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语言偏好: 简体 正體 telegram Icon Facebook Icon Twitter Icon RSS订阅禁闻

古德明:这是除善务尽的“新”中国

2019年04月16日 9:33 PDF版 分享转发

作者:古德明

四月九日,西九龙裁判法院法官陈仲衡裁定、陈健民、朱耀明三人罪犯“串谋妨扰公众”,而戴、陈还与、邵家臻等其余六人一样,罪犯“煽惑”,判词更郑重为主政者辩护:“,无碍大众发表合法言论。”不过,判词一颁,国际特赦、人权观察等都异口同声,谴责当局以刑事起诉箝制言论自由,日甚一日。末任港督彭定康更严词批评当局“抱复仇之心,以普通法不合时宜之罪,处理二零一四年之政治事件”。

二零一四年那场民主占领运动,分明由中共背弃香港普选的诺言引起,并由当时梁振八十七枚催泪弹激发。陈仲衡一没有指摘中共弃信于民,二没有抨击梁振英政府之恶,原因不难理解。毕竟很少人能像戴耀廷、陈健民、陈淑庄等那样,为求社会公义,不惜抛却高职厚薪,甚至不惜锒铛入狱。难怪被告九人闻判之后,都说那是他们一生最光荣的时候。

宋朝名臣因忤逆上意,曾三次获罪贬官。第一次,僚友送行,都说“此行极光”;第二次送行,都说“此行愈光”;第三次则说“此行尤光”。范仲淹笑道:“仲淹前后‘三光’矣!”(《湘山续录》)但旧中国向来推重正人君子,范仲淹不必入狱,最后还官至参知政事。

中共则七十年如一日,视正人君子为心腹大患,必欲去之而后快。三月二十日,大陆网上报刊《新生代》编辑也因“扰乱公共秩序”,被公安拘捕。而所谓“扰乱”,原来在于协助尘肺病讨公道。一九九零年代,深圳要“改革开放”,大兴土木,招来几十万外省工人,从事爆破地下花岗岩、采石等工作,工地粉尘飞扬,当局却不教工人防范,待他们功成身退,回到故乡,日居月诸,陆续病发,不死也成残废。废疾者相约返深圳求赔偿,当局却飨以催泪弹、辣椒水。危志立同情他们,给他们法律指导,于是罪犯“扰乱公共秩序”,和戴耀廷等九人之“妨扰公众”差不多,只是危志立连呼吁工人堵塞街道都没有。

危志立家人说,公安拘捕危志立时,骂他“给人洗了脑,竟然帮助尘肺病工人,必须再教育”。路见不平,挺身相助,对中共来说,绝对不是人类固有的良知,而是误入歧途。所以去年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反抗资本家压迫,各地声援的大学生纷纷遭惩处。学生展振振被大学开除,已算幸运;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学生岳昕更要上电视认罪,从此消息杳然。

华东政法大学前副教授张雪忠说:“危志立等以和平方式,关心他人疾苦,十分难得。政府不鼓励他们,反而打击,这是正常人不能同意的。”所以张雪忠不但不能保副教授职位,最近连律师执业证都被吊销。

追求民权者被判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要瘐死狱中。反对屠民的党员禁锢至死。请不要问这是个什么世界,这是除善务尽的新

来源:苹果日报

喜欢、支持,请转发分享↓禁闻网责任编辑:刘钰