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方鲲鹏:俞陵诉吴弘达案(中)

2016年08月18日 20:58  PDF版 分享到微信

 2012年8月14日星期二

方鲲鹏:俞陵诉吴弘达案(上)

三、雅虎基金及其他

作为与王小宁、师涛及其家属和解协议的一部分,雅虎另外拨款捐助成立雅虎人权基金,向因在网络上发表言论,特别是使用雅虎网络发表言论后受到打压的中国异议人士,提供资助。这个基金2008年1月1日正式成立,由管理和执行。吴弘达和雅虎长期以来高调渲染雅虎创立了人权基金,但对基金的规模讳莫如深,拒绝透露雅虎注入多少资金。在为起诉吴弘达一案作调查时发现,雅虎人权基金有1千7百万

根据网上传播的信息,向这个基金申请资助,最重要的是提供判决书。如果判决书上面有雅虎向中国政府提供邮箱地址、IP地址等内容,就必须签署放弃起诉雅虎的保证书后才能谈资助的事;而如果判决书上没有提到雅虎,则很难获得这个基金的资助。所以在“人权基金”的漂亮外衣下,阻止发生类似于王小宁、师涛家属起诉雅虎这样的事件,才是设立雅虎人权基金的真正宗旨。吴弘达帮助雅虎封杀可能的起诉者,当然不会白忙活。根据俞陵的律师调查,自从设立了雅虎人权基金,吴弘达和他太太的工资都翻了一番。吴弘达是劳改基金会的执行主任,他的太太任职劳改基金会的秘书、出纳、会计三要职。这两口子以前是吃“劳改基金”的官粮,2008年增加了“雅虎人权基金”后,就吃起双份来了。

关于雅虎人权基金2008年的执行情况,吴弘达在2009年1月26日发布通告称:“雅虎人权基金的援助,有一定的范围、条件及规定,但是我们尽可能地扩展,尽可能地帮助。虽然杯水车薪,但聊胜于无。援助的金额在几千美元到几万美元之间。2008年一年,我们支援了三十七人。” 而雅虎人权基金2009年和2010年的执行情况,至今杳无消息,估计是每况愈下。如此看来,1千7百万美元的基金,可以细水长流了。

雅虎与吴弘达勾结有违常理。在俞陵委托律师起诉雅虎的官司进行期间,雅虎避开俞陵的律师同吴弘达谈判和解,不合法理。雅虎在私下与吴达成协议后秘而不宣,让吴先把俞陵的律师开革,这也不合行规。索赔案件的律师多是按照索赔获得的金额百分比收费,一般索赔不成功无须付律师费。客户可以在诉讼期间解聘律师,这时要按照雇用律师时签署的合同规定条件,付费解聘。如果在案件达成协议但还没签字生效前解聘律师,这种情况视为官司已打赢或达成和解,应履行合同规定,以获得的赔偿金百分比付费。像雅虎、吴弘达背着起诉方律师谈协议,达成后秘而不宣把律师临门一脚踢走的行为,是小人作为,从中也能看出吴弘达的心机。

俞陵旁听美国国会的听证会,有可能是吴弘达撮合的;这件事有可能促使雅虎决定尽快达成庭外和解协议。但是吴不能为此向俞陵索取酬劳,做这种掮客是违法的事。另一方面,吴由“民主基金会”给工资,介绍俞陵出席听证会也是他的工作。其实俞陵只是吴弘达利用,玩的一场政治把戏中的一枚小棋子,招俞来出席听证会并非出于正义感,或真心想帮助她,吴弘达“托管”俞的赔偿金不放,以致俞必须起诉追讨,就把这些事儿道得明明白白了。

律师按照合同收费,收得再多也合法。而吴弘达不是律师,哪怕在同雅虎谈判达成协议这件事上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也不能以此为理由向俞陵收费,收了就违法。虽然不尽合理,法律就是这样规定的。当然私下里,如果当事人自愿送些钱感谢,别人也管不到。问题是吴弘达捞到很大一部分属于俞陵的赔偿金后还不肯收手(如果俞陵起诉书的陈述属实),聪明反为聪明误,终于导致挨告。俞陵虽然提出的是民事诉讼,但欺诈、勒索、非法转帐和违反信托法等控告都涉及刑事犯罪,如果联邦调查局介入调查,吴弘达很可能吃不了兜着走。果真如此,我写这个案件的述评,有可能像写高瞻案,成为肥皂连续剧。

分享到微信

分享页面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