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Google+ Icon RSS订阅禁闻

谢选骏: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2018年07月12日 10:21 评论 PDF版 二维码分享

作者:谢选骏

《新疆严控手段与纳粹如出一辙》(RFA2018-07-10)报道:

公安与武警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市的街头巡逻。(法新社资料图片

美国一家研究机构最近发表的研究报告总结了中国政府在新疆的严控和打压措施,并呼吁美国政府和联合国就此向中共当局施压,并制裁那些参与践踏维吾尔民众的中国官员。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位于美国华盛顿地区的研究机构“2049年工程研究院”最近发布了一份有关新疆的研究报告,题为《中共是如何利用假信息来使自己在新疆的镇压合法化》。报告说,中共当局一直把新疆(东突厥斯坦)看作是一个对其战略利益极为重要的地区,因为该地区不仅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而且拥有广阔空间,便于它避开西方的窥探而进行核武器和弹道导弹试验。此外,在历史上,新疆一直起到了俄罗斯与中国之间缓冲区的作用;新疆也象征着中国在中亚一带的权威。

几十年来,担忧新疆分离主义运动的中共当局对不断进行镇压,但近几年来,中共对维吾尔人的镇压更是变本加厉。中共当局近来在新疆修建了大批的“再教育”营,另外还增加了成千上万的警察。同时,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人进行过分的监控。而根据中共当局的说法,所有这些歧视性手段的目的,都是为了打击所谓的“”和宗教

为了控制新疆局势,中共当局对信息流通进行严密监控,并掩盖了有关它违反人权的所有信息。同时,在911恐怖袭击事件后,北京以反恐为理由为自己在新疆部署大规模的警力进行辩解。

报告作者德鲁-琼斯(Drew Jones)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共当局在新疆实施的一些措施几乎与纳粹德国的做法很相似,他们在新疆设立的诸多“再教育”营,与希特勒的集中营区别不大:“我认为,外界了解新疆正在发生什么很重要。把中共当局在新疆所做的一些事儿与纳粹德国针对犹太人所进行的残忍事件相比并不过分。就拿新疆的‘再教育’营来说,那里关押的人不是几百人,而是成千上万的人。”

“2049年工程研究院”的报告说,自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中国政府试图对在新疆持续多年的民族冲突进行重新定义。在2001年公布的一份白皮书中,中共把在新疆的民族冲突定义为恐怖主义,并突出了那里几个曾从事过袭击活动的组织。该白皮书尤其将焦点集中在“东突厥运动”身上(该组织曾致力于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并突出了它与基地组织(Al-Qaeda)的联系。

而由于全球的注意力都聚焦于恐怖主义,美国和联合国安理会都把中国在新疆的暴力镇压视为是合理的,并把“东突运动”组织列入恐怖黑名单。中共当局则利用这个机会,以反恐的名义进一步加强了在新疆针对维吾尔人的民族和宗教镇压。而中共的打压又引发了维吾尔人更多的反汉人统治的民族反抗。这又给中共提供了进一步强力打压维吾尔人和任意侵犯他们人权的理由。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中国政府针对民族动乱和抗议的反应就是进一步加强镇压。自1955年新疆归属中国后,分离主义势力一直都在试图把新疆从中共统治下分离出来。为此目的,他们在乌鲁木齐、喀什进行了暴力袭击,而在昆明和北京发生的两起袭击事件也涉嫌与维吾尔武装组织有关联。但是,所有这些袭击事件都显得协调工作做得不够好,而且他们的意图也难以界定。有些袭击事件可能仅仅是对北京在新疆镇压政策的反应,而另一些可能更具政治意图。

这份报告还说,中国的新疆政策选择了它在西藏的镇压模式,即,进一步疏远少数民族,以及对他们的宗教文化施加更多的限制。

曾在西藏出任自治区党委书记5年的中共强人干部陈全国,于2016年被调任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以来,新疆各地设立了多个“便警察务站“,并在2016-2017年间为这些警务站招聘了9万名协警。这些协警的任务就是进行无处不在的监控,以便随时镇压任何动乱。在同一段时间内,新疆共招聘了2500名正式警察。大量的协警使中共可以完全控制维吾尔民众。

中国政府2017年制定的《去极端化条例》更是禁止人们的诸多行为,包括强迫维吾尔人放弃伊斯兰教中的一些核心教义、禁止男人留长胡子、要求维吾尔人承诺不在斋月期间封斋、并强迫维吾尔父母不得给子女取带有伊斯兰色彩的名字等。这些政策和措施的结果是,东突厥斯坦传统生活的各方面都发生了变化,生意也受到经常性反恐演练的影响。而在那些“再教育”营里,被关押的穆斯林人不得与外界联系,而且被强迫接受意识形态的教育。此外,这些人大都不知道自己何时被放出来······。

德鲁-琼斯表示,和美国政府不能再继续放任中国任意践踏维吾尔人的人权,而是应该采取一些制裁措施:“首先,虽然新疆的确存在恐怖组织,但类似东突厥伊斯兰运动的组织实力都非常小。因此,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必须要求中国政府,没有必要在新疆进行过与强大的反恐措施。”

世界维吾尔大会的发言人迪里夏提就该报告表示赞赏,并表示,希望国际社会能够采纳该报告的有关建议:“我们期望美国政府能够听取报告中的建议,向中共当局施加足够有效的压力,并要求中国尽快关闭那些‘再教育营’和释放被强迫关押的那些维吾尔人。”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

“2049年工程研究院”报告提出的反制中国的建议包括,要求美国政府公开批评中共的人权打压,并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它释放被非法关押在再教育营里的维吾尔人。美国政府还应该说服中国放弃以反恐为由,使其对维吾尔人的打击合法化的企图,并要求中共当局结束针对维吾尔人的镇压和歧视。同时,华盛顿应该鼓励国际社会,就中共当局在新疆的打压行为向它问责。

谢选骏指出:伊斯兰教是一种极端主义,共产主义也是一种极端主义,用共产主义对付伊斯兰教,就是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为了避免新疆严控手段变成德国纳粹灭犹,要把伊斯兰教与维吾尔人区分开来。伊斯兰教是一种意识形态,就像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一样。而维吾尔人是一个民族,就像犹太人和、德国人、俄国人一样。纳粹的错误,就在于反对共产主义的时候,把犹太人当成了共产党,而且不给他们悔改的机会,结果就把思想斗争演变成为种族灭绝了。维吾尔人不等于伊斯兰教徒,不等于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因为维吾尔人比伊斯兰教古老得多!维吾尔人比伯人文明得多!回鹘文字出现的时候,阿拉伯人还是文盲!维吾尔人,恢复自己民族的尊严!不要再屈从阿拉伯人的思想奴化!天子就会降临在你们中间!天子就是“腾格里”——

腾格里(突厥语:????????? Tengri;保加利亚语:Тангра;土耳其语:Tanr?;语:????,转写:Tngri),是古代阿尔泰语系一些游牧民族对于天的称呼,是萨满教腾格里信仰的中心神灵。

在中国古代典籍中,“腾格里”就是“天子”。匈奴把天子写作“撑犁”,匈奴君主单于的全称即为“撑犁孤涂单于”,意为“如天一般广大的上天之子”。

其后,鲜卑、柔然、突厥以至蒙古等草原民族均继承了“天子——腾格里”信仰。与突厥同族的敕勒发展出了“苍天”(Koke Tengri)的概念,而蒙古人将蒙哥·腾格里(突厥语是Mangu Tangri,蒙古语是Mongke Tangri,汉语译作长生天)作为最高信仰。(突厥语:???????? Tengri;保加利亚语:Тангра;土耳其语:Tanr?;蒙古语:????,转出了“苍天”[Koke Tengri]),而蒙古人将蒙哥·腾格里(突厥语是Mangu Tangri,蒙古语是Mongke Tangri,汉语译作长生天)作为最高信仰。

突厥人的腾格里,比阿拉伯人的安拉阿拉更加古老——“如天一般广大的上天之子”![博讯来稿]

手机分享和访问:

禁闻网 二维码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