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善善若水:数据后面有“春秋”

2017年05月19日 8:58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作者:善善若水

这一组数据是〝新中国〞的同龄人都熟悉而且亲历的:

1950年到1955年,〝土地〞杀地主、〝三五反〞镇压〝反革命〞500万人;

1957年1958年,反右,〝坑儒〞375万(有的统计是550万)人,其中有200多万人消失不知去向;

1959到1961年,大跃进、大炼钢铁、大办公社〝三面红旗〞的高指标导致三年大饥荒,饿、病死至少4000万人(有的统计是5300万人);

1965年到1976年十年疯狂的文化大革命一半人被卷入,近一亿人被批斗关押牵连,死亡至少2000万人;

1989年,坦克血腥镇压要求民主政治的静坐学生,死亡人数尚未解密;

1999年至今十七年,镇压崇尚道德良善的法轮功,至少数百万人被抓捕,数十万人被判刑,酷刑导致大批致死,而且还在继续。

这里还没包括近年来全国范围内的强拆、抓捕异议人士、冤假错案等导致死亡的无数个案-----

计8000万左右。近些年来屡次有人公布这个数字。什么概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法西斯灭族式的屠杀犹太人,国际掌握的数据是1700万人。被全球公认为是人类公敌,犯有灭族罪、反人类罪等。和平时期的中国,在共产党治下,无辜百姓被杀,人数竟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令人发指!纵横天下,亘古无有,该如何!?

其实,这种杀戮与共产党的发展是同步的,不是建国才开始的。

早在1930年,中共红军内部肃反,开杀戒毫不手软,在短短两三年内,有十多万红军人员不是死于战场,而是被共产党镇压,死于自己人手中。徐向前在其回忆录中说:〝仅1931年9到11月两个月间,红军官兵被杀掉十分之一,实在杀不过来了,就用机枪扫射。1932年春达到高潮,红二十五军原有一万二千人,经过四十三天肃反,仅余六千人。其中一次就逮捕三千九百多人,即时就杀了二千五百人------其残忍程度令人忍受不了。〞所以肃反中发生过富田起义,结果是更残忍的镇压。起义人员副排级以上干部全部被杀。事后证实,所谓的红军内AB团完全属子虚乌有,肃反完全是主管臆定。十万冤魂皆是满腔热血救国救民的志士!事后党中央无人承担责任。因为他们的口号是〝宁错杀一百,不放过一个〞(主要领导人张国焘亲自参与审讯、刑讯、逼供)。

1942到1945年毛泽东领导大规模的延安整风运动,人人自危,关押批斗,死亡至少有上千人(被处置的多数是知识份子)。1937年投奔延安的知识份子王实昧为共产党的理论宣传工作立下汗马功劳,搞过马列主义编译、办过《解放日报》、办过《谷雨》杂志等,因在整风中揭露延安新生活的问题以及等级制度、官僚化问题被扣上了〝反革命托派奸细〞〝特务〞〝反党五人集团〞等罪行,被用大砍刀砍了一百多刀,扔到了枯井里。谁也不敢为其叫冤。

1948年解放军攻占长春,被称为〝兵不血刃〞。采取围城战略,确实没有开战,可半年围城的结果是眼瞅着活活饿死12万到15万和平居民!因为围城,城内粮绝,饿殍满街。因为不放行逃荒,城外围困的哨卡前尸体成堆。有的战士因不忍开枪打死逃生的平民百姓而开枪自杀。当时舆论认为这种围城构成剥夺生存权的人道主义罪行。

是不是可称为变相杀戮?

贯通历史的杀戮。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大特性。

就像虎狼会吃人一样,一路血腥,无疑体现了虎狼(这个党)的魔性本质、本性。

所谓的新中国建国六十八年来,共产党发动的政治运动不断,每次运动对于十几亿中国人来说都是一次煎熬和劫难。从这些数据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运动的目的和结果,也可以清晰地看到共产党第二个可怕的特性:按类别杀戮的群杀形式——灭族、屠族性。

共产党的天下姓党,不姓〝人民〞。对于共产党来说,这个原则是任何情况下都不可动摇的。其治世不是遵从人类的普世原则,其法律不是以维护人民群众利益为准则,衡量好坏优劣也不是以人性善恶为取向,而是一切都以共产党政权需要为轴转动,以党的利益划线,靠其特殊的政治嗅觉于不同时期在人民中划出不同的〝敌人〞群体,然后利用庞大的专政机构镇压之。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个性质决定它永远有敌人,永远与人民为敌,也决定了所谓的〝人民民主专政〞实质就是专门〝专〞人民和民主的〝政〞。因此,历次运动都是为政权需要而发动、展开,都是以改造与消灭某部分人(民)为目标。而且都是发动党内党外全民参与,以此部分人整治彼部分人,把目的隐于〝群众运动〞之中,形成人人整人、人人挨整的局面,人人自危、人人担负罪过。共产党的哲学是斗争哲学,毛泽东说:〝八亿人,不斗行吗?〞〝斗〞是根本,以战争时期农民〝痞子运动〞的形式为模板治理国家和百姓。杀人都能形成〝运动〞,〝运动〞的目的就是消灭自己国家某部分人,不论好坏优劣,既不是个人有什么罪过,也不是这个族群有什么罪过,只是因为它被共产党划成对立的〝阶级〞,划为〝敌人〞。这种现象是社会主义国家特色。

建国初期,土地是私有化的,地主和普通农民都是生产力、劳动主力,他们靠自己的勤劳和积累以及各自命运走向,各拥有不同的财产和地位,关系是互补的、动态的、变化的,这应该是社会的正常状态。要改变这个经济结构需要合理的经济和社会运作。靠武力由一方消灭另一方,并占有其财产,无疑是强权专制和土匪行径,是对社会公平、公德及规律的破坏,是残忍的不人道的,不符合人类社会之〝道〞,也不符合〝天道〞。但共产党却就是这样干的。

1950年,在农村掀起〝土地改革〞运动,把人(农民)按土地、财产的多少划分为地主、富农、中农、贫农、雇农几个阶层,把地主富农和贫下中农对立起来,发动贫雇农斗争地富农,无代价地剥夺、瓜分地主和部分富农的土地、财产甚至生存权。当时的局面是〝户户斗争,村村流血〞,到处都是〝声讨大会〞,地主这个人类群体已经不被当人看待,没有了人的发言权,也没有了人的尊严,被捆绑,被殴打、被批斗然后被处决。没有也不用专门的审批机构,乡里甚至村里就有处决权。随意的程度就像杀一头牛一只鸡。大批曾在乡里村里修桥修路、建庙建学堂,为抗日买枪买炮、捐布捐粮,在当地颇有影响、有贡献的地主绅士也都被杀掉了,地富家庭个个心惊胆战,朝不保夕。比如四川的大地主刘文彩当时是作为地主恶霸的典型被处决,改革开放后,当地人把他的功绩整理出来纪念他,恢复他建立的穷人孩子可以免费读书的学校,称他为崇德尚文的大善人。

开国就开杀,两年间被杀掉的地主绅士就达260到280万人!共产党把地主富农当做原统治阶级的一部分来消灭,用这些人的生命为新中国铺出了一条血路。历史上朝代更迭是正常的,但如此有目标的杀戮从没有涉及到百姓,这种冠名式族杀的〝开门红〞震慑了全中国的人!对立、斗争、暴力、杀戮是共产党给这个国家、这个社会种下的仇恨的种子。中华从此没有和谐,人际关系由此开始紧张。

紧接着的〝镇反〞,是建国初期要消灭、铲除的另一部分人——原统治阶级的〝残余势力〞。原国民政府的各类余员、雇员,作为一个社会阶层从上到下为数不少。这部分资源是可以保护、续用、利用的。共产党的天下不是人民选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当时人们还存在着正统意识,对国民党的统治还有保留,对此观念的转变需要的是时间、仁政、宽容、安抚、等待,但共产党的斗争哲学,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自然也要用枪杆子来扫荡对政权的〝隐患〞,共产党把这些人统统归为敌对势力来消灭。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新中国剿匪纪实丛书》记载,仅剿匪就歼灭258.4万人。

1951年3月毛泽东批评说:〝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张旗鼓杀反革命,这种情况必须立即改变〞就这样,镇反在全国展开,〝公审大会〞此起彼伏,然后成串地押赴刑场或就地处死。时评家谢天奇著文说各地甚至按比例杀人,〝在农村,杀反革命,一般应超过比例的千分之一,在城市要小于千分之一〞。这就是说,不论这些人是否有罪,是好是歹,只管划入〝比例〞去杀,比例不够还不行。中共官方1952年底公布,消灭的〝反革命分子〞是240余万人。实则杀掉的国民党县长以下及地方甲长、公教人员等要远远高于这个数。高潮时,据当时中央广播电台报导,皖浙苏鲁四省一个月内处决了117.6万人;华中华南两个地区一个月内处决了150万人!

实际上,自此后〝反革命〞成了共产党〝革命〞路上一切有歧义、异议人士的代名词,不停〝革命〞,就得不断〝镇压〞,镇压〝反革命〞在中国就再也没有停止。

1957年反右运动,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口号下,号召知识份子给党提意见、建议,帮党整风,其言琢琢,其意诚诚。结果所有提意见的人都受了骗,所有意见都成了把柄,成了〝攻击〞党的依据。其中百分之八十多是中国本来就少有的知识人群,很多是卓有见识的中国精英和专业人才。知识阶层因为有思想、有见解,压根就是共产党仇视的阶层,列宁曾说过:〝对革命而言,保证成功的可靠手段是消灭统治阶层和文化阶层。〞40年代延安整风整的就是知识阶层,此时延安整风在全国重演。

抓右派也是有名额有比例的,名额不够的不管右不右随意抓人补上。任何一个人都可能瞬间被抓成右派变成〝敌人〞被关进监狱。颇有些〝唐吉歌德〞,令人啼笑皆非。比如有人在集体照片上写了〝友谊天长地久〞的字样,结果被人举报说成是右派〝反革命集团〞的誓约,照片上的人全被抓进监狱判了刑。有人因指出报纸上的几个错字,就被打成右派。没有法律依据也没有道理可讲,谁也不敢给谁提意见,恐惧得风声鹤唳。据不完全统计,错划右派有317万多,到70年代末落实政策摘右派帽子时只有55万。有200万左右知识份子在这次运动中消失。〝反右〞是中共极〝左〞的利剑,是知识份子的雷池。扣一个〝右〞的帽子就可致人于死地或劳改或监禁,一旦成了右派,就像身上打了烙印,成了社会的最底层,人们都避而远之,什么专业专长粪土不如。自此人们尊崇知识的观念被粉碎,言论再也不敢自由。政论家陈破空在一文章中说〝此后全国可以说是鸦雀无声,人人噤声,这种恐惧感一直到今天还深植在中国老百姓的骨髓之中。〞问题是反右在共产党的理念中是随时的,有左就有右,有右就要打,所以很多人是父辈是右派,子辈还是右派;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说:〝我父亲是清华大学的学生,被打成右派;我母亲是南开大学的学生,也被打成右派;50年后我也成了右派。〞国民党元老陈布雷的女儿陈莲早年加入共产党,是重庆地下党员,曾出生入死为重庆解放做出重大贡献。她文革遭批斗跳楼死后,她的儿子说:〝我的父亲袁永熙(1953年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兄弟三人,参加革命都出生入死,结果却是一个被错杀,两个成右派,我妈又惨死,简直无一幸免。那么,这又是为什么呀?!〞谁又能说清共产党的逻辑是什么!

不仅右派,共产党讲〝血统论〞,〝龙生龙,鳯生鳯,老鼠生儿打地洞〞,全国的〝黑五类〞全家几代人都生活在社会的阴影里,一有〝运动〞就心惊胆战。

镇压学员是最典型的屠族式杀戮。1999年〝720〞之前,到处都是法轮功的修炼场,全国有近一亿人修炼法轮功,社会道德、健康状况明显提升,受到社会的普遍赞扬和认可。人大委员长乔石和国家体委有关人员曾组织调查,结论是:〝法轮功对社会有百益而无一害〞。可是这并没能改变江泽民铲除法轮功的决定。想明白了,这也是必然的。法轮功是佛家大法,讲〝真、善、忍〞,太正了,与共产党的〝假、恶、斗〞格格不入,一弘扬出来,就纠正着社会上的不正之风。江泽民是恶类的代表,利欲之心肮脏无比,自然容不下能清除邪恶的正念。他在政治局常委中排除众议一意孤行,首先在政法委之外又层层设立了庞大的专门整治法轮功的邪恶部门纳粹组织〝610〞办公室,归他直接领导,使用造谣栽赃的卑鄙手段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当场害命),陷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欺骗视听。(〝天安门自焚〞案早在2001年就被联合国教育发展组织的专家证明为中国政府造假。2011年联合国人权大会通过〝谴责中国政府搞国家恐怖主义决议案〞。对中国的〝天安门自焚案〞录像进行技术分析,并制成揭露真相的记录片《伪火》,公布于世界。记录片《伪火》获第五届哥伦比亚奖电影节特别荣誉奖。中国政府的陷害罪丑行传播于世界。)而后江泽民又恶毒制定了整治法轮功学员的政策:〝从名誉上搞臭〞(给法轮功造谣)、〝从经济上截断〞(不给法轮功学员开工资)、〝从肉体上消灭〞(可直致死亡),扬言〝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并说:〝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直接火化,不记录尸源,不问责〞,赤裸裸的完全背离宪法、背离法律,脱离了〝人类〞底线。共产党再一次暴露了它无法无天目中无人杀气腾腾的本性。也就是说在共产党的治下,法轮功学员不再有人权,不再有生存权,可以随便处置。于是抓捕、酷刑(古今中外酷刑大集)、强制洗脑、以致活摘器官(王立军事件曝出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出售的兽行,2014年经〝国际追查组织〞调查:中国军队的主管部门证实是江泽民亲自批示〝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并有薄熙来的录音佐证。中国已成为了世界著名的活体器官供体库。因此,以色列、加拿大、西班牙等很多注重人性的国家都立法禁止到中国进行移植手术),残害法轮功学员种种罪恶不一而足。看守所、劳教所、训练班、洗脑班、监狱、精神病院人满为患甚至还有部队的集中营(如苏家屯)。不完全统计参与活摘手术的医院达891家,医生达9519名。国家投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费用是军费的二倍。同时开动了国家所有舆论机器大肆中伤法轮功,为了掩盖真相而严禁法轮功学员散发真相传单,见了就抓,抓了就打,打死概不负责。

〝国际追查组织〝跟踪了近20年调查取证,相继出版《屠杀》(伊森.格尔曼)、《国家掠夺器官》(大卫.麦塔斯)、《血腥的器官摘取》(韦斯莫)等有关书籍揭露真相。学术报告式的影片《铁证乳如山》已在美国纽约首映。据《见证网》初步估算,截止2014年据不完全统计,迫害致死人数已达三百多万。2014年已知道的活摘数约65000人。(这可能是其中的一少部分)被国际认为其罪恶相当于法西斯的反人类罪。国际人士评价说:〝迫害法轮功是20年来人类最大的耻辱〞。

2001年〝中国十佳律师〞、两次获诺贝尔奖提名的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先生,曾三次上书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曾到监狱进行真相调查,他在此后的〝退出中国共产党的书面声明〞中写道:〝十几天的与法轮功信仰者再次近距离经历,是十几天灵魂震撼的经历------我们是和一些圣贤打交道,他们的不屈精神、高贵人格、对施暴者的宽恕襟怀是我们今天中国的希望所在!十五天来,我看到了无法用语言文字叙述的针对善良人们的罪恶!六年里数百人次用令人发指的手段,对王玉环这样一位和平老人进行反覆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有时累得警察狂嚎不止),全套大刑最多时十七天施用了三次,有一次三天两宿没下老虎凳,这就是我们的党每天站在政治的高度所做的事!十几天的调查结束了,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绝望开始了!它,中国共产党,以最野蛮、最不道德的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把这)当成他们党员的工作任务,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着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和善良!从即日起我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后来高智晟被捕入狱并被判刑,其著作《起来,2017》在香港出版。)

现在,法轮功已传播于世界110多个国家,世界各国对法论大法的褒奖达3000多项,上亿人身心受益。而中国,十七年多没拿出法轮功学员的任何一条〝罪行〞,迫害却仍在继续------

现在说说从这组数字看中国共产党的第三个特点:无人性——漠视生命

在共产党的字典上,唯政治和政权,〝人民〞只是个修饰,需要时是个摇在手中的旗帜,如新华门前的〝为人民服务〞;不需要时,可以弃之如履、如草芥、如无物。

1959到1961年,由于大跃进、大办人民公社、大炼钢铁,高举三面红旗的高指标导致经济严重破坏、农业严重低产,全国出现空前的人为粮灾。共产党中央无视农田撂荒、农家无粮、农民吃不上饭的客观现状,在1959年上海政治局会议上又将征购粮率由1958年的29%提高到40%,毛泽东亲自催征说:〝早下手为强,晚下手遭殃〞,对于农民吃不饱的问题,毛说:〝大家吃不饱,大家死;不如死一半,让另一半吃饱。〞邓小平说:〝宁死四川人,不能死北京人。〞听明白了吗?农民的生命被共产党及共产党的领导人放弃掉了。只是不要在世界造成影响,面子比命值钱。

〝人是铁,饭是钢〞,接连三年粮灾,粮食没有了,连草根、树叶、树皮都吃光了,营养不良、浮肿、肝炎、食物中毒------普遍发生,全国各地饿死人的现象相继出现,农村人很多死到绝户,真正的饿殍遍野,甚至到了吃人肉的地步。大批农民拿起饭碗去逃荒,但国家有令不允许进城,路上有部队设卡阻止通过,强过就开枪射击-----农民还有出路吗?求生无路,死路一条。各地官员继续开展反〝瞒产〞运动,有活人的地方就挖地三尺逼抢粮食,很多农民没饿死倒被打死。被称为〝鱼米之乡〞的河南信阳,当地干部残害群众的酷刑达45种之多,惨不堪言,官方统计死亡100多万;历史学家谢明华说:淮滨县一个县死亡十一万八千人,占全县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大英百科全书指出:中国三年的〝人造大饥荒〞饿死人数在4000万到5500万之间,超过人类有史以来,因饥荒、饥饿致死的总人数。

是没有办法挽救吗?不是。在这期间,1959年中国出口粮食达415.75万吨;足够3400万人吃一年!1960年又出口270万吨。可是这些从中国农民嘴里挤出来的粮食及外购的粮食,都被党拿去做政治交易了——运到阿尔巴尼亚去扩大〝社会主义阵营〞。阿尔巴尼亚人口很少,据说,根本不缺粮!同时还有从加拿大进口的粮食,轮船走到半路就被改变方向运往阿尔巴尼亚。国际上提出人道主义支援,被中国政府无情拒绝。这可是真无情啊!

4000万个鲜活的生命啊!相当于一个省的人口!可中南海的领袖们却相当的冷静,照样闲庭信步,照样参加每周末舞会,烟酒糖果点心样样俱全。有人评价说:这是一场共产党对农民的战争。毛泽东在莫斯科的讲话更令世界震惊:〝中国有六亿人,死一半,还有三亿。〞在他心里,人的生命珍贵吗?中国人的生命是生命吗?看透了共产党对人生命的漠视,对它一贯的屠杀还奇怪吗?对它能用坦克碾压学生的肉体、对它能用大法学员的器官换钱还奇怪吗?什么雷洋案、聂树斌案、念斌案、乌坎案、贵州毕节矿案------还有什么奇怪吗?本性使然!和法西斯相比,一个是狼,一个是披着羊皮的狼。

文革毁灭人性更是到了极点。那时,讲人性者,非资产阶级即封建遗少,无产阶级哪有讲人性的?讲阶级性。既无师道尊严,也无敬老携幼,更莫说〝博爱〞,什么〝地主狗崽子〞、〝黑五类〞徒子徒孙、甚至自家父子相残。明明白白是共产党高层内部权斗,却冠之以〝反修〞,说穿了除了毛泽东以外都有〝修〞之嫌疑。刘少奇倒了、陶铸倒了、彭德怀倒了、贺龙倒了、邓小平也倒过------谁倒都没有人救,一提阶级斗争,人人作哑,否则就会被革命的〝铁扫帚〞〝扫地出门〞。邓小平讲过一个典型的冤案:云南省委书记赵建民被康生当面指定为〝叛徒〞、〝国民党特务〝下令公安部长谢富治把赵建民抓起来,投入大牢。仅赵建民一案就牵连了138万人,其中一万七千人被打死,六万多人被打残。此时,谁讲人性?人性完全被破坏了。全国人不是整人的就是被整的,被整的也未必不整人,假话遍地飞,拿出那时堆积成山的档案看一看,不是背后射暗箭就是胡说八道,令人耻辱。哪里有虔诚、爱护、真实、容忍、宽厚、善良之神传人性?哪里有温良恭俭让之古传美德?

人性没有了,人就〝轻如鸿毛〞了。谈到文革致死人数,邓小平曾向外国记者承认:〝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数字,永远都无法估计的数字〞;叶剑英在内部会议上说〝文革整了一亿人,死了两千万〞。

一个无道的党,一个反人类的党,人类社会还能对它抱有幻想吗?

这些本来是中国人都知道或都在经历的事,这些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甚至我们亲友中间的事,或许是我们曾经参与的事,如今听起来,竟然如此令人发指!这些死难者都是我们中华的血肉,都是我们的骨肉同胞,都死于莫名之〝罪〞,背负巨大的冤情。老天祭祀冤魂的〝六月雪〞该能覆盖地球!可几十年间,面对这些对生命的漠视和虐害,中国却一直在歌舞升平、歌功颂德,想一想,这才该是剜心刻骨地痛!

我们的认识竟是如此漫长。

令人扼腕。

英国政治家威廉.格拉德说:〝迟到的正义是非正义。〞

让我们的正义不要再迟到。

参考资料:

大纪元2017.2.7《记忆》104期杨继绳《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

大纪元2017.2.9周晓辉《共产党五大导师之毛泽东》

大纪元2017.2.10《共产主义不是出路而是绝路》

大纪元2017.3.20谢天奇《中共镇反按比例内幕

大纪元2017.4.15《共产党杀人简述》

中央党史研究所合编《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等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