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动向杂志:王岐山坦言反腐不治本 「褐一代」终究会败亡中共

2013年07月22日 16:25 PDF版 分享转发

“运动式”反腐乃威慑手段

在中共高层颇有争议的“运动式”反腐,经过短时间的冷却后再度热起来,原因是在认同整合“两个三十年”的前提下,表示:中共建国前三十年采用运动形式解决了腐败难题,因为运动给群众机会与胆量而大量腐败行为被集中揭发。这样的意见并非由正式文件形式公开,而是由其信任的一些智囊人物代其向社会传话。

另一方面,王岐山再提“运动式”反腐,是在内部表态自己不怕运动牵连,认为自己过去从政经历中无把柄在他人之手。而人望颇低的因地方任职经历复杂不可避免地要被一些突发个案所牵涉,就算二张幸免于被牵涉,已退休常委的政治安全也成了大问题。

据一些知情人士透露:重提“运动式”反腐不过是王岐山帮助威慑中高级官员的一个策略,真正能做的还是个案爆发式的反腐,用王岐山本人的话说是“治标为主”。至于说到反腐制度化即实行“预防为主”策略还有很大难度,终王岐山之本届以及习李两届亦不可能收效。目前,中共高层有一种不便言明的共识:领导干部卷入腐败是经济增长的必要政治代价,干部培养出来十分不易,不是用来当反腐靶子的,因此,有必要在特定时间进行“划分”。所谓划分,就是将具体官员个人的腐败区分为“可既往不咎”的,如批地当中“不得不收”的回扣,与不可饶恕的腐败。后者主要是指薄熙来那种带有政治目的的腐败,即靠纵容及本身参与腐败而打造对抗党的核心层的个人朋党行为;还有,就是那类的造成巨大社会影响的重大事故大案。

四川“连环贪”指向周永康

“治标为主”或个案爆发式的反腐,不可避免地使反腐的政治化色彩更加突出,从而在高层内部引发内讧,或者不同派系之间的政治廝杀。比如说,四川省文联主席郭永祥被双规必然会牵涉到已退休常委周永康,因为郭作为周在中石油培养起来的心腹,先是跟周进了国土资源部,而后又与周一起从国土部出了四川。周任四川书记,郭以省委副秘书长的身份而任周办主任。再后来,周进京,郭升到副省长再转任四川省文联主席。

京城知情人士说:“若说李春城与周永康没牵扯,那郭永祥铁定是‘挂’上周永康了。”李春城是四川的省委副书记,去年十二月被双规,亦是十八大之后第一个落马的省部级干部。由于李春城案与郭永祥案相距时间太近,再加上几乎是郭永祥案的同时,李春城的重要关系人吴涛携钜款潜逃后被抓。系列事件颇令外界联想,四川官场有知情人透露:吴涛是郭永祥与李春城两案之间的节点,“或是导致周永康被追责的关键”。

就中共高层权力分赃态势看,太子党已稳占主流,拿一些平民出身的高级官员开刀是必然之事。至少李春城与郭永祥的“一省两案”如此。太子党或曰红二代涉及贪贿者固然为数不少,但他们更倾心意识形态方向。比方说,孔丹与秦晓二人因意见分歧而粗口相对,前者主张维持现体系而不必过虑贪腐,后者主张一党多派而推进宪政社会主义。但是,如此激辩并不代表二人均无经济问题,只不过相较下的大小而已。

“褐一代”痼疾已无法治愈

孔秦二人政治方向迥异并不影响他们都对“褐一代”恨之入骨的情绪。所谓褐一代,形象地说是基于浅红而行深黑,即名为官实为贼的那些人。谓之浅红,乃其上一代并非如秦孔父辈积功于腥风血雨的革命,而是平民入仕积至庞大官僚家族。“褐一代”属于广义的“官二代”,但又有本质区别,前者之经典特征是不仅本身无特长或贡献,反而是恶习难改以至身背重大罪行。

“褐一代”才是中共败亡的最大动推手,其一者身心贼化而无任何信仰,二者其基数之庞大以至占中下层多半。可以说,王岐山对此也很清楚,所以,他要“打苍蝇”。然而,王岐山的政策设计是徒劳的,因为“褐一代”已经形成稳固的新阶层,且“褐二代”正在陆续进入官场。

典型的“褐一代”如前述的吴涛以及山西“房媳”的丈夫孙宏军。吴涛作为成都市最年轻的长仕途窜升依靠其岳母杨学琼,而后者曾与被高度造假的公安典型任长霞齐名,曾入选“中国警界十女杰”。吴涛卷入李春城案后,以成都市锦江区副区长(兼该区公安分局局长,正处级)之身携钜款出逃而被拿获。其知法犯法任职期内(如蒲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就已经劣迹昭彰(如非法开矿),但有其岳母背景与李春城的关系而无人敢过问。

至于山西夏县的公安局长孙宏军,其父为上级市(运城)的财政局长,“运城天下孙家半”由父子两代人打造。公开报道说:孙家族至少有十五人在运城(包括下辖县市)范围内任官员或国企领导,并且孙在任上出境赌博、吸食毒品等劣行亦为官场周知,同样无人查处。其案发后,被爆出有三个户口的丑闻。

需要重新理解“人民”概念

北京有异议人士对与其以“交流”方式谈话的官方人士(自称受最高层委托)说:“这个国家已经完全反义化,百姓无从正常理解社会现象。中共没任何出路,你们也别寄希望于我‘合作’什么的!”确实,在中共政治权力垄断下,国家社会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伦理价值。说是“人民共和国”,其实只有孙宏军、吴涛那些人及其家族才算“人民”,平民们没有做“人民”的资格。

任何有基本思维能力的人只要到任何一级信访机构之前“体验生活”半天,就会发现:写着“人民群众来信来访局”字样的机构,是如何地以“人民”为寇雠、以“群众”为无物。

“共和国”当然也不是法律意义上人民之间的共和,中国人民生出来,只是给真正具有“人民”资格的贪官污吏们当奴仆驱役的!如此而言非是文人激愤,回想前年吉林辽源市的环保局长“名言”不难证实。该“褐一代”说:老百姓想要公平,是臭不要脸。

https://www.bannedbook.org/ Email订阅禁闻 阿波罗网来源: 动向杂志2013年7月号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Follow Us 责任编辑:刘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