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刘小顺:我本以为已经很了解中国大妈这个群体

2017年10月12日 11:12  PDF版 分享到微信

作者:刘小顺

不管在生活中还是在网上,我们会经常听到大量针对中国群体的吐槽,不管是她们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跳广场舞扰民、买东西的时候占小便宜、卫护熊孩子不讲道理胡搅蛮缠等等,都能迅速引起很多不明群众的集体声讨。

尽管如此,我却几乎从来不用恶意去揣测她们,虽然她们的确经常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如果真让我在生活中遇见,忍忍也就过去了,插队就让她们插一下呗,要座位就让给她们呗,不跟她们一般见识。再说了,我也不想一棍子打死一个群体里的所有人,并不是所有的中国大妈都这样啊,只不过因为整体形象的问题,而给大众造成了既定的坏印象。

我只是纳闷,这些中国大妈其实在她们的子女面前都是非常可爱的妈妈,相信她们的子女都非常爱她们,可是为什么到了外人面前,就这么招人烦呢?

直到我坐邮轮出国了几次,短则几天,长则几十天,算是重新认识了她们。邮轮旅行的主力军可都是中国大妈们,现在日子好了,中国大妈有钱有闲,三不五时就喜欢出国旅行旅行,又舒服又方便又干净的邮轮是她们的首选,于是邮轮上的‌‌“主力军‌‌”也就是中国大妈们,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反倒成了‌‌“少数派‌‌”。

因为平时生活中我跟中国大妈这个群体交集并不多,偶尔有点交集也就擦身而过的节奏,几乎没有像在邮轮旅行中跟这么多的中国大妈在同一个封闭的空间里‌‌“相处‌‌”那么长,也让我对她们有了更多观察和认识的机会。

我不得不说,很多中国大妈让人匪夷所思的行为还是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我到底该怎么说好呢?虽然不是所有的中国大妈都这样,但我只能说一句,我真的服了你们了!

平时大家都会吐槽的那些事情我就不赘述了,我来讲讲几件我在邮轮旅行中遇到的跟中国大妈相关的比较特别的几个小故事,你们感受感受:

1、邮轮在海上航行,难免会有颠簸,有一次我在自助餐厅取了餐,准备走到座位上,途中突然甲板一晃,我朋友端着食物一趔趄,差点就侧身摔倒,这时候旁边经过的一个中国大妈突然大叫一声,斜着眼睛对她来了一句:‌‌“哎呀,小姑娘,你当心一点好不好?你摔倒不要紧,撞到我,那可不是小事啦!‌‌”气得我朋友哑口无言,饭都没吃好。

2、邮轮上不管准备了什么风格主题的活动,无论什么意大利派对、西班牙派对、面具派对,统统都别想,只要有中国大妈们在,一秒变成广场舞,连领舞的老外都得跟着一起跳,有一次派对,台上的荷兰DJ放了很多劲爆的电子乐,场子都是冷的,根本没人,有人建议他放《小苹果》,他无奈地大喊了一声‌‌“Little Apple again?‌‌”(又是小苹果,显然他已经深受其害),然后被迫还是放了《小苹果》,场子果然就热闹起来了,根本没有我们年轻人的生存空间。

后来一个巴西的领舞老师还私下跟我们抱怨,说中国人根本不会跳舞啊,大妈们只是想要锻炼身体而已,而且根本没有节奏,还特别自信。更可怕的是,中国的大妈们在跳舞的时候极其放得开,因为好多领舞的老师都是帅小伙,多多少少都被她们趁机‌‌“咸猪手‌‌”过,唉,她们这是多久没见过帅哥了?还是在邮轮上就放飞自我了?

3、邮轮上的自助餐因为全天候供应免费食物,所以好多中国大妈为了‌‌“吃回本‌‌”就长期霸占着自助餐厅,好东西都被她们吃了,我们年轻人每次都只能吃她们吃剩下的。在邮轮上,中国的大妈们处在食物链的顶端,而我们年轻人都是可怜地处在食物链底端的。

有一次邮轮旅行,我直到快下船时,才知道邮轮上每天都有鲜榨的橙汁,因为限量供应,早餐是7点开始,中国的大妈们6点就在鲜榨果汁机前排队,不到7点半就会被一抢而空,你说我们怎么可能知道早餐还有这么一个‌‌“福利‌‌”存在?

还有一次邮轮旅行,每天下午茶时间,餐厅里的曲奇饼特别好吃,我就亲眼看见前面一个大妈拿盒子整盘带走,可是拿这么多曲奇饼怎么吃得完?后来我又发现,她把这些曲奇饼拿下船,分给了岸上的贫困儿童们,这真是‌‌“借花献佛‌‌”的活学活用啊,也不知道该不该夸她,唉。

另外还有一次,一个中国大妈吃汉堡,突然把员叫过来,说要投诉他们,毕竟在邮轮上的被客户投诉是很严重的,服务人员紧张地问她为什么要投诉,她就把汉堡打开,指着里面的肉饼说,边边都烤糊了,这是致癌物质,要投诉他们。问题是,这种汉堡的肉饼用铁网烤出来,边边多少有点焦,服务人员也是哑口无言、不知如何作答了。

4、因为岸上游都是在国外地区,大妈们不会讲英语,想购物就得找我们这些年轻人帮忙。

有一次我在大溪地的一家珠宝店逛着,自己决定买一颗最便宜的黑珍珠做纪念,因为价钱低,所以我最少需要买3条才能,后来店里又进来两位中国大妈,她们也想买跟我一样的黑珍珠,我告诉她们,我们一起买,可以大家一起退税,我来帮她们办,她们将信将疑,在店里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遍,不停地叫我做翻译,又下不了决心。后来,我没耐心了,说反正退税也退不了几个钱,那我自己买算了,那两个大妈这时又不干了,非缠着要让我帮她们退税。

后来,为了等她们下决定,再加上退税,我在那家店里多浪费了将近一个小时,而且我当场直接把退税就给她们了,都不用她们再去那里拿钱。最后,我跟那两个大妈在回邮轮的车上再次遇到,因为我听说邮轮上的海关可能需要看一下我们买的货品,我就跟两个大妈说等下带着珍珠跟我一起去找一下邮轮海关,这时两个大妈嘀嘀咕咕了半天,突然问了我一句:‌‌“唉,小伙子,你是不是那家珠宝店的托啊?‌‌”然后,我就懒得搭理她们了。

我并不是要全面否定中国大妈这个群体,只不过在我经历过了几次邮轮旅行,在跟这个神奇的群体长时间的接触和了解之后,我觉得她们的许多行为还真是匪夷所思到让我啼笑皆非,那些传闻和吐槽都不是空穴来风。既然,在这些中国大妈的子女那里,你们应该都是非常可爱可亲的妈妈阿姨,那为什么到了外人那里,你们就不能也一样可爱呢?

欢迎您发表评论: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