,盖一间房子,大概几百元可以搞定,盖几间房子,两三千元没问题。

说了开支,再说收入,70年代的农民家庭,收入来源主要有如下几项:

一是生产队分红,但劳动价值很低,一个壮年劳动力,一年大概是一百多元。劳力少孩子多的家庭,通常都是超支户,劳力多孩子少的家庭,才是余钱户,一家有两三百元分红算比较多的,但往往兑现不了,成了账上余钱户。

二是养家禽家畜,牛是集体财产,不可私养。私人可以养猪,一年可养一两头猪,每头一百来斤。生猪统购统销,不可私宰,必须运到食品站宰杀,七成归国家。包括猪头猪骨下水,按牌价,每斤0.82元,三成归养猪户,可以卖,或者自家吃。一头猪可换来成百元,最多一百多元。

除了养猪,有些家庭养了一些鸡鸭,但因为粮食少,养不了多少。养鸡养鸭的目的不是卖鸡卖鸭,是为了卖蛋,换点油盐钱,一年卖蛋也就换几十块钱而已。碰上“割资本主义尾巴”时,有些地方,规定一户只能养几只鸡,几只鸭,不准多养。

三是有些人家,蔬菜种得多,吃不完,靠近街边的挑到街上卖,靠近矿山的挑到矿山去卖,可为家庭解决一些燃眉之急。我有个姑婆,女儿被推荐上了大学,靠她种了菜挑到附近矿山去卖,用來解决女儿上大学的费用。那几年农业学大寨,发现挑菜到矿山卖的,不但要没收蔬菜,还要受到批斗。姑婆为了避人眼目,天没亮就动身,不敢走大路,肩挑一大担蔬菜,弯山弯路,年纪又大,没有摔伤也算万幸。

农村大多男人当家,女人只管干活,不管家庭收支。许多农村妇女,一辈子都没用过钱,最大额的10元纸币,有些人连见都没见过。不仅妇女,包括一些男人,常常兜里掏不出一分钱来,实在是很平常的事。

相对有钱的人也是有的,那就是有手艺的人,或者被派出去“搞副业”的人。很多地方,派人出去“搞副业”,实行包硬产,就是派出一年,上交队里多少钱,剩下归自己,所以这些人,比在家干农活的肯定比较有钱。

有个农民,个子矮小,被人称为“茅狗”(人们将个儿小的狗称为“茅狗”)。别看他个儿小,但脑瓜子灵活,经常干倒卖物资商品的事,赚钱也多。但这种行为,属于投机倒把,是违法行为。每逢赶集日,必定有人胸前挂着牌子游街示众,其中必定有“茅狗”。“茅狗”也常对人自嘲:“我是老,少了我,运动搞不成”。有一次挂着“投机倒把分子”的牌子游完街,在一个高出一米的平台上接受批斗,赶集的人多,为了看到台上的人,个个都像鸭子似的,踮起脚尖,伸长脖子。看到台下黑压压的人群,“茅狗”便对主持批斗的人说:“我个子矮,你拿个凳子来,我站上去,下边的人不就看得见我了。”

不愧是个“老运动员”,简直把游街批斗当作人生之一乐。游街批斗后,回到家里,说不定,脑瓜子又想着下一步到哪赚钱了。

不管如何,就当时当地而言,“茅狗”的确算比较有钱的人。老婆劝他别干了,他对老婆说:我不干这个,你叫我干嘛?“有力食力,无力食术”,我那么矮小,要高度没高度,要力气没力气,我不“食术”食什么?他说的没错,他就是要靠“食术”,所以,转手买卖的活儿他还要继续干;所以,改革开放初期,在当地乡镇,他最早办起个体饭店,是“茅苟饭店,吃喝方便”,他最早生产汽水销售,广告词是“茅苟汽水,够汽够味”。

三四十年来,我们许多人干的活儿,不都是茅狗干过的活儿吗?我们的老百姓,不就是靠这些活儿,比过去有钱,比过去富裕了吗?如果说这是“食术”,这个“术”不就是市场经济吗?只是,这位个子矮小其貌不扬、又没读过多少书的地道农民,比我们这些读过很多很多书的人,无论想法还是行动,都早了十几二十年。

来源:凯迪社区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周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